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胡锦涛名用“管理社会” 实用毛泽东思想来阻挡茉莉花革命 2011-04-16 13:37:20  [点击:1070]
胡锦涛名用“管理社会” 实用毛泽东思想来阻挡茉莉花革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15日 转载)
转载自 《前哨》
作者:吕月
去年年底,北非小国突尼斯自下而上爆发了茉莉花民主革命,转瞬之间就席卷了北非和中东的伊斯兰世界,也震撼了一切专制政体。中共胡锦涛政权处于八九天安门民主运动二十二年以来最心惊胆颤的日子。2月19日这一天需要记住,中共中央在北京中央党校紧急举行了“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开班,是日上午胡锦涛在开班式上的讲话,是对中央和各省市、军队负责人严防茉莉花革命在中国发生所作的紧急动员和部署。
19日当天,北京市和各地公安机关对维权人士、意见领袖和网络人士开始了全国统一的大抓捕行动。次日20日周日,是网络号召十四个城市第一次举行茉莉花集会的日子,十四个城市同时局部戒严。用胡锦涛动员令的语言 “颠覆和反颠覆的斗争”在中国开始了。 (博讯 boxun.com)


吃着咸菜就把《中国农民问题调查》封杀了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学期五天,成员几乎都是两会代表,研讨班结束距离两会报到只有一个星期,大员们还要赶回各省市、军区传达落实中央精神,包括向两会代表、委员传达,然后再率领各自的代表团返京参加两会。胡锦涛宣布的原则是:“哪里出事,哪里的领导负责。”可见形势紧迫到何等程度。
中共新闻界一位元老,几年前就重新评价过胡锦涛:“过去把他看错了。以为他平庸、软弱,实际他是一个非常强硬的人,是一个极端的毛泽东分子。他能亲自端着冲锋枪走上拉萨街头指挥镇压,说明邓小平没有选错接班人。”
2004年1月,胡锦涛的生活秘书托一位在公安部工作的老乡,给胡家搞些地道的扬州小菜。这位老乡也是做情治工作的,把一本人民文学出版社刚出版的《中国农民问题调查》放到咸菜坛子上边,一起装进纸箱,交给生活秘书。生活秘书把纸箱原封不动拿到餐厅。刘永清发现了这本书,就看起来。胡锦涛本来是只吃咸菜的,后来看到刘永清得空就抱着这本书,边看还边哭,就问:“你看什么书,看成这样?”他拿过来,翻了翻,转身就给中宣部打了电话,中宣部立刻下令查封了《中国农民问题调查》和章诒和的第一本书《往事并不如烟》。同时被查封的还有社科出版社和工人出版社的70多部图书。后来惊动国内外的“八本书事件”,已经是三年之后的事情,规模也小得多,只不过像章诒和这样的作家不能容忍自己的作品一而再地被封杀,进行了公开表态,才形成轰动事件。


严防颜色革命是胡锦涛一贯的执政纲领

2005年1月广东爆发汕尾事件,胡锦涛2月19日在中央党校发表“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提高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能力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胡锦涛首次提出“和谐社会”的概念,他对“和谐社会”提出六条标准和十项重要工作,其目的只有四个字:“维护稳定“。
是年,中亚接连发生颜色革命,年中胡锦涛在总结他倡导的,为时一年半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政治局会议上,以《打响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为题,做了一个政治报告,下达三项严控令,一,要严格控制所有媒体,对不听中央指挥,宣传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媒体负责人,一定要换掉,但是刊物、报纸不必停办,不要让外界了解内情。二,对国内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搞维权运动的、法轮功分子、NGO负责人要加大监控和打击力度,“要露头就打,”决不手软,要将维权活动消灭在萌芽状态之中。特别要切断外国策动颜色革命的政治、经济、文化、科研组织基金会向国内提供的各种基金。三,对出版界进行全面清理整顿。胡讲话之后中宣部在北京大兴县召开全国二百多家出版社负责人会议,对五十四家出版社暂缓登记,变相停止营业。还宣称要“刨民营二渠道的祖坟”。
2005年“七一”前夕,胡锦涛“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提高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能力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新华社予以全文发表。7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维护稳定,促进发展》,提出”稳定是硬任务”。被称为“群体事件”,包括五人以上的上访、请愿、集会、抗议都要被取缔,正式开始了“暴力维稳时代”。
八月,解放军报公布中央军委颁发的《军队贯彻执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补充规定》三十条,明文规定“对反对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参加危害国家、军队安全活动的,一律开除党。对擅自成立军队条令、条例规定以外的团体、组织,参加宗教、迷信活动、编造或传播、私藏有严重问题的资讯,组织参与或者支持社会上的游行、示威、静坐、请愿、串联上访活动的行为,坚决予以严惩。”把人民军队也正式纳入严防发生颜色革命的社会范畴。


