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胡平 刘刚所说不实。原文在此。   2011-04-24 12:08:31  


作者: 胡平   再补充两则有关报道。。。。。。 2011-04-24 12:38:51  [点击:1890]
下面第一则报道发在2003年4月号北京之春上。此后,北京之春一直密切追踪这一案件,发表过很多报道和文章。
第二篇是去年3月号发的。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非法判处王炳章
 
 
联合声明


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美国政府,美国国会参众两院:
近日,北京当局对异议人士王炳章先生非法判处无期徒刑,表明其侵害人权的
行径进一步升级。
这桩疑点丛丛的案例,充满了人为捏造的痕迹和强加于王炳章头上的不实之词

1,据北京当局宣称:王炳章等三人,在越南境内遭到绑架,又经“绑匪”辗转
千里,劫持到中国。那幺,不管是中国政府,还是越南政府,其首要的责任,都是
追捕绑匪,将绑匪绳之以法;如果绑匪逃之夭夭,北京当局和河内当局都应立即通
报国际刑警组织,要求协助缉凶。然而,北京当局审判的,不是绑匪,反倒是遭绑
架劫持的受害人。如此荒唐和颠倒的“法治”,恰恰暗示,最大的绑架嫌犯,可能
正是北京当局自己。如此,他们开创了由一个独裁政权公然跨越他国、或与他国独
裁政权合谋,绑架和迫害异议人士的恶劣先例。将“国家恐怖主义”,升级为“国
际恐怖主义"。长此以往,所有流亡于海外、尤其流亡于东南亚各国的中国异议人士
,将失去基本的人身安全保障。
2,北京当局指控王炳章“从事间谍活动”,仅仅是因为王炳章在海外从事民主
运动的早期,与台湾各界交往,接受过台湾各界的若干资助。依照这种逻辑,凡是
旅居海外的中国人,不论出自何种原因,只要受到台湾各界的资助,包括民间资助
,都可以被冠以“间谍”罪。众所周知,海外中国人,在文化、教育、科技、乃至
政治等诸多领域,都多多少少与台湾政府或民间团体发生关系,产生合作。比如每
年一度的“台湾之旅”,就是一项由台湾方面资助和组织的文化交流活动,受邀前
往台湾访问观光的,包括海外中国大陆人的不同成份,如留学生,学者,商人,及
其他普通民众,甚至包括部份亲共人士,
依照北京当局的逻辑,这些人,当他们返回中国大陆时,都可能被指控为“间
谍”了。事实上正是如此,从宋永毅到高瞻、李少民,吴建民,覃光广等,不都仅
仅是因为学术研究,收集一些公开的资料,就被指控为“间谍”吗?北京当局的做
法,有意令旅居海外的中国人,人人自危,哪怕短暂回国,也可能面临被捕和遭迫
害的命运。另外,我们不得不指出的是:北京当局动辄将与台湾方面正常交往的大
陆人士指为“间谍”,正是变相宣扬“两国论”。
3,北京当局指控王炳章“从事暴力恐怖活动”,却几乎列举不出任何一件有关
王炳章本人于中国境内的具体“犯案”。一些牵强附会的指控,在时间、地点、人
物上并不清楚且缺乏逻辑,完全举不出由此造成的实际后果。仅以“动机”代替“
行为”,以(他人而非王炳章本人的)“未遂”代替“实施”。实际上,仅仅以王
炳章在海外刊物或网路上发表文章,曾提出“暴力推翻中共”的主张,或与朋友之
间的相关谈话,就予以定罪。这分明是以言治罪。更为重要的是,王炳章旅居北美
地区二十余年,主要文章、言论皆发表于海外,远不在中共的治理范围。北京当局
的指控和判决,正如前述跨国绑架行径一样,表明他们决心将其意志和迫害延伸到
海外,甚至延伸到象美国这样的民主大国。将其专制强权凌驾于基本的国际关系和
国际准则之上。这不仅是对民主与自由的挑战,也是对他国主权的挑衅。北京当局
利用“反恐”的借口和条例,重判王炳章,更是对国际“反恐”联盟的公然嘲弄。

4,既然北京当局一直授意驻外使领馆,拒绝为海外异议人士签发或延长中国护
照,那幺,他们应该清楚,流亡海外二十余年的王炳章,早已被中共“开除”了国
籍,成为一名“无国籍”人士。面对这样一位不被当局承认、又长期旅居他国的“
前国民”,如何又适用于中共的“管辖权”?
5,在对王炳章起诉和审判的整个过程中,北京当局拒绝公开审判,拒绝外界旁
听,拒绝媒体采访,坚持“黑箱作业”、“有罪推定”,其弄虚作假和做贼心虚昭
然若揭。
“判处”王炳章“无期徒刑”,创下自七十年代末以来,北京当局重判异议人
士的最高记录。显然,这只能是以江泽民为首的强硬派所为。江泽民集团利用当前
国际形势,对异议人士的迫害臻于登峰造极,炫耀其独步天下,鹰视狼顾,肆无忌
惮的骄悍和横蛮。
我们强烈谴责江泽民集团对王炳章的野蛮重判,要求立即释放包括王炳章、杨
建利等在内的所有被关押的异议人士。
我们强烈呼吁国际社会,持续关注中国不断恶化的人权状况,向北京当局施加
可能的影响和压力,促使他们立即停止对所有海内外异议人士的陷害和迫害。
我们也寄希望于北京新领导层,与江泽民集团的倒行逆施相划清相区别,早日
顺应世界主流文明,主动开创中华民族的新纪元。2/11/03
海外民运人士(签名略)
2003年2月8日□

