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凌锋   zt香港2500藝術公民 遊行撐艾未未 2011-04-23 19:19:02  [点击:1848]
放大圖片

2500藝術公民
遊行撐艾未未
2011年04月24日 香港蘋果日報


【本報訊】人人都是藝術家,人人都應該享有表達自由。 2,500名本港藝術家和市民昨日迎着微雨,走上街道透過藝術手法,要求內地政府立即釋放「被失蹤」 21日的異見藝術家艾未未和所有政治良心犯,同時要求港府停止濫用警力威嚇自由表達的人士。面對警方堅持遊行隊伍只能在遠離行人路的「快線」進行,逾 500名示威者公民抗命,在 3條行車線遊行抗議,最終成功迫使警方讓步,開放貼近行人路的「慢線」讓隊伍通過。記者:林俊謙、黃偉駿



千人撐未未 內地人:乜水?
由本港藝術工作者發起的「藝術公民大聲行」,近 500名市民和藝術家昨午 2時半開始,在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集合,以不同的藝術品發聲,聲援艾未未。有人敲鑼有人打鼓,隊伍由一隻大型草泥馬開路。遊行隊伍放出多個寫有「釋放艾未未」和「藝術無罪」等字句的氫氣球後,於下午 3時起步,至 5時左右到達終點尖沙嘴文化中心,沿途都士氣高昂。



沿途數以百計市民加入
警方一度以圍繩和十多個鐵馬隔離遊行人士和市民,及後在藝術公民抗議下,方收回圍繩。現場所見,至少有 4部警車在場戒備,逾 30名軍裝警員和 3名督察到場監控情況。部份遊行人士不滿警方只准隊伍行「快線」,由登打士街轉出彌敦道後,即佔用 3條行車線進行抗議,雙方僵持 20分鐘後,警方作出讓步,容許隊伍使用貼近行人路的「慢線」進行。
遊行隊伍沿途向市民派發傳單和宣傳,不少市民對遊行要求釋放艾未未的訴求表示支持,即場加入遊行。警方估計,遊行起步時約有 500人,抵達文化中心時人數達 900人,大會則宣佈遊行人數有近 2,500人。



「香港自由越來越收窄」
昨日參與遊行的人士來自不同社會界別,除有老、中、青藝術家到場聲援艾未未,爭取藝術和表達自由外,亦有不少一般市民到場。任職文員的文先生表示,「香港係唯一可以自由表達嘅地方,如果咁都唔行出嚟,我覺得對唔住艾未未」。首次參加遊行的中四學生周小姐稱,「今次行出嚟,係因為真係睇唔過眼,點解艾未未講真話,都會俾人捉咗去?」藝術工作者黃先生則指,近日警方出動重案組調查塗鴉少女,「係一個警號,話畀我哋聽,香港嘅自由越來越收窄,所以一定要行出嚟表達不滿」。



逾千遊客駐足觀看拍攝
當遊行隊伍行至尖沙嘴廣東道一帶時,一度吸引逾千名趁復活節假期來港購物的內地同胞和外國遊客駐足觀看和拍攝,人潮一度逼爆廣東道行人路。遊行隊伍終在下午 5時許到達終點尖沙嘴文化中心,並隨即到香港藝術館外集會,之後在藝術館外牆掛上「真相無罪」、「藝術無罪」和「誰在害怕艾未未」等橫額,高呼:「我哋個個都係維權藝術家!」
遊行人士接着到文化中心原名「自由戰士」的雕塑外進行集會,有遊行人士在雕塑貼上「未未」兩字和「撐艾未未」海報, 10多名文化中心保安和約 30名警員到場監視,但未有阻撓。
藝術公民發言人鄧小樺認為,今次遊行人數遠超估計,是因為釋放艾未未的訴求獲得市民支持,加上不少過去甚少參加遊行的藝術家也有出席。鄧指出,警方若如過去遊行一樣,一開始就開放慢線讓遊行人士使用,根本連十多分鐘的交通塞阻也可避免,「一個民主社會嘅警察,應該係諗辦法令遊行順利進行,令市民嘅公民權利得到表達,而唔係用各種方法留難市民」。

