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柳如是   佛教会长赵朴初是中共秘密党员的证据 2011-04-14 01:20:39  [点击:4510]
随便上网找了找,哪位还有更直接的证据?


赵朴初大怒摔杯
(2006-10-13 11:15:25)
转载

昨晚上与江苏省政协的几位朋友在北京某饭店吃饭,一位主任讲了他所亲见的一则轶事。

赵朴初,著名社会活动家、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第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名誉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人们尊称其为“赵朴老”。

主任说,某年,赵朴老曾在扬州就“鉴真东渡”纪念的场地收入,与扬州市委书记争论。书记说收入应归市政府,赵朴初则说收入应归教会。话不投机。扬州市委书记自恃是老革命,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老子干革命的时候,你在哪里?”

书记是想摆革命资格,赢得话语权。

其实赵的资格更老。赵朴初是早期的中共党员,解放前曾秘密奉党组织之命,在报纸上宣布脱离共产党,从而成为地下工作者。一般人不知道内情,以为赵朴初软弱变节,视为不齿。

市委书记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我当年浴血奋战的时候,你却成了叛徒”。赵朴初遭到误解,十分激愤,气得双手颤抖,一把把一个茶杯摔在地上!众人急忙劝解,赵朴初也回了一句:“老子干革命的时候,他在哪里?”

回家后,赵朴初气愤难平。很少打扰中央要人的他奋笔疾书,给中央的邓大人写了一封信,邓批示给胡耀邦。胡曰:“这样的人怎么能当干部?”

从此,扬州的这位书记在政坛上彻底消失了。

酒肆闲谈,道听途说,姑且记之。


--------------------------------------------------旧闻:
赵朴初遗体在北京火化 2000年05月30日21:58 中新社网站

  中新社北京五月三十日电:著名社会活动家、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第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名誉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的遗体,今天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
  赵朴初因病于二000年五月二十一日十七时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九十三岁。

  今天上午,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庄严肃穆、哀乐低回。赵朴初的遗体上覆盖着国旗,下衬明黄色绸缎,遗体前摆放着亲属敬献的花圈。

  上午九时,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胡锦涛,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和丁关根、李铁映、迟浩田、温家宝、曾庆红、乔石、宋平、王光英、程思远、布赫、何鲁丽、丁石孙、许嘉璐、蒋正华、肖扬、叶选平、杨汝岱、阿沛·阿旺晋美、宋健、陈俊生、钱正英、丁光训、朱光亚、陈锦华、白立忱、张克辉、王文元,以及张劲夫、黄华、谷牧、马文瑞、王恩茂、王汉斌、雷洁琼、洪学智、邓力群等缓步来到赵朴初遗体前肃立默哀,向这位一生追求进步、探索真理,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亲密合作,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为造福社会、振兴中华做出了不可替代的卓越贡献的老人三鞠躬作最后的悼别,并与其家属一一握手,表示深切慰问。

  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负责人以及宗教界代表、赵朴初的生前友好、家乡代表也前往送别。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 ·确吉杰布也前来为这位杰出的宗教领袖送行,并敬献了洁白的哈达。
  在九十多年的生命旅程中,赵朴初为人民的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做了许多慈善事业。在他晚年体弱多病时,还亲自为遭受地震和洪水灾害的地区筹集救灾资金。生前他写下遗嘱,要求他的遗体除眼球献给同仁医院眼库外,其他部分凡可以移作救治伤病者,请医师尽量取用;不留骨灰,不要骨灰盒。遗嘱中还写道:“生固欣然,死亦无憾。花落还开,水流不断。我兮何有,谁欤安息。明月清风,不劳寻觅”,充分表现了赵朴初高尚的心灵境界。

  赵朴初病重期间和逝世后,前往医院看望或以各种形式向其亲属表示亲切慰问的还有:李鹏、朱(金+容)基、尉健行、田纪云、李长春、吴邦国、吴官正、张万年、罗干、姜春云、贾庆林、钱其琛、黄菊、吴仪、万里、刘华清、荣毅仁、薄一波、宋任穷、邹家华、帕巴拉·格列朗杰、铁木尔·达瓦买提、吴阶平、彭佩云、周光召、曹志、成思危、司马义·艾买提、王忠禹、韩杼滨、王兆国、巴金、钱伟长、卢嘉锡、任建新、李贵鲜、张思卿、孙孚凌、安子介、霍英东、马万祺、万国权、胡启立、赵南起、毛致用、经叔平、罗豪才、周铁农,和李德生、肖克、张爱萍、段君毅、耿飚、习仲勋、彭冲、廖汉生、王芳、杨成武、吕正操、郑天翔、刘复之、杨白冰、张震、倪志福、陈慕华、费孝通、孙起孟、李锡铭、王丙乾、吴学谦、赛福鼎·艾则孜、杨静仁、钱学森、胡绳、苏步青、董寅初、张廷发、韩光,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何厚铧。
  一些国家的政要、宗教团体和赵朴初生前友好发来唁电,对赵朴初的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并向其家属表示慰问。( 完) 

