[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东海随笔:把街坊邻舍与潘金莲王婆区别开来(外八篇) 2020-07-31 02:37:08  [点击:2255]
东海随笔:把街坊邻舍与潘金莲王婆区别开来(外八篇)
邪恶肆虐的社会,往往有“沉默的大多数”作为基础;强权猖獗的地方,弱势群体也非无辜的羔羊。正如鲍鹏山厅友所说:“举凡弱者被欺凌的地方,必有沉默的大多数,站在一旁,沉默不语。”(《弱者被欺凌的地方,必有沉默的大多数》)这是如理如实的判断。但文章中接着一句话就略感不当。他说:

“假如这个世界堕入黑暗,那么,吹灭最后一盏灯的,不是坏人的嚣张气焰,而是好人的忍气吞声。”

非也。气焰嚣张的坏人和忍气吞声的好人,虽然都有问题,但性质截然不同,应该区别对待。文化人在剖析、批判他们的时候,一要分清主要责任和次要责任,二要分清政治责任和道德责任。世界堕入黑暗,毫无疑问坏人要负主要罪责。

面对坏人的嚣张气焰,弱势群体的沉默和忍气吞声无可厚非,不宜厚责。我认为,他们只要不主动三帮,就守住了底线,就值得肯定和尊重。

以潘金莲案为例。西门庆和武松分别代表邪恶和正义,潘金莲、王婆、街坊邻舍都属于弱势群体,但同中有异。潘金莲、王婆与西门庆勾搭成奸,成了坏人,都是帮凶,街坊邻舍作为沉默的大多数,不失为好人,忍气吞声亦情有可原。文化人批判的矛头,应该旗帜鲜明地指向西门庆、潘金莲和王婆!不要让它们浑水摸鱼或趁乱逃走!

蒙昧怯懦,不明理不敢言,原是民之常态。所谓德风德草,民智民德低下,责任一定在上,在文化政治群体。对于沉默的大多数,蒙启派有一句名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东海大不以为然。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哀其不幸,怒为之争。为他们的自由人权和正当利益而争,正是君子群体的责任,是自立自达和爱人爱民的重要方式。2020-7-23


知生知死真君子
关于死生,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换言之,知生则可知死,犹如知昼则知夜。程颐说:“昼夜者,生死之道也。知生之道,则知死之道。”(《二程集》)然知生知昼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传习录》记载:

“萧惠问死生之道。先生曰:知昼夜即知死生。问昼夜之道。曰:知昼则知夜。曰:昼亦有所不知乎?先生曰:汝能知昼?懵懵而兴、蠢蠢而食,行不著习不察,终日昏昏,只是梦昼。惟息有养,瞬有存,此心惺惺明明,天理无一息间断,才是能知昼。这便是天德,便是通乎昼夜之道而知,更有甚么死生?”

借用王阳明的话,很多人虽然活着,懵懵而兴,蠢蠢而食,行不著习不察,终日昏昏,只是梦生。知生大不易,只有上达性与天道,知道生命本质、人之本性,才是知生。知生即知性,知性须尽心,唯圣贤君子能之。

唯圣贤君子深知,肉体会死,良知不死,圣贤君子的死亡,是向良知的回归。

今天看到一个题为《震撼演讲!人死了,意识还在?突破三观》的视频,演讲者所举的濒死体验案例,可以为这个东海律提供一定的证明。不过,脱离肉体的意识存在,具有一定的时间性。意识也是现象,无法超时间也。

另外,邪恶之徒,罪恶分子,良知遮蔽严重。其肉体身死亡之后,其意识心无法回归,沦为无家可归的游魂野鬼,将很快消散。其严重遮蔽的良知心则堕入黑洞,万劫难出。这是定中所悟,无法实证,姑录于此,仅供参考。

肉体和意识都是现象,良知才是生命的本质,伟大的光明藏,永恒的生命之家。死亡就是反本,或又开出另一个生命体乃至另一种生命形式。证悟此生命大理,就可以朝闻夕死,视死如归。

多年来常有人为我忧,说这么下去迟早要入狱。殊不知东海夕死可矣,遑论入狱。入狱则是对仁本主义思想最好、最有效、最能深入人心的宣传。化逆缘为顺缘,这是儒者的本事。文天祥诗:“谁知真患难,忽悟大光明。”东海曰,何妨入牢狱,好放大光明。死亡于我,是回家也是新生,我相信自己会乘愿重来。

至今平安无事,甚感幸运,或许离不开体制内外有识之士有情之人的护法,深表感谢。后极权时代,很多事具有不确定性。同样的异议,受到的惩罚也会因人而异。有些人被飘娼,有些人被寻性姿势,有些人被山巅,也有些人逍遥法外。

故东海一方面希望敢怒敢言敢异议的人越来越多,一方面又希望旧雨新朋量力而言,尽量避免落网。二十年来,每有正义之士出事,我都感同身受,深感忧伤,只恨自己人微言轻,无力救助。

