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金陵梦   zt切尔诺贝利抢险总指挥基辅军区空军参谋长痛批日本错误 2011-04-22 23:58:33  [点击:939]
切尔诺贝利抢险总指挥基辅军区空军参谋长痛批日本错误

翟耀龙

据俄罗斯《NEWSLAND》杂志报道,针对愈演愈烈的福岛核危机,当年切
尔诺贝利核事故处理行动空中总指挥、时任基辅军区空军参谋长的尼古拉.
安东什金接受采访。他对比当年指挥切尔诺贝利行动的情况,指出日本在处
理福岛核危机中出现的一系列重大失误。

最初洒水降温是个错误?

安东什金指出,以他当年参加切尔诺贝利救灾行动的经验来看,日本最
初对福岛核电站采取空中洒水降温的方法,注定要失败。他说:“当年我接
到莫斯科方面打来的电话。他们说:”切尔诺贝利就交给你了!你可动用所
有运输直升机,为出事的反应堆洒水降温。‘“安东什金指出,当时直升机
部队可以从附近的普里皮亚季河汲水,然后飞到反应堆上空喷洒。但他敏感
地意识到,这不是最好的办法。一方面,直升机取水时会发生摆动,工作效
率很低,不如直接装运沙子和混凝土来得快。更重要的是,当时的反应堆就
像”一座开始喷发的火山“,洒水行动再迅速也无异于杯水车薪。于是,作
为一线最高指挥官的安东什金果断地拒绝按莫斯科的指示行事。他派直升机
直接对反应堆空投沙包进行隔热,后来再投放混凝土实施”封堆“。事实证
明安东什金的决定是正确的。切尔诺贝利事故的放射性物质总排放量达到广
岛原子弹爆炸的500 多倍。如果最初采取保守的洒水降温的方案,将造成更
大的破坏。

安东什金认为,日本被缓慢恶化的福岛核电站反应堆“欺骗”了,因此
选择了保守的洒水降温,结果贻误了战机。

安东什金指出,日本针对此次核危机所采取的空中行动力度明显不足。
当年他在3 天内就调集80多架直升机,轮番奔赴切尔诺贝利一线投下沙包和
混凝土。“莫斯科方面给我的指示是,‘动用你所有的直升机,一架不剩。
’而我就是这么\ 做的。”

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附近只有一座规模不大的机场,难以满足数量众多
的直升机进行起降、装填物资和加油等作业。于是,他命令在附近一所学校
的操场上临时设置停机坪,从而同时运行了两座前沿直升机基地。

“当时我绞尽脑汁,调动了一切能够调动的力量,还要找些窍门提高工
作效率。”安东什金指出,当时直升机部队的夜间作业能力存在不足,但
“封堆”行动不容他们有喘息的机会,必须昼夜奋战。在夜幕降临后执行投
送任务的第一批直升机铩羽而归。飞行员反映,虽然反应堆的火光比较显眼,
但他们仍然无法摸清目标区的准确位置,又不能把直升机降得过低。结果钗
h 沙包和混凝土包都扔偏了。安东什金灵机一动,想到港口的起重机在实施
吊运作业时,往往用巨大的网兜把数十包货物放在一起吊起和放置,这样操
作又快又稳。于是他设想也用类似网兜的东西实施集中投放。但是,空军哪
有这种大网兜呢?在与参谋人员商议后,他们决定动用制动伞和降落伞。于
是,首批180 部降落伞悬挂着沙包和混凝土降落在反应堆上。事实证明在当
时比较理想的风力条件下,这种方法非常管用。降落伞能够比较准确地降落
到预定区域内,直升机部队在夜间的投送效率由此得到很大的提高。

“接下来我们又面临新的问题——到哪去弄那么\ 多降落伞?”安东什
金说。基辅军区军需库中所有的降落伞都被调往前线。然后,所有后勤人员
和女兵都被动员起来,利用各种材料手工缝制简易降落伞。另外,所有没有
明确任务的军人、预备役人员、警察部队人员都被动员起来,跑到直升机基
地为沙土和混凝土打包。

