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NABC60   硅谷尹公: 1992,屋顶上的韩国英雄 2020-08-07 09:02:37  [点击:1952]
看看美国所谓“媒体”可以做什么。

(摘自文昭谈古论今的会员网。此节目是公开的。非会员也能进入。)

硅谷尹公: 1992,屋顶上的韩国英雄(上)

一、一段被刻意剪辑的视频

1991年3月3日凌晨,洛杉矶警察局。监控屏幕上,一辆车正以115英里(也就是184公里)的超高时速飞驰。而那段路的限速只有65英里。更糟糕的是,这辆车的驾驶者,黑人青年罗德尼·金,是刚从监狱里假释出来的犯人——也就是说,仍然处于服刑期。此前他多次入狱,最近一次是抢劫一位韩裔老板开的店,被判入狱两年。

警车上的女警官立即鸣起警笛,一边追逐,一边要求对方立刻停车。然而酩酊大醉的罗德尼·金完全无视这个警告,反而借着酒劲,驾车疯狂逃窜。醉酒飙车,当然严重威胁公共安全。警方火速派出几十辆警车和直升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他逼到了一条小路上。那小路的尽头是一辆大货车,完美地堵在了前面。

走投无路的罗德尼·金终于下车了。然而,当他看到对方是个女警官时,马上作出了淫秽、猥亵的动作。女警官掏枪上前,但被旁边的几位男警官制止。罗德尼·金看到几位男警官上前逮捕,不但不投降,反而喷着酒气扑了上去。两位警官试图制服他,却被身强力壮的罗德尼·金掀翻。随后,为首的男警官掏出电击枪,然而电击枪发生故障,完全不起作用。慌乱之下,几位警官挥舞着警棍,拼命打在罗德尼·金身上。50多下之后,罗德尼·金已然鼻青脸肿,哀呼求饶。大家一看罗德尼·金已然屈服,就用手铐铐住他,立即呼叫救护车,把他送到了医院。

罗德尼·金拒捕并被武力制服的经过,让旁边公寓楼上一位市民拍了下来,送给了洛杉矶本地的电视台。这家濒临倒闭的电视台看到这段视频后,如获至宝。于是,等这段视频在这家电视台上播放的时候,它被刻意地剪辑了。人们只能看到警察殴打罗德尼·金的画面,而没有看到罗德尼·金扑向警察的画面。这当然引起了轩然大波。随后美国各大主流电视台纷纷转载,那家濒临倒闭的洛杉矶本地电视台,顿时赚了个盆满钵满。

可是这样一剪辑,事情的焦点就变了:本来是酒驾的假释罪犯因为拒捕而被警察武力制服,现在可就变成了白人警察欺负无辜的黑人青年。

这就挑起了广大黑人群众的怒火。

电视台播放的是刻意剪辑后的录像,然而法庭的陪审团看到的是原始资料。这样一来,双方对事件的认知当然有了差别。除此以外,一审的时候陪审团白人数目过多,也是难以令人信服的一个原因。

但总而言之,这个案子在一年以后的1992年4月29日宣判,几位警察无罪。请记住这个日期:1992年4月29日。这个判决的结果,顿时引爆了火药桶。此乃后话。

二、进击的斗顺子大妈

让我们把目光转回到一年前的1991年。1991年3月,罗德尼·金醉酒飙车,被洛杉矶警察武力制服。与此同时,不远的洛杉矶韩国城,发生了一件命案。

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后,为奖励当初参战的韩国军人,美国政府给予其中一些人公民权。于是,这些退役的韩国军人就移民到了美国。随后,他们的亲朋好友也陆续来到美国。这些韩裔移民,和我们华裔、日本裔一样,从几乎一无所有开始,靠着勤劳的双手,在30多年的时间里逐渐积累了一定的财富,过上了准中产的生活。

韩裔移民刚到洛杉矶的时候,买不起好的房子,他们只能在治安很差的地区,开设小店以谋生。大家知道,洛杉矶治安最差的地区,也就是黑人和墨西哥裔居住的地方,俗称黑人区和老墨区。30年来,韩裔美国人越聚越多,于是,在黑人区和老墨区的中间,自发形成了韩国城。请注意,这个地理位置很重要,因为韩国城被夹在了黑人区和老墨区的中间,腹背受敌。

