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螺杆 对一款老药硫酸羟氯喹发动战争,上下围剿比禁毒还卖力到底为何?   2020-08-06 16:46:09  


作者: 螺杆   部分跟帖讨论(仅对重复内容进行了删减): 2020-08-06 17:19:31  [点击:1869]
在美国民主党的干扰下,硫酸羟氯喹被政治化,导致很多美国人无辜死亡!

感谢有良知的医生说出真相,美国民主党为了政权在草菅人命,绝对不能容忍民主党!

今天看了你们昨天关于HCQ的节目,很不错。我想做点补充。我八八年来美,PhD,MD近二十年是先后在两个美国知名的大药厂做临床医生,专门做cninicaltrial。我最近和一个华盛顿政府部门工作的朋友有一些通信谈谈到Dr.Fauci,我愿意分亨我的几封囬信希望其中的内容会对你们这个话题有些帮助。

星期四(七月三十日)给朋友信的片段:

"…。Dr.Fauci昨天电视interview时号召大家戴goggles。至此我对Fauci的立场真正动摇了。过去关于他的许多負面报道我都不已为然甚至甚至共和党的一个参议员要求川普辞掉Fauci认为他是在帮民主党来搞乱疫情,当时我还觉得这个参议员不过是在帮川普甩锅。我觉得Fauci是科学家尽管是民主党但在抗疫上是应没有政治立场的。但是最近他的举动使我开始对他半信半疑。他现在一面拼命宣传疫情会更严重,让大家戴口罩甚至戴上goggle但另一方面又说又contacttracing没有用。他的这些活动对防疫工作非常矛盾只能增加人们的恐慌。人们早就知道在选举年特别是接近选举的日子任何活动都是和选举有关。民主党现在拼命希望继续lockdown,希望抗议活动継续下去,来破坏川普连任,我不能确定Fauci是否真的像有些人讲的那样暗中配合民主党,但他现在的姿态显然很奇怪并不是单纯从防疫出发。

当前的疫情是有回升但真是很严重吗?主流媒体都在拼命报道大复发但只给出新病例數字对其它信息很少报道。我今天又看了一下纽约时报给出的各地的疫情数据并自已动手计算了一下。纽约最近两周新病例每日776例至下行644例,死亡率是在0.6-0.7%之间;你们州是每天648例上行892之间但高峰是在前日,死亡率是在0.9至1.1%之间;最严重的佛州高峰似乎已过,最高7月12日的15300例已逐渐下降到昨日的9956例,最近两周的每日死亡率是在1.1至2.5%;德州的发病率己由两周前的每日10291例降至昨天的8800例死亡率已由两周前的每日1.29%降至毎日0.75%。印地安那新病例达到历史新高但死亡率始终保持在1.29%至0.75%。死亡率才是鉴别疫情严重性的最重要的指标,现在的死亡率已由疫情开始时的10%左右下降到普通流感的水平了,为什么主流媒体却从不提起?

纽约疫情控制的好是人群防疫意识高,lockdowns期间因居住空间小大家都戴口罩,解封后也都继续带口罩。其它地区,比如中部,lockdown时呆在家里不用戴口罩,解封后还没有戴口罩的习惯,疫情怎么会不爆发呢。Fauci是流感病毒专家他应该非常淸楚口罩对予防呼吸系统传染的重要,更何况台湾的经验甚至WHO都给出口罩的重要性,Dr•Fauci不是一直支持WHO吗,为什么口罩上不听WHO,为什么在疫情开始时和刚刚reopen时不出来让大家戴口罩。民主党为阻止川普连任无所不用其极,这在前天WilliamBarr在国会的听证中可清楚地看到,用hearsay来冒充事实用漫骂和reclaimingtime来纠缠,这和我们心目中的美国相差太远了。

星期五(七月三十一日)给朋友回信片段:

"⋯今天听国会冠状病毒听证会视频,CDC主任证实地方医院为了拿政府冠状病毒死亡的incentive把病毒阳性但死于其他病因都报成冦状病毒死亡。

再问到Dr.Fauci为什么最近的studies都证实HCQ的疗效他现在的态度时,Dr.Fauci说需要controlled的study才能证明有效。我不知道他是为了自已辨解呢还是真的不了解一些phamacoepidemiology的一些原则。一般说只要有三个以上的observationalstudies有一致的结果便可认为存在association。Placebocontrolled的试验也有不足之处,因为参加者都是经过筛选的所以结果在实际应用中也有差错所以当代的临床试验设计都要考虑到realworlddata。有时我们把两者结合起来増大样本数量来设计称之为largesimplifiedtrial。我不知Fauci对这方面是否有所了解。最近又有几个study证明HCQ有效。HCQ当前还是off-labeluse,FDA,药厂都不能promote它的应用但Fauci即不是药厂也不是FDA他完全可以建议在无特效药的时候来试试看。他的标准答案我的想法应该是,"注意到了这些结果,是不是要用应由临床医生决定。"

