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柳如是   从药家鑫案看中国社会的断裂zt 2011-04-12 21:12:31  [点击:1435]
从药家鑫案看中国社会的断裂
啃咸菜谈天下

  药家鑫案本来并不复杂,但是自从被一帮子人炒作之后,是越来越复杂了。先是有个“激情杀人”说,后有个小师妹“我也捅”说,再后来是CCTV的“家鑫流泪”,再后来是李玫瑾教授的“孩子弹钢琴论”。

  杀人的人可以到中央电视台去流泪,被杀的人一家却无声无息,连一个画面都没有,主流大媒体里面,有许多声音都是为杀人者设身处地考虑问题的,用北大孔歪嘴的话来说就是“所有的力量为这个罪犯来辩护”,以至于李玫瑾教授要感谢众多的“有良知”的记者朋友。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最朴素的正义,这样的正义当然可能不够严谨,但是一切法律的根基还是要建立在这样最朴素的正义之上,才能在人民之中得到支持。

  药家鑫撞伤了人,还要下车再捅上八刀,这样的罪恶判死刑是没有任何疑议的。如果这样的人你都可以不判死刑,那么法律的最后一块遮羞布也被以李玫瑾教授为首的一帮子人给扯下来了。

  刑不上大夫,这是我们国家的传统,流风所及,只要是有一点权势的人都可以得到法律上的宽宥,其实说来说去,还是一个封建传统的问题。封建社会的一个特征就是每个人的地位是不平等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每个人地位不同,每个人所享受的司法待遇也不一样。我们国家的封建社会历史是世界上最长的,虽然我们搞的是社会主义,但不能否认的是,旧时代带给我们的影响一直到今天也还是若隐若现地存在。

  以李玫瑾为首的上流社会中的人们,他们对他们自己阶层中的杀人犯满怀同情,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因为只要是一个人,他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里,他就会说什么样的话。通俗地说就是“屁股决定脑袋”,你当个小百姓,你说话的时候,肯定是为小百姓说话的,可是你如果当了领导,你说话的时候自然就会倾向于领导阶层。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也是你自己无法控制的事。只要是个人,他都会这样思考问题。马克思对这一点看得很清楚,马克思曾说过:物质决定意识,一个人的社会经济地位决定了他的思想意识形态。人处在什么位置,他就会说什么话。没有一个人是绝对公正的,世界上也不存在一种绝对公正的理论。人在社会中生活,人与人之间,其实就是一个互相博弈的过程,每个人都想能为自己谋求更多的好处,领导有领导的想法,群众有群众的想法,老板有老板的视角,员工有员工的视角。古往今来,莫不如此。

  所以这样说起来,李玫瑾教授对马加爵、杨佳义愤填膺,对药家鑫却一口一个孩子,关爱有加,甚至能体察到药家鑫杀人时的心情是愤怒还是恐惧,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了。

  有一个日本的女记者,她的爷爷辈参与过南京大屠杀。她来到南京,寻访过去她爷爷在这里杀人的足迹。她写了一段话说: “十多万的敌军忽然脱掉军装,隐身于平民之中,帝国年轻的军人,怀抱为国牺牲的勇气攻入南京,却发现自己处于敌人的包围中,他的心里是多么的恐惧啊。”她爷爷那帮日本兵,打进南京,杀了无数的中国人,她没有同情那些中国人,却去同情她的爷爷,觉得她的爷爷进入南京后,周围的中国人全是敌人,是多么恐惧。这种想法在我们看来就是极为混蛋的想法了,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是受害者。但是从这个日本女记者的角度来说,她有这种想法也很正常,因为她的身份决定了她会从哪个角度去思考问题。

  所以这样说起来,李玫瑾教授当众把一个杀人犯称做孩子孩子,这都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药家鑫确实是她们那个阶层的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是她们那个阶层的宠爱的对象。每个人都是为自己的那个阶层说话的,你们这些小民为什么对药家鑫这么痛恨?其实也就是因为药家鑫这样的人威胁到了你的生命安全,如果药家鑫没有威胁到你的生命安全,如果药家鑫是你家表弟,我看你们这些小民百分之百会替药家鑫说话了。

  日本有一个电影叫《罗生门》,没有看过的人,我劝你们一定要去看一看,这个电影对人性的本质提示得非常深刻,同样的一件事,但是每一个人叙述的角度方式却大不一样,什么叫真理?对自己最有利的就是真理。

  所以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就是人性。有些人总喜欢讲良心,其实良心是没有多少意义的。这个世界不是靠良心来维持的,这个世界是靠利益来维持的。这个话听起来很难听,但确实就是世界的本来面目。

