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春秋冬月2   芝加哥大學教授被中領館拒延護照/zt 2011-04-25 20:39:44  [点击:1166]
吳偉標博士
芝加哥大學教授被中領館拒延護照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SCRIPT><SCRIPT src="http://ad.epochtimes.com/s1/www/delivery/ajs.php?zoneid=46&cb=77153288980&charset=utf-8&loc=http%3A//www.epochtimes.com/b5/6/12/18/n1560807.htm&referer=http%3A//www.google.com/search%3Fq%3D%25D6%25A5%25BC%25D3%25B8%25E7%25B4%25F3%25D1%25A7%25D6%25D0%25B9%25FA%25BD%25CC%25CA%25DA%25BB%25A4%25D5%25D5%26btnG%3D%25CB%25D1%25CB%25F7%26ie%3Dgb2312%26oe%3Dgb2312%26hl%3Dzh-CN%26aq%3Df%26aqi%3D%26aql%3D%26oq%3D" type=text/javascript></SCRIP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SCRIPT><SCRIPT src="http://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show_ads.js" type=text/javascript></SCRIPT>

芝加哥大學教授吳偉標博士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到中共駐芝加哥領事館申請護照延期被拒絕,從而被剝奪了一個中國公民的基本權利。原因只是因為他修煉法輪功並公開反對中共政權對大陸法輪功民眾的迫害。以下是明慧記者電郵採訪報導,經吳偉標博士同意發表。

記者:吳博士,請簡單的介紹一下您求學、任教的經歷。

吳:我是在1997年大學畢業,本科專業是數學。那一年得到美國密西根大學的錄取通知,之後到其統計系讀博士學位。在幾個很傑出的統計和概率學家的指導下,四年後(2001年)我畢業。那年夏天我到芝加哥大學統計系任教

記者:您的科研方向?目前指導幾個博士生?科研資金來自哪裏?科研論文一般發表何處?能否告訴讀者您的科研網頁?

吳:我的研究方向主要是數理統計、概率和計量經濟學中的大樣本理論,以及統計在氣候和工程中的應用。目前我帶三個博士生。我的科研資助主要來源於美國自然科學基金(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NSF)。兩年前NSF授予我CAREER AWARD。

談到論文在何處發表,因為我做的研究涉及統計學的理論及應用,所以可選擇的期刊比較廣,包括概率、統計、計量經濟學、數學和工程中的期刊。最近兩年的文章發表在概率年鑑 (Annals of Probability)、統計年鑑(Annals of Statistics)、美國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USA)、計量經濟理論(Econometric Theory) 和英國皇家統計學會雜誌(Journal of the Royal Statistical Society)等。

在我的網頁http://www.stat.uchicago.edu/~wbwu/papers.html上可以下載我的論文。

記者:您目前是否有在國際學術期刊任編職?是否需要出國參加學術會議或進行學術交流,比如給講座等?

吳:自2004年起,我任國際統計學會(International Statistical Institute)下屬的期刊Bernoulli的編委,見 http://isi.cbs.nl/bernoulli/board.htm

因為工作性質,我需要出國給講座和參加學術會議。明年我想去澳洲、法國、匈牙利和其它一些地區參加學術交流。現在不太敢答應他們的邀請,因為芝加哥中領館拒絕我的護照延期。

記者:芝加哥中領館為何拒絕您的護照的延期?能否介紹一下事情經過?

吳:今年11月20日我去芝加哥中領館去申請護照延期,我把申請表和護照都按程序交上去了。按他們的規定,四個工作日後可以取護照。四天後,我把取證單交上,前台的工作人員找不到我的護照。後來簽證領事張楚雲出來和我單獨談話,說不能參加法輪功活動等等。他們的數據庫中顯示我是法輪功學員。張說過幾天後給我答覆。大約十天後,他們決定不給我延期護照。

中領館官員知道這樣做會給我很大的麻煩。我是要經常出國進行學術活動的。

記者:您甚麼時候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對您有何影響?

吳:我在1998年夏天開始修煉法輪功。在那以前我一直對修煉中的現象感興趣。自從接觸了法輪功之後,我當時感覺法輪功特別不一樣:這個功法非常注重人的心性的提升,要求去掉對名利的執著,做任何事都要想一想是否會對別人造成影響甚至傷害。做研究中會經常出現名的執著和干擾。由於修煉的緣故,自己也在慢慢的看淡這些。在研究的過程中要把課題踏實的做好,去掉浮躁的心理。舉個例子說,以前自己的文章被拒絕後,收到退稿信時不免不高興。現在逐漸的看淡這些,做研究時心態非常寧靜和集中。當然,法輪功還包括煉功(如打坐),這對於放鬆身心非常有益。

記者:中共媒體經常宣稱修煉法輪功之後,人們不再熱衷工作、學習,也不再關心家人。您如何看待此問題?

吳:讀遍所有法輪功的書,沒有一處教你修煉法輪功之後,不做工作、學習,也不關心家人的。放下對名利的執著並不是放棄工作和學業。相反的,修煉法輪功後,會更加負責的把自己應該做的事做好。這樣的例子我周圍就很多。正是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使得很多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失去工作和學習的機會。中領館官員不給我延期護照,給我出國進行學術交流帶來很大的不便。

記者:您已經多久沒能回國看望父母了?您認為如果您回國將面臨甚麼?

吳:我很想念我的父母親,已經九年沒見他們了。我若現在回中國,結果就不好說了。顯然我在中共的黑名單上。

記者:中共以崇尚科學為名攻擊法輪功。作為學界人士,您如何看待此問題?

