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草蝦 杀得一个都不错!   2011-04-17 10:55:37  


作者: 博讯螺杆   凡主动投降的,都该杀,吴化文这样的难道不该杀?咋把他漏掉了? 2011-04-17 11:13:15  [点击:2089]
蒋介石的失败,众叛亲离是个主要因素,最该杀的是傅作义

图为“起义”的傅作义部下官兵迎接共军进城



傅作义部下军官"起义"后的情况:

新华社资深记者,曾经的“右派”戴煌,在清河农场劳改时,同犯中有一个叫陈德和的人。陈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曾担任过国民党军队的一个工兵团团长。

1949年1月,陈率他的工兵团全体官员跟随傅作义和平起义。起义后,工兵团随着所有的起义部队接受了和平改编,他与许多军官奉命集中学习。学习了一个时期,“上面”有人说为了更好提高他们的思想,把他们全部划入北京市劳改系统,“边学习边劳动”。这样,他们稀里糊涂成了没有被判刑也没有被劳教的“留场就业人员”。他们明白,这是没有法律文书的变相劳改,所谓的“既往不咎”,不过是骗人的空话。

戴煌在劳动中“闪了腰”,“受了风”,无法劳动,多亏陈德和耐心为他治疗。每天晚上烧炕,陈都为戴烧热一块砖头,用湿毛巾和湿布包包好,防在戴的腰背下,再把戴的被子掖好,让戴全身闷得热如水洗,来驱赶寒气。同时教戴作面部八段锦,每天自我按摩,以利康复和防病。

——以上是戴煌在《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中》的回忆

“有一个叫王锦泉的犯人,此人是原绥远省人,是傅作义部队的一个连长,罪名是历史反革命。北平和平解放后,傅作义和他手下的高级将领董其武等人都作为“功臣”受到了共产党的优待,成了新中国政府的高级官员,部队则全部被整编了,而他的中、下级军官大部分却以“反革命”的罪名在“镇反”、“肃反”运动中被送进了监狱和劳改队,前面写的牛连乡就是一个,王锦泉又是一个,我接触过的傅作义部队这样的下级军官不下十几个。王锦泉经常发牢屏蔽说:“共产党说话不算数”,“傅作义把我们卖了”等等。在修场院时不知为什么他跟带工干部顶起来了,干部下令把他捆起来丢在场院边的沟里,蚊子叮的他一边打滚,一边象杀猪一样的叫。等收工时叫几个犯人把他拖出来,脸上全是血,肿的象个发面馒头,白囚衣也成了红的了,这全是他打滚时压死叮在他身上的蚊子吃的他的血。收工回去,塞进小号,三天后就死了。兴凯湖的蚊子能吃人,没到过这个地方的人可能不相信,可凡是早期到过兴凯湖的人都了解这一情况。”

——陈奉孝:《兴凯湖纪事》

到了农场后立即把赵得亮他们抓了起来,经审讯破了案。突破口是从一个叫牛连乡的犯人打开的。牛连乡此人大有来头,他是山东济宁人,五十岁左右,从小跟着傅作义将军,当过北京市昌平县的县长和傅作义部队的军法处处长。一九五一年镇反时,他被抓起来跟五百多人一起拉到徐州市北的一个山沟里准备枪毙,可是临行刑前,一辆吉普车飞速赶到刑场,将他押了回去,后改判无期,是傅作义向中共领导求情,救了他一命。

——陈奉孝:《兴凯湖纪事》

一个白胡子老头颤颤巍巍说:“你是大命之人啊,这些年过得还好么?”父亲说:“好着哩,好着哩。这是我的大女儿。”父亲转身给我介绍说,老头叫武勤勇,今年90岁了。原在傅作义部队董其武师长手下当过连长,抗日有功。解放后被打成四类分子,受尽了折磨。后来落实政策,现在一个月民政部门给发200元补助,日子过得还不错。

——【长篇连载】《黑色家族档案》

我的外公是董其武将军的营级副官,黄埔军校毕业生,抗日时期是骑兵,打过鬼子,负伤后还受到傅作义将军的慰问,北平起义后外公谢绝当骑兵教官的邀请,与祖籍张家口大户人家的外婆来到青岛生下我妈妈,期间黄埔军校同学邀请外公坐军舰去台湾,但他一心想回安徽贵池老家经商。回到老家以后,外公外婆均参加了工作。文革到来,外公被打成了“历史反革命”遭到迫害,外婆也失去工作,四个子女中我的一个舅舅贫病交加早逝,其他三个都提前辍学从事体力劳动养家。外公于粉碎“四人帮”后不久去世,外婆于1992年去世,他们的一生受尽磨难,令人心痛。

——【长篇连载】《黑色家族档案》

傅作义女儿傅冬的懊悔

在北平"和平解放"过程中,傅作义的长女、傅冬"功"莫大焉。1924年出生的傅冬,作为向往革命的进步青年,1947年就加入中国共产党了。在整个平津战役期间,傅冬始终工作在父亲傅作义身边,传达共产党的指示,努力细致地做父亲的说服工作,为北平"和平解放"做出了不可替代的重大作用。傅作义曾问女儿,你是聂荣臻派你来的?还是毛泽东派你来的?党组织明确指示她:就回答是“毛主席派来的”。

