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三一言   要客观承认土匪强盗有它的好处 2011-04-14 06:15:05  [点击:1366]
要客观承认土匪强盗有它的好处


张三一言



茅于轼写了一篇题为《要客观承认专政有它的好处》的大文,我写了这篇《要客观承认土匪强盗有它的好处》作为响应。

[一]、把人当成物质动物

有一类学者除非不谈国事,一谈开宗明义就是只见硬的物质、经济不见软的精神、人权。其实质就是只把人(当然不包括这类精英)当作没有精神的物质动物。

茅于轼说:“建国后的这六十周年,很明显地分成两个阶段,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虽然都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但前三十年因为搞了个阶级斗争,经济上一塌糊涂。后三十年,我们采取了市场经济这样一个手段,社会面貌得到了根本性改观。”人们在这里只见到硬的物质、经济“根本性改观”,一点也看不到软的精神、人权点滴改变。只见到前三十年搞个阶级斗争把经搞得一塌糊涂,完全看不到阶级斗争搞得更加一塌糊涂的人性、心灵、道德、权利。这些东西在这类精英心中是不存在的。

有时候为了要为表达的主题服务,这类学者也会偶尔提到民主自由。但是,在提到自由时大多都是以少量自由冒充全面自由、以量的自由取代质的自由。例如,茅于轼把后三十年说成是有自由的三十年就是如此。因为后三十年只是因为共产党控制不了,或者说民众抗争的结果,争回了一些微量的自由,例如茅于轼所说的老百姓有自主选择工作的自由、有旅行的自由。后三十年仅仅多了这么一丁点儿自由,在茅于轼这类大学者看来就与前三十年“完全不同的”。也就是前后有本质的差别了。

请问,不论前后三十年,中国人有没有参政这个质的自由?有没有结社组党这个质的自由?有没有反共产党这个质的自由?有没有办报刊电台这个质的言论自由?有没有出国回国这个质的自由(请注意,只要有一个人没有出国或回国自由就是没有自由)。回答是完全没有。但是,在千万种自由中只有那么一丁点儿微量自由,同时也是完全没有实质自由的政治现实,被茅于轼判定为:有自由!若按照茅于轼的自由界定,除了极少数例如朝鲜外90%以上都是自由国家自由社会了。可惜的是,『2010年1月13日自由之家公布:2009年世界人权调查报告,在全世界194个国家中,有89个国家被评断为「自由」,58国为「部分自由」,47国属于「不自由」。自­由之家指出,全世界有23亿人生活在不自由的国家,其中有过半数在中国,中国的政治不自由评等高达7分为最高分,人民不自由评等为6分。』自由世界认为中国不自由,芧于轼认为中国自由;公认的自由标准和芧于轼自定的自由标准相差十万八千里!


[二]、精英有专政特权

古今中外所有国家都是由政治精英治理的。问题不是中国民众治理还是由精英治理,问题是在于需要由全民决定由哪类、哪些精英治理!问题是民主国家由民众决定民主政治精英治理国家,所以选出华盛顿→奥巴马等民主政治精英治理国家;专制独裁由独裁者决定由他们自己治理国家,由独裁者指定和“培养”接班人去治理国家,所以由列宁、史大林…毛泽东…金日成…波尔布特…穆把拉克…上扎非…等等大独裁政治精英治国。茅于轼的“精英治国”有两点特别含意。一是,精英治国不是单单说由政治精英治国,而是包含着精英有治国特权。精英的政治权力不是由民授予而是精英自由天然拥有的──精英有专政特权。把中国传统的君权天授改为治国权精英自授。他这种理论的终极目的是证明今天共产党政治精英治国是符合天理民情的,是合法的。

