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小乔   ZT廖天琪:挺直你的脊梁骨-回应给米勒女士公开信 2011-04-12 06:56:53  [点击:311]
挺直你的脊梁骨
——回应所谓 “中国民主人士”给米勒女士的公开信

廖天琪 2011年4月12日

(参与2011年4月12日讯):中国政府侵犯践踏人权到达高峰期,继数十名文化界、知识界的人士近期被无端拘捕关押之后,连国际知名度极高的艺术家艾未未也被逮捕,引起国际强烈的反应。

逮捕艾未未是北京方面发出的“绝对信号”,专制政权自外于当今世界的民主、自由和人权的潮流,一意孤行,在政治、文化和思想上进行全面的大倒退。这不仅是中国人的极大悲哀,也是人类的普世价值受到严峻挑战的时刻。就在这个时刻,一份令人惊讶的, 所谓“中国民主人士给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出现了。

这一封信的内容和前几封他们写给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信内容雷同,不外是指责刘晓波为中国共产党的合作派的代表,在他2009年12月23日的法庭陈述《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中指出了中共监狱的“人性化”,和点名表扬监狱管教和司法人员的理性和善。由于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者米勒女士是公开支持刘晓波的公众人物之一,所以经常有那么一些人写信去骚扰米勒女士,引发她对独裁体制下扭曲的人性的警惕和恐惧,她在3月26日在《法兰克福汇报》上发表了文章,重申对刘晓波的支持,她指出那些骚扰她的电子信的内容是:“诽谤、告密、对晓波无所不用其极的毁誉”。她认为“也许是中国的情报机构渗入了流亡人士,也许是惶恐狂躁的流亡者自己神经错乱”。

米勒女士的文章一语中的,点出这些流亡人士内心深处的阴暗。让他们竟然连用最低劣的言语来侮辱米勒女士,说她“使用的完全是来自齐奥塞斯库的罗马尼亚宣传机构的一种煽动性的宣传手法。”

我实在深感痛心和羞辱,这份公开信上签名的人,移居海外都已经数十年了, 他们的精神、思想、气质和行为上,竟然还深深留着共产文化的烙印。刘晓波将近三十年的写作, 特别是最近十年来的时评文论,里面清清楚楚地表现了他做为一名具有良知和智慧的有志之士情思所系的中心主题——中国荆棘崎岖的现代化道路。他于2005年在《未来自由中国在民间》的自序里指出,中国现代化是“误入歧途”——先是晚清时的“器具不如人”、到五四的“制度不如人”,到“文化不如人”,结果二十世纪后半期,没有选择英美的自由主义模式,反而采取了苏联的独裁主义模式,造成了巨大的人权灾难。经过六四和数度监狱经验的洗礼,刘晓波不再呐喊,而以旁观者的冷静,观察和亲历二十多年改革开放的政策,注意到华夏社会已经转型为一个多元、结构繁复、表里不一、相互矛盾的怪胎,他的思想和情感几经淘炼,渐趋成熟稳健。刘晓波体验到康德的“启蒙”和“理性批判”对一个处于精神状态脱序的中国社会的重要性。他不仅汲取西方哲人和思想家如康德、福柯、赛亚.伯林的养分,也从英美的实用政治中探索借鉴,海耶克、马丁路德金、林肯、哈维尔甚至基督教的精神在他思想的转变中,也留下了很深的痕迹。

中国今后将何去何从?晓波非常明晰地指出了未来中国的前途和希望,在于民间各种力量的自发性发展和酝酿组合,换句话说,通过民间力量的发展,拓展空间,促使甚至催化政治民主化的变革,从而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最终能为人类和平事业与人权作出贡献。早在数年前,刘晓波已经观察到民权的升值和官权的贬值,民间各种组织的持续发展,已经为中国的公民社会拓展了一片天空。不断的工潮和民间维权运动与农村基层自治相呼应,使得党的势力正在逐渐萎缩。随着民间网络的蓬勃发展和平民自由意识的觉醒,即便有官方的抵制、过滤、封杀甚至镇压,也无法阻挡这一股自发、自卫、自生的民间力量。细心的读者可以看出刘晓波不是预言家,却是一位细心的观察家和分析家。

如果晓波在面临被判刑的关头,在最后的一篇法庭自辩里, 对中国的监狱和司法人员稍微“美言”了几句,也应当是可以理解的。这不能把他数十年来的思考和建言的贡献抹杀。更不能要求他在高压之下当烈士。何况自辩里透露出来的一种和平主义和“泛爱众”的精神,是极为动人的。难怪人们普遍地忽略其中小小的瑕疵,而把它看成一篇经典之作。受过中共的斗争文化熏陶的人,不论自己是否有劳改的经验,性格往往充满疑虑、猜忌和仇恨,心中没有一点宽容、善意与理解。在当前我们的许许多多国内的文艺界、思想界的同事们受迫害、遭刑狱之灾的关头, 这些所谓的民运人士不去动脑筋营救同行, 反而再度发动对晓波的攻击,多么可悲、可叹和可耻。

米勒女士是一位极具正义感和社会良知的作家,她不仅为刘晓波、高智晟、艾未未、廖亦武等人呼吁,也公开批评德国的对华文化政策,指出当前在北京举办所谓的欧洲“启蒙”艺术展览是错误的,中共当局践踏人权已经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对于这样一位勇敢的作家,我们心存感激,怎么还能去侮辱她。这样做,不仅是心智和情感的残障,也是一种全然的无知。

写公开信的人士,你们怯懦的举动真令中国人蒙羞,你们身居海外的民主国家,却滥用了自由社会中言论自由的权利,你们如果有勇气和良心,可以用来揭发中共的暴政和营救下狱的同行,不要用来打击诬蔑一位系狱的作家, 不要忘记刘晓波以身试法,捍卫言论自由数十年,最后被投入监狱,他在“最后陈述”中说“我期待,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他也捍卫了你们的发言权。而现在,你们趁他无法反驳为自己辩护的时刻来侮辱他,这是如何令人不齿的懦夫行为。忏悔吧,你们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们应当公开向米勒女士道歉,并且停止继续向她发信骚扰。你们要求别人当烈士,那么自己首先就应当做一个有脊梁骨的人。

【注:此文一发,必然引起一些人士的围攻,作者恕不奉陪。本文的外文稿即将跟进。】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