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博讯螺杆   上海工人为什么罢工?看看中国货运司机们的生活就明白了: 2011-04-22 22:47:43  [点击:1594]
我的印象,长途货运是很赚钱的,在美国,货运司机有工会,收入是很高的,据说是跑一次长途,一年的生活就衣食无虞了,还听说美国的飞车党成员基本上也都是货运司机,他们在渡假时载着飞车女郎,很风光很潇洒。在中国,跑长途的货运司机也曾经是人们羡慕的对象,谁知道在今天的盛世中国,他们的生活竟然是这样惨淡?有个叫灰猫的公民记者,特地做了一个跟踪采访(跟踪采访图片略去):


灰猫:物流是国民经济的“血液”,在中国,公路运输承载了其中近八成的运量。货源竞争激烈,公路盘查密集,油价连年高涨,大货车司机们早已褪去了高薪的光环。

饱经风霜的屁民郭伟明



42岁的郭伟明,下岗后和妻子一起跑起了车,和众多的司机一样,为了生计和孩子,生活在路上。

3月26日晚,河北沧州泊头货场,郭伟明独自一人在通铺上看电视等待装货。

郭伟明,42岁,黑龙江黑河人,2009年在客运公司卖票下岗后,通过亲戚担保贷款8万元买了辆大货车,和妻子一起开始跑河北泊头和哈尔滨之间1400公里的专线。

3月27日,河北沧州泊头货场,郭伟明的妻子一边查看挑好的旧轮胎,一边把钱递到商贩手里。

一辆大货车一年磨损下来,18个轮胎要换个遍。由于轮胎价格太高,他们只能花3300元先买4个旧轮胎换上,买新的则要8000多元。

3月27日,河北省沧州泊头货场,郭伟明爬到车上装货。这次装了120个化工原料桶,还差10来吨的货就可以出发了。

3月27日深夜,河北省沧州泊头货场,郭伟明的车进行最后装货。

他们打算今晚连夜出发开往哈尔滨,躲避上高速路口的路政查车。大货车司机们一般都选择晚上十一二点,或者凌晨上路,过收费站也选择深夜或者凌晨。

3月28日凌晨1点50分,郭伟明的车经过一个收费站,用来应付检查的夹有100元钱的空驾驶证放在车前。结果警察少有的没截他们的车,夫妻俩暗自感叹幸运。

一路上,夫妻俩一共要路过7个收费站,最害怕四平和毛家店收费站,那里的警察截住就要200元,最低也要150元。

3月28日早晨,大货车又顺利经过一个收费站,没有警察罚款。郭伟明的妻子放松半躺着,“这次闯关又成功了。”

