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颜色革命   【高寒】我作证:艾未未和韩寒曾拒绝与“海外敌对势力”合作 2011-04-16 07:39:54  [点击:1516]
近日,中共当局正言正色地拿艾未未的所谓“违法犯罪”说事。且别说,这里还真就用得上姜瑜女士的名言:“请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事实上,我最近还就刚好碰上了一件与中国政府有关联的纯粹法律程序上的事,如果我想较一下真,那恐怕多少是会让人难堪的……。

不过,我这里想说的倒是另外一件事,即:当年,艾未未还真的拒绝过一次在政治上或可大大地“将”当局“一军”的事,这在我这个当年的谋划人看来,艾未未那次还真算是帮了当局一把、甚至救了当局一把。


(一)先从最近本人受到的两次责问谈起

最近,我曾受到过两起责问,它们都与“你干了什么”有关。

一起就是那位海外“激进幼稚病”代表人物徐水良先生发出的喝问——对他,我今年算是终于与之公开决裂了:

“这些年我们在积极努力,你做了什么?除了打那个毫无意义的官司的同时,又向刘派表示支持,以及宣传马克思主义,你还做了什么?”

另一起则是那位有着赫赫有名“B-52”雅号之称的海外实干家张国亭先生的专函询问:

“最近怎么不说话?xxx都成了茉莉花!”

对徐水良,我的回答是:

“这些年我所做的,有的是你知道的,有的则是你根本就不知情,乃至几乎没有人知情的;甚至还有被网上热传、热评、炒得炙手可热的。”(高寒:《但愿你不要将自己玩成一个儿戏——答徐水良》:http://www.dscn8.info/thread-3072-1-1.html

对张国亭,我的回函则是:

“我只做别人不干的活。有人干了,我就去干别人不干或干不了的活。他们争功、争出头,这很好,我巴心不得。过去我最愁的是没人干活,逼着我自己没命的干,但一个人又干得了多少?好钢要用在刀刃上。现在有他们干了,自己就可以‘轻松’一下了。”


(二)揭秘:两年前,艾未未、韩寒曾救过当局一次

自从5年前,我曾说破嘴皮,才勉强将王军涛、胡平拉上马,终于搭起一个营救高智晟、郭飞雄和陈光诚的异议阵容,但最后在刘晓波作梗下功亏一篑后,我就公开宣布“自绝于”那帮所谓的“海外民运主流”了,三年前,我曾发表的《沙龙民运已死,街头民运当立》(http://www.dscn8.info /thread-2601-1-1.html),可算是本人与之决裂的一份宣言。自那以后,我便甩开那帮人,借助于互联网,与几位可信赖的朋友一道,而直接地去国内发现、关注、放大、必要时甚至策划发起那种让当局“镇压不是、不镇压也不是”的事端来。当然,我的这些煽风点火,统统都没有按照徐水良所鼓吹的那种蠢X似的“堂堂正正”来进行。

我在回答徐水良喝问时曾说过:“我承认、我交代:近十年来,国内几乎所有全国性的街头活动,只要有可能,我都曾在第一时间设法去主动介入。包括由中共所发动的反美、反日大示威,非典、……诸如此类。这期间,我也确实写过一些匿名的、极具煽动性的的文字。这些,有的是徐水良知道的,有的则是他根本就不知情,乃至几乎没有人知情的;甚至还有被网上热传、热评、炒得炙手可热的。”

这里,根据“保密时效”的原则,我可以公布其中的两件,或许它们正应了徐水良指责的“弄虚作假”和“欺骗邪门”:

第一件:两年前全国营救邓玉娇时,那一篇“离休老将军们说话了:救黄德智们,还是救共产党?!”(附件一)的网文,就完完全全是本人的一篇“托伪之作”;而那个“建站一天,签爆两千”的营救邓玉娇网站,则由本人设立的;至于那封签名信,更是本人从网上现成“偷”来、擅自嫁接到该网站上去的。

第二件:则是当年的一个未遂的密谋:即拟由艾未未和韩寒双双领衔,于2009年10月17日在马英九宣誓就任国民党主席那天,发表《中国大陆各界贺马英九当选中国国民党主席暨申请加入中国国民党的公开信》,公开信我早已为其拟好,在一个很小范围内几易其稿(附件二)。签名网站、签名论坛业已设立。万事齐备,就等他俩(或其中任一人)的同意,即可发动。经由反复的沙盘推演,这一步棋的“镇压不是、不镇压也不是”的滚雪球“将军”能量,均预期良好。但此棋的“杀着”前提必须是:务必得由艾未未和韩寒(或其中任一人)出面来领衔签名。在当时,我判断,若换成另外一个人,其效果将迥异。

