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凌锋   永远的新移民 2011-04-17 20:59:40  [点击:4498]
永远的新移民 凌锋

●作者一生飘泊,生于中国大陆,长于印尼,回中国受高等教育,文革后
移民香港,因九七后香港主权交中国再移民美国,最后去到他最认同的民
主国家台湾定居终老。

香港特区政府今年财政预算因为充当守财奴而被猛烈抨击,更因为“派糖
”六千大洋派到强积金户口,要到六十五岁退休后,才能“纾困”,进一
步引发民怨,在“洋紫荆革命”口号下吓坏了的特区政府,在北京压力下
赶忙改弦更张,将六千元改派到每一个十八岁以上拥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
的香港人身上。

然而因此来港不到七年的新移民无权享受这个福利,引发是否歧视新移民
的争议,但是也引来反方认为新移民没有贡献就争夺一切好处的“福利主
义”的批评。但是更令香港人担心的,还不是这区区六千元,而是新移民
被中共利用为“掺砂子”而损害香港主题价值的工具。任何一个国家或地
区,新移民始终是少数,因此也可以说是弱势族群,因此在舆论上,他们
难以占先,即使在道理上,要有贡献,才有福利,新移民也说不过老住民
。但是拿出“平等”、“正义”的帽子,也不能不引起社会的重视。

从印尼到中国再到香港

其实世界各地,都有新移民与老住民的矛盾,问题是怎样拿捏分寸,正确
处理。我现在是台湾的新移民。我一生的漂泊,可以说是一个永远的新移
民,自有不同时期的不同感受,但只要是我自己的选择,就会达观认命,
不会怨天尤人,否则离开就是。

我是印尼的第一代华侨,也就是在中国出生后才到印尼的,那里叫做“新
客”,也就是新移民,有别于住了几代的BABA(汉语拼音读PAPA,汉字是
上面“山”,下面“合”,我的中文软件没有这个字)。到印尼是父母因
为战乱的选择,不是我的选择,因此缺乏对印尼的认同。小学、中学都在
“爱国”的华侨学校就读,所以民族情感强烈,身在印尼,胸怀祖国。
我刚就读初中,适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接着是“抗美援朝”,可以说
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代海外愤青,觉得世界革命,就应该革到像印尼
这样的“亚非拉”半殖民地国家,所以为在那里的爱(中)国活动洋洋自
得。甚至到一九六五年印尼的九卅政变,我都站在中国共产党与印尼共产
党的立场来看问题。一直到文革让我认识到共产党的欺骗与作恶,对前半
生做出反思,才觉得在印尼从事爱(中)国活动的错误,对不起养育我十
七年的印尼土地。将心比心,如果印尼人在中国从事对中国的颠覆活动,
中国政府允许吗?因为拒绝融入印尼社会,拒绝加入印尼国籍,因此一九
五五年回国也是必然的选择,于是成为中国的新移民。

虽然那时中国还贫穷,我还是甘之如饴,积极与中国社会融合,避免“照
顾”,摆脱“华侨习气”,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因此很少人可以看出我
的华侨身份。但是这经不起长期的考验,大跃进带来的大饥荒,我的华侨
新移民身份,可以享受海外寄来侨汇所享有的特权。再就是文革后期,我
开始认识共产党的罪恶后,没有与国内人民一道“同甘共苦”而有离开中
国的特权。为了补偿这个愧疚,我一直关注中国民主运动的发展,希望中
国的同胞可以早日脱离苦海,为此成为共产党的黑名单。

移居到香港成为大英帝国的“三等公民”也是我的选择,甚至是深思熟虑
的选择。因为打从大饥荒到文革,父母都劝我离开中国。开始是还有革命
雄心而拒绝离开,后来是担心到香港无法生存而不敢离开。到对共产党基
本绝望后,才离开中国到香港成为新移民。与过去回国有大批物质随驾不
同,来香港基本两手空空,虽然有老妈接应,然而经济实力还是薄弱,所
以非得打工维生不可。对养家糊口来说,可说是从来没有的紧迫,存摺里
最多时也只有几千港元。暑期开学,小孩子的学费、书籍费、服装费都是
问题。那时不敢想像只要一个月失业,会是什么光景。