安东什金指出,在切尔诺贝利事件中,苏联总共动员了10万兵员,包括
最精锐的防核辐射部队。日本在这方面差得很远。它表现出的动员能力差得
离谱。它最初竟然只派2 架支努干直升机到核电站上空洒水,令人大跌眼镜。
而且整个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期间,自卫队的空中洒水行动只有一次。当然,
自卫队的装备力量可能被地震救灾行动所牵制,但这也反映出它对核危机的
严重程度估计不足。

自卫队责任感严重缺失

安东什金还对日本自卫队的责任感嗤之以鼻。他指出,当年基辅军区征
调最优秀的直升机飞行员奔赴切尔诺贝利。他们中的钗h 人刚从阿富汗战场
撤回国内,“身上还穿着刚从莫斯科买的昂贵套装就来报到了”,并且马上
就投入了战斗。当时安东什金亲自搭乘直升机在200 米的高空指挥“封堆”
行动。而一线飞行员有时要把直升机降到20米的高度,以精确投下混凝土。
他们因此遭到比较严重的辐射,但没有一个人有任何怨言。“所有的直升机
飞行员都深知自己的危险和义务,他们完全知道核辐射的危害性。直升机大
都在滞空的状态下把一袋袋混凝土投向反应堆。有些飞行员每天往返反应堆
33次。一天下来就开始不断地呕吐,但没有一个人退却。”

参加“封堆”行动的直升机飞行员每天都要接受核辐射检测。当其所受
辐射的剂量超过标准时,就会获准脱离任务,由其他战友顶替。但飞行员的
数量毕竟有限,尤其是技术出色的飞行员,对于这次行动来说至关重要。
“令我无比感动的是,少校及以上军衔的飞行员中,没有人离岗。他们中有
的人甚至不愿接受辐射检测,就这样坚持完成了任务。”

一线飞行员在休息时,除了吃饭和小睡外,还不停地抽烟,再喝一点酒。
这是因为烟雾颗粒可以将呼吸道内的辐射颗粒带出来,而血液中有一定的酒
精含量能够起到抗辐射的作用。“当时我要求从基辅调来档次比较高的香烟
和葡萄酒,对他们进行不限量供应。有人还开玩笑说,这次有福了!”安东
什金回忆道,“在整个行动中,我没有对任何一名下属呵斥过一声,因为完
全没有必要。他们展示出了军人应有的素质。他们中的很多人在行动结束后
不久就去世了。但他们的牺牲换回了钗h 人的安全。”

安东什金指出,在福岛核危机爆发后,日本自卫队起初竟以“怕辐射”
为由,拒不执行危机处理任务。后来洒水降温时又不肯降低直升机的高度,
支努干在近100 米的高空边飞行边实施洒水。结果时间被白白浪费掉了。如
果一开始就采取不间断地空中洒水降温措施,福岛核事故也酗ㄕ雂_ 发展到
目前这样的糟糕状态。安东什金认为,这实际上不能算作是日本政府的失误,
而是体现了自卫队责任感的缺失。要知道,参与行动的支努干直升机下部加
装了专业的防辐射护板。而当年苏军的飞行员只是在座位上垫一块薄薄的铅
板就匆匆上阵了。

背景资料:尼古拉?安东什金其人

尼古拉?安东什金拥有工商管理学士学位,后来又到苏军总参学院深造。
他从1980年5 月开始担任苏联第20近卫集团军航空副司令。1985年调任基辅
军区空军参谋长,从而成为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处理行动的空中总指挥。

据披露,安东什金当年是苏军航空部队管理层中有名的才子。他不仅善
于指挥飞行作战和空降行动,还精通各种航空飞行器的设计,曾参与米格-
29、苏-27和苏一33战斗机以及一些直升机的改进项目,提出钗h 意见。更
令人称奇的是,他还是专业级别的举重运动员,曾在基辅军区田径运动会上
拿过冠军;他的绘画作品也得到钗h 美术界专业人士的认可。

事实上,正因为对航空行动和相关装备的性能都非常熟悉,安东什金才
能比较成功\ 地完成处理核灾难的空中指挥任务,并被苏联人视为“切尔诺
贝利英雄”。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