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关于中美关系和天下大势(外四篇) 2020-08-08 05:29:22  [点击:2230]
关于中美关系和天下大势(外四篇)
长久以来,马帮智囊和学者对于国内国际的形势判断和趋势预测,几乎无不大错。尤其是近几年,对美国的实况判断和态度预测,无不与事实反悖。这为“恶必愚”和“极权主义者都是文盲”这两个东海律提供了有力的证明。

极权主义是人世间邪恶之大者,也是愚昧之大者。其学者亦必然昧于现实昧于历史,昧于道德和政治常识,更昧于天理易理因果之理,必然盲心瞎眼,无非文盲,文化盲和文明盲,对人对事对问题自然不可能作出正确判断。

孟子说:“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东海学舌曰,不明而在高位,欲不把国家和自家带到沟里去,不可能也。

看人看事看问题,仁眼高于一切眼。关于中美关系和天下大势,东海几年来也有过多次预测,特摘要部分于左共赏。

2015-8-21微言:“毛时代为“新三十年”,邓江湖都是延续毛氏的后毛时代,为“旧三十年”,是杀鸡取卵饮鸩止渴的三十年。而今鸡将杀光鸩将饮尽,人祸天灾将越来越茂盛集中。欲再缝缝补补继续维持三十年,不可能也。物极必反,穷极思变,指导思想和政治制度都必须大变也必将大变。”

2016-3-30微言:“现中国危机是全方位、综合性的,文化危机(意识形态危机)、道德危机、政治危机、社会危机、经济危机、环境危机等等,重重危机都非常深重,已非小打小闹、医头医脚所能解决。一滴雨水都可能掀起惊天狂潮,一点火星就可能燃成遍地大火,当局将防不胜防。”

2016-4-2微言:“我说查先生的预测略嫌静止和片面,是因为‘七不会’说得死了。有些事未必会也未必不会发生,不可必。在剥极否极人性恶极的时代,不可测因素太多,存在各种可能性。我断定七年必有大变,包括文化、社会、政治各方面,即使无突变,也是量变巨大,质变在即。”

2018-5-11微言:“改革开放四十年,与美建交四十多年,中共的行为表现让国人、世人及美人越来越齿冷心硬。美人这种态度在特朗普时代已凝聚上升为国家意志。如果中共在内政方面没有原则性变革,在外交方面继续耍小聪明玩小动作,中美关系持续恶化就势所必然。”

2019-5-5文章《大变就在这几年---中美关系预判》说:“如果继续讨价还价拖延不决,马帮将很快丧失讨价还价的机会,后果很严重;如果马帮没有真正的制度性改革,即使签定协议,也不能结束中美的对抗,后果同样很严重,双方的对抗将会转向其它领域继续。不过,这次若能签议,虽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但大有助于双方矛盾和马帮困境的缓解,亦至关重要。如果马帮不能进行文化制度全面改良,中美矛盾终将不断深化升级,进而全面对抗,直到一方败亡或崩溃。……

又说:“我的判断,大变就在这几年,无论如何拖延,拖不过十年。当局主动改变基本不可能,但在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泰山压顶之下,能否顺应时势被迫改变,尚待观察。如果当局顽固不变,继之而来的必是天变。天变,将是马帮不可承受之重。无论如何,中国终将变天。谓予不信,敬请拭目以待。”

2019-6-27文章《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的政治态度》:“据我综合国内国际形势观察,马帮永远退出历史舞台的时间,快则二三年、七八年,慢则二三十年。后者是最悲观的估计。要再继续二三十年,异常困难,前提是马帮能够友美尊儒:与美西搞好政治经济关系,与儒家搞好文化关系。即使那样,马帮也不可能维持太久,不可能超过二三十年。”

2019-12-6文章《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指出:“眼下不变是暂时的,中国大变是必然的。历史大趋势已经形成,非马帮意志所能转,非少数人力所能挽回。盖失民心者失天下,这是天理儒理,政治大理,普适于古今中西。”

2019-12-8文章《以爱国爱党之名,行借力打力之实---叫嚣反美打日攻台意欲何为?》说:“借力美国的方法有二:一是正面借力,如民运派;一是反面借力,通过各种方式激怒美国出手。后一种借力派,人数应该不少,上上下下都有。其中可分为自觉和不自觉两类。不自觉者,就是他们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或者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只有通过各种方式与美国彻底闹翻,中国才会大变。故上上下下那些对美国和台湾喊打喊杀喊得最凶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和自干五群体中,未必都象口头上表面上那样一心向党。某些人叫嚣打美打日攻台,很可能主观上就对那个党居心不良,就是为了激怒美国。”

2019-12-9文章《关于马美之争的预测》说:“马美之争发展趋势或轨迹大约如下:贸易战,金融战,科技战,军事摩擦,战争。战争会迅速结束。也可能发展不到战争,到科技战的时候就结束了。党心民心本已大变,随着经济停滞和通货膨胀严重化,人心变化、人民抗争、党内斗争都将更为剧烈,随时可能一夜变天。”

另外,庚子年上半年乡居期间作《庚子杂论》,其中《值得期待》《大幕正徐徐拉开》《大变时代》等随笔都有一些预测和判断,兹不赘。2020-8-7

内卷和内斗
内卷和内斗是所有两极主义的共同特征。关于内卷,有群友如是定义:“某个社会团体或文化体丧失广泛的对外交流,不能在更大的范围吸收养分,只剩下在自我封闭的内部咀嚼残渣,最后严重僵化停滞落后。”内卷,意味着封闭、停滞和低级重复。小金朝和伊朗就是眼前的例子。如果两极主义本质不变,无论怎样改革开放和人事更新,亦无法从根本上摆脱内卷的宿命。

