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草蝦 另請教,廣東近代何人號春栽?   2011-04-13 02:36:54  


作者: 欧阳发   给你一个新思路:“鲈鱼”不是鱼,是典!...“休说鲈鱼堪脍” 2011-04-13 08:25:28  [点击:3517]
给你一个新思路:“鲈鱼”不是鱼,是典!

此诗赵伯先书赠友人于“于1909年春天”,正是赵即将参与发起领导1910年2月广州新军起义前夕。

其心情,与战友、友人关系如何?正可从“鲈鱼”找到线索。而“鲈鱼”的最著名典出:


水龙吟 登建康赏心亭
辛弃疾

楚天千里清秋,
水随天去秋无际。
遥岑远目,
献愁供恨,
玉簪螺髻。
落日楼头,
断鸿声里,
江南游子。
把吴钩看了,
栏干拍遍,
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
尽西风、季鹰归未?
求田问舍,
怕应羞见,
刘郎才气。
可惜流年,
忧愁风雨,
树犹如此!
倩何人唤取,
红巾翠袖,
揾英雄泪!

这首辛词,是“支那”国一切民族革命家必读。
读懂了辛弃疾这首词,对为什么“宗元鼎的詩是“初到鰣魚入饌肥”,趙伯先寫的卻是“鱸魚”!鎮江人趙伯先絕對不會搞錯寫錯”,鱼名一字之改,你就可以恍然大悟了!

显然,这位战友“春栽”可能在即将来临的“最好流光是三月”的革命秘密计划前,有所动摇了,想“抛却渡江归”了。赵书此诗问他:“如何抛却渡江归”呀?

然后,以辛词的“鲈鱼”,既表达了自己坚定不动摇的革命决心:

“江南游子。 把吴钩看了, 栏干拍遍, 无人会、登临意”

又委婉劝说此人:

“休说鲈鱼堪脍, 尽西风、季鹰归未? 求田问舍, 怕应羞见, 刘郎才气。”

赵伯先确信,只要友人春栽一看见宗元鼎的“鰣魚”被改为“鲈鱼”,就会立即明白他要说的是什么了。

你们解诗的错误,都是机械地把“鲈鱼”以为真是指鱼。这一来,书此诗的格调就低到只是友人间的吃喝应酬了,有违赵伯先的革命家本色。这条典故线索给你,可以不必限在广东人或家乡人中找“春栽”,而应在赵的比赵江湖地位稍低的老战友(若春栽地位高于赵,此诗训谕语气虽委婉也稍嫌不敬),且革命前有所动摇的人中寻找了。

---------------


“黄埔陆军小学堂”并非“黄埔军校”。赵伯先1911年去世,何来“黄埔军校”?

辛弃疾此词的“树犹如此!”,老王在本坛曾取为“马甲”的。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13 12:29:2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