1991年3月的某一天,就在罗德尼·金醉酒飙车的前后,韩国城斗顺子大妈开的店铺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名叫娜塔莎,是个黑人少女。说是少女,实际上这位娜塔莎膀大腰圆、体重足有斗顺子大妈的两倍。娜塔莎拿了一瓶橙汁就走,结果被斗顺子大妈在监视器里逮个正着,斗顺子大妈立刻赶来喝止。不料,被抓了个现行的娜塔莎不仅不道歉,反而殴打斗顺子大妈,将后者击倒在地。斗顺子大妈随后上法庭的时候,还带着一副淤青的黑眼圈,此乃后话。回到当时的场面,说时迟那时快,这斗顺子大妈再站起来的时候,手里可就拿着枪了。砰砰砰几枪,娜塔莎被打倒在地,随后伤重不治。

斗顺子大妈和娜塔莎的冲突,是此前的30年中,韩国城附近的黑人与韩裔之间冲突的缩影。韩裔店主勤劳致富,这当然引起旁边黑人群体的不满,于是便和韩裔产生越来越强烈的冲突。偷窃甚至抢劫韩裔店铺的事件,时有发生。很多黑人认为,韩裔洗劫了他们的财富,所以抢劫韩国店是应该的,直到若干年后的访谈上,还有人这么说。然而却很少有人会去想,在治安这么差的地方,没有那些韩裔店主,黑人群众怎么能方便地买到那些日用品呢?更没有人去想,为什么自己不能像韩裔美国人一样,努力工作,经营自己的店铺呢?自己作出选择,就要自己承担后果。这对任何群体都一样。如果一个群体的所谓“文化”就是及时享乐、不愿劳作,那就请你们不要眼红人家勤劳致富。韩裔美国人的起点是非常低的,来的时候连英语都不会,然而不到30年,他们就过上了自食其力、有尊严的生活。

总而言之,一年后的1992年4月,法院宣布了对这位斗顺子大妈的判决。负责审理的女法官认为,斗顺子大妈对社会没有任何危害,把这样的人关进监狱是没有意义的。因此只判了5年的缓刑,外带一些罚金和社区劳动。

三、合流

1992年4月,洛杉矶,两起判决。第一起判决,是判武力制服罗德尼·金的四位警察无罪。第二起判决,是判开枪反击、并导致娜塔莎死亡的韩裔大妈缓刑。很显然,这两起事件,本来没有任何内在联系:武力制服罗德尼·金的警察,是公权力的代表,他们代表的是国家和州的意志,应该讨论的是公权力是否被滥用的问题。而开枪反击的韩裔大妈,则代表的是私权:我自己的个人财产甚至人身安全已然受到对方暴力侵犯,我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反击,才算合理?

这两件事风马牛不相及,然而,媒体们却刻意将它们放在一起,反复播放。很快,我们熟悉的操作、毫无新意地依次发生了:第一步,是某位黑人著名歌手发表了一首歌,煽动黑人攻击并抢劫韩裔。这首歌,在洛杉矶的黑人群体中,竟然洛阳纸贵。韩裔美国人被那些黑人称作Little Chinese,意思是“小中国人”。随后,第二步,骚乱开始。

媒体的目的达到了。1992年4月29日,四名警察收到无罪判决后仅仅两个小时,洛杉矶骚乱开始。本来骚乱针对警察,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仅仅一天之后的4月30日,第三步,洛杉矶两个最大的黑人黑帮团体宣布,他们将摒弃前嫌,携手合作,攻占并劫掠韩国城。他们说,要让这些“小中国人”尝尝黑人的铁拳,理由是这些“小中国人”不尊重他们。



“(韩国人成为暴力的目标很正常),因为他们不尊重我们黑人群体”

4月30日清晨,韩国城风声鹤唳,暴徒们一路打砸抢。黑人暴徒从黑人区进攻,老墨暴徒趁火打劫,从老墨区进攻。韩国城夹在中间,两下夹攻下,是升天无路、入地无门。暴徒们甚至劫掠了警察的军火库,是全副武装,一路打砸抢,大有抢光烧光杀光之势。陷入绝望的韩裔群体惊慌失措,拼命拨打911,请求警察支援。然而洛杉矶警方毫不关心,语气轻松而调侃地对他们说“祝愿你们买了保险”。店主们看着一生的积蓄,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暴徒打砸殆尽,嚎啕大哭,束手无策。警察呢?暴徒一来,他们就飞速逃走,躲在安全区看热闹。

