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赛昆 连医院的鉴定书都没读过就敢开牙的人,文革大批判本来是把好手。   2011-04-15 16:44:20  


作者: 草蝦   大批判:沈崇事件与抗议美军暴行再回顾 2011-04-15 20:39:11  [点击:1443]
沈崇事件与抗议美军暴行再回顾



马句 宋柏 



1946年12月24日晚,北京大学先修班女学生沈崇在北平东单操场被美军士兵皮尔逊强奸了!
当晚深夜,民营亚光通讯社发了一条消息,原文如下:“本市讯:某大学某姓女生,年十九岁,昨晚九时,赴北平戏院看最后一场‘民族至上’影片,散场时,忽见身后有美兵二人尾随,迄行至东单操场,即对该女施以非礼,该女一人难敌四手,大呼救命,适有某行路人闻之,急至内七分区一段报告,由警士关德俊电知中美警察宪兵联络队,派员赴肇事地点查看,美兵已逃去其一,当将美兵带走,某女生被奸后,送往警察医院检验后,转送警局办理。”北平各报社都收到了这条新闻。
这条新闻,没有点明被美军强奸的是北京大学先修班学生沈崇,情节简略,但报道事实同北平市警察局向上级所作的书面报告是一致的。《北平市警察局为呈报沈案经过纪要致内政部警察总署代电》是这样写的:“北京大学先修班女生沈崇,年十九岁,寓居本市内一区甘雨胡同十四号,于三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八时三十分,由家赴东长安街平安电影院看电影,至影院迤西地方,由对面(东方)走来美兵二名,突将沈崇头颈挟持,拖架南行。沈崇当时呼救不得,被挟越过马路至使馆界界墙下,即被一美兵强行奸污,连续三次。事被第十一战区修理班供职之孟昭杰等瞥见,告知干内七分局警士关德俊辗转报告本局,当派警在当场将肇事之正犯美海军陆战队士兵皮尔逊一名带交美海军宪兵队看押,将被害人带局讯悉前情。本局为详求当时事实真象计,曾将被害人送往警察局医院鉴定,确属被奸,开具鉴定书并协同北平地方法院首席检察官纪元赴现场履勘,制作笔录。传据证人孟昭杰、赵泽田、张志新、赵玉峰、马文彬等五名供明当场发现经过暨聆被害人哭泣甚哀,并警士关德俊、刘志平、尚友三报告美兵皮尔逊强行奸淫、施行强暴各节,均与沈崇所供符合。又据本局外事科科员张颖杰及巡官策绍明报告,该被捕之美兵(皮尔逊)身穿制服,面部尘土颇多,一手戴手套、一手未戴。被害人身著之大衣纽扣未扣,里衣未扣齐,大衣后下部浸湿一块,两袜脱落于腿腕,头发凌乱,全身灰土,显曾抵抗甚烈。是本案犯罪事实至为明显。”由此可见,沈案发生后,北平市警察局当即查明了事实。
当晚,北平市警察局局长汤永咸了解案情真相、看到亚光社发的新闻后,立即封锁消息,急忙给国民党中央社打电话,让中央社通知北平各报社不要刊登亚光社发的新闻。中央社当即以北平市警察局的名义给各报发了一条电令,声称:“关于今日亚光社所发某大学女生被美兵酗酒奸污稿,希望能予缓发。据谓此事已由警局与美方交涉,必有结果。事主方面因颜面关系,要求不予发表,以免该女生自杀心理更形加强。容有结果后,警察局当更发专稿。”为了严加阻挡北平各报发此消息,汤永咸将亚光通讯社总编辑王柱宇和一些报社的记者叫到市警察局,让他们具结,保证不发表此新闻。因此,1947年1月25日的北平各报纸都没有刊登亚光社发的新闻。