至于内斗,更是两极主义的宿命性规定,两极主义最凶狠的敌人往往在内部,其内斗的残酷性往往超越外部斗争和战争,死于内斗的两极群体往往比死于外敌者多得多。换言之,两极分子最容易遭自己人迫害、被自己人弄死。2020-8-6


小人的特征
小人不一定邪恶。其第一特征就是小,小手小脚小脑袋,小肚鸡肠小心眼,小道小器小利益,好行小慧,耍小聪明,贪小便宜,诸如此类都是小人特色,孔子所谓斗筲之人是也。

小人都是利益主义者,但只见私利不见公利,只见小利不见大利,只见眼前之利不见长远之利,只见利之益不见利之害。小人都是利己主义者,只有自己没有他人,只知利己不知利他。但只要守住不害人的底线,仍然不失为善良,为良性利己主义。

小人不一定邪恶,但容易邪恶化。尤其在邪恶环境里,只要有条件和机会,小人邪恶化几乎是必然的。从没有信仰到信奉邪说,从唯利是图到损人利己,从良性利己主义到恶性,从是非善恶不分到颠倒,从羡慕盗贼到信奉歌颂充当三帮分子,从排斥正理正义正人到敌视仇恨和落井下石,只隔着薄薄一页纸。

豺狼当道,小人为了利益而豺狼化是正常的,否则就不是小人了。唯有正人君子,才能见利思义,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都绝不损人,绝不蝇营狗苟与狼共舞!

除了利益主义、利己主义者,所有两极主义和民粹主义者,都可以纳入小人的范畴。换言之,这些人都是思想和精神的中毒者。百年来流行的绝大多数思想观点都是有毒的,马学更是集极权主义、民粹主义之大成的剧毒品,导致国人普遍物化兽化魔化。若欲重新做人,就有必要以仁本主义驱毒净心。

在中国,有必要发起一个净心运动。欲去思想之毒,疗精神之伤,欲静心、尽心和培养敬心,都有必要净心。诸毒不去,国家正常化无望,中国化更无望;人心不净,成德无望。

小人有良性和恶性之别,也有可救和不可救之别。无耻小人而自以为伟大,特别无耻;野蛮集团而自以为文明,分外野蛮;邪恶势力而自以为正义,特别邪恶。这些人毒入骨髓,病入膏肓,具有不可救药性。欲改邪归正,转小向大,重新做人,难矣哉难于上青天!2020-8-6


三重劫
儒家坚决反对与民争利,严禁官亲经商,严禁商贾入仕。马家相反,鼓励商贾从政,官商结合,纵容官亲经商。马家不是与民争利,而且强取豪夺地夺民之利、劫民之财。劫夺方式很多,大者有三:

一种是公有制,把土地和各种生产资料收归国有和集体所有;一种是全民企业、国有企业及国营企业,所谓公有国有全民所有,无非官有权有;一种是超高赋税。这三种都是名正言顺的依法劫夺。各种潜规则各种贪污腐败和强拆强占,与三重大劫相比,只是小巫的小打小闹而已。

沉重空前的剥削和严酷无度的劫夺,自然贫富极端悬殊,普通民众欲致富,欲通过正常、正当方式致富,几无可能。纵然小富一时,也会迅速返贫。2020-8-6


我为什么如此勤奋而无畏
写作是我自达达人、自成成人的一种方式。有名有利固然好,无名无利无所谓。老枭时期有稿费,我很勤奋;东海时期基本无稿费,我更勤奋。

说别人不敢说的真话,说世人不能说的真理,把生命真相、道德真谛、政治真知说出来,把现实问题和解决方案说出来,是当代君子的文化责任和天赋使命,是为天下后世负文化之责而必须践行的使命。

所以,我不是在说话写文章,而是在救人,救沉沦的人心,就垂危的文脉、道脉及国家命脉。别说无名利,即使有危险,我也不能不说。

站在天安门上,我如是说;站在阳光公寓的阳台上,我如是说;即使入狱,监狱地狱,我依然如是说。别人听不听得进,听不听得见,是别人的命;说不说,是我的事。说,是我的天命,哪怕危险重重。只希望在这一期生命终结的时候,我可以告慰孔孟和自己:我尽心了。

而且我相信,我比一切苦难更强大,也比任何危险都强大。梁漱溟先生说:“我是碰不到凶险事情的。我在某处,某处便无凶险事”云。我的自信略有不同,我未必碰不到凶险,但凶险最大,大不过我的命。天爵自有天相,天佑吉无不利故。

在物本主义环境中,说人道真话和仁本真理,就是爱人爱国最好的方式,也是为仁作嫁,替天传道。在《儒门狮子吼》中我说过,我要成为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人。补充一句,我的话即仁本主义话语,将是人类不可或缺的话。

人类需要的不是神的国,也不是佛的国,更不是党的国,而是仁的国。仁本主义文化即中道文化,以之作为指导思想而建设起来的民本政治,即王道文明。仁本主义之人即仁者,人中最优秀;仁本主义之国即仁国,真正的中国;天下归仁,就是世界大同。

儒家反本开新,缺一不可。不反本没有根本,缺乏内圣和道统的根本性;不开新不识时宜,缺乏外王和制度的时代性。仁本主义是反本开新的结晶,是救民救国、重建中华并道援天下的不二法门。把仁本主义的命运放在自己的命运之上,就与仁本主义同命。文命在兹,天命在我,我必能战胜一切凶险,让自己逢凶化吉,也让越来越多的人遇难呈祥。2020-8-7余东海
首发于北京之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