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草蝦   華夏文明:西藏问题上的“帮亲不帮理”? 2011-04-25 00:40:37  [点击:5811]
西藏问题上的“帮亲不帮理”?
作者:草蝦

不知是否有人想過,我們幾乎隨時隨地都是詖綁架的?這種綁架就是腦瓜和嘴巴詖迫表態“幫親不幫理”,比如我的一位親友與人爭執,我正好在場,就要詖迫表態,詖迫幫我的親友說話,或者把眼見的事實往有利於親友的方向解釋,不知不覺的就忘了神的戒律“不可作偽證”。而我們經常的口頭禪就是“我們都是XX人,你怎麼能幫外人說話呢?”於是詖迫与“我們XX人”們保持一致。但又為何稱之為“支那式”綁架呢?

【我們都是XX人】?

我想誰也無法否認的是,我們方塊字種族的以方塊字為載體的文化是良莠不分、魚龍混雜的。所以我稱好的一半為華夏、不好的一半為支那。華Whua是中央花盤、菁華,相對於週邊的荑葉而言,“夏”Shia是古代的三門峽人的自稱,頭頂戴冠之人,与“峽”“陝”是同一個字的異形。“支”者,支離破碎也,不可融通也,《孫子兵法-地形》曰“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我自己或者別人去到支形之中都不利,然而有人就是詖生在支形之中的,生來就不利,於是只好自欺欺人說這支形就是天下的中央。“那”Nun者,有尹之邑也,有官府管制的地方。所以本文的“支那”一詞僅僅是一個負号,不含有任何種族歧視。包括筆者自己也是經常表現出華夏的一半和支那的一半。

夫子孔丘說過“父為子隱、子為父隱”,這話本來是不錯的,家醜不可外揚,否則就要父子相互揭發、親情蕩然。但是,這是特例而不是原則,不可無原則的放大,即:只有父子之間才可相互隱瞞,其他的哪怕是親兄弟也不可相互隱瞞;隱瞞是沉默不說、或者說“不知道、沒看見”,而不能故意的撒謊歪曲。但遺憾的是,這種本來是善意的隱私保護,卻詖支那人放之四海為“幫親不幫理”,只要是同鄉之人就算鄉親,方塊字中的“鄉”的範圍相當於而今的一個省,例如省級考試就叫“鄉試”,所以同省之人就是鄉親,再放大一圈的同國之人也算鄉親。

假如我是支那之人,我犯了錯而侵犯了別人,訟爭時就會要求在場的你為我作證。你是我的同國人,若不履行“幫親不幫理”的義務,那麼我如果輸賠了在這場事之中,我絕對不會反思自己的過錯,只會逢人便說就是你害得我好慘,於是聽聞的本國人們也就視你為猶大--我們不講道理,只講親友關係,而你背叛了我們。所以不知不覺之中,你只要不改變膚色瞳孔,你就永遠不能背叛這個你生來就屬於的黑社會,這就是烏鴉群中永遠不允許有某隻烏鴉長出白毛,除非你一夜之間變成白鴉才能飛走,飛到再也不會回來的、再也不可能讓我們查到的白鴉群中。否則,即使你變成了白鴉,我們也要天涯追殺--否則何以維持烏鴉的鐵律呢?

【“幫親不幫理”的醜惡表演】

2003年,我的同鄉胡主席造訪新海洲,有位鄉親阿姨的電話曰“社區華人協會的某會長通知,胡主席要接見華人,讓找一些可靠的老鄉,我特意告訴你,明日在博物館。”到了才知道原來是詖騙去當一回歡迎炮灰,距離那麼遠,胡主席的鬼影子也看不到!翹首悵惘之際,幾位領事及其附庸模樣的國人,拿來一些兩國小旗發放,國人們頓時興奮起來,踴躍搶奪,更有一位勇者抱住發放者的腰,一邊同伴們搶奪小旗。發放者急得大叫:“別搶別搶,大家請注意一點中國人的形象好不好?”。靠!我頓時羞與為伍。只見陣勢分明:國人們紅旗招展鑼鼓喧天扭秧歌高唱東方紅社會主義好,另一邊是孤零零的幾位泰僰喇嘛及婦女,還有大阮綠島旗“愛拼才會贏”的手提錄音機。我立刻站到中間的國際大赦旗下,拿絲帶紮住嘴巴。立刻有領事模樣的人查問:“那是誰?怎麼會有我們的人到那邊去啦?”某僑領立刻過來拉我曰:“你是我們的人,怎麼站到反邊去啦?”我曰:“你們那邊人那麼多、那麼狠、那麼不講道理,這邊人少又可憐,不平衡呀!我現在站在中間的沉默的位置,不是反邊呀?”某僑領曰:“幫親不幫理呀,你不懂嗎?”遠處的領事模樣者哼哼:“告訴他,這樣做要算叛國的!”我翻著白眼:“你們還有臉?你們騙我說會見胡主席,胡主席呢?”去你媽的!去我媽的!以後再也沒有同鄉會之類的Party了,我成了孤兒。與我熟絡的同鄉,返鄉時都要受到官府的查問。也許只有我這樣,天生的腦後反骨的才能公然背叛“幫親不幫理”的鐵幕,或許取決於我的木然于利益的個性--中字第一號學府畢業後做了十二年的外貿居然還是一貧如洗,賣了祖宅才能遛洋去送屁撒刷馬桶。