北平解放以后,傅冬到天津任《进步日报》副刊编辑。1949年8月,傅冬参加中共第二野战军西南服务团,参与《云南日报》的创办。1951年3月,傅冬调人民日报社,先后在记者部、文艺部工作。1982年,借调到新华社香港分社,任编辑部副主任。从事统战工作。1995年,傅冬在人民日报离休。有回忆录记载,傅冬的政治觉悟一直很高,1957年,也是“反右派”的积极分子。

不过,也有文章称,她生前对中共所拍摄的主旋律影片《平津战役》一直表示不满,认为电影里表现的傅作义和平起义是在共产党逼迫下完成的,而实际上她父亲是守城名将,是为了民族大义和不忍北京古城被毁才率部起义的。因为当时傅作义虽被重兵围困,但四周还有他的五六十万部队,根本不是或不能毫无作为的。

傅作义对傅作恭之死追悔莫及

此时,难以制止的饥饿已在全国广泛扩展,断炊逃荒,饿死人的事已不是在甘肃省或个别地 方出现,"各地农民和干部反映饥饿的信件纷纷飞往中南海,尤以安徽、山东、河南和甘肃为多。无为县的一个干部来信反映,有一个乡一个村的人已基本死绝!他在信中说:'如有出入,甘愿杀头。'(引自《解放军文艺》1993年12期,徐志耕文。)

在此情况下,中央已意识到形势的严重性,派出检查团,赴全国各地检查工作。 派到甘肃的检查团,是以监察部部长钱瑛为首的一行人,其中有公安部副部长王昭,也有部分民主人士,水利部部长傅作义就在其中。这一行人先到甘肃的重灾区河西走廊检查工作。在深秋的一天,他们来到了酒泉夹边沟农场场部。检查团先了解了场里的基本情况,作了指示。后来傅作义就问道:"有个叫傅作恭的没有?"

此时,傅作恭在背草筏子时因病被折磨死去已半年了,有个姓吕的教育股长回答:"可能已经死了。"

傅作义问:"请问他埋在哪里?"场长刘振宇还想推脱责任,回答说:"听说他可能跑了。"此话引得傅作义狠拍桌子,怒目圆睁,批评道:"你这哪是共产党做事,国民党死了人也要交代清楚。你说他跑了,他50多岁的人怎么跑?再说他就是些右派言论,没有别的问题,他为什么要跑?"

此次会议,为了了解情况,也吸收个别劳教分子参加,其中有个叫司继才的,劳教前为建工部第五建筑工程局宣传部长,是1944年参加革命的老同志,此人参加会议后,因为知道傅作恭生前的组长是原公安厅的刘文汉,就将上述情况告知了刘文汉。司继才后来回原单位,问题很快甄别平反,恢复了党籍,恢复了工作。

且说傅作义发完了火,内心仍很不平静。手足情深,他内心悔恨不已,是觉得自己对弟弟的死负有责任。检查团来到酒泉夹边沟劳教农场以后,他已了解到这是个死了很多人的农场。这里让很多人都无法活下去的严酷生存条件,弟弟作恭曾来信说起,并请求自己的支援,自己非但没有对他作任何帮助,还不相信他信上所说,对他严词训斥。现在弟弟肯定已经死了多日了,场长连他死了的事实都不肯承认。唉,唉,是自己一封又一封信地写信动员弟弟从国外回来报效祖国,又是自己让弟弟来甘肃发挥专长搞水利建设。现在弟弟就在这个平常人难以活下去的农场送了命,罪责在谁?罪责在谁?如果当年把弟弟留在身边,留在水利部工作,他也不致在这个鬼地方送命。此时的傅作义已是70多岁的老人,他心中的悲伤真是述说不尽……这是他一生中干过的最追悔莫及而又无法挽回的一大憾事。

抗日名将“大青山之王”鄂友三的下场

虽然鄂友三后来在绥远起义,也未得善终。50年11月25日华北军区司令召集绥远军区各军、师、旅长到北京开会,总结部队改造工作通过两项决议,第二项决议史称"北京决议"。这第二个决议就是以暗通国民党罪,当场逮捕刘万春、张朴,鄂友三。刘万春经傅作义营救送进战犯改造所,傅作义找总理论理,当初讲好;"既往不咎,不能食言。"所以后来中央找了个替身枪毙,代替刘万春,刘才算拣回一条命。鄂友三虽经傅作义多方营救,仍未得宽恕,先是经过劳改,随即在北京永定门外天桥被枪毙。枪毙鄂友三显然是毛泽东的密令,因为鄂友三曾端过毛的老巢,并留下字条嘲笑毛泽东,事后毛泽东起誓必杀此人。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17 19:37:1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