就在这危机时刻,两位英雄站了出来:一个人姓金,是个律师;另一个人姓崔,是当时洛杉矶的韩语电台Radio Korea的台长。4月30日晚,金律师听着Radio Korea的广播,里面传来一条条的坏消息:一个又一个勤劳致富的韩裔家庭,在暴徒们的打砸抢下,毕生积蓄毁于一旦,哭声震天。甚至还有两个暴徒公开打赌,看谁先点燃100处火,烧毁100个“小中国人”家。

金律师心急如焚。他意识到警察已经靠不住,于是立刻给所有洛杉矶新闻媒体打电话。可是,往日那些把“少数族裔”挂在嘴边的洛杉矶媒体,完全换了幅嘴脸,没有一个愿意派记者来。在他们看来,一个黑人假释犯的脸,远远比几十、几百个“小中国人”家庭的生命安全,重要得多。

金律师察觉到事态严重,他决定立刻驱车前往韩语电台Radio Korea。一路上,他看到黑帮的车满载暴徒,一辆接着一辆开往韩国城。“而警察的车,一辆也没有”。

在Radio Korea韩语广播电台,他终于见到了一脸憔悴的崔台长。

金律师说:“韩国城的居民包含大量训练有素的持枪退伍军人,完全可以保卫自己的家园。”

崔台长立刻问:“金律师,我们这样做,是合法的吗?”

金律师知道,洛杉矶警方之前多次要求他们离开,把自己的家园交给暴徒们发泄。如果他们抗拒警方的指令,很可能会有大麻烦。但此刻已经容不得他再犹豫了。金律师决定承担一个律师的法律责任。他回答说:“我是律师。根据美国法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权利保护自己、捍卫自己的安全。”

四、铁血

Radio Korea电台就这样成了指挥中心。在广播中,崔台长和金律师号召韩裔美国人不要听警察的乱命,不要舍弃家园,所有的韩裔美国人组织起来,用手里的枪和胸中的鲜血,守护自己的家人。

打算舍财消灾的韩裔店主们停下了。打算独善其身的韩裔大学生们停下了。已经开车逃亡的韩裔美国店主,听到了崔台长和金律师的话,开车回去了。是的,韩国城就是我们的家,如果连家都守不住,我们还有脸去哪里?

韩国城的居民组织了起来,上过战场的老兵,成了临时指挥官。戴眼镜的大学生抄起了长枪、短枪,站在屋顶上,站在街道中,站在满地碎玻璃和废墟之中。这次,他们将寸土不让。

“我们对黑人没有任何仇恨”,一位年轻人说,“可他们就这样开车过来,向我们疯狂射击,我们必须还击,我们必须保护自己的生命和家产。没有任何警察、没有任何警卫队过来帮助我们,他们甚至坐在外面着热闹。我们只有自己的手里的枪而已。”

在韩国城居民保护自己家园的时候,洛杉矶警察在干什么?

答案是:在罗织罪名、逮捕这些保卫家园的“小中国人”。



从4月29日起,韩国城居民多次向洛杉矶警察局报警,要么没有回复,要么得到的回复是“警力不足”。暴徒袭来,警察不仅不管,反而飞速逃走。然而奇怪的是,一旦韩国城居民开始自发组织起来保卫家园,洛杉矶警察局的警力一下子就“足”了。这真是让人莫名惊诧:面对暴徒,你们飞速逃走且警力不足;而面对遵纪守法的韩国城居民,你们一下子,就勇敢且充足了。

洛杉矶警察局宣布了两项命令:首先,他们要求那些韩裔店主离开自己的家;其次,他们宣布,店主如果不在场,任何人不得持械保护店面。

即使很多年以后,面对摄像机,金律师仍然悲愤难平:“警察警告正在保卫家园的我们,如果店铺老板不在场,我们就无权守卫这些店铺。可笑的是,正是警方让店铺老板们离开的。警察甚至夺走了志愿者的枪支、逮捕志愿者、并驱逐他们。而一座座店铺,就在无人守卫中陷入火海,付之一炬。”