然而,我没有打退堂鼓,像有些人那样,回到中国各处演讲批判资本主义
与殖民主义的黑暗。因为我觉得做英国人的三等公民,比做中华人民共和
国的主人翁来得自由,至少没有政治上被批判的恐惧。我珍惜这个自由,
充分享受这个自由,在香港这样一个弹丸小地而大鸣大放,发展起我的评
论事业。从而落得被中国政府两次没收回乡证的命运。

不想被中共再度统治移民美国

这还不要紧,更糟糕的是好景不常在,中国在一九九七年收回香港主权,
我不想给共产党第二次统治,只能拜别让我可以充分发展的香港,移民美
国。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的领袖,价值观的认同方面自然没有问题,能够
以优秀人才身份留居美国,也是我非常感恩的地方。所以也一度准备在美
国终老。后来又决定离开美国,还是因为虽然自己认同美国文化,却无法
“使用”美国文化,只能一直在华人圈子里活动。虽然与中国民运人士有
接触,与法轮功、藏独、疆独,尤其与台独人士有接触,但是始终感到做
不到更多想做的事情。

而随着中国的“崛起”,大量中国新移民进入美国社会,让华人社会认同
美国的价值观逐渐变化,使人非常忧心。而美国对中国的姑息政策也使人
失望。正在这个时候,台湾的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关系越来越火热,甚至到
北京去联共制台,而自己多次受邀到台湾参加研讨会,也认识台湾许多朋
友,因此掀起不如到台湾这个“前线”发展的念头。而台湾本土意识的增
长,加强了对抗共产党统一的力量,也加强我回台湾的决心。

在美国生活在新移民圈子里,说实话,对他们的一些作为实在不敢认同。
尤其是中国新移民,自愿移民美国,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偷渡美国,但是到
了美国,好不容易取得居留权,却只爱美国的钱,在政治上则认同中国的
专制制度,这种吃里扒外的作风,实在可悲。说穿了,无非是“利己”而
已。中国人的精明,在移民与居住过程也展现无遗。他们可以钻美国法律
空子,处理好所有存款,然后以穷人身份享受到美国的福利;做生意的,
其偷税、漏税本领在各族群中,也应该是首屈一指。当然,我们不是富豪
,收入有限,因此为了贪便宜,也会配合商家做出这些勾当,这是我们对
不起美国的地方。

定居民主台湾成为台湾“头家”

在美国做新移民的时间最短,只是八年多时间,又到台湾来做新移民。台
湾是民主国家,这是我最大的认同点。而文化上的接近,也容易发挥我的
特长。一到台湾,没有任何陌生的感觉,因为太太是台湾人,而我自己又
是香港侨生,所以一年就入籍,拥有投票权而成为“头家”。台湾生活程
度低,医疗健保比美国便宜许多,都非常适合已经没有正常收入的老人,
尤其是“老掉牙”的年纪,台湾装假牙才需自费,补牙都有健保,实在难
得。

当然我也很惭愧,作为新移民有这样的福利。幸好一九八○年代我就开始
给台湾报刊写稿,尤其一九九六年开始每个星期在自由时报有专栏;依台
湾的规矩,稿费中的两成,都由报馆扣下代向政府缴税,所以我也是二十
多年来台湾的纳税人。只是,作为台湾的“头家”,参与台湾的民主运动
相对较晚,那就在后面努力补上,在人生的最后岁月,能为台湾人多做一
点事情,以报答台湾这块土地对我的接纳。

抱着这样谦卑的态度,我在台湾认识了更多的热爱台湾的朋友,这是新移
民难得的晚年。如果不是马英九集团热衷投共,面临第二个九七的威胁,
日子还可以过得更自在一些。但这也是命中注定,只能用奋斗来改变这个
情况。

《开放》杂志 2011年4月号

(穿越30多年时空的重要评论,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请看
林保华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旧评论还在继续增加与上网中)
(要了解中国最新重要资讯,请观看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网
站http://www.twyac.org内的“共产中国”网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