特此提醒,异议和批判极权,需要大无畏精神,需要做一些准备,包括思想准备、道德准备、法律准备和各种资源积累,尽量提高平安度。万一受到迫害,可以
让施害者的代价和成本最大化,也让自己牺牲的影响和意义最大化。2020-7-22

思想自由和自由思想
思想自由和自由思想,是儒家一大特征。

思想自由,唯真理是求,唯良知是从,是者是之,非者非之,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既不苟同,也不苟异,不受任何非思想因素的干扰和制约。

孟子说:“吾尝闻大勇于夫子矣: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自反即自我反省判断。乾纲独断,自心独裁。思想自由,孰大于是。

王阳明说:“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答罗整庵少宰书》)良知知是知非,是非自决于心,无论何人所说,都要自作判断。思想自由,孰大于是。

孟子和王阳明的话都可以看做思想自由的古典表达。思想自由有赖意志自由和道德自由,道德自由度越高,思想自由度和正确性也水涨船高。即使社会不自由,无碍于圣贤君子的思想自由。

小人纵有思想,无自由可言。德行不良、身为物役者,其思想必为利益、权力和自身不良的习气欲望所役,必与自由绝缘。

没有思想自由就没有自由思想。思想自由侧重于自由,自由思想侧重于思想。自由思想,指精神自由状况下独立思考的观念结晶和文化成果。孔孟之道就是最典型、高品质的自由思想,从心所欲,发而中节。

陈寅恪赞美王国维:“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清华大学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陈寅恪王国维虽非醇儒,都是名儒。无论环境如何,无碍其思想自由的修养和自由思想的光辉。

注意,自由思想不能理解为自由主义思想。王国维显然并非自由主义者。
2020-7-23


防儒之口
真理正义不惧批判,而且欢迎批判。小扣则小鸣,大扣则大鸣,公开批判和反批判,有助于真理的传播和正义的弘扬。在公开批判和自由争鸣中,如果思想得不到多数认同,原因无非两种:或自家不行,理不如人,未能通达儒理,允执厥中;或共业不行,群智低下,未能理解真理,支持正义。两种情况,都无所怨。理不如人,反求诸己,何怨之有?共业不行,天也,命也,吾道不行知有命,道大天下莫能容,又何怨之有?儒家最忌讳、最反感的是封口禁言,视之为最严重的真理敌视、正义危害和人格侮辱。防儒之口,不仅是儒家之敌,更是人道之敌!

儒眼看中美
关于中美关系,已经讲过很多。中美关系的恶化是大概率事件且不可逆,这是两年前的话。恶化无止境,不一定止于冷战。如果中方不能更弦改辙,美国必然步步紧逼,局部热战恐怕难免。不是擦枪走火,而是有意而为,战争方式将出人意料,战争结局则不卜可知。

更弦改辙指文化更弦,制度改辙。美方毫无疑问希望中方更改为自由政治和民主制度。但我以为,若能去马归儒,改为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美方一时未必认同,但可从根本上化解敌意。当然,这是东海梦,回归儒家、制礼作乐的条件远未成熟。不过,去马的社会条件和内外环境差不多了,只待平地一声雷。

中国政治自由化和制度民主化,与美国的国家利益具有一致性。如此,美国作为民主自由的大国强国,老大的地位就具有永久性,故中国民主化是美国一以贯之的希望和追求。中国儒家化未必符合美国的利益和期望,但也不至于产生大矛盾,故我相信可以得到美国的容忍接受,然后随着王道的美好展开而逐渐受到熏陶。

美国发动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原因很多,力促中国去马化和民主化应是最重要的目的。更重要的是,美国已经忍无可忍。盖马家政权所作所为严重侵害美国的根本利益,对美国的危害性越来越大。

姑不论经济、科技、知识产权等等方面的利益矛盾,美国反对、敌视的一切,包括小金的极权主义,伊朗的极端主义,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还有罗刹假民主之名的恶性威权主义搅屎棍,都获得中方明里暗里各种形式的支持。凡是美国敌视的就引以为友,仅此就大犯美国之忌。

原来美国能够隐忍,是没有完全丧失对中方的道义信任和改良希望。但中方持之以恒的小动作和失信,特别是入关和50两大承诺的违背,让美国丧失了最后一点信任和耐心,极端的鄙弃和愤怒的爆发就是逻辑的必然。

或问:“美国打压中国,主要是为了利益,还是为了道义?”而且要我二选一,“不要既是又是的回答”。此问非礼,而且将道义与利益割裂开来和对立起来了。美国打压中国,无疑是为了美国利益。然复须知,促使中国自由化、包括民主化和市场经济化,也是美国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的打压有明确针对性。

或谓中美都是帝国主义都是霸权。非也,混淆了两者的本质不同。美国是霸权,或称现代霸道,植根于人本主义哲学和自由主义政治学,霸道有道,民主自由平等人权法治就是现代霸道之道。马家是现代极权,植根于物本主义哲学、党本主义政治学和社会主义经济学。唯物论、党主制、公有制和共产梦有没有道,是什么道,与美国的区别显而易见。2020-7-23