胡八条是暴力维稳的全面升级

2005年,官方公布的群体事件上升到8万7千起,到2010年,又增加到27万起。维稳给中国带来巨额代价,今年两会最新公布的政府支出和预算显示,执政的胡锦涛政权是个长期不顾人民的福祉,只是尽一切财力、物力和人力,维护政权稳定的极权政体。去年,中国用于维稳的费用首度超过国防开支。维稳经费增加15.6%,总金额为5490亿元人民币,超过预算6.7%。而同期中国的军费只增加了7.8%,总额为5334亿元人民币。2011年,维稳预算金额为6240亿元,增幅13.8%。首次超过军费预算。而军费预算为6002亿元,增幅12.7%。(军费实际开销另当别论。)
今年茉莉花革命蔓延到中国,胡锦涛在今年2月19日的同一天,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的讲话,仅从新华社正式公布的八条意见,比较2005年的系列讲话,已经是阻击颜色革命纲领的全面升级,也是暴力维稳的全面升级。主要体现在从防止颜色革命对媒体、出版和维权活动和维权领袖的监控和打压,扩展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各个领域,甚至包括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公共安全体系,健全食品药品安全监管机制,建立健全安全生产监管体制,完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完善应急管理体制;包括进一步加强和完善非公有制经济组织、社会组织管理;包括进一步加强和完善信息网络管理,提高对虚拟社会的管理水平,健全网上舆论引导机制。这正好证明目前党和政府严重腐败导致的社会失序已经严重到何等地步。胡锦涛目前对执政危机的认知,已经超过他执政八年的任何一个时期。
胡锦涛在八条建议的第二条中一口气提出:“维护群众权益机制、利益协调机制、诉求表达机制、矛盾调处机制、权益保障机制,”明显比十七大政治报告中提出的“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更令人耳目一新,这些机制明显都是目前中国社会欠缺的,而且是十分欠缺的,如何建立?胡锦涛有一个限制词“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党和政府主导”,如果加上这样一顶帽子,那就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胡锦涛阻击茉莉花革命在中国发生最核心的一条,仍旧是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加强党对全社会每一部分,包括对社会最末稍的控制和领导。
日本在3月11日发生了9级大地震,是自明治时期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地震,也是世界地震史上震级最高的地震。但是中宣部下达的最荒谬的指示是传媒不要把日本地震和中国云南5.8级地震相比较。为什么?就是因为日本社会表现的出奇的平静和有序。在地震之后,在日本政府未作出任何行政命令指挥救灾的时候,日本社会却已经自发地进行了救灾工作。媒体、NGO、公司以及其它各种各样的救灾体系等,都自发地开始运作。日本整个社会的救灾体系是相当成熟,也是相当地独立自主的。 反观云南地震,电视,照片显示出的,为了欢迎领导视察,数不尽的人在摇动红旗和彩旗,竟然看不到人救灾,
为什么有这么巨大的差别?就在于政治制度不同。日本是开放的社会,不但社会的各种资源能够得到充分地利用和发挥,各种社会的组织以及公民个人也能自主地积极发挥自身的力量。这些力量对于社会的恢复所起的作用,甚至可能超越政府。日本的首相自二战以来,任期能超过一年的,屈指可数,这场大地震可以证明,国家的稳定与政府的稳定之间并没有直接的联系。而中国无论汶川地震还是玉树地震,主角都是温家宝和胡锦涛,电视追逐报道温家宝拿着电子扬声器对学校豆腐渣废墟下的学生和儿童喊话:“要挺住!救援队就要来了!”身边连能够掀开预制板的救援人员和机械都没有的总理,到达灾难的现场来究竟有什么用?中日地震比较出一个各种组织与个人能够各司其职各尽其能的社会,远比一个强大的,有财力的政府的行政指令来得更为有效。这就是开放的日本和举国体制的中国的最大区别,