1月25日上午,北平各报社的记者看到亚光社的新闻和中央社的电令后愤愤不平,互相打听被害者的学校和姓名,有人透露是北京大学的女学生沈崇。为了弄清真相,各记者纷纷到沙滩北大校本部采访是不是确系沈崇。但访问了许多学生都不清楚,因为先修班在国会街的北大四院,校本部的同学都不认识沈崇。《溢世报》记者刘时平是西南联大的毕业生,同北大许多教职员和同学很熟,一马当先,直接跑到北京大学教务处注册科采访,开始被拒,费了很大周折才允许查学生卡片。刘时平查到了沈崇的卡片,卡片上写着:沈崇,十九岁,先修班文法组女生。注册组刘主任忙对刘时平说:“训导长陈雪屏今天吩咐过不要接待外人,并在先修班学生座次表上涂去了沈崇的姓名,因此你千万别声张。”刘时平采访后,立即把沈崇被美军强奸和北平市警察局、中央社、陈雪屏封锁消息的事告诉了他熟悉的北大同学。北大同学知道后非常气愤时纷纷奔走相告,串联开会,准备揭发抗议。当天下午沙滩北大广场上就出现了披露沈崇被美军强奸污辱的壁报。
反动当局压制、阻挡报社揭露沈崇被美军强奸的卑鄙阴谋破产了,1月 26日,北平《世界日报》、《北平日报》、《新生日报》、《经世日报》、《新民报》等,不顾国民党中央社和北平警察局的阻挠,刊登了亚光社揭露一女大学生被美军强奸的新闻。《新民报》还将国民党中央社发给各报不要刊出亚光社消息的电令改编成一条新闻登出来,揭露了他们封锁消息、掩盖真相的丑恶事实。
这一消息的发表,像火山爆发一样,立即引起北平各大院校和中学广大师生的愤怒和抗议。北大、清华、燕京、中法、师院、铁道学院等院校纷纷出墙报、贴标语,要求以罢课、游行的行动声援受害的沈崇,北大沙滩广场上贴出一张抗议书,每个字都似拳头那样大,引起成千上万学生的注视:“在中国的土地上,两个美国兵,把一个中国女大学生拖去强奸了!凉血的才不愤怒!奴性的才不反抗!美军必须滚蛋!”清华大学学生在告全国同学书中说:“这是对中国学生界最大的污辱,这是对同学安全最大的威胁,这也是对一个独立国家的最大讽刺。”这代表了北平和全国广大爱国学生的愤怒和抗议。
面对广大学生的抗议,国民党政府深为恐惧,消息封锁不了,就公然造谣,混淆是非。12月27日,国民党中央社发了消息,说:“沈崇似非良家女子”,“美军是否与沈女士认识,需加调查”。美联社更是造谣,说什么“少女引彼等狎游,并曾商定夜度资”。国民党党员、北大训导长陈雪屏听到消息后就先下手,妄图隐瞒沈崇是北大学生,这个阴谋未逞,竟指责沈崇“也有不是之处,为什么女人晚上要上街,而且还是一个人”。北大西斋学生宿舍的墙上贴出了一张署名“情报网”的大字报,造谣说:“最近延安曾派若干女工作人员赴各地,专门以各种技术诱惑美军,造成事件”,恶意暗示沈崇是延安派来的,是行使苦肉计,引诱美军成奸,以便制造事端。
然而,这一连串的造谣、诽谤,不仅没有得逞,反而激起了广大学生的更大愤恨。驳斥书、抗议书贴满了北大和北平各院校的校园。各院校的教授对国民党当局这种卑劣手段非常不满,北大政治系主任、著名教授钱端升公开加以斥责,他说:“学校里出了一个‘情报网’,说被奸的同学是从延安派来的女同志,逗引美兵制造事件。这是造谣的低下手段。”
为了揭穿谣言、诽谤,弄清沈崇的真实身份,北大女同学会刘俊英等8位女同学到八面槽甘雨胡同14号沈崇的住处——她的表姐杨振清女士的住宅去慰问。杨女士热诚地接待了她们,很气愤地说:“我们曾受到治安当局的警告,不要随便接待外人,如果随便发言,便不负责个人的安全。”杨女士接着说:我不怕他们的威吓,把沈崇真实的身份告诉你们。沈崇决不是中央社、合众社造谣的那种人,她是名门闺秀,纯洁的少女。清朝两江总督沈葆帧是沈崇的祖父(杨女士当时说的不准确,经查沈崇是沈葆桢的玄孙女——作者注)。沈崇的父亲沈助是南京中央国民政府交通部的简任技正。沈崇是北京大学先修班的学生,不仅同陈雪屏认识,而且还是他的远亲。