勤劳致富的店主们的毕生积蓄和身家性命,在左派媒体和洛杉矶警方的眼中,只不过是暴徒们的出气筒而已。

但是,金律师和崔台长站了出来。

听到广播后的韩国城居民组织了起来。善良的人们一旦组织起来,就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韩语电台Radio Korea成为指挥中心,播报实时战场信息。勇敢的韩裔青年组成敢死队,哪里有暴徒,就冲过去支援哪里。他们在报纸上公开发声明:“我们就是要打退黑人和墨西哥裔暴徒,武装守卫自己的家园”。



在那场战斗中,韩裔美国人群体以死亡一人为代价,击毙了40余名暴徒,寸土不让,守卫了自己家园和大多数财产。之前那两个黑人黑帮,叫嚣着让“小中国人尝尝黑人的铁拳”,此时面对组织起来的韩裔美国人,一触即溃,帮众抱头鼠窜、如鸟兽散。到最后,这些平日横行霸道、鱼肉乡里的黑帮,在白天遇到持枪巡逻的韩裔居民,甚至连目光对视的勇气也没有。“屋顶上的韩国人”(Roof Koreans)成为韩裔美国人勇气的象征,被传诵至今。



然而尽管如此,韩国城的损失仍然极为惨重:1992年的洛杉矶骚乱,造成了10亿美元的财产损失,其中,韩国城占了一半。千万个家庭,几十年的积蓄,毁于一旦。洛杉矶警方的倒行逆施,是损失如此巨大的重要原因——如果他们在一开始就允许韩国城居民保护自己,而不是横家阻挠或者逮捕,情况会好得多。

五、后续影响

然而挑起这一切的无良媒体们,他们在哪里?挑起族群倾轧的媒体巨头的大老爷们,他们所在的洛杉矶比弗利山庄,在一开始就被警察严密保护了起来,没有发生一起骚乱。

黑人、墨西哥裔发动骚乱,数十人死亡,数千人被逮捕。

韩裔美国人损失惨重,受到暴徒洗劫,还被警方罗织罪名逮捕,但最终用手中的枪,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和家园,且最终没有人因此入狱。连斗顺子大妈也没有。

最早拍摄那段视频的那个人,几个月后被逐渐清醒过来的美国人千夫所指。一时间,他成了恶意隐瞒信息、挑动族群对立的罪魁祸首。他离了两次婚,连拍摄那段视频的摄像机,都赔给了前妻,晚景凄凉。

而刻意剪辑、炒作那段视频的媒体巨头们,那些白人大老爷们,在赚足了眼球、吃足了人血馒头后,仍然逍遥在比弗利山庄,过着奢侈的生活。可以想象,即使再发生十次动乱,他们的生活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看来,这人血馒头,还挺香的。

然而更深远的影响,正在酝酿中。经历了1992年的洛杉矶暴乱后,韩裔美国人的美国梦,碎了。他们第一次意识到,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是次等公民、甚至三等公民。他们的家产甚至生命,在左派媒体和警方看来,不过是平息黑人怒火的筹码而已。此前,“美国”这个国家对于韩国人、以及韩裔美国人而言,一直是救世主一般的存在。他们从没有怀疑过美国是公正、自由而平等的国度。甚至,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如果一个韩裔男性拥有美国国籍,韩国妈妈会非常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然而现在,我们看到的是,2020年美国佛洛依德骚乱后,韩国城的枪支店,销量增长了几十倍,韩裔顾客和华人顾客甚至排队排到了店外。韩裔枪支店老板于是非常善解人意地延长了营业时间,直到所有顾客买到了心仪的枪支。而在21世纪的韩国妈妈当中,“女儿嫁到美国去”也不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六、历史的教训

我们应该得到什么教训?除了“永远不要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以外,我们应该得到什么教训?这并不是本集节目讨论的话题,因为这集节目已然足够沉重。在本集最后,我想请每一位读者和我一样,起立,向1992年因为保卫家园而战死的韩裔大学生李在松(Lee Jae Song)前辈,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