  佛教可能是最喜欢讲良心的了,“广种福田”啦,“因果报应”啦,但是你要知道,它在宣扬良心的同时,也同时在宣扬如果不讲良心,你会得个什么结果。如果没有这样的威胁,劝人向善就是个屁话。释伽牟尼有个弟弟叫难陀,听了释伽牟尼的忽悠,也跟着他出家了,但是出家不多久,就吃不苦,偷偷跑回家里去抱老婆享福了。结果释伽牟尼就带他去地狱观光,在地狱里发现一口大油锅,正在煮呢。难陀问:这是为谁准备的?小鬼们说:这就是为你准备的,因为你出家以后还要回家抱老婆享福。结果难陀从此就死心踏地跟着佛祖修炼了。从这个故事可以看出来,就算是佛家修行,也是需要靠暴力来维持的,没有那口油锅,难陀就不会去信什么佛陀了。

  所以,良心是不可靠的,我们也没有必要去要求李玫瑾教授讲良心,因为对良心的理解,每个人是不一样的,你认为她不讲良心,而她却觉得自己太讲良心了,你看,为了一个可怜的孩子药家鑫,我宁愿忍受全国网络暴民的攻击,多么有良心啊!

  每个人对良心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地位不同,我们的利益取向也都不同,我们对事情的看法肯定也就不一样。

  每个人的利益取向都不同,如果人人都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做事,那我们这个社会也就分崩离析了,也就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社会了,所以我们人类在组织这个社会的时候,必须要互相克制、互相容忍,这样我们才能组成一个社会。所以我们才会有社会正义、社会公德这样的说法,所以我们才需要有公共舆论。公共舆论的作用就是就是整合这个社会中形形色色的利益取向、价值观念,形成一个相对统一的对事物的看法。那么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里面,就会有一个主导性的思想。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是这样说的:“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个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就证明这个主导性的思想应该是统治阶级的思想,同时也是被被统治阶级认可的思想。

  我们的李玫瑾教授的思想,基本上可以说,就代表了我们今天上层社会中人们的思想。这种思想的核心是:人是有地位的贵贱之分的,地位高的人杀人叫“弹钢琴”,地位低的人杀人叫穷凶极恶。

  如果李玫瑾教授的思想能被全民所接受,那么这个世界也还是天下太平的,因为游戏规则就是这样,如果大家都认命,那也就无所谓什么公平不公平了。再不公平的事情,如果习惯了,你都会觉得公平极了。以前女人难产,医生就问这个女人的老公:“是要保孩子还是要保老婆。”老公想保孩子就保孩子,想保老婆就保老婆,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很多年,没谁觉得不公平。可是今天回头来一想,这个老公如果不喜欢这个老婆,他想要杀掉这个老婆那就太容易了,老公想让老婆死就让老婆死,多么可怕,多么不公平啊。但是我们以前那么多年,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公平 的。另外在奴隶社会里,你不要以为奴隶们全是愁眉苦脸的,如果奴隶们全是愁眉苦脸的,这个社会就维持不下去了,奴隶们其实对奴隶社会的制度也是认可的。所以任何一种制度,不论它多么的不公平,只要你们习惯了,它都可以变成公平的事情。

  但是现在李玫瑾教授之流遭到了痛骂。大家注意一下,被网民痛骂的全是主流媒体,全是代表了我们国家主流意识形态的宣传工具,包括那个CCTV。这里面就包含了极深刻的社会危机,也就是说统治阶级的观念现在已经不能被下层的人民所认可了。

  统治阶级的思想占统治地位,统治阶级的思想能得到下层人民的认可,这个社会就能稳定,如果统治阶级的思想不能得到下层人民的认可了,这个社会就出现了巨大的断裂,这个社会就很危险,思想上的冲突就会在不远的将来引发现实的暴力冲突。

  主流媒体对事物的看法,已经与下层人民对事物的看法大相径庭了,那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新的思想来统一上层社会与下层社会之间的思想呢?

  北大有个孔庆东孔歪嘴教授,最近对药家鑫案发表了一通议论,孔歪嘴说:“他的那张脸就是个杀人犯的脸!”这话听起来是很振奋人心的,因为在我们小民们看来,这个李玫瑾家里的孩子确实是长了一张杀人犯的脸。广大网民们欢欣鼓舞,总算是有一个上层的名人愿意来说句公道话了。但是我觉得大家不要高兴得太早,我们还需要多考虑考虑孔歪嘴的思想到底意味着什么。

  孔歪嘴想搞的是文化大革命式的极左路线,他崇拜毛泽东,崇拜朝鲜,还想让我们再回到七十年代去过那种“干净”的生活。毛泽东当然很了不起,我也崇拜毛泽东,但是我总觉得我们不能把毛泽东全部的思想照搬过来,再去过当年那种“干净”却穷苦的生活。人民饭都吃不饱,你再说什么社会公正、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都没有意义。