陈雪屏妻子是福建闽侯翻译家林琴南的族女,沈崇的母亲也是林家的女儿,沈崇不是在北平念书的中学生,不是二十多岁的妇女,是十九岁的少女,她是在12月初从南方刚到北平上北京大学先修班的学生,她借住在我们家里,没有住到北大国会街北大宿舍。平时除到国会街上课很少出门。她平时身穿蓝旗袍,脚穿一双绒布鞋,是一位正派、朴实的女学生,与美军素无往来。刘俊英等8位女同学回校后,立即将访问情况用大字报形式公布在北大沙滩广场,吸引了全校师生前往观看。各大院校和中学纷纷转抄披露。这一份访问杨振清女士的大字报澄清了事实真相,揭穿了反动通讯社的造谣、诬蔑。广大师生看透了反动派的丑恶言行和拙劣伎俩,个个怒火冲天,投入到爱国正义的斗争中。北大校园中贴出了许多专门批判陈雪屏的壁报,揭露他明知故犯,不认远亲,造谣诽谤,睁着眼说瞎话,无耻之极,是北大的败类。
12月27日晚,由北大女同学会、史学会发起,在北楼第一教室召开了系级、社团代表会议,有300多位同学参加,会议通过“严惩暴徒及其主管长官,在北平公开审判”、“要求驻华美军公开道歉”、“要求驻华美军立即退出中国”、“联络全市大中学校一致行动”、“举行罢课”等项决议,选举产生了领导全校同学行动的“北京大学学生抗议美军暴行筹备会”,刘俊英、胡邦定当选为筹备会领导成员。由筹备会出面,准备29日晚在北楼第一教室再行集会,研究下一步的行动。29日晚6时半,会议刚开始,突然有几辆吉普车和一辆大卡车冲进沙滩北大校园,从车中下来100多名手持木棍、腰悬手枪的暴徒,他们冒充是中国大学。华北学院的学生代表,实际上是奉了国民党北平反动当局的命令专来进行破坏的特务、国民党三青团分子。他们乱哄哄跑进北楼第一教室驱散了参加会议的北大学生代表,占据了会场,开起了会议。会上宣布成立“北平各大学生正义联合会”,宣称“誓作政府后盾”、“信任政府合理解决问题”、“决不采取罢课手段荒废学业”。开完会,这群人就七手八脚地捣毁了抗暴筹备会办公室,捣毁了办公室的全部办公用品,殴打、辱骂、威吓在抗暴办公室的北大同学。然后跑到红楼和广场,撕毁了在校园里张贴的抗议美军暴行的壁报和标语,并厉声恫吓在场的同学:不准罢课、游行,否则就用“机枪来对付你们”。这群特务、反动学生大肆破坏之后扬长而去,并且回去后向国民党反动当局报告,北大学生代表会议已被冲散,抗议暴行的壁报、标语已全部被清除,自以为用暴行能把学生镇压住。结果适得其反,北大广大学生目睹暴徒们的暴行后,义愤填膺,纷纷表示,我们绝不能在暴力下退却,要求在30日上街游行,派出代表同清华、燕京、师院、中法、辅仁等院校同学联系共同行动。北楼、红楼教室电灯彻夜不息,上千同学奋战通宵,准备游行旗帜和标语,书写揭露、抗议特务、反动学生在北大的新暴行。第二天一早,新的壁报、标语重新贴满了校园。
12月27日晚上,清华大学召开学生代表大会通过了30日起罢课的决议。29 日晚9时,当传来北大院系代表大会被特务破坏,壁报、标语被撕毁,同学被殴打,北大同学连夜准备30日游行的消息后,同学们奔走相告,纷纷要求30日游行支援北大,仅一个小时,就有1000人签名,学生自治会在晚上11时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在30日举行游行。燕京大学学生自治会30日晨2时,听到清华和北大要在30日游行之后立即决定同两校在30日一致行动。中法、朝阳。师院等院校学生也决定30日举行游行。