为此,我们暗暗地准备了近半年,并通过各种可能的渠道,直接的、间接的,想尽一切办法,与艾未未和韩寒取得联系,包括当时正在法兰克福书展期间的艾未未朋友圈子和韩寒正筹划中的大型杂志班子。

然而,最后分别反馈回的信息则是:无论是艾未未,还是韩寒,他们对“纯政治”均没有兴趣。

于是,我这个“海外反动势力”的这一次密谋,便以“失败”而告终了。只是在最后一分钟,我才在朋友们的劝说下,将原本已决定封藏、不打算发表的致马英九的那份贺电,以我个人的名义发出,勉强算是没枉费笔墨。

所以,我今天要对那些决定镇压艾未未的人说,你们不要老以为艾未未向你们竖了一个中指就感到难堪,你们应该感念,正是艾未未,当然还有韩寒,曾救过你们一命!


(三)不对话,无和谐

中国的街头革命,固然会因为你们的镇压或有推迟,但却不会因为你们的镇压而完结。中国的问题,绝不仅仅是个民生问题,尽管民生是问题的一部分。中国的政治体制不改变,就别想停止革命者——包括我们马克思主义革命者——的“搞事”。

最后,还是那句话:“用我们的散步,铸成我们新的长城!”


写于 2011年4月15日



=====================================

附件一:

救黄德智们,还是救共产党?!

署名:我们要说话

这几天,我们大院的几个老家伙一直在关注和议论鄂西巴东的“邓玉娇刺奸案”。我们一致认为,邓玉娇那把修脚刀刺穿的,不只是危及邓贵大生命的动脉血管,它还刺穿了危及我党命脉的腐败脓包。

这个脓包刺穿了好呀!它早晚是要穿的,而早穿比晚穿要好!这个多年来一直是我党一大隐患、一大包袱的腐败癌肿,象今天这样在远离北京的边远部位遭刺穿割除,要比有朝一日,它在中国的心脏部位溃烂穿孔,来的震动要小。

我党要感谢邓玉娇、要保护邓玉娇。鄂西当年贺胡子两把菜刀闹革命的地方,想不到今天又诞生了救党救国、反腐抗腐的一把修脚刀!

围绕着“玉娇抗暴刺奸案”而暴露出的种种司法黑暗,看似坏事,实是好事。它一下子就将腐败癌肿对共产党健康肌体的危祸烈度曝光到了全国人民面前,真是千年道行一朝丧!前几天巴东县已经表演得够充分了,眼下该轮到恩施州登台了。至于下一步还有谁要亮相,就走着瞧吧。

从现象上看,民愤滔滔,汹涌澎湃,千夫直指共产党。但从本质上看,人民的哪一声愤怒、哪一腔仇恨,不是指向我们党那遮不住、掩也难的腐败、不是指向那积重难返的从党内到社会的全面腐败呢?

腐败癌肿猖狂已极,腐败细胞遍及全身。今天邓玉娇用她的那把修脚刀在向中国共产党和它的中央委员会、在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发出天问了:是救黄德智、邓贵大们,还是救共产党?!

再有不到一个月,我们党就要过八十八岁的生日了。我们这些几乎与党同龄老头子们,大半辈子都是跟着党走过来的。我们能活到这把岁数,是代我们那些牺牲了的战友们而活着的。我们和我们长眠于地下的战友们把党的生命看得比我们自己的生命还要重呀!我们常常想:如果时光倒转八十年,我们党的先驱们,我们的创党英烈们,将会怎样面对共产党今天病入膏肓的腐败、将会怎样面对这件震惊全国的“玉娇刺奸案”呢?

难道写下《可爱的中国》的方志敏,那位以“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作为最后遗言的方志敏,会容忍今天共产党的纨绔弟子、不肖子孙挥舞着一大摞钞票去拍扇拒奸女工的头、去羞辱清贫的民女吗?

难道拖着遍体鳞伤昂首挺胸走上刑场的夏明翰,那位以“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作为绝笔诗的夏明翰,会饶恕那些践踏“主义”、亵渎先烈的后来人、接班人公然逼良为娼、指鹿为马吗?