二是,维护既掌权力的政治精英治国。霸着权力位置,并具有管治能力的政治精英就拥有专政特权。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中国的精英治国趋势越来越明显,政府官员、公务员,差不多都已是大学以上文化水平,而且具有硕士、博士学位的官员越来越多,从国外深造归来进入国家管理岗位的也越来越多。这满足了我所谓的第一个条件。”──因为这些人是官员、公务员,加上有学问,所以就有专政特权;这些政治权力无需民众授权。请问茅于轼,有更多更好的反共反专制的自由民主政治精英为甚么不可以由他们治理国家?为甚么他们只是议论一下国事就投之入狱?由这里,我们可以进一步看到茅于轼的精英治国论并不是无条件(全精英)的精英治国论,而是既掌权力的专制独裁政治精英治国论,也就是专制制度永恒论。这是赤裸裸的御用理论。


[三]、旧山大王才能治国论

茅于轼的既掌权力的政治精英治国论另一表述就是:“一旦国家发生革命性状况,精英分子必然让位给手里有枪杆子的人,但战争的精英,不是治理国家的精英。”

茅于轼既然认为战争革命上台的是战争精英,不是治国精英,请问,你凭甚么又肯定中国头号动乱战争精英毛泽东、朱德、邓小平能治国?你为甚么又支持和肯定至今还坚持枪杆子出政权保政权的暴力政权?中国头号动乱精英毛泽东、朱德、邓小平能治国,有甚么理由民主革命精英就不能治国?近几十年来的数十个民主革命产生的国家,有哪一个国家的民主革命精英不能治国的?

茅于轼认为,同样是战争精英,同样是用革命名义,毛泽东、朱德、邓小平能治国,还没有上台影子的民主革命精英就不能治国。在逻辑上只能作这样的理解:只有旧山大王才能治国──是强权即公理的变种表述。旧山大王才能治国论,实质上就是维护现中共极权制度永恒不变。


[四]、茅于轼倡导的独裁精英治国是社会不稳定的根源

以上评议的是芧于轼精英治国论的谬误。芧于轼认定:“一个社会要想稳定,需要有两个必要条件:第一,国家需要由精英而不是由劳苦大众治理。”

对茅于轼以上说词,我作如下评论。

其一,短短一段话充分流露出茅于轼蔑视劳苦大众的贵族精英意识。对此不加详评。

其二,茅于轼提出的是伪命题。因为,民主史上没有出现过争取“劳苦大众治理”国家权力的事实;事实是民主政治争的是“劳苦大众选择政治精英治理国家的权利”。茅于轼之伪就是把“民众选举权利”偷换成为“民众治国权力”。

其三,茅于轼题目就是《要客观承认专政有它的好处》,从全文观之,文章主旨就是要人们承认当今共产党的极权统治优越性。茅于轼说的“好处”是指社会稳定。但是,人类历史告诉我们,所有社会不稳定、社会动乱都是在专制独裁统治下出现的。当今的共产党社会是一个充满炸药桶的社会,是危机四伏极不稳定的社会,否则的话共产党就无需要定出稳定(统治权)压倒一切的总党策了;可是,面对这么一个随时可能大爆炸的社会。茅于轼视之为稳定的社会,还要人们承认、接受他幻想出来的稳定“好处”。可见茅于轼的“好处”论,是无视现实、颠倒是非黑白的伪论;也是毒论。


[五]、本文小结

其一,既然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好处”可以接受,那么强盗土匪的“好处”是不是也可以接受?一伙土匪强盗不会允许另一伙土匪强盗抢劫他们的目标乡村,这不就是土匪强盗保护这条乡村不受双重劫掠的“好处”吗?强奸的“好处”也应承认啊。强奸可能会给被强奸快感的“好处”,可能让被奸妇女怀孕而免除老年孤独的“好处”。按照茅于轼逻辑,人们应该接受土匪强盗强奸汉的好处!

其二,面对一个公然蔑视、反对、否定公认的人类普世价值的共产党极权暴政,茅于轼要人们承认和接受它的“好处”,这是茅于轼这类贵族精英丧失了人性、丧失了天良的表现。

其三,茅于轼这段话的终极目的是:接受共产党暴政精英对中国民众统治的“好处”。所以我说它是御用的救党理论。

茅于轼“社会稳定的第二个条件,是实现国家治理的精英分子,优先考虑的必须是底层群众的利益。”这是茅于轼把中国人民当傻子来玩弄,也是政治理论上极大的谬误,我或许会再写一篇评议文章。

20110414 香港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