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刚   高智晟的悔过和被强奸妇女的求饶 2007-04-08 19:27:57  [点击:424]
我曾经有幸同高智晟有过多次电话交谈。我非常钦佩他的勇气和为人。他也视我为知己。几乎我们每次通话后,负责关照他的有关人员都要对我大加溢美一番,诸如说“刘刚只是一个在美国的二三流律师”,然后就是告诫他同我联系是如何如何危险。当我告诉高智晟我曾经做梦都想当一个像他那样的律师,但我现在在美国现实得连当一个末流律师的梦想都没有了时,电话里竟传来高智晟极度的失望和气愤。失望的是我不再是他想象的那样是他同行,更失望的是我们强大的专政机关竟然向他提供如此虚假伪劣情报。气愤的是他们怎么能用那些恶毒语言去诽谤他的一位远在异国他乡的未曾谋面的神交朋友。他真的很气愤,气愤得像一个被一群恶棍戏耍了的孩子。

高智晟被抓被判被假放的前前后后,我就一直很焦虑,担心,不安,和遗憾。担心的倒不是他会因为我们之间的谈话会加重他的刑期,因为他曾经非常明确地表示过他渴望同我及其他国内外朋友交流沟通,因为我也曾经在国内有过同他向类似的境遇。我理解在他那种境遇下,赢得生存权的道路无非是两条:要么像横路敬二那样悔罪,要么揭露迫害继续抗争。我担心的是他一定会面对我当年在秦城监狱,凌源监狱,大北监狱所遭受的那些电棍电炮严管小号的伺候,而且只会比那时更残暴,更难挨,因为我们那时有成千上万的人同仁志士在同我为伴,有更强大的国际声援,更有更广泛的民心民意作后盾。我遗憾的是未能说服他并帮助他来美国发展,至少如我们电话中所约的那样将格格联系来美国。我不安的是我未曾像草虾等人那样挺身而出为高智晟疾声辩护。我焦虑的是高智晟竟被来自许多同一阵营的人们的怀疑,误解,甚或是中伤。我更遗憾的是我未能说服我在国内的一些朋友为高智晟的维权绝食而发表公开声明,反而却适得其反,造成一些人发表公开谴责声明,尽管我因此同我有救命之恩的刘晓波等好友吵翻天。

至于高智晟的公开悔过声明,我完全理解。因为我本人在监狱的六年当中,有过不止三次的诉诸于文字甚或“被发表”类似悔过声明和揭发检举交待:

1. 在八九年六月底,我在被带背铐的第三天,就请求秦城监狱的孔姓所长给我解除背铐,但他的条件是必须写检查悔过,我确实写了。因为我听信了扮演白脸的袁大同等管教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活命哲学,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犬儒哲学。随后的几次带背铐关小号,我也同样是非常耻辱地从狗洞里爬出来的。虽然我被某些人讽刺为“没出息。还不如没文化的地痞朱文利,人家到七天才求饶”。很遗憾,我未能亦无能挑战带背铐的吉尼斯纪录,但我对我当初的保证书,我至今不悔。因为我随后的不断带背铐,已经证明了那保证书,就像永不翻案的保证一样,不过是一纸废纸。

今日太晚了,明日继续。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