还有两把菜刀闹革命的贺龙贺老总呢?还有立马横刀为民鼓与呼的彭总彭大将军呢?面对着巴东县、施恩州公安局那颠倒黑白、包庇罪犯的“故意杀人”和“防卫过当”,二位老总会不拍案而起、会不怒吼如雷吗?

如果主席还健在,对“玉娇刺奸案”会怎样处理?这只要看看当年延安的“黄克功案”,看看当年那些奸污女知青的一个个军长、师长们的下场就知道了。我们相信,他老人家一个得心应手的“民主革命补课”,就会让腐败分子们闻风丧胆:派强大的工作组下去发动群众,象斗恶霸地主一样地狠斗那一小撮篡夺了我党基层权力的腐化分子,将此案背后大大小小、盘根错节的“土围子”给一锅端!要知道,为何主席犯了那么大错误人民还原谅他老人家、还怀念他老人家吗?这就是背后的小秘密:因为他的心总是紧紧与人民相连的。他老人家就是犯了天大的错误,也是因为心中装着人民、巴望着人民早早过上好日子太性急了而给犯下的!

若是小平同志还在,他也绝不会因小失大。他绝不会为了一帮县官、州官、甚至各省诸侯的胡作非为而眼看着大厦将倾。他会为了共产党的整体利益和根本利益杀一儆百,甚至不惜象曹操那样借人头来稳定大局。总之,为了救党,他会不惜一切,即使是用铁腕搞“整顿”,他也不会眨一眨眼睛的。

可见,是不是与人民心连心,是不是以党的根本利益为重,就是大不一样啊!今天,我们就是要把主席的长处和小平的长处结合起来,又同时要能避免他们走过的弯路和教训。

如果说,这几年是“反腐反腐,越反越腐”,那是因为只单靠纪检、司法机关办案的结果。中国官官相护几千年了,现在还吃香得很。主席在的时候,群众运动是多了点,老是大轰大嗡,也容易伤到好人。小平之后又走到另外一端,完全置人民群众的声音于不顾,任由基层恶霸横行乡里。事实证明,没有人民的充分支持,共产党是反不了腐败的。没有人民作后盾,党和政府内的腐败分子就气焰张狂得很。请看巴掌大一个巴东县,芝麻大一个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也敢来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因此,现在是民气可用,机不可失。如果说这几年党中央老想办成几件大事又总是绊手绊脚最终没办成,那么今天,有这样高涨的反腐败民气,不借这个东风怎么行?气可鼓不可泄,先紧紧抓住“玉娇刺奸案”这个全国大案要案典型,与人民同心同德,同仇敌忾,下大决心割掉腐败癌变。将隐藏在此案背后的大大小小违法犯罪分子一个不剩地揪出来,而不管他们背后有多硬的后台撑腰。严肃党纪,严肃政纪,严肃法纪,震慑罪犯,振奋民心。有了这一条,还愁什么党内正气树立不起来?还愁什么通天大案、要案拿它不下来吗?

常言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邓玉娇就是当年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喜儿和吴清华,就是帮我党夺得天下的基本群众和阶级兄妹。判邓玉娇有罪,就是在制造共产党的窦娥冤!只要我们还叫共产党,只要主席他老人家题写的“为人民服务”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还镶嵌在中南海新华门上,邓玉娇们就还是我党的基本依靠力量,就还是我党的阶级队伍。相反,黄德智、邓贵大们,则是一帮毁党、败党的党内蛀虫,是寄生于我党健康肌体上的癌肿毒瘤。他们打着“共产党”旗号干下的种种令人发指、伤天害理的坏事丑事恶事,对共产党声誉的损害是无以复加,对共产党干部队伍的损害是无以复加!当年,慈禧尚能借“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整肃吏治,难道今天中国共产党连清王朝的开明地主阶级专政都不如?今天,全国人民一边倒地要求我们用铁腕割掉我党机体上的这个癌肿毒瘤,这怎么能叫反党、怎么能称“敌对势力”呢?这是人民自发地起来保党、护党、救党,这更是人民在爱国、护国、救国啊!

我们解放军是党和人民的刀把子。如果这个刀把子今天连自己的的妻女都不能保,都保不住,那全军将士的怒火将会天翻地覆、地动山摇!为贪官污吏效劳,欺负工人阶级、劳苦大众,这实在有违我军的建军宗旨!到时候,我们这些离休老头也会披挂上阵,如主席说的“找红军去!”这实在是国将不国,党将不党,痛心疾首啊!

