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黄鐘   王亭芳:惊心动魄的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届二中全会 2011-04-23 05:09:36  [点击:1809]
惊心动魄的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届二中全会

中国社会民主党第二届二中全会预定在2011年4月16日—17日在美国纽约法拉甚举行。这个会议没有经秘书处安排统一发出会议邀请,谁被邀请、完全由刘国凯一人包办,没有任何程序的监督。

15日晚上参加中国社会民主党第二届二中全会的代表们陆续到达后,被刘国凯指定的会议负责人曾大军,卞和祥请到餐厅吃饭。刘国凯没到场。曾大军介绍说,刘国凯主席太忙,没来。他当场给刘国凯打电话,说代表们都到了,想见见主席。他与刘国凯说了几分钟的话,就回过头来和大家说:国凯来不了,让我给大家问好,刘国凯让我宣布一下纪律:有人是特务嫌疑,所以,不能让他们参加会议,为了确保不让他们参加会议,我们临时将会场地址改了,暂时不告诉大家,明天早上8:30分,老卞到住处接你们,希望大家保密,以防中共要破坏我们的会议。现在,中共对我们的打击和攻击,仅次于法轮功,这说明,我们干得很好,对中共的威胁最大。他们攻击的主要目标是刘国凯主席,这次,王亭芳,金秀红来开会,就是针对刘国凯主席的,所以,坚决不能让他们参加会议。不能告诉他们会场地址。具体事情,请老卞给大家讲一讲。卞和祥接着说:金秀红,王亭芳都是共特,王亭芳12日就来了,想见国凯,国凯就是不见他。他显然想进会场破坏,我们和国凯商量好,如果他硬闯会场,就报警。

16日上午8时30分,参加会议的人都集中到了三有酒店的大堂,等待曾大军、卞和祥来领会议代表们转移驻地,以避免被金秀红,王亭芳“渗透破坏”。卞和祥来到大堂,见金秀红,王亭芳也在大堂与代表们聊天,极为恼火,气冲冲地对王亭芳说:没有请你来,你来干什么?紧接着对金秀红说:你是中共特务,你干的事你最清楚,你来干什么?金秀红大声申辩,并出示刘国凯邀请金秀红来开会的信,卞和祥夺下金秀红手中的信,当众将信撕的粉碎。王亭芳冲上前去怒斥卞的野蛮行为,刘因全和其他在场的人也对卞和祥提出了劝说和谴责。卞自知理亏,急忙离去,并要代表们赶快跟他走。 参加会议的中央委员拉着行李浩浩荡荡地跟在卞和祥的后面。从澳洲来的吕易,他那只超大号的行李箱,成了队伍快速前进的障碍,好多人去帮他,仍然赶不上队伍的步伐。由于金秀红,王亭芳也在前进的队伍中,卞和祥十分惊慌,左躲右藏,用电话向躲在秘密会场的刘国凯汇报。三、二为群的社民党中央委员们在法拉甚大街上缓慢地走了一个多小时,而此时卞和祥已不见踪影。参会的中央秘书长、监察长、中央执行和中央委员对这样的安排强烈不满。

队伍终于来到了新的住址处,那是一家坐落在41街,离刘东星为主席的“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相隔仅3个门的家庭旅馆,没有招牌,没人接待,极其简陋肮脏。代表们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曾大军从旁边的一个门里出来,将代表们引进了楼上,并对金秀红说,你没有资格参加会议,这里没有你的房间。这时刘国凯主席依然没有露面。会议在哪里开?已经超过了预定开会的时间了,你们究竟想干什么?代表们愤怒地质问曾大军、卞和祥。刘因全秘书长大骂曾大军:你们把我们当傻瓜呀!这是开哪门的会?这样搞来搞去是为了什么?我还是秘书长啊,你们将我的秘书长免掉吧。曾大军支支吾吾不敢正面回答,他急忙与一个躲在阴暗角落里的人通话。因为金秀红,王亭芳都在场,没有刘国凯的命令,他们是不敢轻易泄露会场地址。当然,对曾大军、卞和祥来说,破坏了党的秘密会议是小,当不上付主席才是大。可能是主席发话了,曾大军、卞和祥兵分两路将代表们切割为二拨,一路朝东、一路朝西。金秀红和刘因全,以及香港的几个代表跟着卞和祥被引向东拨;王亭芳和草庵等人跟着曾大军被引向西拨。

凌厉的寒风将代表们的脸吹打的青一块紫一块。东拨人马跟在卞和祥后面缓缓向缅街方向移动;西拨人马在41街西面大道的十字街口等候调遣。中执委,副秘书长蔡登文老先生风趣地说:我们早饭还没有吃,要杀要刮也得先吃饭呀。东拨人马渐渐消失在向东的人群中,西拨人马还在刺骨的寒风中站立。足足过了20分钟,一辆小车在西拨人群前停下,曾大军挡着王亭芳招呼其他人快上车,当王亭芳最后要上车时,开车的拉住王亭芳说:这是私家车,我不让你坐。你要上,我就报警。王亭芳奋然对草庵说:草庵下来,我们走,这个会不开了。草庵下车与王亭芳向在缅街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走去,曾大军气急败坏,从车窗里伸出脑袋,用近乎沙哑的声音不停地大骂“你这个狗特务,………。“行人奇怪地看着这个失态的亚洲人。

【屏蔽违规内容】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24 20:03:5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