吴邦国、温家宝两会并肩阻击茉莉花

今年两会是在会里会外“维稳升级”之下召开的,是一个全力阻击茉莉花革命的两会。代表团驻地不公布,不仅对5千多名代表、委员提出不准谈茉莉花革命的严格要求,就是对2月27日在王府井麦当劳前挨打被干扰采访的外国记者也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再提茉莉花就被取消在中国的工作证。
这样的两会最雷人的媒体报道有:被称之为“打酱油”全国政协委员刘翔,居然在会议期间通过微博隔空与舒淇“眉来眼去”。 被称之为“中国第一富婆”的委员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因为以往提案挨了不少板儿砖,所以赌气今后不再发表任何言论,只谈自己的家庭幸福,最后竟然矫情地向媒体呼吁不要歧视“富二代”。
一则最雷人的“记者手记”是13日下午三点,人大代表在各驻地进行最后一次代表团全体会议,审议各项决议草案。辽宁省省委书记王珉主持简单的说了几句话,然后要求各代表对各草案进行表决。从会议开始到表决结束,时间刚刚过去2分钟。接着王珉对会议进行总结,进行了六分钟,从会议开始到结束共花了不到8分钟。
接着,就是代表们和领导合影,两个和气的领导——省委书记王珉和省长陈政高成了道具,他们站在那个地方,温和的笑,招呼着,加入合影的人在不断的变换,这个时间共持续10多分钟。
3月10日委员长吴邦国向大会做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他说:“从中国国情出发,郑重表明我们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这是他曾经公开讲过的话。他说:“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最重要的是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在涉及国家根本制度等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动摇。”
“动摇了,不仅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无从谈起,已经取得的发展成果也会失去,甚至于国家可能陷入内乱的深渊。”换言之,为了阻击茉莉花革命讲话不怕重复。
3月10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头版评论《中国不是中东》,该文核心提示:“利比亚动乱,联合国估计,到2月26日至少1000人死亡。当世界正在为中东思索解决之道的时候,境内外竟然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图谋把祸水引向中国。他们通过互联网煽风点火,希望在中国也挑起“街头政治”,以此搞乱中国。”该评论的回答是:“中国不是中东。 中国的人心思稳。人民由温饱而小康,正在小步快跑追求幸福生活。”、
这篇评论仿佛是在为两会结束温家宝会见中外记者而预热。14日上午,温家宝作为中国国家领导人,第一次公开回应了茉莉花革命。他说:“我们十分关注西亚、北非发生的政治动荡,但是我们认为,任何把中国同西亚、北非发生政治动荡的国家相类比都是不正确的。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取得了飞速的发展,人民生活明显改善,这是举世公认的。我们的政府在认真解决当前经济社会存在的问题,这也是老百姓有目共睹的事。”几乎与人民日报海外版的评论同出一辙。更令人吃惊的是温家宝说:“我们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发展是一种模式。”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中国传媒和不止一位领导人讲话,赞扬“举国体制能做大事。”2009年10月,本届政协副主席陈奎元担任院长兼党组书记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了中国经济发展和体制改革报告No2——中国道路与中国模式》,属于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蓝皮书,社科院正好属于国务院领导,如此重要文献一定会呈送温总理。
CNN记者向温家宝提问的问题包括:“您在多个场合谈到提倡政治改革,考虑到中国现在面临的挑战和问题,您认为应实行什么样的改革,以使中国政府更加有效地解决人民的关切、问题和不满?比如说您支持某些领导职位进行直选和差额选举吗?”两会的中外记者会,所提问题都要经过大会新闻组和外交部的审查,,李肇星之所以点CNN提问,说明温家宝十分想回答政治改革的问题,何况温家宝两次出使联合国,都接受CNN 著名记者扎卡利亚的电视采访,都谈了普世价值和政治体制改革。但是所谈有关内容都被国内官媒删除,还被左派网站《乌有之乡》疯狂攻击。
原中央政策研究室局长,邓力群的亲信张勤德写了本小册子《怎么看和怎么办?》全面否定改革,清算出改革十大罪状,点名批判赵紫阳、万里、温家宝是“资改派”,是党内的“赵集团”。张勤德公开批判温家宝不下几十次,《怎么看和怎么办?》挂在网上半年,通行无阻。原国家体改委副主任高尚全,一次见到李长春,直接报告你们中央政策研究室的局长,竟然攻击谩骂常委、温家宝总理,在网上通行无阻。事后李长春的秘书给高尚全打电话,说“谈好了,有结果了。”果然网文删除,小册子收回。去年九月,温家宝在深圳纪念开发区成立三十周年,也谈到政治改革。此后封嘴五个月,免谈政治改革和普世价值,有说是五中全会决议,此次在阻击茉莉花革命时候再开尊口,会有什么结果?
温家宝一口气讲了政治改革的五方面问题,第一,改革是历史永恒的主题,如将不尽,与古为新。第二,政治体制改革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保障。第三,当前,我以为最大的危险在于腐败。而消除腐败的土壤还在于改革制度和体制。。第四,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也是社会稳定的基础。第五我们已经在县和不设区的市实行人民代表的直接选举,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是要相信,群众能管好一个村,也能管好一个乡,也能管好一个县。对这五方面的阐述,温家宝最后有一个总结:“在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有稳定的、和谐的社会环境,在党的领导下有序地进行。”
在“党的领导之下”怎么才能有,什么时候才能有“稳定的、和谐的社会环境”呢?谁能够给出一个肯定的时间表?天价维稳能换来吗?看来温家宝给中外记者出了一道无解之题,和吴邦国的结论有区别吗?好像很团结一致。
今年两会大秀民生和幸福指数,在当前高通胀的巨大压力之下,最低工资广东省全国最高,提到月薪1300元,上海居二1280元。两会之后中央20号文件下达:从今年一月开始,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发放物价补贴,具体数值为基础工资的百分之三十。部长基础工资超过一万,科级基础工资也达三千,加上奖金是最低工资多少倍?秀一秀民生,贫富差距,官民差距不见缩小只见拉大,因为社会鸿沟不是靠作秀能够弥合的。
(出处前哨)(Modified on 2011/4/16) (博讯 boxun.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