  再说,如果你以为毛时代没有特权,那就太幼稚了。今天的“我爸是李刚”“药八刀”其实是毛时代特权阶层在今天的一个遗留。以前毛时代为什么表面看起来没有那么多的猫腻?那只是因为一来毛时代没有互联网,许多丑事大家不知道,二来毛时代言论完全统一,谁敢说大队书记一句坏话都可以打成反革命,所以表面看起来社会也就很干净了。我小时候,我们这里一个老干部的儿子强奸多名妇女,一直没事,最后杀了人,被抓了。这个老干部爱子心切,到北京去找关系,最后只判了二十年,而且也没坐这么长时间的牢,也就过了八九年就出来了。这样的事情其实一直都在发生。有人一说起毛时代就美化成一片光明,那是不对的,只是那时候舆论控制更严,没人知道或者是没人敢说而已。孔歪嘴想重新搞一次毛时代,对人民来说,那也不是好事。我们今天虽然还是有特权,但大家总算是能知道真相了,大家总算还能上网骂骂李玫瑾了,如果是毛时代,如果是现任的官员,你敢这样的骂,早把你们全整死了。至于说到毛时代干部风气的清廉,那主要是因为那些干部都是打江山的人,他们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们对名利看得相对较淡。今天你孔歪嘴想再搞一次文革式社会,你到哪里去找这样的干部呢?如果今天给你孔歪嘴权力,让你再搞一次文革,我估计社会会变得更加可怕。为什么呢?因为你今天可以禁止李玫瑾发言,你过几天也可以禁止我发言。你还是个专制主义。毛时代对社会的超强控制虽然可能会杀掉几个民愤极大的“药八刀”,但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掉一批像你我这样在电脑前发表自己不同意见的人。那样的社会,比今天的社会应该更加可怕。

  所以,再搞一次文革式社会,让孔歪嘴来看谁像杀人犯,然后杀掉谁,这决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不是看谁像杀人犯就杀掉谁,我们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要解决这样的一个问题。

  那就是如何才能让各种观点都能发表出来。拿“药八刀”这个事情来说,为什么只有你“药八刀”能在中央电视台上痛哭流涕,为什么受害人的老公就不能带着二岁大的女儿上中央电视台来痛哭一次?中央电视台你上一次让李刚上去痛哭,这一次又让“药八刀”上去痛哭,这是由谁决定的?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你有没有勇气向全国人民做一个交待?

  作为全国最有权威的一系列媒体,你们能不能发表李玫瑾们的意见?当然能。但是你们能不能也同时发表一下受害者的意见?你们能不能也发表一点普通公众的意见?你们的导向性如果只是向你们权贵的方面导向,你们还能不能叫做公共传媒?

  说来说去,这里面牵扯到一个言论自由的问题,为什么在我们国家有些意见可以发表,而有些意见却不能发表?前几天有个制作MV歌颂他们县委书记的,你歌颂县委书记行不行?当然行,但是我想问的是,如果我要骂县委书记行不行?我估计就不行了。而且我也不敢去骂,因为早就有几个跨省追捕的例子在前面了。什么叫言论自由?毛主席说:我们要给人民以言论自由。这个话笼统地说,当然也是对的,但是哪些人是人民?哪些人不是人民?这个标准在哪里?由谁来判断?我歌颂县委书记,我就是人民,我就享受人民的待遇,我骂了县委书记,我就不是人民了,我就要被追捕了!所以这样一看,“只给人民以自由”,这叫不叫言论自由?这值得思考。

  药家鑫杀了人,可能要偿命,他的父母,他的家庭,他的同学,同情他,不想让他死,这都是可以理解的。你们的意见要发表,没问题,可以。但是我想问的是,为什么那些同情被害人的言论,那些主张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言论没有地方发表?你们主流媒体现在代表的是谁?党叫你们要 “三个代表”,你们有没有按党的教导去做?

  中国有个很混蛋的说法,叫舆论导向。舆论它就是舆论,它代表的是下层人民的意见和建议。你为什么要去导向?你为什么自以为比人民懂得更多?你为什么自以为比人民自己更能代表他们自己?不管是什么事情,本来是黑白分明的,可是被某些人一导向,就导向到权贵那里去了,我们的舆论就成了权贵的传声筒了。这不是导向的问题,这是国家的耻辱!

  所以这样看起来,李玫瑾这些人他们发表意见是可以的,并没有什么错的。问题还是出在我们的舆论机制上。我们目前的舆论机制还是从毛时代继承而来的,我们还是只给一部分以言论自由,而对于我们不喜欢的人,我们常常就不给他言论自由。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接近权贵的人,或者本身就是权贵的人,他们就有机会到中央电视台去哭,而下层的民众就只能在家里郁闷而死。孔歪嘴义愤填膺地大骂权贵,当然也是件好事,也应该允许他去骂,但是他想搞的是一种新的专权独断,他想搞成他看谁像杀人犯就杀掉谁,这种搞法,只会搞出一个新的文革时代。

  今天的中国社会存在着巨大的断裂,我们的上层社会他们的思想已经不能得到下层人民的认可了。这样发展下去非常危险。我们必须有所改变。

  不管是什么观点,都应该允许他们发表出来,这才是我们中国社会进步的一个方向。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