-------------------------------------------------

警人鏈阻前進癱瘓彌敦道
2011年04月24日
【本報訊】警方為阻隔市民中途參加遊行,事前只准示威者使用彌敦道中間快線。不過,昨日遊行人數眾多,一出發進入彌敦道,便佔用了三條行車線,加上警方一度阻止遊行隊伍繼續前進,令車水馬龍的彌敦道頓時大塞車,足足塞爆半小時。



與示威者僵持 20分鐘
放大圖片

戴上 V煞面具的遊行人士在街頭與警員「正面接觸」。謝榮耀攝



遊行隊伍下午 3時從旺角行人專用區出發,已經有數百人在內,隊伍一出登打士街轉入彌敦道,便沒有按警方原定要求只可使用中間的快線,而是佔用了往尖沙嘴方向的全部 3條行車線,令大批車輛被堵塞在彌敦道中間,進退不得。
由於造成交通大擠塞,在場警員立即在咸美頓街街口組成人鏈,阻止遊行隊伍繼續前進,並要求示威者全部重返中間快線繼續遊行,但被示威者拒絕,雙方爭持不下,理論了近 20分鐘,令半條彌敦道頓時陷入完全癱瘓,並引起部份被迫留在車上的乘客鼓譟。有市民批評,示威者應該顧及其他人感受,選擇在一些偏遠地區遊行,以免打擾別人放假的雅興;但也有不少市民支持示威者的行動,認為受阻少許,無傷大雅。
幾經爭拗後,警方最終作出讓步,容許示威者全部使用彌敦道靠近行人路的慢線繼續遊行,騰出另外兩條行車線疏導交通。最終遊行隊伍和平示威,沿彌敦道遊行至尖沙嘴文化中心終點,全程未有發生衝突或不愉快事件,也再沒有阻塞交通。

-----------------------------------------------



凌晨出擊 下午遊行
塗鴉少女與警捉迷藏
2011年04月24日
【本報訊】警方出動重案組追捕的塗鴉少女,昨凌晨繼續出擊,在尖沙嘴塗鴉,下午則隱身遊行人士當中,走出來聲援艾未未,與警大玩捉迷藏。她當然沒有自揭身份承認就是塗鴉少女,但其所作所為,成功動員更多人上街遊行。有遊行人士斥責警方委派重案組搜捕刑事毀壞案件的「疑兇」,真正目的是製造白色恐怖。
記者:倪清江、林潔華



塗鴉美少女呢?與警捉迷藏

塗鴉少女日前接受《蘋果》訪問時,承諾昨日一定會出來。她於昨日凌晨向本報記者發出手機短訊,表明不會退縮,「未未為我,我為未未。尚能發聲時應當吶喊,尚可行動時豈能退縮」。一名認識她的遊行人士證實,她昨日確實有參加,並在靜坐人群之中,只是不想就這樣向警方送羊入虎口,所以未有現身承認自己就是塗鴉少女。



放大圖片

《齊撐塗鴉少女》
爭取自由 神小姐(藝術工作者)
「以前曾灶財四處塗鴉都未見過警方出動重組案調查,塗鴉少女事件反映香港嘅表達自由越來越窄。」



放大圖片





行動達到預期目標
遊行人士普遍正面評價塗鴉少女的行動。自稱是社會主義者、但反對中共史太林式獨裁共產主義的鄧小姐,認為塗鴉少女是公民抗命,連聲表明「撐!撐!」。她認為從參與遊行的人數,反映行動達到預期目標。她認為,塗鴉少女的行動在法律上頂多是刑事毀壞事件,「推到重案組嚟查,完全係白色恐怖,打壓社運」。浸會大學視覺藝術系學生李小姐也批評警方浪費公帑,「大陸欺壓藝術家,遲早會到香港,當我哋仲有自由出嚟,就要爭取」。
設計課程學生黃小姐撐塗鴉少女沒有犯錯,「警方查到又點呢?告佢塗鴉?但(艾未未)件事未完。中國、香港(政府)改變唔到,市民就做啲嘢話畀佢哋(中國政府)知。」藝術工作者余一心仿效塗鴉少女,在上衣噴出艾未未的肖像,「佢(塗鴉少女)只係用其他顏色美化呢個城市,唔覺得係破壞」。
自製艾未未紙頭套、表達「人人都是艾未未」訊息的本地藝術工作者神小姐指出,「九龍皇帝」曾灶財過去四處塗鴉,但未曾聽聞政府會出動重案組調查,「曾灶財當時寫嘢鬧英女皇,你比較一下今日嘅情況,就會知道我哋今日點解要行出嚟」。她的女友人亦指,現時不少渠蓋都被人寫上電話號碼,但警方從無用上重案組調查。