-------------------------------------
宝华寺的故事

 赵朴初一生探索真理,追求进步,和共产党保持密切的联系,他不但把一些中共地下党员介绍进少年村担任教师,还使少年村成为上海地下党的隐蔽革命据点,为中国的革命事业作出了贡献。
少年村开展革命活动的方法和形式多样。
  地下党员在少年村以教师为职业掩护,深入市区和周边地区,同时在教学中有意识向学生讲述革命道理,并开展各种有意义的社会活动,使学生提高了觉悟,上海刚解放就有不少学生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走上革命道路。据统计,先后在少年村担任教师的地下党员有段力佩、周文耕、王淡人、陈震海、夏白、程旭、黄振英、曹前、侯绳等人,赵朴初为掩护地下党员承担了不少风险。
  少年村还接纳地下党在此临时隐蔽,如诸敏,1946年在中共华中局工作,后从解放区到上海辗转北上策动国民党军队起义,起义未成功回到上海,但从上海到解放区的交通线断了,只能在上海暂住,如果没有正式职业掩护、无生活地点,容易被怀疑。地下党组织委托赵朴初介绍诸敏到少年村任教,赵朴初欣然接受,诸敏在少年村担任教师4个月,不仅安全,还解决了吃住问题。
  少年村还成为上海到苏北解放区的物资转运站。上海地下党除了开展革命工作,同时肩负向解放区运送物资的任务,有衣物和药品,由于数量多,怕引起国民党特务的注意,就将这些物资先交给少年村保管,对外宣称是上海各界捐赠给少年村的,然后分批交给地下党,再运送到解放区。
  地下党教师在学校组织学生会,参加学生会的都是进步学生,在教师带领下秘密油印传单和文章。如1948年毛主席发表《目前形式和我们的任务》,进步学生曹春霖和沈宝麟配合教师在半夜油印这篇文章,印好后,藏在废弃不用的自来水管子里,再送到市区地下党联络点。还由沈妙根、曹春霖和沈宝麟三人组成一个自行车小组,轮流护送地下党教师到市区开展工作。行走路线每次变换,自行车目标小,机动灵活,从未出过事。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在学校开展学跳秧歌舞,唱《解放区的天》等革命歌曲,5月25日上午,上海苏州河以南地区刚解放,进步学生马上到街上贴标语、扭秧歌、唱革命歌曲,开展宣传。 少年村长期的革命活动,也曾引起国民党特务的注意,1948年一个深夜,反动派冲进学校搜捕,抓走两名教师,但少年村的革命活动并未熄灭。

--------------------------------------

赵朴初与他的净业教养院

  这是赵朴初同志1973年5月在上海与净业教养院部分师生合影的题词《如梦令》。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赵朴初同志在上海同一批中共地下党员、志士仁人一道,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积极从事抢救流浪儿童的工作,创建了佛教净业流浪儿童教养院(简称净业教养院、教养院,1946年改名为上海少年村)。从1940年6月至1949年末,先后收容、教育了三千余名难童、流浪儿,把他们培养成为社会有用之人,其中一部分人后来走上了革命道路,有些人还成长为我党和军队的中高级干部或有关方面的专家。与此同时,净业教养院和上海少年村,在当时的白色恐怖恶劣环境下,还接纳、掩护了一大批中共地下党员、革命战士和爱国学生,为党和人民作出了重要贡献。

在那段岁月里,我的堂伯父陈巳生(中共特别党员,1945年参与发起组建民主建国会和民主促进会),以及他的胞妹陈祖芬、次子陈震中(中共地下党员,“下关惨案”亲历者)、三子陈震海(中共地下党员),兄妹父子四人,也都参加了净业教养院、上海少年村的工作和抗日反蒋斗争。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