12月30日下午1点,中法、北大先修班、朝阳的游行队伍首先走进北大沙滩广场。不久清华、燕京3000名游行队伍经过4小时的步行,斗志昂扬地进入会场,受到长时间的鼓掌欢迎。接着辅仁、北平铁道学院、师院、艺专和师大女附中、女一中、贝满、育英中学的游行队伍也都到了。中学的小弟弟、小妹妹的到来,受到大专院校大哥哥、大姐姐的格外欢迎。下午1时半,有5000多人的游行队伍从北大出发,路经东皇城根、东华门大街、王府井大街,特别绕行驻在协和医院的北平军调部,高喊:“抗议美军暴行”、“严惩美军元凶!”“美军立即退出中国去”、“反对政府媚外”、“维护中国主权独立”等响亮口号。过协和医院后,从东单大街到东单广场,在沈崇被侮辱的地方举行抗议集会。沿途参加游行的人群很多,游行队伍增加到1万多人,在广场上围观的市民也有上万人。在集会上,北大男同学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对沈崇的诽谤、造谣。北大女同学李凤仪悲切高声朗诵了北大学生盖瑶华写的 《给受难者》的一段话:
1946年的圣诞夜,当国民党官员有们正在灯烛辉煌的饭店内,开鸡尾酒会款待友军,畅饮着中国老百姓的鲜血的时候……姐姐,你代替了两万万中国姐妹受难了,不,你代替四万万中国人受难了。
卖国求荣的媚外者说:“这是怪你自己,谁让你一个女孩在晚上出去了?”粉饰太平的老爷们说:“这是小事一桩。” 丧心病狂的人们说:“她是共产党。”
姐姐:这不是你个人的耻辱,不是你个人的不幸,可耻的不是你,而是那些侍奉洋大人的奴才!是那些不明羞耻、不知国家民族,不能保护人民而高高在上的那些软骨动物!
朗诵者流着泪水,听朗诵的人脸上露出了气愤,纷纷高呼:“抗议美国兵强奸沈崇!”“严惩美军凶手!”“美军滚出中国去!”“官员们不要媚外卖国!”这是爱国、正义的中国人民发出的呼声。
游行队伍从东单广场继续出发,经长安街、南池子大街到北池子大街北口,高呼抗议口号,齐唱《团结就是力量》而结束。
北平的抗议游行像一颗炸弹,炸开了当时笼罩在国民党统治区的沉闷空气,迅速得到全国几十个大城市的响应。从1947年1月1日起,天津、南京、杭州、重庆、武汉、青岛、广州、福州、桂林、成都、昆明、台北等地相继涌起了学生抗暴游行的高潮,参加的学生有50万人以上,标志着中国人民走向了革命高潮。
这次游行,也得到了北平和全国著名教授的赞成和支持。北京大学教务长郑华炽、秘书长郑天挺都支持学生的行动,两人共同表示:北京大学的一贯作风是不干涉学生运动,今天亦不能例外。北大袁翰青、吴恩裕、费青、沈从文、周炳琳、许德珩、马大猷、钱端升、朱光潜、向达、江泽涵等48位著名教授发表了致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的抗议书,要求迅速对凶手绳之以法,美国政府要赔偿被害人之损失,保证以后绝对不能再有类似事件在中国任何地方发生。原北大马寅初老教授严厉谴责国民党政府,要求政府保护人民,否则将愧对中国。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教务长吴泽霖、训导长褚士荃都表示不能强迫学生上课,不能阻止学生游行,并要求国民党当局保障学生游行的安全。清华大学游行队伍出发时,训导长禇士荃赶去送行,关照大家要注意安全,受到学生的热烈鼓掌。张奚若、朱自清、何汝楫等教授都表示支持学生抗议美军暴行的斗争,要求美军立即撤出中国。美籍教授温特严肃地表示:“我完全同意学生的行动,要是这一天我事先知道,我也要参加学生的游行。”燕京大学校长陆志韦表示同情学生运动,对学生罢课、游行不干涉,并说:“驻华美军一天不走,类似之事必有其继续发生之可能,我们应当呼吁政府:驻华美军立即退出中国。” 翁独健教授说:“惩凶是治标,治本之法是美军撤出中国。”雷洁琼教授、美籍夏仁德教授也都参加了游行。夏仁德手推自行车,身背《抗议美军暴行》的标语,始终同燕京大学队伍一起行进,并表示:“美军一天不从中国撤退,同样的事件难避免。”广大教授都支持学生,上面引述的只是一小部分,从这一小部分的发言中看出了广大知识分子爱国、主持正义的心声。