中国何以叫不醒
马相伯先生是震旦大学、复旦大学、复旦中学、向明中学创始人兼首任校长,素有中国著名教育家之称。其99岁时,《国际新闻》主编胡愈之去采访他,他发的一句感慨后来成了名言:“我是一条狗啊,叫了一百年,也没有把中国叫醒。”

马相伯先生们叫了一百年没有把中国叫醒,原因有二。首先,是环境有大问题,社会共业趋下,整体环境劣化,就像春秋战国,纵然孔孟在世,也无法叫醒中国,定业难转,共业难消,有些共业,需要经过相应的人祸天灾才能消除。

其次,是叫法有大问题。马先生为耶稣会神学博士,基本立足点错误,试图立足于耶教而叫醒中国,不可能也。

不仅马先生,他的弟子学生们和五四启蒙派的叫法,无不错误严重。反儒主义、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科学主义、虵蜖主义、神本主义、物本主义等等叫声,只能把国家叫入民粹的入丛林和极权的鬼蜮。欲叫醒中国,有赖于正确的人和正确的叫法。即正知正见,正确的思想观念、道德准则和价值标准。最正确的叫法,非仁本主义莫属。2020-7-28

刘歆:貌君子而实依匪类者
刘歆,古文经学大宗师,被章太炎誉为“孔子以后的最大人物”。然因为王莽篡位提供理论支持和政治帮助,被王夫之斥为“貌君子而实依匪类者”。王夫之说:

“王莽未灭,而刘歆先杀,歆未死而族先灭,哀哉!刘向之泽不保其子孙,而从学之门人与俱烬也。甄丰也,王舜也,皆推戴莽以分膏润者也。鬼夺其魄,而丰以乱诛,舜以悸死,于是而知鬼神之道焉。推戴已成而心不自宁,此心之动,鬼神动之也,二气之良能所见几而不可揜也;故皆不得其死,而歆之罚为尤酷焉。易曰: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歆小人也,蒙父向之余烈,自命于儒林,以窃先王之道。君子之器,其可乘乎?貌君子而实依匪类者,罚必重于小人。圣人之学,天子之位,天之所临,皆不可窃者也。使天下以窃者为君子,而王道斩、圣教夷。姚枢许衡之幸免焉,幸而已矣。”

王夫之这里指出了一个历史事实:“貌君子而实依匪类者,罚必重于小人。”古来那些窃圣人之学而依附匪类助恶帮凶者,有好下场者几希。

凡依附匪类者都会受到惩罚,其中“貌君子”者所受惩罚特别重。这也可以视为一个道德定律,与孟子“逢君之恶其罪大”异曲同工。注意,惩罚的方式并不限于刑罚,还有天灾人祸、天诛人害等等,因人因时因地而异。

顺便指出,姚枢许衡生荣死哀有后福,并非侥幸。两位之学问或不如刘歆,品德则高于刘歆,所助元朝之品质更远远高于新莽,偏统远远高于伪朝故。偏统与伪朝,善恶正邪之别也。2020-7-29


重发《仁本主义世界观》附言
君子以生命践行仁学,以良知写作文章,写作文章就是践行儒学的重要方式。东海有诗曰:百凶千劫原天惠,最好文章血写成。人世间最好的文章,是以良知和生命写出来的,志道据德依仁,贯通天地精神。

这样的文章自有其生命,封不死删不尽,野火烧不尽;也自有其福缘,会找到她自己的知音,会逐渐深入正人君子之心,并为重塑国人之魂和国家之魂贡献应有的力量。我相信自己多数作品就是这样的文章。

《仁本主义世界观》依经据典,把宇宙生命最高机密揭示无遗,对唯物唯心之类谬论批判洞彻,堪称我数百万字中精华篇章。真正读懂了这篇文章,就有望读懂东海之心乃至天地之心。----于《东海儒钟》公众号重发《仁本主义世界观》未删减版附言。2020-7-30


少年孩童亦丧心
比损人利己更可怕的是损人不利己,无利而害人,以害人为乐。这是丧心病狂的典型表现。比成年人丧心病狂更可怕的,是少年孩童丧心病狂。前不久看过一个视频印象深刻,堪称现实版的《隐秘的角落》。视频大概情节如下:

“一男子发现,一个蓝衣小女孩总是带着小伙伴到天台外面玩,自己躲在安全的角落,等她们自己失足。男子当即阻止这种危险的游戏,质问蓝衣女孩并声称发到业主群。女孩却要求拍摄者删除视频,可见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情。情急之下,趁拍摄者不注意想抢夺手机。”

或谓这是一种典型的黑暗人格。要怎样黑暗的环境,包括家庭、学校、社会环境和文化道德环境,才能造成如此典型的黑暗人格并让暗黑人格儿童化,让一个小女孩断绝善根丧心病狂?思之不寒而栗。2020-7-3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