现在美国大多数州都还禁止HCQ用于冠状病毒感染。我个人认为如果解除这个禁令对减少住院率,死亡率和尽快控制疫情都大好处。Dr.Fauci的一个学生事后接受Fax电台采访时说他不明白为什么Dr.Fauci一定说需要controlledtrial才行。Dr.Fauci在以前和他们讲过uncontrolledtrial也可证明因果关系。

星期六(七月卅一号)給朋友的回信。他相信Dr.Fauci觉得需要等对照试验的结果证实有效才能用。

Controlledtrial也可以用来证明causality,比如二期临床试验一般都是把safety设定为primaryobjective。三期临床试验一般是决定efficacy而safety一般设为secontary去最后验证在前期(临床或动物)试验中发现的safetyissue。药物付作用的causality,一般都用controlledtrial决定,这是最有说服力。如果一个药要上市或是要增加适应症那么它必须有临床三期对照试验才行。现代三期试验已很少用实验室指标做为primaryoutcomes而是直接用住院率或死亡率做为primaryoutcome。这样就需要在对照试验中加入一些observationalstudy(realworlddata)的因素。

至于HCQ如果原药厂无意增加使用FCQ的适应症那么三期对照试验也就没有必要。多个observationalstudy的阳性结果就足以给offlabel应用提供足够的支持而避免法律纠纷。现在看来原药厂无意把冠状病毒感染加到HCQ适应症中去所以也不会去搞什么三期对照试验。药厂的考虑是多方面的更注重于profit和潜在的风险。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州healthdepartment继续禁止HCQ用于冠状病毒感染是不合适的,它限制了医生的处方权是可以引起法律诉讼的。Off-labeluse本来是件小事但就是因为川普的介入把它政治化了。逢川必反吗,老百姓的利益也不管了。

至于HCQ的QTprolongation的付作用不过是反对的人的一个借口。我是专门搞drugsafety的。我经手的上市的新药所有报告和药物label的safety部分都是由我拟定经集体讨论后由medicalwriter定稿完成。所以在HCQ的QT向题上我心里非常清楚这不过是借口而已。任何药都有付作用甚至致死,我们评价一个药是否安全不是单单根据一个付作用而是根据benefitsafetyriskbalance或safetyprofile来考虑。我上海二月份回來后給川普写过信告訴它HCQ有非常好的safetyprofile建議使用zHCQ,nothingtolose,起码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吧。我没有接到回信也没办法给我囘信因为我用的是匿名。这样简单地想一想吧。氯奎在市场上已几十年了HCQ是它的升級版,一個药上市后药厂和FDA或EMA都要長期跟蹤,藥厂要定期写safety報告如果說HCQ有問題早就下市了,相反HCQ现在在许多疟疾高发国家都是overthecounter药物,这巳足以证明它的安全。不知你是否注意到最近关于HCQ的讨论已很少谈及它的安全性了。我现在对HCQ的观点还是没变,建议去用它,还是安全的,它的疗效需要进一步理解特别是subpopulation。我过去曾想办法买些HCQ但搞不到处方并且不好意思求人。我现在还是这样如果手里备有一些HCQ那心里就踏实多了。

全媒体美国台QMAmerica

我的邻居快80岁了,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他说:"我一直支持共和党执政理念的,但是近几十年的共和党一次次让我失望,一个个都是软骨头一次次向民主党妥协,哪怕民主党提的要求再过分再离谱,共和党人为了自己的政治生涯,也不敢反对不敢对把他们选上去的选民负责。直到川普的出现才让我看到了希望。"(跟他同样想法的人非常多) 。

我也有同感,我虽支持共和党,可为什么共和党这群人这么怂包软蛋!尤其是奥巴马时期共和党更是对民主党极度附和都快成民主党的跟班了。这次BLM打砸抢,共和党(有公职的)人除了川普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的,民主党用他们扭曲的政治正确一顶种族歧视的帽子扣下来他们就怂了。还有邮寄选票这明显有问题有漏洞的选举方式,为什么共和党人不站出来说呢?为什么只有总统!川普这些年为共和党人挡了多少刀子?!连FOX的主持人都看不下去了,lou在节目里说"共和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跟总统一样为了国家为了人民而战,不要再把自己的政治利益放在第一位了。"看着这群共和党人,哎……政客就是政客还是把自己的政治利益放在为国家服务前面。这段时间我能明显感到共和党在失去民心,有好几个人跟我表达过对共和党的失望,对他们在这种历史关键时刻没有坚定地与川普总统站在一起对抗邪恶而感到失望。

福奇是一个穿着专家外衣的政客!

