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刚   将司马南之流永久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011-04-24 07:10:45  [点击:3341]
看到司马南王文等宫廷御用文人对艾未未的无耻诽谤,人们无不感到愤怒。可是,为何这些无耻文人敢于对艾未未诽谤诬陷,落井下石?司马南这种小人为何能层出不穷,并且变得越来越无耻?关键原因之一是我们中国人太健忘,太容易遗忘这种恶人的无耻行为。

1987年元旦,我们一些北京高校大学生到天安门游行要求民主自由,被捕后,还拘押在派出所时,就看到粤剧演员红线女等人在电视上对我们进行声讨,说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今天,还有多少人记得红线女的无耻?她现在更红火了,崇拜者更多了。这能不让后来者效仿吗?

8964后我们被关在秦城监狱,记得人民日报上连篇累牍地发表何新、海外华侨闻笛等中国无耻文人对我们的讨伐文章。http://url.ie/as7u 这个链接中是我在监狱时对这些人的反驳。现在还有谁记得他们当年的文章?相反,何新闻笛等人都成为中共的座上宾,令中国文人们羡慕。这如何能不让那些后起之秀们争相空后步他们的后尘?

1998年,海外民运第一发起人王炳章闯关回国,串联组建民主党,被中共逮捕,王炳章尚在狱中,就立即吓坏了许多吃民运饭的海外大佬,有十三位最重量级大佬联合在世界日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们的愤怒和谴责”,愤怒声讨王炳章,恨不能食其血啖其肉。后来王炳章被中共绑架,判处无期徒刑,这些人无不兴高采烈,而且继续讨伐王炳章。

李洪宽在当年的大参考中曾有如下评论http://url.ie/as82 “98年王炳章闯关回国煽动组党,被逮捕后,刘青胡平纠集了于浩成、王军涛、阮铭、王鹏令、吴仁华、胡立俊、胡安宁、郭罗基、常征、刘宾雁、苏绍智等十三人在《世界日报》上联名谴责王炳章。”

李洪宽还说:“他们从来没有公开检讨过。这是刘青胡平等人永远的耻辱。”他们不仅将谴责王炳章的声明发在中英文报纸上、网络上,还传真到港支联、台湾军情局、美国民主基金会等所有金主的办公室。我本人也多次受到了他们发来的这类传真。看看他们谴责诬陷王炳章的言辞,绝不亚于今日司马南对艾未未的诽谤之词。

他们的恶劣程度比之司马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司马南还只是在中共媒体上进行诽谤,而那十三位是向世界各国政府去诬告王炳章。http://url.ie/as83这是我写过的公开信,竟少有人敢签名,说是一旦为王炳章呼吁,就再也得不到中国人权的人道救济款了。

更有甚者,王炳章被判无期徒刑后,这些人不仅不为之呼吁,反而极尽所能封杀其他人的呼吁。当有人想为王炳章高智晟呼吁时,他们就坚持要将这两人的名字拿下。有几位曾经是这些大佬朋友的人,也都私下里劝他们公开发一个道歉,威胁说如果不道歉,将不再作朋友。

但至今无人公开道歉,甚至还在继续诬陷诽谤。我每次发表为王炳章或高智晟的呼吁信时,吴仁华等人还常常以朋友的面貌给我打电话劝阻,说我不了解王炳章,不要为这种人伤了朋友和气。我还是依旧发呼吁,尽量不伤朋友和气。可我早就跟他们说过,他们不公开向王炳章道歉,我就不认这种朋友。

据其中的签名人跟我说,他们对王炳章的讨伐书,主要是受制于台湾军情局,明确告诉我说是为了保住他们的金援饭碗。事关饭碗,我也一直隐隐不说,免得害了更多人。现在十多年过去了,他们的饭碗保住了,可王炳章高智晟依旧在中共监狱,他们还是不道歉。

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些人对王炳章的愤怒谴责和落井下石?连那13位中还活着的人都以为全世界都将那封信忘记了,他们更加成为大佬了,更加能控制资源了,今后如果有谁不就范,他们依旧会联合起来愤怒和谴责。

对那封愤怒谴责王炳章的公开签名信的经过,不妨再补充一些。98年我同军涛都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我们住的只有一条街之隔。那天我们两人一道去纽约中国城吃饭并购货,顺便叙旧。其间军涛接了胡平电话,反反复复交流。随后便跟我说起有一封关于王炳章的信,让我也签名。我立即拒绝。并希望王军涛也拒签。军涛说实在不好拒签,因为胡平在前不久发生的战略研究所政变事件上曾帮军涛说话,现在不好驳老朋友面子。我再三劝军涛不能签名,说这是一个政治家绝对不能犯的错误。军涛犹犹豫豫。后来我建议军涛以看原文为由先拖拖,然后再提出修改意见,没准就给拖黄了。军涛接了电话后又说,这封信明天必须发出。我们一直为此谈到深夜,最后我们分手时,我让军涛保证不在那封信上签名。军涛保证了。

