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小平头   刘国凯: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届二中全会公报(第二号) 2011-04-22 18:52:00  [点击:1419]

中国社会民主党若干观点方针策略的原则阐述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届二中全会公报(第二号)

2011年4月16至17日,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届二中全会在纽约举行。
来自美东,美西,欧洲,澳洲,亚洲的十九名中央委员参加了会议。
会议着重讨论了中国当前的社会情势,实现中国民主的可能途径,以及中国社会民主党在实现中国民主过程中所能承担的具体工作。会议经充分讨论后,对中国社会民主党的若干观点方针政策作如下原则阐述。

一,

全会认为:中国共产党在其所谓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许多统治手法“与时俱进”。在经济结构中让民营经济与外资经济存在和发展,在个人生活领域中还给民众原先被剥夺的一些人身自由。但是在根本点上,共产党并没有作丝毫的改革。它固守着一党垄断社会公权力的格局,对抨击一党专政要求实行民主制度的呼声予以封杀,对杰出的民主志士予以监禁和施予各种形式的迫害。新闻自由被钳制,结社权被扼杀,军队警察为党所有,即使是最基层一级(乡镇)的选举仍然操纵在共产党的手中。民主政治在中国连雏型都不具备。

全会注意到,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取得显著的发展。这些发展有赖于全世界科学技术的飞速进步;有赖于中国专业技术人士的聪敏才智和劳工群众的勤恳与对低报酬的极大耐受度(资料显示。2010年中国制造业的GDP为2.6兆美元,美国为2.02兆美元,但中国产业工人工资只有美国的5%);有赖于市场经济对发展生产的杠杆作用,也有赖于世界资本主义为自身追求利润而客观上对本已千疮百孔的共产党党有经济的输血打气。

全会强调指出:中国社会的经济发展并不能成为中共一党垄断社会公权力合法化的根据。换言之,这个发展并不证明中国社会政治上的进步,就如一个腰缠万贯的大富翁并不就是大慈善家。三十年来中国社会的变迁彻底地推翻了那种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理论,也否决了市场经济能自动导向民主政治的说法。中国共产党统治的持续,说明了专制政治可以与市场经济结合。在当代中国,资本主义中的负面因子正与社会主义中的负面因子结合并产生出人类历史上最恶劣的东西-权贵资本主义。这个主义被中国共产党称之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它在坚持专制政治的同时也造就了世界上最大的贫富悬殊。1%的家庭占有了41.4%的社会财富,(另有统计数字是0.4%的家庭占有70%的社会财富)。至2010年财产超过1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其中中共高级官员的子女便占2932人。社会财富如此急剧地大量地朝极少数社会成员手里集中,这非但不是典型资本主义的特征,甚至也不是早期资本主义血汗工厂可以办到,只能是政治权力与经济杠杆高度结合的权贵资本主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才能做到。

二,

全会回顾了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史。会议认识到,出现于十九世纪中叶的社会主义,本是以早期血汗资本主义工厂为批判对象,诉求社会公平正义,维护社会弱势群体工人和贫民阶层生存权利的思潮。无疑,这个思潮是进步的,闪烁着人道主义的光芒。可是二十世纪初,前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派(后改名为苏联共产党)在实行社会主义的旗号下,蒙蔽广大工人阶级为其驱使效力,建立了共产党一党专制的社会制度。它还把这个制度称之为社会主义。从此,这个本来闪烁着人道主义光芒的思潮变成了共产党血腥统治的代名词·同义语。共产党在建立起统治后,把工人和农民都打入政治上无权和经济上受剥削的地位。而这个党尤其卑鄙无耻之处是竟然还打着工农政权的旗号。它的党旗竟然还以镰刀斧头为图案。

世界社会民主主义体系的政党秉持着早期社会主义诉求社会公平正义的理想,并不断加以发展升华。从比较单一的均贫富的经济诉求发展为政治经济的全面诉求。确认社会弱势群体的经济利益必须以政治权利做保障。就是说,必须实行政权向全社会所有阶层·所有群体·所有人开放的完善民主政治。但是由于世界共产党体系-主要是前苏共和当代的中共-对社会主义的歪曲·玷污和糟蹋,我们把我们的思想体系从社会主义更精确地改称为社会民主主义,以资与共产党的“社会主义”相区别。
当今,中共政权已公开把劳工阶层从名义上到实际上都打入社会底层,并明确接受资本家入党。这些中共的资本家党员许多就是从共产党官员或其配偶亲属嬗变而成。共产党镰刀斧头的党旗包裹着大资产阶级,形成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怪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个怪胎以一党专政的政治强制和资本主义的经济强制双重压迫着中国劳工阶级,使之处于特别弱势的境地。