最后,就这一句话:究竟是救黄德智邓贵大们,还是救共产党?!

(根据几位在京离休老将军的谈话整理)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6/200906070504.shtml

==================================================

附件二:

中国大陆各界贺马英九当选中国国民党主席暨申请加入中国国民党的公开信

台北

中国国民党第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先生:

在您宣誓就任第十八届中国国民党主席之际,请接受来自中国大陆民众最热烈的祝贺!

在过去一年里,在您的卓越领导和不懈努力下,原本笼罩在台湾海峡上空的浓云迷雾,已开始消散。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基于民族大义,基于反对台独,终于又走到了一起。两岸三通,两岸经济文化论坛,台湾出席世卫大会,拟议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这些在前几年可望而不可及的事,却都在国民党重新执政的头一年里,一个接一个地实现或即将实现了。这种在“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基础上实现的台海缓和,不仅立竿见影地给台湾同胞带去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也大大减轻了来势汹汹的世界金融危机对台湾造成的冲击;不仅消除了东亚一个潜在的火药桶,而且也向世界展示出我中华民族一旦消除内耗将可能焕发出的创造力。

然而,对于两岸业已出现的良性互动势头,国共两党都并不满足。毕竟,两党、两岸的隔绝与猜疑,已持续了足足大半个世纪,毕竟,“一中各表”仅仅属于起步阶段的共识,它归根结底还需要“一中共表”。于是,同在今年五月,马英九与胡锦涛,就分别代表国民党和共产党,表达了对两党、两岸关系的前瞻和期待。先是马英九借国共两党都同声纪念的“五四”九十周年,深情地展望道:“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我相信未来仍然会成为两岸人民对话的共同语言”;继之则是胡锦涛假北京“吴胡会”,赠送给对岸唐诗名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无论是胡锦涛,还是马英九,也都清楚地知道两党、两岸“破冰”之艰难,从而也才有二人异口同声地对两党、两岸交往要“先易后难”、“先经后政”的一再强调。

是的,先经济、再文化、再政治。其实这个顺序本身就表明了:正是“政治”,正是这个被中共多次承诺过的“在一个中国前提下什么都可谈”的“政治”议题,才是横亘在两党、两岸间的最大难题。这个难题,既考验着国共两党,也考验着每一个中国人、考验着整个中华民族的集体智慧。

翻开过去一个世纪的中国近现代史,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都曾是誓为中华民族之崛起而献身的党,都曾是由中华优秀儿女组成的党。国共两党,既曾是阋于墙的冤家,也曾是浴血并肩的战友,但却从来都没有成为现代政党政治中的民主竞争伙伴与对手;其所争主义或主义之争,在中国这块广袤的大地上,亦从未受到过民主政治的洗礼和检验。1945年,抗战胜利后,两党领袖签署《双十协定》于重庆,相约建设民主中国,历史确曾初露过那么一道转瞬即逝的曙光。但何其不幸,两党都没能紧紧地抓住她,中华民族终于未能抓住她。

不错,1949年,共产党赢得了战场、赢得了中国大陆。但是,这个当年豪气干云地反对“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党,曾几何时,却也高唱起“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调调来了。既然如此,历史会问:中国共产党真赢了吗?

诚然,1949年,国民党输掉了那场战争,输掉了除台澎金马以外的整个中国。然而当年那个兵败如山倒败走台湾的国民党,在今天,却能从一个威权主义的党,脱胎换骨为第一个在中国直接靠人民批准而获得执政合法性的党。如此一来,历史也会问:中国国民党真输了吗?

从一定意义上说,国民党的民主转型,中国共产党是帮了大忙的。如果没有中共当年猛推它一把,将它推上绝路,推到了台湾,迫使它能痛定思痛,彻底反省,中国能有今天这个焕然一新的国民党吗?

