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有法无天哀无辜(外二篇) 2020-08-10 20:11:44  [点击:2902]
有法无天哀无辜(外二篇)
粗略了解张玉环案,又浏览了小视频《退休检察官告诉你制造冤案的过程》和公众号文章《老警察告诉我:你们每个人都是张玉环》,不由得悲怒交集,为吾民吾国而悲,对“有法无天”而怒。

有宪法无宪政,有法律无法治,权力大于法律,大于宪法。这就是典型的人治,有法无天,没有天理,人欲泛滥,天理泯灭。故70年来,多少人命被草菅,多少无辜被诬陷被滥杀,多少冤假错案、人间悲剧和人道灾难被制造出来!

孟子说:“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孟子•公孙丑上》)荀子也说:“行一不义、杀一无罪而得天下,仁者不为也。”(《荀子•王霸》)这是儒家基本原则之一。

儒家强调人文关怀,别说滥杀无辜,幸灾乐祸都是儒家之忌。曾子曾对就任司法官的阳肤说,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哀矜勿喜。对于犯罪分子也要有悲悯之心,不要以得到他们的犯罪事实而高兴。对于罪犯都不可幸灾乐祸。

明儒文林说:“夫人情有真伪,王霸是也。王者杀一不辜而得天下不为,伯者则不之顾矣。”(《琅琊漫钞》)其实,传统霸道在这方面要求不严,但也不至于滥杀。美国作为现代西式霸道,实行宪政法治,就更不会滥杀了。

只有极权暴政,才会极端不仁不义,不吝滥杀无辜。这是古今中西极权主义的共同特色。它们为了打天下坐江山,为了维护恶制稳定和特权享受,行不义杀不辜是家常便饭。呜呼!2020-8-10


言论自由第一要
十几年来,东海有一个根本追求和三个基本要求。三个基本要求是:

一、撤去以言治罪的法条,撤去所有防民之口的规章,保障言论自由;二、拆除防火墙,保障信息自由;三、把维护民权、保障民生放在党政工作首位,以文明正义的法律和健全的福利保障制度,筑牢民权民生的底线。

三个要求,相辅相成,言论自由又是第一位的,是儒家第一需要,政治第一要务。三个要求又归结于一个根本追求:去马尊儒。去马,取消马术的独尊地位,使之诸子化;立儒,以儒学为主体文化和指导思想,实行儒家宪政,即吸取了自由宪政精华的现代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详见《仁本主义宣言》、《中华宪政纲要》、《儒家特区构想》诸文件。

未来儒宪社会,权位与自由成反比。权位越高,道德要求和制度约束也水涨船高。普通民众最自由,基本人权和言论自由得到法律的严格保障。民众言论无论怎样反孔反儒反领导反政府怎样非礼,都不用担心触法受惩。对于民众的非礼言行,唯家法族规和乡规可予以适当制约,政府只能以仁为本引导之,以身作则教化之,没有任何权力和依据惩罚之。

在法律上,言论和行为必须严格区别开来。任何言论不能构成犯罪。例如,反人类言论和反人类罪,就是两回事。

反人类罪,指握有权力资源的人出于政治军事或经济目的,以国家、种族、宗教或某种意识形态为由,对他人进行肉体消灭或政治虐待的暴行。《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将该罪名中文译名确定为“危害人类罪”,其量刑等同战争罪。反人类言论则非罪,不属于法律、政治意义上的罪行。任何反常反动言论包括反人类言论,只要停留于言论层面,就属于言论自由,应该受到法律保护。2020-8-9


误判、混扯和低估
有名家说:“美国的体制,总体来说建筑在个人主义、享乐主义和民主主义的基础上,但它正明显地输给一个集体主义、忘我主义和权威主义的体制。”

这是双重误判和混扯。

首先,美国的体制建基于自由主义政治学,而自由主义建基于个人主义哲学。个人主义是政治哲学,享乐主义是人生哲学,分属不同领域,不能混在一起。至于民主,属于自由主义之下位法,本身并无主义的资格。

其次,集体主义哲学开出来的只能是极权主义政治,称为极端唯我主义还差不多。盖极权主义是极端利益主义和利己主义在政治领域的体现。

认为在体制上个人主义明显输给集体主义,还是一种明显的低估。个人主义与人道主义、人文主义都属于人本主义范畴。现代文明是人文主义文明,美国又是人文主义文明的代表性国家。

人本主义,立足人道,重视人权,强调自由。这就是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天下大势,势不可挡。以两极主义为代表的一切反人性、反人权、反人道、反人类的势力,无论怎样强盛一时猖獗一时,无论怎样巧言令色自欺欺人,无论打着怎样冠冕堂皇的旗帜,都经不起这一世界潮流的冲击。

马家低估美西是必然的。不仅低估而已,奴隶奴才对自由人,邪恶之徒对正常人,物本思维对人本主义,野蛮部落对文明世界,极权势力对自由力量,都会产生种种误判,误判对方的力量、品质和态度等等。

美国不仅政治、经济、科技、军事举世无双,也占尽理论和道义优势,这是正常人都不难看出来的。这是人本主义文明的优势。在没有王道的时代,其硬软实力优势都具有无可比拟的绝对性,号令天下,莫敢不从,甘愿服从。一旦下定决心不再绥靖,完全可以集天下之力,对小金朝、伊朗这些两极势力形成全方位的降维打击。

中美脱钩,天塌不下来,但有些庞然大物会塌下来,那些反常反动、腐烂头顶、罪孽深重、恶贯满盈、不得人心的东西会塌下来,而且会塌得很快,快得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今后突发事件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直到那个最大的事件突发,宣告百年浩劫彻底终结,百年长夜大天白亮。

当然,美国的体制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并非最优。

有文章指出:《这才是中美两国的根本不同——一个层层向上负责,一个层层向下负责》。然哉,这正是极权与自由两种政治、党主与民主两种制度的本质区别。
儒家则主张双重负责:既层层向下负责,又层层向上负责。到了最高元首,同样要双重负责:敬天是对天道负责,保民对人民负责。如何把这个理念体现和落实到制度中去,是历史交给仁本主义者和新王道事业追求者的一大考题。2020-8-9
首发于北京之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