吳:中共以自己對科學的解釋權,用「崇尚科學」作為政治口號和依據來迫害法輪功。中共將科學當作打人的棍子了。中共做的很多反科學的事情,包括當年迫害了那麼多科學工作者和知識份子。正是因為中共的制度性腐敗,阻礙了大陸科學的發展。難道科學需要中共來崇尚和捍衛?

長久以來,中共的灌輸使人產生邏輯的混亂。我認識一位東亞系教授,有一個來自中國的學者到東亞系訪問。東亞系教授問這個中國學者:「你認為法輪功怎麼樣?」 這個學者就重複中共媒體的說辭,說法輪功反科學等等。這個東亞系教授又問了:「這是你的認識嗎?」他說是啊。東亞系教授又追問:「我問的問題是,作為你, 你個人,你自己對法輪功的認識是甚麼?」那個中國學者想了一會說:「我自己瞭解很少。」

法輪功中講的一些修煉的事情確實不在現在科學的認識範疇之內。其它宗教中講的事情也不在現在科學的認識之內。但都不能因為這些而剝奪民眾的信仰權利。

科學最重要的就是自由的思考、自由的交流。我作為海外的法輪功修煉者,可以自由的獲得任何資訊,可以自由的思考、自由的發表自己的言論。可是中共用大陸納稅人的錢建立互聯網上的防火牆,不准大陸民眾獲得海外自由社會的信息,更不准大陸民眾自由的發表自己的言論。同時中共把信仰法輪功的大陸民眾抓進監獄、勞教所、洗腦班,以酷刑摧殘強迫他們違心表態放棄自己的信仰。難道中共就是這樣崇尚科學的嗎?

記者:在您之前,芝加哥中領館是否曾拒絕法輪功人士護照延期事件?在芝加哥是否發生過中領館或相關人員騷擾法輪功人士的事情?

吳:據我所知,在芝加哥有在高科技公司工作的法輪功修煉者的護照延期被無理拒絕。2001年9月,有二位法輪功修煉者在芝加哥中領館前絕食抗議被人毆打。打人者鄭積明和翁玉俊分別在2002年11月和12月認罪。(見芝加哥仇恨犯罪訴訟案新進展

記者:中領館拒絕給中國公民延期護照,並且蒐集海外法輪功人士的黑名單。西方民主國家如何對待此事?

吳: 一個外交部門的正常職能被系統的用來迫害法輪功時,中共外交人員包括簽證領事人員成了「外斗人員」。他們熱衷於蒐集法輪功情報,建立數據庫黑名單,從而用 來迫害法輪功。要知道這超出了外交官的職權範圍。最近,加拿大使館教育處第二秘書王鵬飛的外交簽證被加拿大外交部拒絕續簽,不得不在10月25日前離開了 加拿大。這等於宣佈該外交人員不受歡迎,視為被驅逐出境。王鵬飛簽證遭拒原因是在加國參與收集所謂的法輪功情報以及他所做的迫害法輪功的活動,超出了外交官的職權範圍,也違反了加拿大信仰自由的法律。

另外一例,是中共多倫多使館副領事潘新春,2004年2月3日,因在加拿大報紙上公開誣蔑加拿大法輪功學員,被安大略省高等法院判誹謗。2004年11月16日,安省高等法院法庭傳訊潘新春,進行資產審查。法官 Mr. Spiegel 作如下判決「Mr. Pan maliciously acted outside of his consular duties and broke international laws」。對中共而言,潘新春已失去利用價值,因為他暴露了中共把迫害法輪功延伸到海外。

記者:對於中領館拒絕給您延期護照,您將如何應對?是否準備向西方主流媒體和當地各界人士說明此事?

吳:我會將此事告知媒體、VIP、以及各界人士,包括我認識的所有人。自從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有很多法輪功修煉者的護照延期被無理拒絕。邀請我參加學術會議的學者們覺的不可想像:正常的政府職能竟被這樣用來迫害法輪功。

記者:對於中領館參與此事的人員,您有何建議?

吳:我希望外交人員不要成為「外鬥人員」。要知道人做了任何壞事都要承擔後果的。2004年8月27日,美國聯邦法院吊銷了伊利諾州一名八十四歲居民的美國國籍,因為他曾是德國納粹分子。這位居民叫Joseph Wittje,是個退休築磚工人。見美國司法部的通告 http://www.usdoj.gov/opa/pr/2003/September/03_crm_494.htm

將來共產黨比納粹還要臭名昭著,由於你們做的這些事情,屆時你們將如何面對?

記者:對於在海外求學和工作的大陸同胞,您有何訴求?

吳: 我想對這些同胞和朋友們說,我和你們一樣希望中國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那裏有我的父老鄉親、我的師長朋友。法輪功在歐美和台灣等地都和社會和諧相處,不介入政權和政黨的紛爭。在將來自由的中國,法輪功也會同樣與社會良性互動,同時法輪功對修煉者在道德上的要求只會對社會有益。這些年法輪功遭到中共的血腥迫害,仍然秉承和平、理性、非暴力,這本身就證明法輪功民眾是一個善良的團體。

我們反抗中共的迫害,反駁中共的誹謗,揭露中共的邪惡,這是義之所在。中共建政五十多年,以暴力和謊言殘害愚弄大陸民眾,中共才真正是反華勢力。法輪功民眾以巨大的付出爭取自己的信仰、言論和集會的權利、維護信仰者的尊嚴,其實這也是在為所有的中國人爭取自由和權利,在維護中國所有的普通民眾的尊嚴。我們不能再任由中共這樣一個流氓黑社會來踐踏和侮辱我們中華民族,我們應該站起來制止這個邪惡政權的犯罪行徑。

記者:吳博士,謝謝您接受明慧的採訪。希望您的工作和生活不會因中共領館的刁難受到太大影響。並祝您在研究和教學中取得更多的成績。

吳:謝謝。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25 20:40:2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