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胡平 刘刚所说不实。原文在此。   2011-04-24 12:08:31  


作者: 刘刚   号称中国第一哲学家的胡平公然撒谎狡辩 2011-04-25 09:03:37  [点击:2088]



2011年4月24日,就胡平、王军涛等十三人在过去十多年里曾经对王炳章落井下石的卑鄙行为,我发文“将司马南之流永久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对胡平等人进行谴责,要求胡平就此事向王炳章道歉忏悔。然而,胡平不仅拒绝道歉,而且发帖说我造谣。随即胡平跟贴一口咬定说我造谣。右面是胡平跟贴的截屏。

胡平在贴中说:

“原文在此。下面是北京之春98年4月号民运简讯上的一段报道。说明,王炳章是2月6日被捕,9日即被驱逐出境。我们的声明是2月14日发的。”





胡平果真不愧是当今中国第一哲学家,从这一个短短的贴中,我们还能看到胡平是当今中国第一诡辩家,居然能睁着眼睛撒谎,还要指责别人撒谎。

事情果真如胡平所说的那样吗?

明眼人立即看出,胡平所贴出的那个北京之春在2月14日发出的胡平等人又一次谴责王炳章的文章是对已经发生的过去事件的报道。这里,胡平打了个时间差来进行狡辩。我指控他们十三人是在王炳章失去自由的时候,就在世界日报上发文对王炳章进行“愤怒和谴责”。可胡平却搬出来过了N天以后他们继续谴责王炳章的报道文章,来证明他们谴责王炳章是在王炳章回到美国之后,不是在王炳章失去自由的时候。随后就有胡平的小跟班老格连续发贴,说我是在打时间差,对胡平进行栽赃陷害。

立即有网友欧阳发(实为王希哲的笔名)发文指出是胡平在撒谎。我随后在网上找出几篇文章证明胡平发文等人在策划他们的谴责王炳章公开信是在王炳章系狱之时。

下面是1998年2月8日发布的中国人权新闻稿,对王炳章进行愤怒谴责:

中国人权愤怒谴责王炳章的新闻稿之一,王炳章被遣返美国多人无辜被牵连
http://hrichina.org/cn/content/3158

就在发布中国人权新闻稿的同时,胡平和刘青等人四处串联,征求人们签名他们的公开信,对王炳章进行谴责。这份中国人权新闻稿就是胡平公开信的最初原稿。按原计划,他们是准备在各个中文媒体上发表,但被众多中文媒体拒绝,无奈,刘青和胡平花钱在世界日报广告版已登广告的形式发表,为了省钱,他们公开信的原文也不得不压缩。这也就是我们现在无法找到他们发表在世界日报上的原文的原因。

下面是王希哲在1998年2月9日发布的谴责那封公开新的文章:
ftp://ftp.cuhk.edu.hk/pub/chinese/ccic/org/dck/1998/9802c.txt
愤慨和谴责谁?就王炳章事件中国人权第九号新闻稿质问刘青

王希哲的反馈文章都在1999年2月9日发表。胡平在这里还要硬说他们的谴责文章是发表在2月14日。难道是王希哲进入时间隧道,在胡平他们还没有发布谴责王炳章时,王希哲就已经开始谴责胡平的公开信?可见胡平是在无耻狡辩,是在打时间差。而且还要反过来指责是我在打时间差,是我在对他们进行造谣诬陷。这不是贼喊捉贼么!

的确,胡平给出的链接是表明北京之春在1999年2月14日还在系列报道胡平等人对王炳章的谴责。但北京之春在2月14日的报道,只能证明他们的原始公开信是在2月14日之前,可胡平却以此来证明他们的公开信是在2月14日之后。那个报道同时也证明了胡平等人是很早就开始召开批判会,并在他们自己的舆论阵地北京之春上连篇累牍地发文章,接连不断地愤怒声讨王炳章。

“原文在此。下面是北京之春98年4月号民运简讯上的一段报道。说明,王炳章是2月6日被捕,9日即被驱逐出境。我们的声明是2月14日发的。”

这是大哲学家胡平的对我的反驳。看似字字千钧,掷地有声。实则字字是谎,句句透着无耻。

1. “原文在此”——他分明是拿着后续的报道当原文。

2. “下面是北京之春98年4月号民运简讯上的一段报道”——胡平是否要以此日期来表明他们对王炳章的谴责是在王炳章回美国两个月之后啊!不明白的人还真的会被胡平的时间差和障眼法再次误导。

3. “王炳章是2月6日被捕,9日即被驱逐出境。我们的声明是2月14日发的。”——2月14日是发表的谴责王炳章的报道那已经是第N个啦!胡平根本不敢拿出他们谴责王炳章的其他文稿。

胡平大哲学家,请你大大方方、光明磊落地在这里公开回答一个简简单单的非哲学问题:你撒谎没有?你为什么要撒谎?