我回到家后,不断给我所知道的一些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们不可在谴责王炳章的信上签名。包括陈破空等人都回话说不会签名。其间我不时地接到胡平电话,要我签名,被我回绝。后来【敏感词】给我来电话,讲了好长时间,说王炳章如何如何恶劣,如何如何品质败坏。我听了半天也没听出来王炳章到底是何处败坏。最后,我告诉他们,即便王炳章是流氓强奸犯,我也要捍卫他不受绑架不被中共迫害的权利。

第二天,我收到传真,见到王军涛的名字赫然在上面。我立即去见军涛,问他如何又签名了。军涛十分为难地告诉我,是因为【敏感词】苦苦相求,是因为他知道了此事事关胡平等人的饭碗,还说这背后是台湾军情局。我听后便有些发火。我质问他,你怎么能够为保一个人的饭碗而置另一个人于死地呢?正因为你知道了他们是为了保住自己饭碗,而不是像那封信上所列出的种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更不应该在这种无耻的信上签名。你怎么就这样甘心为别人背黑锅呢?

此后,我们几位跟军涛比较要好的朋友,都批评军涛在这件事上犯了一个政治家最最常识性的错误。那之前我们还都将军涛看成是政治家,自那以后,我们就对军涛刮目相看了,就将他看成是政治学者了。

今天我在此重提这些往事,就是想提醒大家,要永远牢记司马南今日对艾未未的无耻龌龊,否则,两三年之后,他完全有可能象上面提到的那些人那样,利用他对艾未未的无耻诽谤落井下石所招来的名气,摇身一变又成为反对派领袖了,反正大家是健忘的。

每当我看到高挂在中国人权通讯上的那些愤怒谴责王炳章文章,就让我怒发冲冠。有篇文章的标题居然是【王炳章被遣返美国多人无辜被牵连】(链接

我看这篇文章的标题应该改成【王炳章被遣返美国,多人无辜被牵连,中共被逼无奈自卫反击】,这才能表达中国人权和13位大佬的真实心声。

这13位大佬对王炳章的歹毒程度,丝毫不亚于药家鑫对张妙的歹毒。药对张妙连捅八刀,那是在几分钟几秒钟内完成的,他还知道要逃跑知道是犯罪,还可以用激情杀人来辩解。可这13位大佬对王炳章却是愤怒谴责了十多年,还在继续谴责,从未准备放弃,更不准备道歉,不准备逃跑,至今都认为他们是最最正义的代表。

我相信这13位都有独立思想独立人格的人。那么是一种什么力量能使得这些人能为这样一个荒诞不经的恶劣之极的公开信紧紧地抱成一团,抱在一起13年不悔不改,甚至在某些人临死之前都不曾有半点忏悔呢?我没有看到在任何一件其它事情上他们能如此团结如一人。

比起毛泽东对刘少奇的狠毒,周恩来对刘少奇的落井下石,这13位大佬也毫不逊色。毛泽东整理刘少奇那还毕竟是他有生杀予夺至高无上的权力,想灭谁就灭谁。可13位大佬都是流落他乡的异客,都是自己饭碗难保的主。就能如此歹毒非要致人于死地而后生。万一他们有了毛泽东那般权力,真不能想象该有多少刀下之鬼。

周恩来曾经刘少奇的案卷上批示“此人该杀”,但他从来不曾将此批示公开,甚至他老婆邓颖超还秘密派人将此批示从档案馆抽出销毁。他们知道那是羞耻,那是要遭报应的。可这13位,不仅公开对王炳章落井下石十多年,而且还嚣张得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让所有人都不敢为王炳章呼吁,他们居然还敢让【女人】当说客!

提起胡平,大家自然会想到胡平的名言:“我反对你的言论,但我誓死捍卫你言论自由的权利!”

就胡平等13人在过去13年里对王炳章的谴责,不外是王炳章号召用革命的方式推翻共产党,王炳章的这些话,不是他言论自由的权利吗?王炳章有过任何一次暴力行动吗?即便是有,也还会有中国政府或美国法律来对他加以制裁。用得找胡平等人讨伐鞭挞吗?

胡平,你为什么不践行你自己的哲学,去捍卫王炳章的言论自由?

胡平,你为什么不忏悔?

每当我想起王炳章,我就会感到心痛。想到一个被中共绑架回国又被判处无期徒刑的人,没有多少人为他呼吁,却终生都被他昔日的一些战友谴责诅咒,他该是多么孤独。我无法想象我在他那种境遇下还能有信心活下去。那些谴责王炳章的人,许多是坐过大牢的。难道就不知道在牢中是多么需要外界的声援和呼吁吗?

我同王炳章没有深交。只是在六四纪念集会上见过一面,还有同张林傅申奇一道见面说过几句话。我们甚至不曾一起喝过茶,不曾吃过一顿饭。对此我无比懊悔。我在狱中时,每到吃饭时就倍加思念朋友,再好的饭菜都没味。就盼着出去后能跟朋友一道喝茶,一道醉酒。炳章,我等你一道喝茶,一道饭醉。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24 18:29:1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