三,

世界社会民主党体系的政党奉行和平改良原则系以资产阶级主导的政权向全社会开放为前提。
当今世界社会民主党体系的国际联盟组织为1945年成立的“社会党国际”。其前身为1923年成立的社会主义工人国际。再其前身为1889年成立的“第二国际”。欧洲工人运动之所以从“第二国际”开始就奉行和平改良的方针,是因为从那时开始欧洲各国的原以资产阶级主导的政权迅速向全社会开放。

1871年法国发生巴黎公社的工人武装革命。此次革命虽遭到资产阶级政府的血腥镇压。但九年之后,法国以资产阶级为主导的政府就主动向工人阶级和解,颁布了对巴黎公社参加者的大赦法令,释放所有起义参加者,取消所有通缉令,允许工人阶级成立自己的政党并参加各级议会选举和行政长官的选举。于是欧洲各国的工人阶级政党都陆续放弃了武装革命的观念。走上议会选举的道路。
十九世纪末到20世纪初,欧洲各国的政权虽已向全社会开放,但开放程度不够彻底。妇女没有选举权。男子的选举权还有某一程度的财产限制,和偏高的年龄限制等。社会民主政党认为,这些不足之处可以通过议会斗争去解决。此外,在经济上,劳工阶层的工资,社会保险,社会福利等都存在被资产阶级压缩的情况。欧洲各社会民主党认为,这些社会弊端也可以通过议会斗争的途径去减轻和消除。这就是和平改良的道路。这个道路是以政权向全社会开放,即建立了基本的民主政治架构为前提。

当今中国与十九世纪末叶欧洲的政治状况很不相同。中国共产党坚持一党垄断社会公权力的结构,坚拒民主化的政治改革,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危害国家安全罪”来迫害镇压追求民主政治的人士,这就堵死了和平演变的道路。

民主在宏观上是社会公权力的归属。政权为全体民众拥有,不允许让某个党派某些社会群体所占先据有。民主在微观上是个人的权利,选举权·言论出版·结社集会·择业婚姻·接受教育·迁徙出国等等,
毛泽东时代的中共对民众的个人权利予以全面彻底的剥夺。

随着现实的变迁中共也在重新锻造其统治术。它有两大发现。第一大发现是市场经济其实可以与其一党专政的政治结构相融,于是构建了其“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第二大发现是,还给民众个人权利中的个人属性部分并不危及其政治统治。于是从江泽民到胡锦涛都在“与时俱进”。但这并不能说明中共开启了和平演变的步伐,因为一党专政的政治结构没有丝毫的松动。

中国社会民主党之所以自觉归属于世界社会民主党体系,并非认为在目前中国的政治形势下可以实行和平演变,只是说明本党在未来的民主社会中主张“节制资本,改善民生”,以民主政权的政府干预使社会财富的分配更公平些,防止那些富可倾国的富豪操纵国计民生。而对于当前的中国社会实现民主的道路,并未预设立场。只要有助于实现民主,各种形式方式途径都不必刻意予以排除。实际的操作要以社会情势和民众意愿等因素为转移。总之中国社会民主党清晰地认识到,没有来自民间足够的正义压力,无论是自上而下的改革或自下而上的革命都无从谈起。

四,

中国社会民主党创立于海外。创立以来除在海外发展组织以外,也致力于在国内发展组织。中国社会民主党的政治目标是在中国建立完善的民主政治,这就注定了中国社会民主党必须在中国国内传播社会民主主义和发展党的组织,否则,实现目标就是空言。

传播社会民主主义可以通过各种形式和途径。语言,文字,私人场合和公众场合。当今互联网的无远弗届,给思想理念的传播带来有利的条件。

然而,我们党的国内组织还处于秘密状态。为了聚集力量,为了避免党的国内组织被专制政权扼杀于襁褓之中,在某一时间内以秘密状态存在是需要的。但是,我们不能永远安于网络状态。否则,我们的党就没有政治前途。