(注:“泰僰”“大阮”是“吐蕃”、“台灣”的另一種寫法。就像大漢、大宋、大韓、大英、大華等等國名前的大字,吐蕃Tibet、台灣Taiwan的第一個字也是“大”。“大”字古代華文讀Tai,与“太”“泰”是同一個字,但詖北方殖民者改T音為D音。Tibet之Ti為大,Bet為伯,酋長的意思,在戰國時代的《呂氏春秋》記載為“僰Bo2”,秦嬴政滅六國之後曾詖當時的大學者們擬號為“泰皇”。“台灣”最早是荷蘭人建立了一個圓形要塞,華文應為“阮Wuan”表示圓形高地。)

“幫親不幫理”的夫子說法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於是神聖化為“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其實是邪惡透頂的種族主義。我們支那人一邊說自己是炎黃之後、祖上曾經闊過的,一邊說人家維吾爾是雜胡、說人家泰僰人是農奴,這實在是對泰僰種族的極大的侮辱--我遇到的僰巴,幾乎都有貴族家譜,沒有一個說自己是農奴之後,那個所謂“百萬農奴翻身紀念塔”,遲早要毀掉的。按說1949年漢人也都是推翻了三座大山才翻身的,那麼是三道奴呀,怎麼不建一座“四萬萬五千萬三道奴翻身紀念塔”呢?

【西藏問題上的“幫親不幫理”】

還有那個強加給泰僰人的掣籤金瓶,據說是乾隆皇帝御賜的。這也是奇恥大辱,因為乾隆皇帝是外來的種族殖民的滿洲韃虜。凡經金瓶掣籤的幾世,都是童年夭折,泰僰人說都是病故的因為不吉利。我們漢人說都是詖毒死的因為泰僰人的權爭激烈,我不知道這種侮辱泰僰人的說法是否真切,但若是真的呢?我覺得實在了不起,寧可毒死經過千挑萬選的人中龍鳳的靈童,而不受這種恥辱,因為他們相信達賴喇嘛是觀音菩薩的化身是不死的靈魂,但若托體的靈童肉身經過了金瓶的污染,就像一件髒衣服一樣應該扔掉再換。

再說呢,那個皇帝的金瓶,跟皇帝的金尿罐差不多的是一件俗物,真的靈驗無比的話,皇帝立儲為何不採用金瓶掣籤呢?國共二黨爭天下為何不採用金瓶掣籤呢?或者黨內總書記的更迭為何不採用金瓶掣籤呢?可見滿人或者漢人自己都是根本不信金品掣籤,那麼為何還要強加給泰僰人呢?其實只是一種赤裸裸的侮辱,表示殖民者的所謂“主權”的一個道具。金瓶掣籤真若靈驗,也就不會有國共火併、不會有“你辦事我放心、有問題找江青”、更不會再有江湖核心。碌碌無為的腌臢小人而已!

說回正題,所有的公理正義法治,都不會容納這條“幫親不幫理”的歪理邪說。歷史事實是,泰僰一直是自成一體的雪域佛國,特別是公元1642年就成為噶丹坡章的佛教國家,比滿清入關還早二年。這個佛主政權一直與世無爭的延續至今,而且已經改良為民主政權。往古里說是華夏人的五帝說,中央的黃帝和南方的炎帝是華夏人的祖先,西方的白帝是泰僰人的祖先,北方的黑帝是蒙古人的祖先,東方的青帝則繁衍為山東人、韓國人、日本人。而今,強迫白帝的子孫改認黃帝為祖先,豈非亂套?

