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路   翠嫚的命令 2011-04-17 17:56:46  [点击:1139]

书斗活到47岁就死了。书斗死的时候,弓着腰,满脸沟壑,看上去像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临终前,书斗拉着翠嫚说,我走后,你再找个好人家嫁了吧。翠嫚哭着说,好女不嫁二夫,俺嫁给你,就已经是二婚了,怎么好再嫁?你快别说了,让人心碎。书斗摇摇头,你才36,不值得为我守寡,跟了我这辈子,没吃顿饱饭,没穿件好衣,亏了你了,嫁了吧,嫁了吧。说完撒手西去,翠嫚哭得死去活来。


翠嫚没听书斗的话,艰难地把三个孩子拉扯成人。眼看银霜满头,忽一日,她的前夫找上门要求复婚。


原来,她的前夫是个老工人,祖上在青岛有房产,家境殷实。在青岛的妻子去世了,老工人晚年孤独,突然想起被自己遗弃的前妻,在农村苦了一辈子,内心顿生愧疚。最近几年回沙梁,打听前妻守寡20多年,没有改嫁,就动了复婚的念头。不想一对儿女坚决反对,谴责老头人老心花,声称若再娶媳妇,就跟他断绝父子关系。老人动了脾气,指着儿女大骂:什么再娶媳妇?她是你大妈,老子当年学了陈世美,才作孽生了你们这两个畜生!如今老子要赎罪,你们拦着,无非是图我的家产,老实告诉你,你大妈死在我前面就罢了,死在后面,所有的财产都是她的!


老工人坚决把翠嫚娶回家,因为担心出现变故,还跟她扯了结婚证,留下遗嘱,死后财产都归翠嫚。


翠嫚这边,长子和次子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是因为母亲等于是跟前夫复婚,再加上养育自己这么多年,吃尽了苦头,再婚后到青岛总可以享点清福,也就没有反对。小儿子“连连”虽说到了结婚年龄,因为缺点心眼,至今没有媳妇,听说老妈要嫁个老工人,兴高采烈,满口叫着大爹。老工人一高兴,给他在青岛找了个临时工干。


孔夫子说,死生由命,富贵在天。这话用在翠嫚身上实在不爽。翠嫚嫁到青岛,伺候老工人三年,老工人竟撒手西去。老工人的儿子,女儿立即把翠嫚赶出门来。一字不识、在青岛举目无亲的翠嫚,只好再回沙梁亲生儿子这边。


过了一年,老工人的儿子和女儿因为继承老工人的家产打起了官司,法官从公证处找来老工人的遗嘱公证书,对这两位说,你们都别争了,这财产根据法律,只能按照遗嘱判给你妈。
老工人的女儿大喊,我们哪有妈?我妈早死了!


老工人的儿媳是个小学老师,颇有心眼,马上对法官说,我们是有个妈在农村,但是我妈说了,这财产她不要了,给孙子了。


法官说,你去把证据拿来。


老工人的儿子、儿媳带着孙子,打着出租车急如星火赶来沙梁,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进门就喊妈,比亲生的儿子儿媳都亲。


翠嫚受宠若惊:你们这是来做甚?


儿媳满脸堆笑,握着翠嫚的手说开了:“妈唉,这不您走了一年,您的宝贝孙子天天哭着要奶奶,他爸没脑子也不会说个话,什么都听他姑的。上次赶您走不是俺们家的本意,您老千万别往心里去呀。”


翠嫚慢条斯理地说:“你们也不是我亲生的,不赶我走我也会自己回来。我能生什么气?我自己有儿子,儿子能养我。”


“我就知道妈您是同情达理的人,这不,孩子他爸帮你向政府申请了一块抚恤金呢。妈啊,只要你活着,每月政府都给你260元钱。妈,您要是不够的话,我们再补给你。”


翠嫚高兴地说:“够了够了,真难为你们还想着我!就是亲生的也比没有好啊。”


话到了这个份上,儿媳妇又说:“可是我们也有点事来求您了。妈,您就看在您孙子的份上,帮帮我们吧。”说着把七岁的孙子胖胖叫过来,“快叫奶奶啊。”


胖胖歪着头,大量了一下翠嫚,转头对他妈说:“妈,这老太太不是我奶奶呀,你不是说我奶奶死了么?”


儿媳妇大窘:“你瞧这孩子满嘴胡说,你奶奶才回来一年就不认识了?你还要不要吃肯德基了?快叫奶奶!”


看在肯德基的份上,胖胖委屈地撅着嘴,小声叫了句:“奶奶。”


翠嫚和蔼地笑了:“别逼孩子了,我在青岛的时候,他也没怎么去,哪里还能记得我?说吧,你们要我做什么事?”


儿媳妇如释重负:“妈,我也不瞒您了。这不我爸爸去世的时候,写了个遗嘱放在公证处,说是他的财产都由你决定。我就想啊,咱们家的财产以后不是都得给自己孩子?还能给外人?妈您是明白人,是不是这个理?”


翠嫚点点头:“对,是得留给孩子,不能给别人。”


“可是现在他姑来要这个房子,您说房子归了他姑,不就给了外姓人了么?胖胖怎么办?”


翠嫚说:“是不能给她,你的这个大姑子确实不是东西,我在那里的时候,她不就不去,去就要东西。你爸爸也都烦她。可她也是你爸爸的亲女儿,我说了管用么?”


儿媳妇:“您说的太管用了,法官说了,只要你写个命令,这房子就归胖胖了,谁都要不去。”


翠嫚:“我哪里会写什么命令?”


儿媳妇掏出一张纸来,给翠嫚看:“妈,我都给您写好了,您就按个手印就成了。”


翠嫚拿着那张纸,一个字也不认得。儿媳妇拿出一个圆圆的印泥盒,捉着她的手按了红红的好几个手印才罢休。


翠嫚看着自己的红手指说,“这不是卖身契吧。就算是卖身契,我一个老婆婆也不值什么钱了,罢了。”


儿媳妇给丈夫丢了个眼神,儿子掏出1000块钱来:“妈,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您收下吧。”


翠嫚一惊:“赶情还真得卖出钱来了?”


儿媳妇:“妈,您想哪去了,您给您孙子写了‘命令’,做儿子的孝敬您还不应该么?”


第二天,儿子儿媳们把翠嫚的“命令”送到法庭,法官打开一看,内容是:“本人陶翠嫚声明放弃对綦书林遗产的继承权,本人应该继承的份额,全部赠送给孙子綦胜利(胖胖)。
特此声明,声明人陶翠嫚。”


法官根据这份协议,将财产判给了老工人的儿子,女儿大吵一顿,但是米已做熟,木已成舟,无可奈何。


后来,慢慢有话传回沙梁村来,翠嫚放弃继承的遗产,价值大概100万元。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