也请你拍着自己的良心问一问自己:你问心有愧吗?你应该忏悔吗?你应该向王炳章道歉吗?

------------
附录1:
【1998年王炳章闯关回国组民主党,后被捕。王炳章刚一被捕,便有刘青胡平等13名民运大佬发表声明,愤怒谴责王炳章。我当时曾受到过那封信的传真件。现在网上我一时查不到那封信的原件。这里是之后由中国人权发表的谴责王炳章的新闻稿。从这篇新闻稿可见,中共当局逮捕了所有同王炳章见过面的人。可中国人权对中共如此滥抓无辜都嫁祸于王炳章,似乎王炳章是罪犯,中共却是无辜的。什么逻辑!我将这篇文章转到这里存档,以免将来无据可查】

看了全文,这篇新闻稿的标题应该改为【王炳章闯关回国,共产党奋起自卫,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中国人权愤怒谴责王炳章的新闻稿之一
王炳章被遣返美国多人无辜被牵连
http://hrichina.org/cn/content/3158

1998-02-08 .曾是民联主席的王炳章进入大陆秘密活动,已被中国政府遣返抵达洛山矶,不知情被探访的异议人士多人仍陆续遭关押传讯,这些异议人士或亲友对此极为愤慨,中国人权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这些不知情遭牵连的人,支持异议人士及亲友们对不顾国内人士安危的做法所表示的愤慨和谴责。

曾是在美国成立的民联组织主席的王炳章,因化名进入大陆秘密活动,於二月六日在安徽蚌埠市被捕,现在已经被中国政府遣返美国,於九日乘飞机抵达洛山矶。据消息来源说,中国公安警察没有给王炳章买机票,他身上也没有任何钱,在洛山矶给傅申奇、张林等人打电话的钱也没有。

但是王炳章被遣返后,中国公安部门并没有停止对大陆异议人士的关押逮捕等迫害。二月九日晚七点钟,江苏著名异议人士徐水良再一次被公安警察带走,到公安部门后才填写了传唤证,要求徐水良交代与王炳章交谈的内容。由於徐水良不同意王炳章搞地下秘密的做法,当面对王炳章说现在不能搞地下组织秘密活动,不要总想着半个世纪前的革命活动方式,与王炳章话不投机,因此没有涉入秘密活动的话题,所以公安盘问一个多小时候释放了徐水良。徐水良很不满王炳章到大陆的做法,说“既然要搞秘密的地下的活动,为什么来找异议人士?异议人士所做的都是公开的合法的活动,这不是找来许多麻烦吗。”徐水良是中国老资格的异议人士,一九七五年因发表不同政见的大字报,被关押过三年多;出狱又因为参加民主墙活动,在八一年被捕并判刑十年,九一年刑满出狱后仍然长期遭受迫害,没有工作并反覆遭受公安警察的关押,以及没有休止的骚扰威胁等。

二月九日晚八点十五分,浙江杭州著名异议人士王东海被警察带走,到目前没有任何消息。据了解情况的人谈,王东海的被抓,也是由於王炳章到杭州找过他。王东海是浙江主要的异议人士之一,原是杭州市文澜商场经理,因在“六四”北京屠杀民众后,制作了“向我开枪”“死为鬼雄”的横幅,被判刑二年。刑满后与陈龙德、傅国涌等浙江的主要异议人士长期发表民主人权的政见和要求,因此多次遭到关押逮捕,九六年被捕判劳动教养一年。讲述情况的张先生要求中国人权告诉海外参与王炳章到大陆进行秘密活动的组织或个人:“他们知道给国内带来了多大的危害和麻烦吗?为什么不想想中国的现实情况和别人是否愿意。”

二月九日中午十一点多钟,上海异议人士杨勤恒遭到公安警察抄家,搜走了包括通信录等一批东西。中午十二点钟搜查结束后,警察亦将杨勤恒同时带走,没有出示证件或相关的法律手续,也没有向亲属交代任何理由。据了解杨勤恒也是因为王炳章到上海找他商谈其活动情况而遭到关押的。杨勤恒是上海异议人士,曾参加民主墙的活动而遭到判刑劳改,一九九四年因为抗议上海公安局迫害工运人士王妙根而绝食,反而因此被捕并被劳动教养三年。

二月七日早上,上海异议人士张汝隽被公安警察带走,至今已经两天多,没有任何消息。张汝隽也是上海老资格的异议人士,参加过七九年的民主墙活动,并因此而被关押劳改过。近年来也遭受过警察的骚扰迫害。张汝隽被捕是因为王炳章到上海找过他商谈其活动。

