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刘路 翠嫚的命令   2011-04-17 17:56:46  


作者: 刘路   沙梁生死书 2011-04-17 18:05:10  [点击:996]
生与死
沙梁是个神奇的地方,在过去的日子里,时常有些无法解释的灵异事件发生。生与死在这里常常纠缠不清。

死而复生
这个故事是母亲说的。我们村早年间有个叫玲子妇女,嫁了两个老公,哪个老公死了,她都跟着死。
第一次是她大概30岁左右,有一天,她的丈夫突然得急病,那时候农村没有医院,“医生”也都是些跳大神的江湖骗子,所以得了病几乎判了死刑。没几天,丈夫翘辫子死了。玲子已经有了好几个孩子,丈夫死了,天就塌了,她哭天喊地、悲痛欲绝,一口气没有上来,也死了。村里人见几个孩子可怜,就凑了点钱,把他们夫妻合葬了。
谁知道到了半夜,玲子又活过来了。她掀开棺材盖,用手挖了个洞爬出来。一看,满天星斗,自己又穿着死人衣服,怕吓着孩子,就没敢回家,依旧爬进坟墓里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她爬出坟墓,正碰上我们村早起放羊的老羊倌,老羊倌吓得屁滚尿流,惊慌万状地问:你究竟是人是鬼?玲子就跪下给他磕头,细说缘由。老羊倌看她满脸泪痕,磨破了的手指鲜血淋漓,就信了她死而复活,带她回家了。
玲子死而复活的消息轰动了当地四庄八疃,母亲去跟她学针线,曾问她:你死后,在那边都看见什么?她说:我就遇见一个人给了我一个小圆球,让我吃了,然后就活过来了。
玲子后来又改嫁了,还在我们村住。大概60岁左右的时候,她的这任丈夫去世了,玲子又一次跟着死了。她的几个孩子哭得死去活来:娘呀娘,人家死你就死,你怎么这样呀。玲子埋葬以后,她的孩子们在新坟上守候三天,希望她能再次复活,但是这次一次,她没有再从坟墓里挖个洞爬出来。

官文放阳身
这个故事上父亲说的。官文是我们村一个老实巴脚的庄户人,生性节俭,半年才剃一次头。五十岁生日的那天,他最后一次剃头,谁知道剃了一半,头一歪,死了。
官文有个“地邻”,街里人,名叫书坦,为人诙谐,经常跟官文开玩笑,按照辈分他该叫官文为叔,但是因为不是本家,他总是喊官文“棍棍哥”,官文也不生气。
那天下午,书坦从胶州赶大集回来,路过村西“松林子”,看见官文剃了一半头迎面走来。书坦就笑着跟他打招呼:棍棍哥,你这是到哪里去?怎么剔了一半头就往外跑?官文头也不回,睬也不睬,直面而去,一会儿就消失在“松林子”里面了。
这“松林子”是我们沙梁村西的一片坟场,松柏森森,遮天蔽日,覆盖一百多亩,最粗的松树几个人扯着手都环抱不过来。传说有600多年的历史,沙梁人从明洪武年自云南、四川迁来,列祖列宗都埋在这里。里面有蛇鼠獾狸、野狗草狐出没。晚上常传来黑乌鸦和猫头鹰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离它老远就能看见粼粼鬼火跳来跳去。听母亲说,她小时侯大白天走到这里都觉得阴气森森。
书坦很郁闷,回家对老婆嘟囔:今天不知道怎么得罪“棍棍”了,我跟他打招呼,居然不理我。
书坦老婆很惊讶:你说官文么?我怎么听说他死了呀。
书坦大骂老婆:放屁,我明明刚刚看见他,剃了一半头往西南方向走,难道我活见鬼了?
书坦没把老婆的话放在心上,抱着孩子到大街上去玩。到了文昌阁,看到很多人急匆匆往东走,就问:这是怎么了?有人告诉他:官文死了,头没剔完就死在椅子上。大家这是去他家“帮忙”办丧事呢。
书坦一屁股坐在文昌阁台阶上,喟然叹曰:大人见鬼大,小人见鬼死,我一个草民,大白天活见鬼,没有几天活头了。
果然,三个月后,书坦郁郁而死。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