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飞虎队   艾未未老师的良知我个人认为已经达到了中国人所能达到的顶峰 2011-04-13 10:50:21  [点击:8766]
艾未未老师的良知我个人认为已经达到了中国人所能达到的顶峰


艾未未老师这个人我本来不是很了解,最近突然听说他被捕了,惊诧之余,我回忆起以前在网上听闻的关于他的点点滴滴的事迹,又发掘出他的一些新的光芒,我突然感觉到:艾未未老师也许是迄今为止中国最具含金量的“良心犯”(或者之一)。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注意到,国内国外的中国民主人士,虽然不乏颇具良知道义之士,但是,多多少少,他们的从事民主事业,都或多或少地带有一点个人处境的原因。

我这么说不是暗指大家有投机动机,只不过客观地来说,大多数的草根的民主人士,确实是从自身所处弱势社会地位的立场出发,本能地需要追求民主追求政治自由权的,至少也可以说,是基于朴素的阶级感情的。

还有少数精英民主人士,虽然原本社会地位不低,但是当初也许是由于某些个人原因或者一时过激,被官方打入了另册,不能回头,只好一路走下去了。

似乎只有艾未未,原本是跟什么民主政治运动根本扯不上什么关系的,他出身名门,中共高干子弟,家庭条件优越,自身又是现时社会名流,贵为中共官方的座上宾,鸟巢的设计者之一,无论从社会地位上来说,事业上来说,都是典型的成功人士,本来生活无忧,大可优哉游哉不问世事地过自己的快乐生活,吃喝玩乐,终此一生。但是,最后却因为激进地参与街头民主政治,断送了自己的逍遥生活,沦为阶下囚。

我实在想象不出,一个人,一个本来完全是既得利益阶层的成员,一个原本属于统治阶层的贵族人士,除了单纯地激于强烈的正义感,还会有什么动机能驱使他去这么决绝地自杀式地为奴隶们的民主自由权利奔走呼号。

我在中国历史中几乎找不到这样的人,只有在俄国的十二月党人身上,我看到了艾未未老师的一丝影子,都是贵族出身,都是极具艺术家气质,都是单纯地基于强烈的正义感而激烈地反对自身所属阶层的不义统治,为本不相干的被统治阶层争取民主权利,最后九死而不回头。

很多人,不管是敌方还是我方,都喜欢指责艾未未是炒作,是作秀,是投机。但是,基于我上面给出的解释,我实在是找不出有任何理由值得艾未未去炒作。一个本来就已经拥有了一切的人,为了什么缘故,要莫名其妙地抛弃自己已有的一切,冒着可能会有事业风险,人生挫折,甚至身败名裂,甚至生命危险,去为一些本不相干的公众事务“炒作”“作秀”?他还能从中得到比他之前更多的东西吗?

我觉得,指责艾未未老师“炒作”的人,虽不能说是小人之心吧,但至少也是大大地误解了他。

确实,艾未未老师的参与民主政治活动,跟大多数人有点不一样的是,确实是非常地言行夸张,非常地狂傲不羁(也许正是这一点招人嫉妒),非常地率性而为,极具艺术效果,甚至极具喜剧效果。这种艺术性地反抗强权争民主争自由的方式,说老实话我以前还很少注意到在中国历史上有过,这种方式看来是首开先河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艾未未老师已经带有一点魏晋名士的味道,但是在反抗精神上还更胜一筹。

实际上,艾未未老师一开始吸引到我的就是他那种极其浪漫率性的艺术家气质(而不是他的政治态度,因为那些政治的东西对我来说已经见惯不惊了)。因为我自己也是一个很率性而为的人,所以在这一点上我特别能理解艾未未老师。

所以,我认为艾未未老师的夸张恣肆,并不能简单地被看作是炒作,而是他艺术家天性的一种自然表露。

艾未未老师最让我感动的一点是,他制作的那个“草泥马祖国”的行为艺术视频,当我看到这个作品的时候,我觉得,任何指责艾未未老师“炒作”“投机”的喧嚣都可以不攻自破了。因为很简单的道理:这世上任何的“炒作”任何的“投机”,既然名为“炒作”“投机”,那都是有利益动机的,都是为了要得到一些什么东西,而艾未未老师的这种自杀式的“炒作”方式,却不会给他带来任何益处,他不可能从中,也不可能指望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只能给他带来麻烦乃至身败名裂的毁灭。身为集团性政治动物的中国人,都明白这一点:什么都可以攻击,但惟有国家名分,是绝对不能攻击的,不然就会被目为汉奸,成为全族之敌。