中国民主的实现,需要许许多多的人为此作出牺牲。过去,中国共产党曾广泛对政治犯(历史反革命罪和现行反革命罪)滥施死刑。当今,在世界民主潮流的冲击下,在中国一代又一代民主志士的抗争下,中国共产党不敢再对政治犯(颠覆国家政权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滥用死刑。但是其他的迫害手段还是在广泛使用着,如监禁,“劳改”,“劳教”,剥夺工作机会,日常骚扰等等。为中国民主奋斗的人们面临着这些迫害手段。而正是由于承受了专制政权的迫害才使他们在民众中拥有感召力,从而使他们在中国民主转型有突破性发展后,能有政治能量主导社会的发展走向。

民主固然是社会根本制度,但在这个根本的前提下还有不同的社会内容。以美国为例,在这个标榜民主的国家里,共和党的施政明显倾向社会上层,而民主党则倾向注重社会中下层的利益。欧洲民主国家两党政治也大致如此。我们中国社会民主党执政理念类似欧美民主国家的左翼政党,即我们也倾向注重中下阶层的利益。然而我们要实现我们的执政倾向,首先得取得执政权,取得执政权首先必须实现民主化。而只有在实现民主化的过程中做出重大贡献的社团才有可能获得足够民众的认同和拥戴去通过民主选举取得政治权。不能设想在中国实现民主的过程无实际作为,只敢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宣传一下民主理念,把自己包裹得紧紧地,不承受专制政权丝毫迫害的社民党能有取得民众拥戴走向执政的可能。

故此我们必须适时走出网络,走向实际。这个“走出”“走向”的具体形式,途径,时间表可以研究,可以商榷,但这个既定的方针不能放弃。中共对中国社会民主党在国内的破土和发展极为仇恨和恐惧。它使用各种办法予以扼杀。除了迫害社民党坚定的国内骨干外还威逼利诱不坚定分子和布局线人对党的国内发展方针进行种种污蔑攻击,企图分化瓦解涣散我们的队伍,迫使我们放弃这个正确的发展方针。我们必须认破中共专制政权的这一诡计并与之作坚决的斗争。如果我们没有走出网络的奋斗方向,没有走向实际的勇气和魄力,社民党就根本没有政治前途。充其量只是一个民主政治沙龙,社会清谈馆而已。

五,

中国社会民主党一定有辉煌的政治前途。但这个党并非仅仅是在2000年创建于纽约的党。因为在2000年之前,甚至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国内就有多次互无联系的青年民主志士各自创建中国社会民主党的壮举,虽然这些创建者都遭到共产党的残酷镇压,但火种绝不熄灭。回朔历史,从上世纪之初中国就有一波又一波的仁人志士不懈地为社会民主主义理念奋斗。在当今,共产党内也有一批具有民主意识的人们在不停地呼唤民主社会主义。这说明社会民主主义在中国有广泛的社会基础和政治感召力。说明社会民主主义必定在中国取得辉煌成就,社会民主党必将走向执政。但这个辉煌和执政未必与2000年在纽约创建中国社会民主党并在此之后持续跋涉的那班人相关。或许到那时,已经没有我们这批创建人的政治活动舞台。但是我们只须努力使社会民主主义事业成功,而成功不必在我。

在今后的政治大浪中,中国会涌现更多杰出的社会民主主义者,甚至也会有许多互相之间没有组织关系的社会民主党出现,而政治的浪涛会使他们终究融合为一个能量雄厚的中国社会民主党为在中国实现社会民主主义的理想而共同奋斗,并在中国的政治生活中举足轻重。

我们这个会议诚恳地向现今和今后的中国一代又一代社会民主主义者提出,请将现已创制的中国社会民主党党旗永远作为党的标志。红色阳关(社会民主主义)的普照下是蓝天(自由)白云(公正)。黄土地(民主制度)上绿草如茵(社会繁荣)。

社会民主主义的理想一定能在中国实现。

中国社会民主党第二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会议
2011年4月17日原则通过,4月22日审定发出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22 18:53:4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