1947年1月4日,在广大师生和人民的支持下,沈崇勇敢地站出来,向北平地方法院投诉。
国民党政府不顾北平各大院校广大师生和法律界著名人士的反对,按照同美国签订的丧权辱国的《处理在华美军刑事案件条件》的规定,中国法院不能审讯判刑,要移送给美军司法部军法处审办。1947年1月9日北平各报纸发表消息,北平地方法院1月8日已将沈崇投诉案转给美国驻平海军陆战队司令官。当天的《世界日报》是这样报道的:“北大先修班女生沈崇,年前在东单操场被美兵两名强奸后,经北平地方法院检查处受理后,已侦查竣事,认为两名美兵确有犯罪行为。昨将各项证件,函美国驻平海军司令官,请对肇事美兵,依法惩办。”该报刊登了北平地方法院检查处的公函,公函原文如下:“北平地方法院检查处公函,函字第十五号。中华民国一十六年元月八日。案据沈崇于本年元月四日起诉:本人于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八时许,在北平长安街电影院附近,被美兵两名强架至东单操场地方,由一美兵连续强奸,另一美兵曾经帮助强奸,请求法办等情到处。当经本处侦查,兹根据被害人沈崇并证人关德俊、刘志平、唐文华、王桐、孟昭杰、赵泽田、马文彬、赵玉峰等供述,以及各医院之诊断证明书,检查伤单等件,认为该两名美军确有犯罪行为。经向北平市警察局调查犯罪人,系贵部士兵。其当时捕之一名。其姓名为Pierson Williams,已送交贵部,其另一名,已由贵部拘押。相应依据处理在华美军人员刑事案件条例第四条第二项规定,函请查明依法惩办为荷,此致美国驻平海军陆战队司令官。公函附送了以下证件。(一)被害人沈崇侦讯笔录一份,附肇事地点略图一份,伤单一份。(二)证人孟昭杰、赵泽田、张志新、赵玉峰、马文彬、唐文华、王桐、关德俊、刘志平、尚友三、李风坡侦讯笔录共十一份,内附证人结文共十份。(三)警察医院诊断证明书共二份。(四)勘验笔录系二份。(五)北平市警察局外事巡官朱绍明报告一份。”
从北平市警察局向内政部警察总署的书面报告(代电)和北平市普通法院检查处致美国驻平海军陆战队司令官的公函中,明确地看到:两个单位都确认美军士兵皮尔逊犯了强奸罪行。
美国驻北平海军陆战队接到北平地方法院的公函后,由美国驻华海军增援第一师组织军事法庭,任命休士中校等7人为军法官,由费兹吉罗德中校担任检察官。1947年1月17日至21日,先对主犯皮尔逊进行公审,出席旁听的有被害人之父沈劭,北大校长胡适,被害人法律顾问、北大法律系教授李士彤,清华大学法律系主任赵凤喈,北平市市长何思源,北平市地方法院首席检察官纪元,北平市政府外事处处长左明徹,北平市警察局外事科科长孟昭楹和中外记者共17人。军事法庭审讯当事人、证人,调查证据详尽,沈崇1月18日出席法庭,详细申诉受害经过。l月24日,北平各报纸都刊登中央社讯发的电讯:美国海军陆战队增援第一师军事法庭审判长休士中校1月22日宣布:美军伍长皮尔逊,在本市东单,于12月24日暴行案,应为强奸已遂案。检察官宣布:本案结束,至刑状尚俟呈请华盛顿海军部核定后宣布。《新民报》说:法庭宣布后,旁听人纪元检察官、左明徹处长、胡适校长、法律顾问李士彤教授,互相握手,对本案胜诉,至表欣慰。2月1日美国军事法庭宣布普利查德帮凶罪成立。1947年3月3日美国驻北平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司令霍华德核准法庭判决,判处强奸罪犯皮尔逊降为普通士兵,处监禁劳役15年。判普利查德监禁劳役10个月。至此,判处告一段落,全国广大人民和师生都关注着美国海军部的最后核定。