假使艾未未老师真有借此炒作投机以备将来问鼎政权的野心,那他哪怕再任性胡闹,也是不会糊涂到会选择这样的方式的。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艾未未老师就是简单地基于他艺术家天性单纯任性地宣泄自己的义愤。

所以我说:艾未未老师的良知我个人认为已经达到了中国人所能达到的顶峰。因为这是一种完全单纯的良知,完全没有掺杂任何政治杂质。

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是说艾未未老师达到了顶峰就把其他人比下去了,就没有其他人也达到了顶峰,我不是要拿人来比较,人和人是性质不同的,是不能轻率比较的,而且我知道,在中国人中间,你赞美一个人可以,但你若要批评另一些人,那你就等着被他们的仇恨淹没吧。甚至光是赞美一些人而不同时赞美另一些人,没准也会招来嫉恨。不过,我也并不打算在这里把我所认为达到了顶峰的人一一列举出来,因为中国的政治生态极端复杂,其中掺杂了太多个人恩怨,更何况艾未未老师跟我所钦佩的另一些人士有嫌隙,我若自作多情非要把他们扯到一起,别人不领情不说,没准还会怪我多嘴,你懂的。

不过,有一个人不能不提,那就是刘老师,跟艾老师类似的,刘老师当年的“殖民三百年”论,我认为那是他一生最大的闪光点,因为同样的道理,那种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大无畏的不计个人名誉损失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说出大逆不道的大实话,才是真正的纯正的良知的完全闪现。那就是刘老师一生的顶峰。

当然,跟艾老师艺术家的浪漫热情不同,刘老师毕竟是知识分子出身,理性成分多一些,近年来的谨言慎行,我认为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实际上,对于自己被骂为傻逼,艾老师曾说过一段话,大意是:如果这世界上任何人都不去做傻逼,那这世界就永远没有进步。

今天回想这些话,我感到的是一片赤诚之心。实际上,抛开政治不说,据所有在现实生活中接触过艾老师的人说,艾老师这个人在现实生活中,也是非常豪爽大方非常仗义的,这一点是公认的,哪怕是他的敌人。

这是我看人的一个原则点:一个人,不要管他自称是哪个政治阵营的,更不要管他嘴巴上张口闭口是多么的“正义”长“正义”短,你只要看他在现实生活中,或者人际交往中,是不是那种一毛不拔,一句实话不说,一点真心不付出,这样的人,不管他自称是什么,都是绝不能相信的。

实际上,基于我对中国人人性的深刻了解,我相信,肯定地不仅仅只是在敌方阵营里艾老师被骂为傻逼,而且在所谓的“同道中人”那里,在很多人的内心深处,在他们一边虚情假意地鼓捣艾老师去送死的同时,一边在内心里会笑骂道:你个傻逼,你好好的太子党不做,要来跟我们搞什么民主,正好煽忽你去打头阵当炮灰。

不知道你们觉不觉得,反正根据我对中国人人性的深刻了解,我是知道这样的是大有人在的,我自己,就因为自己的单纯率性,在现实生活中,以及网络生活中,多次被所谓的“同道中人”从背后捅刀子陷害出卖过。

实际上,因为艾老师的社会名流身份,在他身边集聚了一大群来历不明媚态可掬的粉丝,我不敢说这些人都是趋炎附势之徒,但是,基于我对人性和基因选择论的深刻理解,我知道,一个人风光的时候,靠得他最近的往往不是最真心的人,能被他看见的也不是那些最真心的人,而一个人落魄的时候,则离他最远的肯定会有最初那些靠得最近的人。

果然,在艾老师没出事之前,在他如日中天之时,不仅在他周围全是一片赞美之声,而且即使敌方阵营,在上面还没表态的情况下,也不敢轻举妄动对他有所攻击。但是一到他出事,不仅漫天盖地全是骂声,而且第一时间网上就出现了前友人对他的指责:称其不够有种,一进去就全招了把他们也牵连了。

