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先把人民当人看(外四篇) 2020-08-05 16:39:24  [点击:1901]
先把人民当人看(外四篇)
余东海
立国立党立君无非为民,国家、政党、领导人和官员群体都必须以民为本。以民为本就必须维护民权,包括生命权、人格权、财产权、福利权、言论权、公正权等等。爱国先爱民,卫国先卫民,救国先救民。救民的第一步是维护民权,维护国民本应享有的各项自然权利和政治权利。先把人民当人看,然后进一步爱民亲民保民,庶之富之教之。这也是强化政府威权的根本目的。

言论权是民权的核心。召虎反对厉王弭谤,强调:“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子产不毁乡校,对于乡民之言:“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都得到儒家高度肯定。把人民当人看,首先必须尊重、维护民众的言论权,是王道仁政的一大基础。对于民众,不仅不能防口封言,以言入罪,并且应该主动宣之使言,择善而从。

只有在自由环境中,民意调查、民众表达和共识形成才具有真实性。非自由社会的民意有两大特色:一是恶劣,被洗脑愚弄者众,或“诚于伪”(王夫之语),或诚于邪;二是虚伪,言不由衷、口是心非者众。热烈赞美拥护萨达姆的人往往也是为萨达姆败亡而欢呼的人。在说真话有风险的情况下,大多数民众会选择说假话。故这种社会的民意表达和政治认同都靠不住。

极权社会有三多,邪恶分子多,虚假分子多,空心人多。三种人都是物化之人,其中空心人似恶非恶,不乏善意;似假非假,不乏诚意。当年工农兵学商各界不少人,既支持四人帮又支持打倒四人帮,两种支持都是由衷的。还有一种人,拥戴毛氏和控诉毛时代的苦难罪恶,并行不悖,都很由衷。这都是空心的表现。这种人就像墙上芦苇原上草,东西南北随风倒,倒向那里都不假。

人民不被当人看,加上物本主义的文化熏陶和政治洗礼,很容易非人化,不把自己当人看。当然也不把他人当人看,更不把官员当人看,虚情假意、谎言假话、坑蒙拐骗就成为常态。2020-8-3

反中反西,双重反常
一个人是否正常,有一定的医学标准。同样,一个国家是否正常,一种政治是否正义,也有一定的价值标准。中华的标准是儒家五常道,最为正确,顺我者最正常,逆我者必反常。

西方的标准是自由民主人权平等法治,亦合乎人道,相对正确,顺之者正常,反之者反常。中西标准虽然有别,但又有接近、交集和重叠处,有相通处,仁本和人本、王道和霸道、礼制和民主、德治和法治精神相通故。

无论依据中华西方标准,马家都是反常的。马学既反仁学亦反人学,马政既反王道亦反自由,马制既反礼乐又反民主。马家堪称集文化反常、道德反常、思想反常、政治反常、制度反常之大成。

无论怎么辩论,只能强词夺理,无非自欺欺人。无论怎么辩论,不可能把反常辩成正常,把正常论成反常。除非天道消亡泯灭,天下人心全死。如果那样,宇宙生命一切毁灭,马家又焉能独存!

反常必恶亦必愚。欲马家不愚民是不可能的。唯物主义、虵蜖主义教育就是根本性的愚民。唯物主义昧于性与天道,只能培养物本主义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导致人的精神异化、心灵物化和道德恶化;虵蜖主义昧于人道和政治正道,只能导出党主制和公有制,导致政治反人权和经济反市场。

当然,马家教育是自愚愚人,既愚弄别人,也愚弄自己。它们有句名言: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确然,唯物主义立场信仰越坚定就越无畏,什么人间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不仅狎大人侮圣人之言而已。2020-8-4

自由非万能,没有万不能
自由不是万能的,没有自由是万万不能的。无论从人道、人性、人格、人权、人民尊严、国家利益哪个角度和层面考虑,自由化都是必须的,是中国现代化、文明化的必经之路。

自由的内容,可以用罗斯福的四大自由概括。没有这些自由,人非人,人民没有人权保障和人格尊严;国非国,国家既没有文明也不可能强大起来。没有自由,社会缺乏和谐生机活力,人民缺德缺智缺乏创造创新能力,国家焉能强大!

自由化即宪政化。宪政有两种:一种是自由主义宪政,与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平等配套;一种是仁本主义宪政,即王道仁政德治礼制的现代化。儒家当然应该追求仁本宪政,但不应该反对自由宪政。

两种宪政性质有区别,品质有高低,但异中有同,同归于仁,都堪称现代仁政,都能维护四大自由。只不过,仁本宪政之下,精英和庶民的自由边界有别,精英的边界是礼,庶民的边界是法,礼高于法。换言之,权力地位越高,责任越重,要求越严。自由度越低。

或说,追求民主自由与信奉马主义不矛盾,马主义也讲民主自由。殊不知,马家的民主平等自由具有民粹主义特色,既没有五常道和王道规范之,又没有宪政法治人权与之配套,其民主平等必然扩大化和主义化,其自由必然虚伪化或丛林化。唯自由主义才能导出真正的民主自由,唯仁本主义才能导出最高品质的自由:王道自由。

对于马学,误解多多,有两个学术误解颇为持久广泛,其一就是以为马学的最高追求是自由,不知马学在政治上是虵蜖主义,属于集体主义范畴,只能开出党主制和公有制,其政治经济制度皆与个体自由背道而驰。欲从马路觅自由,南辕北辙。