放大圖片

《齊撐塗鴉少女》
白色恐怖 鄧小姐(社會主義者)
「撐!撐!塗鴉少女係公民抗命,畀我都可能做。重案組去查,完全係白色恐怖。」



放大圖片

《齊撐塗鴉少女》
佢唔係錯 黃小姐(設計課程學生)
「支持塗鴉少女,市民就做啲嘢話畀佢哋(中國政府)知,佢(艾未未)唔係錯囉。」



「艾味味」隨風飄揚
放大圖片

《齊撐塗鴉少女》
警嘥公帑 李小姐(浸大視覺藝術系學生)
「塗鴉少女係用自己方法去 voice out,警方重案組去查係浪費公帑、嘥時間。」



一名年約 30多歲的遊行人士抵達尖沙嘴文化中心後,以啤酒、漂白清潔劑在地上製作「艾未未」字句,其間並無警員或保安員上前阻撓。雖然字句並無即時顯示出來,但他聲稱字句在今日便會顯現,自己是以另類的「清潔」方式,聲援塗鴉少女與艾未未。
不少家長昨帶同年幼子女參加遊行,上月初參加反預算案遊行時慘中警員胡椒噴霧噴的 9歲男童 Joseph,昨拿着一個自製的艾未未公仔,跟媽媽高太一起遊行。 Joseph說:「我希望艾未未可以即刻回家,同個仔玩。我哋要有自由,每個人都要有自由。」
遊行隊伍昨抵達文化中心後舉行集會唱歌跳舞,至晚上 8時 40分結束,幾名示威者以艾草砌出「 FAWW」( Free Ai Wei Wei,釋放艾未未)字句,然後點燃,一縷「艾味味」青煙隨風飄揚。

----------------------------------

內地客落淚:有自由才知真相
2011年04月24日
【本報訊】遊行人士昨行經尖沙嘴廣東道,吸引兩旁的內地旅客駐足觀看和拍攝,但對艾未未和他的遭遇,不是不知道,便是未聽過。惟一名上海 80後當場感動落淚,因艾未未令她想起內地知識分子的悲歌;另有內地年輕情侶,為艾未未作出第一次靜坐。



怕知道了只會更難受
部份參與遊行的市民昨沿路向途人派發傳單,簡介艾未未為何「被失蹤」,不少內地旅客都接到傳單。近十名受訪內地旅客表示不知艾未未是誰,即使記者向他們展示艾的相片,他們仍搖頭。廣東道沿途都有到港購物旅遊的內地客拿出相機或手機拍攝,一名北京女遊客表示聽過艾未未的名字,知道他和劉曉波一樣是維權人士,但並不清楚艾未未「被失蹤」。
來自上海的吳小姐卻不一樣,她深受感動,淚如泉湧,記者看到她時,兩串淚水已流至下巴,「如果在國內,沒有自由知道這個真相……但是在這裏,大家都知道,可以幫他。在中國活了二十多年,很多事情都麻木,我怕知道了只會更難受。」。
吳小姐說只知艾未未就是愛國詩人艾青的兒子,「不管他做的事是對或錯,也不應非法把他抓起來,然後不給解釋」。在北京人民大學畢業的她,在學期間曾有兩名教授自殺,「好明白知識分子在內地的情況,要有理想、正直、經濟獨立很難;生活在香港,有自由感覺,至少可以說出我想說的話」。
也是來自上海的黃先生與女友徐小姐,原在尖沙嘴看海景,看到遊行隊伍隨即加入之後的靜坐活動,是他們人生第一次靜坐。兩人異口同聲:「這裏很自由!」他們對艾未未的事不太了解,黃先生推算都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要知道真相,只能出國」;徐小姐也慨嘆:「國內一黨專政,完全可以反過來講,政府以為可以騙人,但現在有網絡,國民都會知的。」
居住內地已半年的英國人 Georgia十分支持遊行的訴求,認為任何藝術家都不應該被政府拘捕,「今日見到這麼多香港人站出來表達意見,希望艾未未獲釋,我覺得很高興」。