说老实话我觉得说这种话应该多设身处地地为别人想一想,问问换了自己是不是能扛得住。

说老实话我觉得这世上人们不管花言巧语地说什么情啊爱啊,但实际上也许你一生真正关心你为你好的也就只有你的父母,果然,艾妈妈就说:我当初就劝过他不要那么激烈地跟政府对抗。但是,现在艾老师出事了,艾妈妈却不管不顾地准备为了这个不听话的儿子要跟政府激烈地对抗到底。

所以,我也不会在这里说什么“艾老师我支持你”“你一定要战斗到底”之类的屁话,实际上我觉得他很不值,实际上我觉得他最好是能早点出来,低调点,含蓄地委婉地继续搞他的民主行为艺术,因为以我所见,以中国人普遍性的阴狠歹毒的民族性,如果艾未未这样寥寥无几的精神贵族也受打击过大心死了,那中国就真的没希望了。

另外我们也要说说中国官方的卑鄙无耻,中国官方下属的《混球时报》连发了好几篇社论,为艾未未事件辩解,但是他们也知道艾老师是一个“特立独行者”,因为他们心里也清楚:艾老师是一个良心犯,是一个精神高贵的人,所以他们用了“特立独行者”这个词。在我看来,“特立独行”永远都是一个褒义词,因为,不管在任何时代,社会的主流都是肮脏黑暗的。

艾老师是一个“特立独行者”,所以他也是一个傻逼,而傻逼,在深层次上来说,就是高尚的同义词。

中国官方装逼说对艾未未的拘捕审讯完全是根据法律公平进行,实际上我们身为中国人都知道这是婊子立牌坊,我们先不说中国有没有法律,或者中国的法律能不能算是合法的“法律”,我们单纯地从法理上来说,“偷税漏税罪”这能算是一种合乎逻辑的罪名吗?

首先我要介绍一下我对“罪”这个词的最新理解,根据我的领悟,我觉得要判断一个人是善是恶,一个人有罪无罪,最简单最明白的方法,难道不就是看他有没有伤害别人对吗?

所以,自古以来,有杀人罪,有强奸罪,抢劫罪,但是,从没听说过有“逃避杀人罪”“逃避强奸罪”“逃避抢劫罪”。

中国官方定下的“偷税漏税罪”,实质不就是一个“逃避被中国官方抢劫罪”吗?

说到这里,肯定会有假洋鬼子跳出来挖苦说:在美国,逃税一样是犯法的。

且慢,我们需要先把美国和中国的司法主体的性质搞明白才能继续讨论这个问题,首先一些很简单明白的事情摆在眼前,美国政府作为广义的司法主体,是民选民任,为人民服务的,所以,美国公民有义务给这个自己选聘的雇员付薪水。但是,中国官方,他不是一个中国公民自己选择的服务商,他是自任的黑老大,他有没有权力向中国公民收保护费这是很值得质疑的。

实际上,中国的平民,倒才像是给中国官方无偿打工的雇员,而且很多时候还没有拿到薪水。

从来没听说过雇员给雇主付薪水的,只有雇主给雇员付薪水。

当然,我不是一概否认中国公民向中国官方纳税的合法性,如果公民确实从官方的公共建设中得到了收益。但是,具体到艾老师的案例,则据我粗略的了解,艾老师的艺术作品,都是他手工在自己家里制作的,销售是在自己的人际网络上销售的,简直就是低碳环保的典型,如此,则艾老师没有从中国官方那里沾到什么便宜,所以,艾老师理直气壮地对中国官方拒绝道:“我他妈的不想被你抢!”也无可厚非。

最后一点,身为中国人只要不装逼的都知道,“偷税漏税罪”,这个荒唐的罪名,如果存在任何一点点合法合理性的话,那么首先应该被抓起来的就是中国官方的所有官员,因为中国官方到现在都一直拒绝向社会公布官员收入,如果一个人的收入不透明,那怎么能够保证有效地实施纳税义务?很明显仅此一点就可判定中国官方的全体官员都犯了“偷税漏税罪”,更何况中国官方巨额的贪污更是不可能有一分钱是交了税的。

其次该被抓起来的就是所有曾经做过生意的人,因为身为中国人只要不装逼的都知道,在中国满世界都是教你虚开发票逃税避税的广告,你到任何一个大到“国企”小到苍蝇馆子的企业去,算账时他们都会跟你讨论怎么开发票的问题。

古话说得好:法不责众,所以,如果不把全体官员和商人抓起来的话而只是单捡艾老师问罪的话,那就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而根本不是公平执法。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