而今天,这国共两党的位置却似乎来了一个大颠倒:眼下在中国大陆,不是别人,正是中国共产党,正是这个在内战中大获全胜并由此深陷权力腐败而无力自拔的党,到了最需要人给予及时帮助的时候了。

马英九先生,您在今年的六月,曾就“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发表感言。您说“政府与人民之间的流血冲突,史不绝书,中外皆然。”您还特别提到国民党在台统治的“白色恐怖时期,都制造了不少冤魂,……”。最后您说,国民党政府是怎样“拿出很大的决心和诚意,……抚平历史的伤痛,促进社会的和解。”并希望“这一段努力实践转型正义与人权法治的历史,对台湾、对中华民族,乃至对其他国家,都具有正面意义与参考价值。”

因此,完全可以这么说,您这整篇“感言”,简直就是代表着中国国民党,代表着这个由威权政党宁静而成功地转型为民主政党的百年老店,以一种凤凰涅槃过来人的身份,向着对岸的那个老冤家和老战友,语重心长地、推心置腹地在坦露着肺腑之言、倾诉着经验之谈。

由此可见,在今天的中国,唯有中国国民党是最有资格也最有能力来帮助中国共产党的。中国百年沧桑的风风雨雨业已在在显示,在今天中国的政治生活中,于我中华儿女的民族复兴大业,有两个党总比只有一个党要好,国共合作总比国共分裂要好。既然今天的国共两党,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那么最重要的,就要看谁代表中国人民了:只有真正代表中国人民的党,才有资格谈论代表全中国;只有获得人民的承认,才能代表全中国。

因此,正是基于对中国大陆六十年来行一党制弊端的痛定思痛,正是基于一党制是怎样地将一个曾经是朝气勃勃、为人民服务的革命党活生生地吞没掉、毁灭掉之严酷现实,同时,也是从中国国民党有可能帮助中国共产党摆脱权力腐败困境之前瞻视角,从中国国民党浴火重生、焕发青春这个现实样板,今天,我们特借此郑重地向您,并通过您向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提出如下建议:

请重新审视中国国民党拒绝或实际上拒绝中国大陆公民加入国民党的相关规定,请将中国国民党的入党之门向大陆公民敞开。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今天中国人则可说,给咱一个在野党,咱就能改变中国!

所以:

为了帮助中国共产党能战胜腐败,请不要拒绝大陆公民加入中国国民党!

为了帮助中国共产党能重拾民心,请不要拒绝大陆公民加入中国国民党!

为了帮助中国共产党能获得有效的监督,请不要拒绝大陆公民加入中国国民党!

为了实现我中华民族伟大的民族复兴、为让中华民族傲首于世界民主政治之林,请不要拒绝大陆公民加入中国国民党!

马英九先生:国父孙中山先生提出的三民主义,就是中国版的社会民主主义。这个主义,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仍然有着蓬勃旺盛的生命力。《中国国民党党章》第七条规定“凡信仰三民主义,愿遵行本党党章及党员守则者,得依规定申请入党,经本党核可后为本党党员,党员入党办法另定之。不具中华民国国籍者,认同三民主义,志愿与本党共同致力国家和平发展者,均视为本党之精神党员。”第十三条则规定“本党在大陆地区之组织,由中央委员会定之。”另,《中国国民党征求新党员办法》第十五条也规定:“大陆与海外征求新党员办法另订之。”因此,中国大陆公民申请加入中国国民党的资格和权利,即使在中国国民党现行党章和条例中,在原则上也并非是完全无法规可循的。因此,现在需要做的是:如何具体地向中国大陆公民敞开中国国民党的大门。希望通过这个大门,真正架起一座中华民族通往统一、民主、文明、复兴的桥梁。

或许,今天中国大陆公民要求加入在“一个中国”境内的这个合法政党——中国国民党,就恰好属于胡锦涛和马英九都提及的两岸交流要“先易后难”、 “先经后政”中的那个“难”和“政”吧。既然国共两党都一致承认现在的台海两岸关系,是“一个中国”内部的特殊政治关系,既然“新胡六点”特别强调了“两岸关系发展需要两岸广大同胞特别是基层民众参与”,那么好,就请特事特办:正视困难,化解坚冰,拿出方案,以方便中国基层民众广泛地参与到包括政党政治交往在内的两岸交流中来吧!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我们衷心地祝愿中国国民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及其中央常务委员会,在马英九主席领导下,在台海两岸成功地实现了通邮、通商、通航的三通之后,将在第四通——通政——方面,更上一层楼!

2009年10月17日

签名人:


注:

一、若您认同此函,您可以联署(实名、固定笔名或网名——注明其常驻论坛)此件。

二、联署论坛:

三、联署博客:

http://www.dscn8.info/thread-452-1-1.html

(注:此文最后仅以“高寒”个人名义所发)


原载民主社会主义论坛:http://www.dscn8.info/viewthread.php?tid=3422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16 08:16:1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