王炳章无罪的新证据

刘 畅


去年圣诞节期间,王炳章的儿子女儿兄妹俩从北美飞到泰国,经过许多周折找到了曾在2001年讯问过王炳章的泰国警官,与他两次会面,最后泰国警方出具书面文件说明泰国警方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证明王炳章曾经密谋爆炸中国驻曼谷大使馆。

当初判决书(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3>深中法刑一初字第41号,2003年2月10日)里给王炳章判定的一条罪状是:“2001年1月至7月间,王炳章先后两次到泰国,与朱利锋等人会面,密谋策划爆炸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泰王国大使馆,后因被泰国警方发现未能得逞”。其实,早在判决公布时,就有报导引述泰国警方的说法,他们并不知道指控所说的炸弹攻击中国使馆的阴谋。现在则进一步证明,这条罪状完全是不成立的。

在当局对王炳章的判决书中,判定王炳章从事“暴力恐怖犯罪”。当时(2003年2月或3月),自由亚洲电台曾为此事对在纽约的胡平和倪锦彬做了一次电话连线采访。

判决书里写道:“王炳章要求倪锦彬设法搞到枪支,唆使其进行绑架活动。”判决书里还附有“证人倪锦彬的证言”,称“1998年正月初五,倪锦彬和张轶群在上海与从美国回来的自称‘楼开文’的男子见面,‘楼开文’谈及计划搞绑架。趁张轶群离开时,楼问倪是否可以搞到枪支”。倪锦彬在采访中坚决否认他做过这样的“证言”。倪锦彬说,王炳章没问过他是否可以搞到枪支,是他问过王炳章是否可以搞到枪支。因为他听说在美国人们有权持有枪支,所以他向王炳章提出此问。众所周知,中国的枪支管理非常严。倪锦彬说,他只是一介平民,并无军警背景;王炳章是和他第一次相见,怎么可能一见面就向他这个国内的人问到搞枪支的事呢?

判决书中还有一条,说“1998年下半年,王炳章通过互联网与谢虹频繁联系,策划向谢虹提供枪支、弹药,指使其对有关人员实施暗杀,在国庆典礼上进行枪击、爆炸等恐怖活动”。胡平说,这条一看就知道是编造的。国庆典礼,军警密布,戒备森严,参加典礼的群众也都是经过挑选的,外人混都很难混进去,怎么去枪击去爆炸呢?真有这么一个要枪击爆炸计划,那还不早在美国搞了?70年代蒋经国访美,在纽约曼哈顿就遇到了一次枪击。问题是,如果指控王炳章策划在美国搞枪击爆炸,只要美国政府说他们没有发现任何相关材料,这项指控就站不住了。中共不敢乱编美国的事,所以只好说在中国。可见整个是编造的。

援救王炳章出狱的一个难点是,中国法律规定,不认罪不能从无期徒刑转为有期徒刑,无期徒刑不能办保外就医,而王炳章拒不认罪。现在有了泰国警方提供的书面文件,可以推翻王炳章密谋爆炸中国驻泰国大使馆这一罪名,多少可以迫使中共当局把原来给王炳章判定的“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减轻一点。然而,问题是,中共判决书上写的是:“被告人王炳章犯间谍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在这里,单单是“间谍罪”一条就是无期徒刑。这样,即使“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被减轻了或去掉了,都还是无期徒刑。

根据报道,在法庭上,王炳章的两名辩护律师,文超和杨岷,为王炳章进行的不是轻罪辩护而是无罪辩护。律师认为,控方提供的证据中多项只是王炳章政治思想的表达,不能直接推论其有相关具体行为。关于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及有关在泰国企图爆炸中国大使馆和在泰北建恐怖训练基地,律师均认为证据不充分。而有关运送枪枝企图在国庆庆典暗杀要人,律师指运送枪枝者较早前已被判罪,同样的罪名不应再用来控告王炳章。注意:这两名律师虽然是王炳章自己挑选的,但却是从当局提供的律师中挑选的。既然连当局方面提供的律师都敢于为王炳章作无罪辩护,可见王炳章被判无期徒刑在法理上是多么的站不住脚。

由此可知,援救王炳章出狱的关键是把无期徒刑变成有期徒刑,而要做到这一点的关键则是去除或者减轻“间谍罪”的罪名。两位律师已经作了很多工作,我们接下来还需要进一步努力。当然,中共的判决本来就不是依据法律而是依据他们的政治需要,要真正解决问题还有赖于结束专制实行法治;因此我们在目前根据法律而进行的努力未必能起多大作用,但是这种努力仍然是必要的。◆

2010年3月号北京之春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24 12:41:4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