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李天笑   谁能左右美国政府关闭 2011-04-16 14:31:08  [点击:1057]
对许多中国人而言,政府关门实乃匪夷所思之事。在中共专制下,只有政府让人民失业的份,哪有人民让政府关门的理。除非中共垮台,彻底歇菜,要让政府没钱花,干部回家待业,可以说是天方夜谭。

而政府关门在美国却是稀松平常的事。最近美国政府就戏剧性地避免了一次关门歇业。4月8日午夜,国会的共和党议员与民主党议员各退一步,达成了2011财政年度削减380亿美元开支的协议(共和党原要求减610亿;民主党原要求减350亿),并批准了一项时效为7天的临时拨款,让谈判代表们在14日具体落实这项协议,从而维持联邦政府正常运作,让政府从停摆的边缘走了回来。

这可真是有惊无险。无怪乎奥巴马长舒一口气宣布:“明天,华盛顿纪念碑和整个联邦政府将照常开放办公。”话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年从前一年的10月1日开始,到当年的9月30日结束。每年2月的第一个星期一,总统会向国会提交下一个财年的财政预算申请。然后两院的预算委员会据此起草预算决议,并在4月初分别交给各自的全院表决。由于奥巴马向国会提交的2011财政年支出预算会造成15000亿美元赤字,结果国会迟迟未能批准,所以从2010年10月1日起,美国政府一直在一个接一个《应急预算方案》下运转。如果国会与总统达不成一致,政府的钱花光了,没钱支付公务员工资,就只有关门大吉。

由于预算僵局,美国联邦政府在1977年至1996年之间曾关闭17次,最短的1天,最长的21天。不但是联邦政府,州和县市政府无钱运转照样关门。2005年纽约州和明尼苏达州政府关门;2006年新泽西州政府关门;2007年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政府关门;2010年纽约市政府关门。

政府关门不等于倒闭和崩溃。无论从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来看,最后行政和议会双方都能达成协议,基本上不会对一般民众日常生活造成重大影响,主要是政府公务员暂时无薪回家待业,而且短时间恢复正常。虽说美国联邦政府支出相当于美国经济总量的约18%,但关闭仅几天或十几天,对GDP拖累不大。据经济学家估计,政府每关门一周对GDP的影响为0.015%。拿克林顿执政时期两次政府关门来看,第一次从1995年11月13至19日,约200万联邦文职雇员中约有80万暂时停薪待业,第二次从1995年12月15日至1996年1月6日,约有28万4千联邦雇员受影响,造成20万护照申请延期,368个国家公园关闭,但地方部门和地方经济不受影响。即使在联邦政府内部,有关国家安全、抢救人命、外交关系、紧急救灾、国防治安、社安补助等重要部门的关键岗位也不受影响。

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政府关门而美国整体运作仍然有条不紊,反倒证明美国政治和经济机制的稳定。对绝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震动,或者根本不介意。用一个比喻来说,一个政府阶段性地受到关闭冲击就像不断经受救灾演习一样,可能反倒增强处理巨大危机的能力。这与东欧(中共也类似)北非专制政权表面固若金汤,一旦民众揭竿而起顷刻瓦解,形成鲜明对照。

一般来说,中央政府是国家政权的代表。美国政府是美国的最高权力机构。谁能让美国政府关门?这在中国人看来可能是一个百思不解的命题。

首先,与中共国不同,人民制约政府,或者说主权在民,这在美国不是一个理论或摆设性的问题,而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事实。也就是说,美国人民才是国家主人,美国人民才说了算。换句话说,美国政府建立在社会契约之上,只有当人民需要政府时,政府才有存在的必要;人民要政府关门,政府就得关门。   

人民制约政府之理具体到权力架构上,就是国会对行政的财政预算控制权和对行政首脑的弹劾权。《美国宪法》第一条第九款规定,政府除依照法律规定得到拨款外(国会专有权),不得从国库中提出任何款项;一切公款的收支报告和账目应定期公布。按宪法原理,美国1870年通过了《反预算过度法》,明确了政府应该如何获得和使用预算,禁止政府超预算花钱,任何联邦公务员违反《反预算过度法》将被处以最高两年的监禁并罚款5000美元。在国会未能通过政府预算案的情况下,政府必须暂停除国防、基础医疗和社保等紧急公共服务外的机构功能。

也就是说,当代表人民的国会因政府花钱超支不愿批钱时,总统就没有预算,政府就没有开支,总统如不屈就于国会,政府就得关门。政府必须服从人民,这就是铁律。

其次,与中共国一党独裁不同,在美国,政府成立、政府运作、政府预算,乃至一切政府政策均出于多党政治。美国政府关门主要是因为国会内部两党对预算案争执不下,导致在某个财政年内,联邦政府没有法律依据拨款,无钱运转,只能停摆。

表面看来,这次关门危机是国会内两党对预算案一直悬而未决,多次谈判未能达成共识。但争执的实质原因是两党的执政理念不同。执政的民主党主张大政府和福利社会,不愿大幅削减政府开支,又担心减开支影响经济复苏,因此主张削减一次性拨款,但保留对医保(包括堕胎费用等)、社安补助和环保等长期性开支。在野的共和党历来反对大政府,推崇自由主义的经济,他们要求大规模削减联邦开支,根本性地改变政府承担的医保、社安等社会福利责任,扭转联邦赤字飙升的趋势。

去年国会中期选举后,共和党人在众议院成为多数党,誓言要推翻奥巴马的医保法案,删减预算和抑制赤字。共和党主张背后有着强烈民意支持。在经济情况不佳,失业率高的时候,反对大政府、高开支、高赤字的立场更容易得到民众支持。茶党最近两年尤其在中期选举中兴起就是证明。奥巴马的经济振兴方案和健保改革计划,让纳税人感到负担过重,政府管事太多。在这种情况下,奥巴马的高预算方案搁浅应在意料之中。

从奥巴马13日在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讲话看,预算和关门危机远未结束。2012财政年的预算之仗刚刚打响。奥关于未来12年削减4万亿赤字的计划与众议院共和党预算委员会主席莱恩提出的10年削减6万亿的计划有巨大差异。奥的增税和削减开支并重、以及不削减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及联邦低收入户保险(Medicaid)福利的理念与共和党格格不入。近期在国债上限问题上两党难免一场交战。

有人说,美国两党的预算争吵乃至关闭政府只是一场政治秀。但不管两党怎么秀,这是秀给人民看,因为议员和总统只能看民众的眼色和选票行事。这要比置人民利益于不顾的中共一党独断好得太多。这也是中共想笑却笑不出来的原因。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