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贝苏尼 转贴者言   2011-04-16 02:20:04  


作者: 旁观者昏   我听到凡是看这本书的人都哭了。 2011-04-16 04:23:51  [点击:208]
既然刘永清也哭了,说明这个作品的穿透性。但是你过得了刘永清的小门,过不了胡锦涛的大门。我很早听到过这个作品--不是文学作品,从朋友那里知道的。后来这书在书架上放着,我没有看,忍住了,一直忍到现在。这岁数了,看不起了。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早在胡耀邦还活着的时候,他四处视察得很辛苦。周围人觉得这个总书记还行,就编辑了一个小电影。里面有老区百姓衣不遮体的不少镜头。胡看了以后,很愤怒,说不可能,他现在就去看(你撒谎来不及圆谎)。他觉得共产党是有错误,但不至于如此。人家就拉他真去看了,他傻眼了。

这以后他到了什么地方都老实多了,所谓摆正自己的心态。据说到了沂蒙老区,一个老者听说总书记来了,愤怒地对胡说:你就是总书记?哪天日本鬼子,国民党来了,我第一个把你交出去!胡没有发火。回去以后,才有了向贫穷地方捐献衣服和过剩但能用的旧用品,以及大规模地向地方派扶贫的讲师团,我的单位有大学刚毕业的就被派了下去。

共党尚有一点儿自信的时候,就是一个稍微沾点儿人味儿的人在台上,即便穷,也会尽点儿力去做,起码是个要脸面的人,至少不骑着脖子拉屎还反过来向你要手纸。共党积累罪恶到了恶贯满盈的时候,就一定是胡锦涛这样的在台上,末世最大的妖孽。他当然会简单粗暴,你说他一个不成器的辅导员,除了这个他还会什么?一个有了辅导员,还是清华辅导员奴才历史的人,后天严重不足。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16 05:02:5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