6月17日,美国联合社从南星州发出通讯,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范特格里甫特写信给皮尔逊家属,称皮之罪行难于成立,准予释放。消息传出,北平各院校师生莫不至深愤慨,抗议壁报遍布各个校园。华北学生联合会受各校广大同学的委托,在6月29日发出致蒋介石及国民政府委员书,书称:中国苦战八年,始挣脱日寇所加诸之锁链,久历苦战之中国人民,决不容再被任意蹂躏。今中国女大学生在本国领土上竟遭奸污,而罪犯经其本国政府之庇护。为国家尊严计,为人民安分计,政府理应即向美方提出抗议,据理力争,务使正义得以伸张,国家幸甚,人民幸甚。同日,华北学生联合会发出致美国杜鲁门总统书,书称: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范特格里南特准备释放强奸沈崇的罪犯,消息传来,不胜惊异。此种措施不仅损毁美国法律精神,且为轻视中国民命,包庇罪行之公开表示。我们提出严重抗议,深盼贵国尊重法律,执行已判之徒刑,赔偿受害人之损失。美国政府不顾中国人民的坚决抗议,美国海军部长福莱斯特8月12日公然发表声明,宣布撤销对皮尔逊的判决。美国海军只偏听美军罪犯的一面之词,不听中方受害人、中方证人、中方法院的申诉和意见,在中国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改变自己下属的军事法庭的判决,从法律上看,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这是美国海军假审判、真包庇的一场恶作剧,不能不引起中国人民极大的民族义愤。这使中国广大人民进一步认清楚美国侵华的实质,进一步认清国民党政府对美国政府奴颜婢膝、丧权辱国、欺压人民的反动面目。
2004年 6月和 2006年 7月,谢泳在深圳作了两次关于“沈崇事件”的演讲,引用所谓“美国解密档案”,说这一事件本身就是中共有意制造的;沈崇是延安派来的人;“美军士兵强奸北大女生则根本为莫须有罪名。原来沈崇本人为中共地下党员,她奉命色诱美军,与他们交朋友,然后制造强奸事件以打击美军和国民党政府,结果证明相当成功。”这实际上是对当年抗议美军暴行运动的肆意诬蔑,替美国海军罪犯皮尔逊翻案,做伤害、诬蔑沈崇的事情。知道这个演讲后,我们当年参加过抗议美军暴行的同志极为气愤。我们两人都已 80多岁,1946年至 1948年在北京大学文学院学习,参加过抗议美军暴行运动。马句任过北大学生自治会主办的《北大半月刊》编辑、总编辑,宋柏担任过北大学生自治会理事,过去都发表过记述北平抗议美军暴行的文章,并且是1995年10月北京出版社出版的《解放战争时期北平学生运动史》一书的主编。今天,我们再合写这篇回顾文章,详细叙述当年的真实情况,以正视听。
(《环球视野》2010年4月19日第288期,摘自2010年第4期《百年潮》)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