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杜智富   社会契约论之下少为人知的社会纪律和控制技术 2011-04-16 19:42:36  [点击:4786]
现代社会追求的自由平等和权利,大家都耳熟能详的知道是建立在社会契约论之上的,其实最早的社会契约论, 即十七世纪霍布斯(1588-1679) 的社会契约论, 个人是没有权利可言的, 霍布斯饱受英国内战(1642-1648)之苦,认为人们能够成为社会之一员,不受丛林法则之下生命时刻受到死亡的威胁, 就应该感激不尽, 应该把个人的自然权利全部交付给绝对的王权,甚至任何国王的恶行, 在社会契约之下, 都不能构成不正义, 因为为了每个人的安全, 大家都同意了君王的绝对权力。

这个情况到了第二部契约论, 即西方自由主义鼻祖的洛克(1632-1704), 得到了改进, 洛克既是学者也是当时大财阀之间的一员, 曾经当过北卡罗兰那州商业和大地主团体的秘书长, 深明财产权的重要性, 于是他的契约论, 有了财产权, 限制王权,把权力集中在国会的做法,洛克深受当时的资产阶级拥戴,比起霍布斯的不被资产阶级理解和支持, 有很大的差别。

到了卢梭(1712-1788),他的契约论大大地扩张了洛克的权利范围, 更为重要的是卢梭加了两条, 即主权属于人民全体, 人民全体意志(the general will)的行使等同人民绝对主权的行使, 这两条使得社会契约论可以不断增加新的人民权利,可以说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自由平等人权社会的真正蓝本,自从卢梭之后社会契约论基本定型,到了1972年才有美国学者John Rawls 提出最新的版本,Rawls引进康德的道德观, 认为社会契约必须加入物质上公平的内容, 于是美国版的社会契约论有了社会福利的内容 (John Rawls: A Theory of Justice)。

法国社会学者福柯提出一个看法,他认为从社会契约论来看社会结构,只是看到了结构和问题的一半,即社会契约之下的法制架构能否有效运作, 不能停留在自由平等和权利等顶层思维层次,必须了解这样的法制要依靠什麽才能有效运行,福柯提出在法制之下,社会需要一整套的纪律(discipline),监督(surveillance),和管制(control)才能使得上层的自由平等和权利有效, 而这一整套的纪律,监督和管制却是民主社会里不太为人知晓的不太民主的成份和建构,福柯的这个看法可能对中国民主的支持者有一定意义,福柯的精警处在于他抛弃理论的路子, 他的方法是建立在对过去历史里, 人们热烈争论的是什麽问题, 当时的实际做法, 和后来的改进,他从历史档案里研究出来的结果, 往往使得理论显得那么线性, 简单和狭窄。未来中国的民主掌权者不妨看看福柯所谓的社会管制全貌。

福柯提出西方从17到19世纪同时在两个方面并行发展了社会的架构,其一是建立在社会契约论之上的自由平等权利的法制架构,而同时社会在这个法制架构之下还发展了一整套的纪律, 监督和管制的架构,

福柯回朔到中世纪由于黑死病的施虐,社会必须实行全面管制,管制必须落实到每一个区, 每一条街巷,每一个人,政权力的管控达到了空前绝后,黑死病当时成为政权力全面管控的最高境界,但在平时,王权的局限不能顾及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使得这样高度的管控在非灾难时期难以建立,

西方从十七世纪之后, 由于科技的发展, 农业和工业的发展, 使得人口快速增长,人口流入城市, 城市的不断加大,社会上犯罪的性质和速度都起了巨大的变化,同时欧洲的皇室和贵族们和新兴资产阶级和农民之间的矛盾到了互相仇视, 势不两立和革命的地步。