3月28日早晨7点,颠簸了一夜的郭伟明在服务区简单休息洗漱,准备吃些东西。在他身后,等待洗漱的司机同行排起了队。

3月28日晚,因为和货主约好第二天天亮到吉林四平卸货,两人为了赶时间边走边解决了晚饭。

3月28日晚7点,郭伟明已经连续开了17个小时,中间只休息了2个小时,开始打起了哈欠。

郭伟明是司机中少数不抽烟的,开车时困了就吃些零食,磕嗑瓜子。

3月28日晚上9点,两人决定第二次休息,脱衣准备睡觉。

货车司机都会选择在车上睡觉以节省开支。为了省油,郭伟明睡觉时不开空调。有一回冬天时开到东北,他们趁着车热睡一个多小时后被冻醒,然后接着开车。

3月29日早晨,两人抵达吉林四平等待取货,奔波了30多个小时的郭伟明显得有些疲惫。

郭伟明由于从小体弱,他的母亲希望他能长得健壮些,起了个小名叫“老虎”,开车的司机朋友也都称呼他“老虎”。

卸完货,夫妻俩继续前往哈尔滨。

郭伟明的妻子跑车时见了警察就紧张,没货拉也焦虑,刚跑一年车就患了胆囊炎,必须每天吃药。

3月29日下午,跑了30多个小时的货车油不多了,郭伟明开进加油站加油。

每次加油郭伟明都会把油箱锁好,他们曾经在夜里休息时被偷了一整箱油,损失惨重。

油价刚涨,几天前加满一箱油得花费1500元,如今却得花去1600元。

3月29日下午4点半,到达又一个收费站前,两人准备好塞着钱的空驾驶证。

白天过收费站时,两人一般会把车先停在服务区,走到收费站看看有没有警察,然后等警察下班了才过去。

3月30日中午12点,哈尔滨,郭伟明买了面条回家做饭吃。

从河北泊头到哈尔滨这一趟,两人跑了1400公里,收到运费12000元。支出方面,油费4450元,过路费3200元,尽管这次难得没交罚款,但修车和换二手轮胎多花出去4600元,总计12250元的支出让这一趟反而赔了250元。

3月30日晚,郭伟明夫妻的出租房内,炕上只铺了一层隔垫。

这间房子月租90元,房东看他们困难一直没有涨房租。每年河北的水果下来,两人都会给房东带一些。

3月30日晚,郭伟明的妻子在厨房里做晚饭。

郭伟明家里一子一女,儿子在大连上技校,女儿在哈尔滨读幼师。因为长年在外跑车,夫妻俩和孩子见面机会不多。

3月30日晚,哈尔滨,郭伟明家里简单的晚餐。

两个孩子上学的费用一年要4万元,他们一年的收入刚够供孩子上学,夫妻俩为此一直省吃俭用。

这次在哈尔滨等货还得十多天,郭伟明到街上闲逛。

货车不好跑,货站附近到处贴着卖车的小广告。

4月10日深夜,哈尔滨货站,妻子指挥郭伟明倒车。

在等待了13天之后,两人再次装货开往河北沧州,照旧是半夜出发。

4月11日晚,一辆大货车快速超过郭伟明的车,上面的篷布没绑牢被风吹开。

说起跑车的惊险经历,两人曾在去年秋天在高速上遇到大雾,能见度不足10米。妻子坚持停车等待,而郭伟明生怕追尾,小心翼翼开了许久,最后提心吊胆地开出浓雾。

4月11日,郭伟明的货车车况不好,途中发现货车漏油,下车开始修理。

曾经有一次在高速路上水箱漏水,妻子下高速去农户家挑水,挑了两担水走了三四里地,腿都发抖。

勉强修好车准备走时警察来了,称随意停车要罚款。
问罚多少,警察回答有多少就罚多少,两人说身上只有400元,警察说那就都拿来吧。


4月12日早上6点,沧州泊头货站还没上班,俩人抓紧时间在车里休息。

30个小时到达沧州,这一路郭伟明只休息了4个小时。

月12日早晨,河北沧州泊头货站,郭伟明爬上车顶开始卸货。

就在最近,他的一位司机朋友在装车时从车顶4米多高摔下,头颅严重摔伤,在医院昏迷了3个月后去世。

4月12日,河北沧州泊头货站,郭伟明的车上贴着卖车的小广告。

因为行情不好钱难赚,加之车的开销也大,郭伟明一直想把车卖了,然后给别人开车当司机,等以后活好了再自己跑。得知这辆两年前8万元买入的二手车,现在最高只能给到6万元后,郭伟明不满地说,“卖废铁也可以卖5万。”

谈到将来,郭伟明说,希望孩子能早日独立生活,自己养活自己。而妻子也开玩笑说道,等孩子独立了,他们再攒些钱,就可以去敬老院去安度晚年了。

繁忙的公路上,像郭伟明夫妻一样的大货车司机还有很多,他们顶着极大的压力和危险,保持着物流的畅通和快速,而自身却没有基本的社会保障。他们为了自己,为了下一代,生活在路上……


后记:中国的长途货运或客运,没有不超载的,司机当然知道超载的危险,但为什么还都要超载呢?因为不超载就赚不到钱,正常运载所赚的那点钱,一路上都打点警察和收费站这些车匪路霸了。我就亲睹了长途客运司机向警察交纳“超载费”,这在国道上好象是惯例了,警察干脆就在路边摆张桌子,司机们站排交费,这样的“卡子”一路上多不胜数,每次交纳的“超载费”是二百元,不管超没超载,雁过拔毛,都要交,交了才放行。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22 23:49:5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