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李志友: 你们在泰国的遭遇我们能体会到 zt 2011-04-14 14:39:27  [点击:1751]
(Publishing this letter has been authorized by MR. LI ZHI YOU)

节明兄、小于您们好!你们在泰国的遭遇我们能体会到。泰国这个国度,有部分人是相当好的,但这只仅限于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这部分群体。比如;在高级写字楼那些穿着整齐的男女或机关单位、政府、外国设立的企业、公司、机构等部门的工作人员,这些人的教育程度和素质是比较高的。因常与各国人打交道而受感染,所以在泰国来说还是比较文明、讲道理的。

反之,对于一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就非常糟糕了。这些人有开公司的、商场的、商店的、也有做小商贩的、房子出租户的,而这部分群体则是比较霸道的。一旦与这些人有任何的利益冲突,那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你而不是他(她)。这类群体虽然也信佛教,但整天不是修行如何做一个好人,而是一天到晚专门挖空心思地如何算计别人或外国人,如果你是外国的难民,那刚好就是他(她)们歧视、欺负、敲诈的最好对象。

我本以为像敲诈勒索、抢劫这样的犯罪行为只有中国社会才很普遍,而接下来的经历让我改变了这种愚蠢的想法。我和妻子曾在“萨瓦里胜利纪念牌”一摊位上摸了一下伞然后打开看了一下,发现伞实在太小就不打算买,但小商贩不肯,非要我们买下不可。语言不通再次让我们吃了大亏,我们倒是想跟这个女小商贩讲理一番,可一句泰语都不会就是想与其争辩也没有这样的机会,没办法只能买了才息事。同时,我们还暗幸自己刚才摸的、看的是伞而不是价值连城的古董,要不就有大麻烦了!

记得我刚逃至曼谷,高天佑约我在萨瓦里见面。我坐的公车开了40多分钟突然不走了,而我却以为还有很远的路程,我怕误事就叫了一辆“摩的”,她说要100铢,我还了她80铢,她说OK,然后车开了,大概也就20秒吧,她说到了,而我看了地方确实没错是这地。这时,我才傻眼了,才注意到刚才起步的地方还看得见呢,要走路的话也不过是3分钟的路程。10铢的车费却被敲诈了80,尽管被气得想骂娘,但钱还得老老实实给了人家。单单被“摩的”敲诈,我个人只遭遇过四次,因每次的情况不一,虽然也提高了警惕,但每次还是防不胜防。

去年6月份左右,我女儿的额头碰伤了,我抱她去在小诊所缝了4针,不幸遇到了庸医,医生见拆线不易麻烦,竟拿手术刀连皮带肉把女儿的眼角割了一块肉去,还骗我们说这样好得快,不会有影响的。当发觉情况更严重后,就去诊所让医生处理一下,没想到那个诊所的医生不但不理睬我们,还打电话报警要警察来抓我们,并明确告知他们知道我们是中国难民,让警察来抓人很容易。

对于这样很明显地受到欺负和歧视,我们却毫无办法;只好万般无奈地抱上受伤的女儿走人。后来,我们去求助BRC律师,本以为会得到帮助,但是,我们错了;不但没有得到帮助,反而被BRC的律师羞辱了一餐。他说;“我知道你们有理,也知道你们的权益遭受了侵犯,可你们要明白,你们是难民;你们是没有机会和条件去讨回哪怕是一点点的公道,我们是不会帮你们的,因为侵犯你们的是泰国人,我们不会去,也不敢去,你们还是算了自认倒霉吧。。。。”!

律师一语道破天机,我们才如梦初醒!是啊!我们是难民!是最底层的高级生命而已,尊严二字在我们眼里根本就不知道是何物?不知道是我们的运气不佳?还是本来难民就没有运气不运气这一说,就拿去年的12月8日我们租住的难民公寓遭大抓捕那次吧;我们与各国的难民共几十户同时被移民局一扫而光,大家被迫搬迁而要求房东的郭老板退还入住时收的押金时,却遭到了那个无赖的华人老板百般戏弄和赖账。他不但“黑掉”了我们的押金,还狡猾的故伎重演骗我们第二天到他的办公室领,为了拿回押金我们一家人不但在水泥板上熬了一夜,还喂了一夜的蚊子(因为所有行李、物品已搬迁到另一处),当我们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去他办公室找他时,他竟没有来,我们打电话给他也不接,再打几次就关机了。那时,我们才知道什么是“无赖”?什么才叫“流氓”?从这一些现象也暴露了部分泰国人丑恶的嘴脸和这个国家的社会文明程度。


通过了解后我们才知道,不但我们俩家的押金被这个黑心的郭老板坑掉,而其他各国的几十户难民的遭遇也和我们一样。没办法,遭遇了这样的黑心房东老板是我们的不幸!其实,在当初那个郭老板吩咐那个叫“阿龙”的房子管理工人来收我们入住时的押金,我们当时就被他们“摆了一道”。不但押金他不亲自来收,而收押金后怎么也不肯开收据更是让我们最后尝到了苦果。有时,我们的确把全部的泰国人想得太善良了,却忽视了还有不少狼心狗肺的群体藏匿在各个不同的角落里。


收了押金不开收据,还有,收押金时是通过工人来收,按理说我们也可以找这个工人要;因为我们当初是交给他的,而并非他老板。既然你能收钱为什么就不能退钱?这是什么逻辑?因为他老板没有直接收我们的押金,他就可以把一切都推得一干二净。阴险就在于这个郭老板他答应和默许这个押金在他手里,你们可以找他要,而这样就把置身于第一线的工人“阿龙”的压力和责任减免了。就这样,这个郭老板与工人“阿龙”一唱一和共同演戏给我们看。工人说押金当初已交到老板手里,叫我们这些难民去找他老板要,而他老板却与我们捉迷藏,人影都找不着,电话也不接。这样的状况下,你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押金到底该找谁要?不难想象,这个郭老板的“捞钱道行”有多深啊。在那一段时间内有不少难民去找那个郭老板要押金,有时凑巧在那个小办公室里堵住了他,而他却矢口否认他就是房子的郭老板;这些惯用的手法和你们的一模一样;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些人为了“黑钱”卑鄙得连自己都出卖了。


看来押金是拿不回来了,很多的各国难民与我们一样只好自认倒霉。因为难民就是难民,联合国难民署保护不了你的这些权益,所有发生的事情只能你自己去处理,自己去承受。还有,那个黑心的郭老板他很清楚我们是不敢报警的,而报警的结果是警察来了也不会抓他,而是来抓我们。因为,我们都是一些没有任何合法身份的难民“黑户”。

虽然泰国险恶用心的人不少,但善良的人、热心的人也是很多的。前面我说了,这些人一般都是一些高学历、中高层次的人,他们的文明程度造就了他们的行为方式。同时,泰国在经济上还是一个欠发达的国家,在我看来,泰国与中国一样都还存在着太多阴险小人和野蛮行为的群体,要想达到西方的文明程度我估计还要走很长的路。

祝您们一家快快乐乐!
融入美国的大家庭!

李志友

2011/4/8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14 14:39:4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