二月六日安徽蚌埠异议人士黄庭金与王炳章一起被捕后,其妻张芳蓉也曾经被关押一天,但是随后被释放回家。八日上午九时,张芳蓉前往当地公安部门询问,至今没有返回。根据张芳蓉走前的交代,她如果到了约定的时间没有回来,那就是被公安警察逮捕关押了。黄庭金是安徽活跃的异议人士,曾担任“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筹备工作安徽分盟的负责人。

另外,据来自江苏的消息说,一个叫张玉详的人士,也因为与王炳章的接触,在二月六日早上被抓,至今下落不明。据了解张玉详又名孟天野,原为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宣传干事,是扬同彦等人组织的中华民主联盟的军事部部长,并因而在九十年代初被捕判刑二年。

中国人权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这些不知情而遭受牵连的异议人士。王炳章是化名进入大陆的,据了解事前没有通知及询问要探访的人是否愿意接待,探访中也没有将他的真实身份和情况告知,因此被探访的人完全是不明真相被动被卷入的,他们不应该因此受到任何骚扰和惩罚。在中国政府已经不加惩罚的遣返王炳章后,更加必须立即释放因为王炳章回国而被关押的人。不释放他们是严重的人权迫害,也是不敢惹有美国等国际声援身份的人士,专门收拾土生土长没有国际背景中国人的怯懦而不光彩的行为。在一九九二年沈彤返回中国的“夏季行动”中,中国政府就是将得到国际大力声援的沈彤遣返美国,而将不为国际所了解受牵连的中国人严刑迫害。中国人权强烈要求中国政府不要再韬前辙,因为缺乏外国保护的身份就对他们采用双重人权标准肆意迫害。同时,一些国内异议人士及亲友们对海外个别人或组织所表示的愤慨和谴责,是完全正当和应该的,中国人权对这种不顾国内人士安危的做法同样表示愤慨和谴责。
-----------
附录2:ftp://ftp.cuhk.edu.hk/pub/chinese/ccic/org/dck/1998/9802c.txt

愤慨和谴责谁?就王炳章事件中国人权第九号新闻稿质问刘青
王希哲

所谓的中国人权主席刘青,在王炳章事件中,不去对那个制造迫害的中共政
权表示“愤慨和谴责”,却发布新闻,对无辜的受害者表示“愤慨和谴责”。这是
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我对这个占着中国人权的旗号,却干着反对中国人权事情
的刘青,表示愤慨和谴责!

我质问刘青如下:

一,王炳章有没有权利回到国内?回到国内有没有权利探访他愿意探访的人?有没
有权利与朋友讨论任何问题?如果刘青承认人民有这个权利,那么王炳章行使这些
天赋人权而引起的迫害,究竟是应该“愤慨和谴责”谁?

二,为什么探访一下朋友,讨论一下各种问题,就会产生“国内人士安危”的问题
?这正是共产党几十年来在我们可爱的中国制造的白色恐怖。中国的民主运动,中
国人权正是要挑战这个白色恐怖,消灭这个白色恐怖。这正是“异议人士”价值之
所在。刘青之流却转移民愤,蓄意挑动所谓“异议人士及亲友们”对同样的受害人
王炳章和其支持者的不满,混淆舆论,对受害者施加双重的迫害。请问刘青:你究
竟在做中国人权,还是在做中国反人权?

三,中共政权至今仍在迫害王炳章探访过的国内异议人士。这实际是中共把国内异
议人士,甚至国内人民作为人质,剥夺国内外人民政治交流的合法权利。这是骇人
听闻的政府恐怖行为。刘青不去“愤慨和谴责”中共的这个政府恐怖行为,却要人
们来承认和屈从这个恐怖老老实实在国外呆着不要去找朋友吧。这究竟是帮谁
的忙?助长谁的气焰?延伸谁的政策?

四,刘青的这个新闻稿和过去的那么多新闻稿,消息何从而来?是向国内异议人士
家里打电话得来。这个行为显然是“不顾国内人士安危的做法”。我无数次仅因接
收香港海外个人,媒体的电话,就会被审,被关。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应该去“
愤慨和谴责”那些给我打电话的朋友,媒体,正如你刘青电话探访过去在北京的魏
京生和王丹,使他们在罪状中多了一条,他们只会谴责政府不会谴责你一样。但如
果刘青今天拿出这个逻辑,那么我要求刘青立即切断一切与国内异议人士的电话联
系。否则我将和中共政府一起,追查你的消息来源!

王炳章这次事件如何评价,可以有不同看法。但刘青把持着中国人权,用人
权组织的名义去加深迫害一个人权已经受到迫害的受害者,是不能容忍的。刘青不
应该继续霸占着中国人权主席的职位。他应该被免职。

王希哲 1998年2月9日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6-21 09:58:1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