对于马学的第二大误会,是以为马学是一神教的现代变种。其实马家哲学是物本主义,与人本主义固然格格不入,与神本主义同样针锋相对,鼎足而三。说物本为神本之逆种则可,说为变种则不可也。相同的是,物本为神本两种文化体系都有反人道反自由的特征。2020-8-4

民无人权不成人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是民本思想,王道核心原则,也是人权高于主权君权的古典宣示。人民和国家、人权和主权都重要,但人民是根本,人权更重要。相对于人民和人权,国家主权只有工具价值,是人民解决问题、消除灾祸、追求幸福、抵抗外侮的工具。其重要性,体现于对人民的爱护和对人权的保护。

故君本主义固然反动,国本主义同样反常,只有民本主义或人本主义才是正常和文明的政治。政治重要者三:人权主权君权。三者俱全,当然最好。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先去君权;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先去主权。民无主权,或可做人;民无君主,或可做人;民无人权,做不成人。

没有人权的人无非奴隶,没有人权的国家无非奴隶国,不能维护人权的主权无价值,剥夺人权的主权负价值。

人权主权都健全,固然最好。迫不得已二选一,民本主义和人本主义会选择人权。
例如,日本战后被驻军,主权残缺,但人权健全,相比于有独立主权但没有人权的伊朗和小金朝,好得多。伊朗和小金朝主权越健全,人民苦难越深重,越难以翻身得自由,其主权就是负价值的。2020-8-4

真诚于诈伪
诚与伪本来矛盾对立难以兼容。但王夫之将两者连接在一起,指出了小人的一种特色:“诚于伪”,真诚于诈伪。某些时候,这种特色还具有普遍性。王夫之指出:“天下相师于伪,不但伪以迹也,并其心亦移而诚于伪,故小人之诚,不如其无诚也。”(《读通鉴论卷五汉平帝》)

天下人争相学习效仿诈伪,不仅言行表现虚伪化,连他们的内心也潜移默化而真诚于诈伪之中。王夫之举了严诩为例。

陵阳人严诩,以孝行被推荐为官。为颍川太守时,把掾、史等属官当作老师或朋友,对他们的罪过不予指责惩罚,唯闭门自责,以致郡中大乱。王莽派使节征召严诩为美俗使者,郡府官吏数百人设宴给严诩饯行,严诩以手按地大哭。

官吏们问:“朝廷征召明府君,是一件喜事,何以这么悲伤。”严诩说:“我为颍川人悲伤,岂是为我自己忧愁?我因为柔弱的原因被调走,必选强硬猛烈的人代替我。代替我的人到了,必然有人身死,所以我才悲伤。”果然,接任颍川太守的何并一到任,就大开杀戒,全郡恐惧。

王夫之认为,严诩在被调离颍川时据地大哭,其悲伤并非假装。严诩开始时,或是为了讨人欢心而与人亲昵,天长日久习以为常,结果流于软媚,浸淫已深而不自知。严诩习惯了王莽的伪俗,日蒸月变,其羞耻是非之心就迷失了。他的眼泪究竟何从而落?说他虚伪,他肯定不服;说他真诚,严诩岂能自信?王夫之接着指出“伪以诚”和“诚于伪”的可怕:

“呜呼!伪以迹,而公论自伸于迹露之日;伪以诚,而举天下以如狂,莫有能自信其哀乐喜怒者,于是而天理、民彝澌灭尽矣。故天下数万蚩蚩之众,奔走以讼莽称莽而翕然不异,夫岂尽无其情而俱为利诱威胁哉?伪中于心肾肺肠,则且有前刀锯、后鼎镬而不恤者。蔡邕之叹董卓,姚崇之泣武瞾,发于中而不能自已。甚哉,诚于伪之害人心,膏肓之病,非药石之所能攻也。”

西汉末年,“天下数万蚩蚩之众奔走以讼莽称莽”,当时有四十多万儒生上书要求王莽上位。这些人中,纵有受到威逼利诱者,也是极少数。他们也并非虚情假意,但若说真诚,则未免亵渎诚字。真能“诚之者”,不至于认贼作父,颂伪为圣。只有“诚于伪”三个字,是这种现象最好的注脚。

比“诚于伪”更可怕的是“诚于邪”,真诚地信仰邪教、行走邪路、崇拜邪恶。想想毛时代,看看小金朝,广大官民的表现吧。

让天下相师于真和正,是为政者的责任。万方有罪,罪在朕躬。风行草偃,草偃因风。民德民智低下,民众普遍“诚于伪”或“诚于邪”,一定是政治出了大问题,归根结底还是文化问题,或者说文化本身不行,歪理邪说;或者是领导集团没有文化,不学无术。张南皮说:“世运之明晦,人才之盛衰,其表在政,其里在学。”东海学舌曰:道德之高低,制度之优劣,其表在政治,其里在文化。

最近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一项长达十多年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在中国人民当中所享有的支持率和满意度超过了93%。”这93%中,既有言不由衷伪装满意者,也有发自内心真诚支持者,包括“诚于伪”和“诚于邪”者。好在,在如此严酷的环境中,仍有将近7%的人表示不支持不满意。这就是中国的脊梁,代表着中国的未来和希望。2020-7-29
首发于北京之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