泰僰所在的中亞高原,既是地球的制高點,也是人類文明的制高點,她屬於神,決不能任由片面鼓吹經濟膨脹的惡魔擺佈。這方面,西洋人有著慘痛的教訓,他們在自由殖民時代,無知的摧毀了瑪雅帝國、印加帝國等等古代文明的結晶。而今,泰僰帝國特別是泰僰法皇達賴喇嘛,是人類上古文明的嫡系延續至今的,在得天獨厚的雪域高原保存下來的,卻要“天葬”了。由於基督教改革而爆發的現代文明,至今的難題越來越多,而這些難題的答案早在古印度的佛教已經圓滿解答了。

如果說耶穌的捨己救世的精神是人性的頂峰,如果說猶太教舊約是通向它的一面山坡,那麼佛陀教就是另一面山坡,因為佛陀圓寂之前自我否定說“我講的都不是法”,並且預言“我寂滅五百年之後,有最高的彌勒佛下來救世”,可見基督教的彌賽亞就是佛陀教的彌勒佛,只是不同途徑的叫法而已。

由於支陸的人口極多、飽受愚弄,他們極易走上迷信經濟的瘋狂道路。事實呢,造成支陸災難的根本原因不是經濟不發達,而是國邦資產都詖貪暴的官僚們鯨吞浪擲。隋朝的隋文帝曾經裁撤了朝廷開支的三分之二和地方開支的四分之三,才致富強起來,可見造成國弱國貧的真正原因是秦嬴政遺留的貪暴的官場,可見支那傳統的國邦資源的絕大部分都用於養活腐朽昏庸的官場人口。這種官場人口及其官場政績,醫學上叫做“痈”,看起來很胖很亮,但是稍微擠兌一下,全是膿水。他們一方面貪得無厭,一方面搜刮草民,還要製造示範消費狂潮,導致草民迷信經濟開發。而我們的地球能有幾個呢?

【泰僰問題是華夏人權運動的風向標】

華夏人權運動訴求的是華夏人的人權,貧富貴賤之類的再分配。主宰文明世界的洋人則不感興趣,他們知道無非是支陸需要更換一批權貴而已。但是,他們極為關注泰僰的命運,關注將來掌權的華夏人對於泰僰自治的態度。漢人的普遍共識是“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就像支那政府代表所有支那人去搶奪泰僰的土地資產,每個支那人都可以分到一點點好處,這樣一種鐵硬的利益算盤,將來民主化了的華夏政府是否敢於打破?是否敢於勸導國民尊重泰僰佛國的自由自在?

在支陸的殘賊黨即將摧毀之後,華夏人需要佛陀教化,清淨下來,安貧樂道,普惠愛心。而且,只有佛陀教化才能解決人口爆炸問題,避免無法根絕的人口過剩而來的痞子暴亂。眼下的利比亞的拉鋸戰,就是支陸崩潰的局勢的預演,華夏民主運動若不儘早承諾尊重泰僰佛國的自由自在,是難以得到國際社會的痛下決心的。

真正的洋人,熱愛並且尊重多元文化,絕不稀罕支陸也變成非驢非馬的基督教國家。他們樂意看到的是,佛陀文明能否在華夏光復?于每一個平常人而言,在泰僰問題上能否擺脫“幫親不幫理”的劣習,幫“西藏人”還是幫“中國人”,也就是判別其文明進化與否的標誌。洋人的文明,在歐洲的阿爾卑斯雪山尊重瑞士的神聖不可侵犯的,同樣的在亞洲也要尊重泰僰雪山上的佛國的神聖不可侵犯。洋人觀察支那人,根本就不看什麼民主問題氣功問題,就看如何尊重泰僰地位,如何看待達賴喇嘛?

“你从雪山走来,春潮是你的风采。你向东海奔去,惊涛是你的气概。。。你从远古走来,巨浪荡涤着尘埃。你向未来奔去,涛声回荡在天外。你用纯洁的清流,灌溉花的国土;你用磅礴的力量,推动新的时代。”

【本文首發于《熱血漢奸》】
最后编辑时间: 2012-02-17 05:38:2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