十七到十九世纪之间,欧洲社会面对两方面的巨大挑战, 其一是在皇权底下, 法制无法有效管到社会的每个角落, 社会各阶层都有大家习以为常的非法活动,皇权管不了, 各级法院互相倾扎,法官的职位可以向皇家出钱购买, 国王的特别赦免往往使得法律失去其严肃性,18世纪中,法学界和议会提出了法制改革, 使得法官的权责独立于皇权,建立明确的法典,对罪行的惩罚从残酷的对人身的凌虐, 如斩首,破腹,肢解,纹面,吊笼子等等, 改为等价替代性惩罚,如罚款,劳役,游街示众, 剥夺名誉等,目的是使得惩罚更为人道, 有限度,虽然惩罚变得轻了, 但是法制的健全和普及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达到了违法必究, 法制坚定不移的效果,这是如何达成的呢?这就要依靠警察力量的全面铺展开来,能够监视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有密探, 线人,和妓女等网络支持,虽然在上层法制架构讲的是自由平等和权利不可侵犯, 法制的改进也在这个时候建立了无罪推定原则, 可是在警察力这个法下之法(infra-law)这个层次, 却是把可能的嫌疑人当成人民公敌来怀疑,来监视,来诛心的, 也就是说对可能想要犯罪的人来说, 警察力是不民主的, 其实每一个人都可能被监视。

同时自十七世纪以降,欧洲社会不断的加强每个社会成员纪律的提升,欧洲社会考量到人口大量增加, 大量流入城市, 必需要有反人民游牧个性的措施(anti-nomadic measures),即根除城市流氓如刘邦和乡野流氓如陈胜吴广者, 西方的方法是把中古时代寺院里的纪律方法, 引进军营,医院, 港口,工厂。 最为重要的是引进小学和中学里去,不论城市和乡间, 每一个受过小学教育的孩子都建立了时间观,纪律观,减少了野性和流氓性, 这样的社会训练要求的是公民的温驯(docile)有效率和有工作的技能。

到了十九世纪,法律的惩罚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 即等价的替代性惩罚被英美和荷兰的监狱革新所取代,惩罚的目的不再是要寻求等价替代, 而是要治病救人, 监狱成了让犯人独自反省, 改过自新, 学习一门谋生技艺的场所,这个时候在监狱的设计上出现了重大突破, 即Bentham (1748-1832)大力主张的环形设计 (panopticon), 这个设计使得每个囚徒不能与隔壁的囚徒相见, 但是每一个囚徒都被环形的中心所监视,而监视者的一举一动囚徒却看不见, 于是造成了囚徒不知自己是否在监视之下,只能设想自己在时刻监视之下, 因而有了必须自律的局面, 这个看起来不经眼的建筑设计, 却有巨大的心理效果, 于是环形监督, 也就是对全局的监督, 不断的被推广,可以用到军营, 学校, 工厂, 和社会每一个角落, 直到全局监督的概念覆盖到全社会为止, 这个小小的发明正是今天社会的全面被摄像头覆盖的缘起, 和今天人人意识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可以从录像里调出来被事后追究一番, 于是社会的监督转变为人人自我约束, 大大降低了社会监督的成本。

福柯的研究想要说明的是在民主法制的上层架构之下,法制的有效运行 必须依靠能覆盖全社会的警察力量和监视, 也必须要有社会长期培养人民纪律和素质的整套办法和设计, 缺一不行, 但是福柯也说明这些法下之法, 必须受到上层法制的约束,必须纳入社会契约论的框架底下,不然庞大的,无所不在的,持猜疑态度的警力,能够完全架空民主的理想, 即架空自由平等和权利的保障。

按照福柯的思路, 我们可以说现代国家既是民主法制也同时是警察法制, 一个是上层架构, 一个是法下之法, 关键是两者必须相辅相成,上层法的架构必须约束法下之法, 但是没有法下之法, 上层法制架构也不能有效运行, 今天的中国正是法下之法猖獗, 上层法制架构荡然无存的结果, 未来民主中国的建设必需考虑到契约论和社会纪律的同时建设, 卢梭, Rawls, 福柯的著作都是我们应该回顾和温习的功课。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18 17:49:0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