------------------------------------------



艾未未塗鴉 又在尖沙嘴開花
2011年04月24日
【本報訊】究竟誰怕艾未未?內地異見藝術家艾未未被扣至今三星期,仍下落不明,本港民間抗爭人士聲援不斷,昨清晨在藝術公民發起遊行前 9小時,列作遊行終點的尖沙嘴文化中心及附近行人隧道,先後出現近逾 30個艾未未塗鴉及「誰怕艾未未」聲援字句,反映聲援行動已遍地開花,禁之不絕。



康文署派清潔工清洗
警方發言人表示,昨晨 6時 39分接報,指尖沙嘴文化中心對開多條鐵柱及附近梳士巴利道行人隧道均出現艾未未肖像塗鴉。警方到場視察後,暫列求警調查事件,並交油尖警區刑事調查隊跟進,事件中無人被捕。
事後,康文署人員以膠袋遮蔽文化中心外的塗鴉,並找清潔工清洗。
消息稱,昨晨 6時許,康文署人員巡視尖沙嘴文化中心時,發現公眾碼頭對開的多條石柱上出現 7個艾未未噴漆塗鴉,立刻向上司報告並報警,其間有工人取來黑膠袋遮掩塗鴉。
差不多同一時間,警方接報指在文化中心通往梳士巴利道的行人隧道內,又發現另一批聲援艾未未塗鴉及「誰怕艾未未」抗爭字句。
現場所見,行人隧道內的塗鴉多達 27個,部份噴在牆壁,部份噴在扶手電梯旁的牆上,另有兩組聲援噴漆字句噴在地上。



警調查無發現後離開
警員分別到上述兩處地方調查但無發現,事後離去。其後康文署人員買來天拿水,由清潔工即時抹去文化中心外的艾未未塗鴉,至於行人隧道內的塗鴉則由有關部門跟進。

--------------------





挺未未,我有 say
2011年04月24日
彩色少女
余一心(藝術工作者)
「遊行前用乳膠漆溝水髹咗白色,代表中共嘅白色恐怖。之後髹彩色塑膠彩,令白色消失,畀大家感到藝術應該係開心,談論到政治,都可以好喜悅。」
李家皓攝



白色恐怖蟲
放大圖片




程展緯(藝術工作者)
「呢個造型好似蝸牛,代表白色恐怖慢慢咁過嚟,譬如重案組調查塗鴉藝術家,港鐵抽廣告威脅傳媒唔可以講佢哋壞話。當然,中國嘅白色恐怖仲厲害。」

被白色恐怖拖住的狗
放大圖片




王先生(視覺藝術課程畢業生)
「黑色嘅好似一隻狗,用條白色鎖鏈拖住,代表白色恐怖,會用嚟跪拜『自由戰士』。第一次拎藝術品遊行,因為呢次關乎自由表達問題,藝術界應該參加。」

滑板河蟹
放大圖片




阿喜(藝術愛好者)
「噚晚先開始做,加咗車轆,擺喺地踩住行,大家可以聯想到打橫行。好似呢次中央政府用一貫作風對付艾未未,已經去到等同向國際宣戰階段。」

巨型草泥馬
放大圖片




黃先生(藝術工作者)
「我同朋友用咗三日時間做咗呢隻動物;草泥馬代表一種不滿政府打壓言論嘅象徵,今日行出嚟都係想國家同社會多啲藝術表達自由。」

釋放艾味
放大圖片




魂遊(藝術工作者)
「呢啲係中醫用嘅艾煙,燒着佢,啲煙飄入空氣,你已經捉唔到佢,代表我哋要爭取釋放艾未未。作為藝術家最關心係言論自由同創作自由,我哋要爭取。」

赤膊紅人
放大圖片




阿謙(藝術工作者)
「艾未未只係表達自己意見,如果咁都可以被拉或者失蹤,我覺得冇唔可以接受嘅事,所以今日用呢個方法表達希望釋放艾未未嘅聲音。」
謝榮耀攝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