除了左媒左醫合謀打擊川普執政與連任外,醫院為了更多得到聯邦COVID19的補助可能也是另一個原因;

民主党为了上位竟然以杀美国人为代价,他们是真正的杀人犯。是魔鬼。

美国主要媒体(左派媒体)不让医生使用硫酸羟基氯喹治疗新冠肺炎,一是批判川普总统,二是可能与利益有关。

各位都是心地善良的人最好有英文版的,可以让西方人了解…

Lisa博士说的特别好,逻辑性强,语言清晰,赞

果然都是有良心的医生,说话逻辑清晰,条理清楚,左派那帮才是美国最大的敌人,ccp最多是第二位

民主党的理念比恐怖分子还可怕!支持共和党!

民主黨是撒旦的使者,專門毀壞世界而來的。

民主黨人就想殺人。有良心的醫生現在很少了。

我曾经在国内做过民间大病救助志愿者,羟氯喹确实是一些免疫性系统疾病的安全处方用药,如红斑狼疮,虽然效果上因为患者个体差异性表现的不同程度轻微副作用。我不明白为什么医者作为专业人士在行驶职业规范时候要受自己个人政治派别阵营的左右、这是严重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无论西东。

如果没有闫丽梦的爆料,全世界还要死多少人才够呀?如果死去的人知道真相,真应该向害死他们的人偿命!

應該讓使用過恢復的人們出來做見證。

利益集团把所有的死者都算进冠状病毒里边了

有网友指出,讨论医学,不要牵连政治,正常情况下是该这样的,但现在就是连在美国这样的国家都出现科学不仅不被尊重,还被恶意歪曲。如果主流媒体尊重科学事实,不是迅速、赤裸裸的多平台、大量删除前线医生们经验分享的内容,左派心中有鬼,行为反常…

魔鬼白左,根本不会人的生命当回事。只有神的爱正能量是救人的生命。

解铃还需系铃人,石正丽最迟在2月初就应该知道这个药有效。而且我认为武汉当地也是用羟氯喹来控制住了疫情,宣传中的中药只是个民族主义的幌子。因为中共如宣传此药有效,首先很没面子,更重要的是大大增加了武毒所制毒泄毒的证据,石正丽他们为掩饰为何如此迅速找到良药的理由是:从武汉某些医院的红斑狼疮患者(因为此病的患者一般都长期服用羟氯喹)的武肺的症状统计中找到此药,太牵强。因为在如此短的十万火急的时间内,谁会在瀚如烟海的病种中想到红斑狼疮这个病,并去统计和研究此病患者的服药状况和武肺发病状况?最有可能的是石正丽们在长期的反人类的病毒毒性增强试验中已经注意到羟氯喹的有效性。所以,作为将功赎罪的一种方式,在2月份比较混乱的管控中透露出关于羟氯喹的只言片语。即使如此,中共还是将此药雪藏,原因不外乎如下几条,一、可宣扬民族主义的中药,二、防止增加制毒泄毒嫌疑,三、将火引向全世界,让世界无暇他顾。从油管对武肺名字近乎疯狂的封杀到推特们对羟氯喹的围剿,与中共心灵相通的美国左派应是拿了中共好处,并且还可以趁火打美国的劫,轰特朗普下台,何乐而不为呢?

印度政府很务实啊。唯真不破呀DrYANisourhero🌹HydroxychloroquineSulfate硫酸羟氯喹HCQ,isthebestdrugagainstccpvirus.DrYANsaidtheTopCCPleaderstakingitdailytooccpandFaucilied,Americansdied!阿弥佗佛

HCQ之战,是正义与邪恶之战。

在中共蓝金黄的进攻下,美国半壁江山已经沦陷。所谓的科学家,已经变成“政治家”。

发出正义的声音吧。现在不发声,将来或许没有发声的机会了。

Fauci和Gates不是和中共有深度的勾兑;就是和民主党一起合作,要干掉川普。相信民主党的头头脑脑一定偷吃HCQ,但他们却不让老百姓吃。

很多人都注意到,为什么各国高官很多感染新冠,而中共高官却无一人感染。事实是,中共高官2019年12月底就已经服用HCQ了,却不告诉老百姓。更有甚者,终南山,这个老不死的,竟然全力推广莲花清瘟。因为莲花清瘟有他大把的利润。中共对中国老百姓的态度,与美国民主党对美国民众的态度,如出一辙。

我造他妈的民主党这个狗杂种!

从网上资料披露出,武汉当地就是使用这种药控制住了疫情,而不是宣传中的什么中药。但中共为何不大肆宣扬羟氯喹呢?一、借中药宣扬民族主义。二、如果公开是求助于西药,会让习很没面子。三、最后一点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从网上看到似乎是石正丽他们在2月初就在只言片语中提及羟氯喹有效,并且为他们缘何这么及时找到良药找了个很牵强的理由。

我在加拿大,中共瘟疫以来我们公司一直都在办公室工作,大家也很注意,家里--办公室两点一线,不能出去上饭馆吃午饭,不去酒吧,没有出过任何问题!不用害怕!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8-06 18:50:2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