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春秋冬月2   斯坦福中国女博士护照延期被拒/zt 2011-04-25 20:45:09  [点击:1487]
斯坦福大学化学系博士李青女士
斯坦福中国女博士护照延期被拒
---中领馆把具中国特色政工手法和强迫表态等输入美国校园

作者:斯坦福大学化学系博士 李青


--------------------------------------------------------------------------------

对很多在美国读书的中国留学生来说,最舒心的事可能要数“无‘政治’之乱耳,无‘学习文件’之劳神”了。然而,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事件表明,即使我们身在国外,只要我们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有亲人居住在国内,我们还是无法完全摆脱来自“党中央”的钳制身心自由的舆论宣传和胁迫表态的阴影。这绝非危言耸听。
*“党支书”从中领馆到斯坦福

2001年4月19日下午,旧金山中领馆的一位领事到斯坦福大学“国际学生中心”协助学校的中国留学生办理护照延期。据该领事解释说他是教育科而不是护照科的,只是协助收集申请材料和费用,递交给护照科处理。当时我的护照再过三个月就过期了,我准备好有关材料,和其他五六个学生一起在“国际学生中心”交给该领事过目。

因为护照毕竟是最重要的身份证,我们都很小心谨慎,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在“国际学生中心”逗留的时间都很长。正在整理材料的过程中,“斯坦福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主席忽然从外面跑进来,领事一看到他就说:“我正要找你。”说著从提包里拿出一封信让学生会主席看过后签字,并要求学生会在中国学生中组织相应的活动。

我们都很好奇这到底是封什么性质的信,又听到领事郑重其事地对学生会主席说:“这个问题很关键,因为这是科学和反科学的问题。”学生会主席看过信后,很明显不愿意在这样的信上签字,他推托说:“我觉得这篇文章把所有的不同性质的东西都统称为‘法轮功’,这不妥当。例如‘法轮功’这个功法,‘法轮功’组织,‘法轮功’的领导和大多数群众全都统称为 ‘法轮功’,这不太合适,应该区别对待。而且我个人不能代表斯坦福的中国学生,最起码也要和学生会的成员商量一下。

这时在场的每个人都明白领事是要求学生会主席代表斯坦福的中国学生在一封“反法轮功”的声明上签字,并要求学生会在校内举办“揭批”、“声讨”法轮功的系列活动。

坐在领事身边的一位商学院的学生很诚恳地对领事说:“领事,我们都觉得政府做得太过头了。不应该这样对待绝大多数的炼法轮功的人。我自己不是炼法轮功的,可是我们都有朋友的朋友是炼法轮功的,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学生会主席立刻附和说:“其实他的意见代表我们大多数人的意见,我们斯坦福大多数中国学生都是同情法轮功的。”

领事见状继续契而不舍地给在场的学生作政治思想工作,他说:“很多大学(北加州的其他大学)的中国学生会都已经签字了,好几个国内大学在湾区的校友会也签字了,在这件事上斯坦福大学可不能落后。而且,这时一个政治立场问题。”

那时我修炼法轮功已经将近四年了,看到中国学生当著领馆官员的面表达对法轮功的同情,我觉得很感动,同时我也希望领事是因为受了来自上级的欺骗才帮著传播谣言,所以我很礼貌地打断他说:“领事,我就是在斯坦福大学炼法轮功的学生。我希望你不要对法轮功有误解,也不要强迫学生在‘反法轮功’的声明上签字。”

领事有些惊异地转过来看著我,问我知不知道天安门“自焚”事件。”

我早就料到如果领事坚持要继续造谣必然会提到“自焚”事件。自从1999年7月江泽民下令打压法轮功,两年来一直不得人心,遭到很多人的谴责和痛恨,江及其帮凶自知在这样的情况下镇压很难进展下去,在2001年春节期间自编自导了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使很多人从同情法轮功转为憎恨法轮功,江氏犯罪集团自从也更加明目张胆地迫害国内学员,同时利用“自焚事件”要求各界人士对法轮功进行“表态”,以寻求舆论支援。

我很详细地给大家讲明“自焚”录像和有关“自焚”的报导中漏洞百出,例如刘思颖刚作了气管手术就可以声音清脆的说话唱歌,而且,法轮功著作中明文禁止自杀和杀生。

该领事稀里糊涂地问我说:“真的吗?那是以前的文章吧?你肯定没有看过最新的文章。”我不知道他这又是听信了什么谣言,但我还是耐心地解释说:“当然看过,新经文和以前的文章讲的都是同样的道理。”

领事迅速改变话题说:“你们知道吗?我最近发现啊,那些每天到领馆请愿的那些法轮功的人哪,都是没有正当职业的,每天下午三点都有一个人来付给他们钱。”那位商学院的学生很认真地听我们的对话,同时也在很认真地思考,这时他插话说:“可是我看到世界各地都有很多的法轮功学员去请愿。”我很钦佩他头脑冷静清醒,我帮著他把他想表达的意思说完:“今年三月这么多学员到日内瓦,谁会有这么多钱给大家付往返机票钱啊。”

这时,领事有些无可奈何地说:“你们能在斯坦福大学读书有多幸运啊!你们要珍惜你们的学习机会。当年我们这一代人都经历了上山下乡,回城读书的时候年龄已经很大了。”我借著他的话题说:“国家领导人犯严重错误的时候,如果不及时纠正,家家都会有受害者。你刚才说的上山下乡,我们哪家哪户没有这样的亲戚啊?现在国内这么残酷地迫害法轮功,我们怎么能不闻不问呢?”

领事立即否认说:“没有迫害,根本就没有迫害。”我当时吃了一惊,因为作为中领馆的官员,每天都会面对法轮功学员在领馆前的迫害图证,我对他说:“怎么能这么说呢?难道你没看过我们的学员受迫害的照片吗?”

领事避开大家的视线,毫无表情地说:“照片都是可以作假的。”我又提到西方媒体对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报道,领事很不耐烦地说:“你们要知道,西方媒体都是反华的。”这时连在场的中国学生都有些糊涂了,他们显然对领事作为一个国家高官当众撒谎没有心理准备,一时不知孰是孰非。我想了一下,对大家说:“我在清华大学的朋友姚悦就是因为炼法轮功已经被学校开除了,我们是应该珍惜我们的学习机会,可是我们不能不关心别人啊!”

领事赶紧拿起大家的材料,恨恨地丢下最后一句话:“我希望你以后就不要关心别人了!”就匆匆逃走了。

当时那位学生会主席因为忙著准备考试在我们谈话当中就先离开了,说以后会给领事一个答复。第二天我查到学生会主席的电话号码和他联系,恳切地希望他千万不要在那份声明上签字。他在电话里开诚布公地告诉我说:“领事后来也跟我说了实话,他也没办法,都是上面布置下来的任务。不过领馆每年给学生会很多钱作为活动经费,这件事情弄得我们也很难办。”

接著他又关心地询问我护照延期的情况,并说他还专门请求领事不要在此事上让我为难。我谢谢他的好意。从他的谈话中,我听出他感受到来自领馆的另一巨大压力就是对每个海外公民来说,领馆每五年可以行使的一次“护照予夺”的大权。

*我的护照延期申请遭拒

两周后,领事通知我到领馆去取护照,我到了领馆后,他把我的护照和申请费还给我,我一看护照上根本就没有盖延期的章,也没有任何文字说明为什麽不延期,就问是怎么回事。

领事再次声明他只是协助护照科办理,让我和护照科连系。当时领馆已经下班,第二天,我拨通了护照科的电话。我报了自己的姓名之后,问我的护照为什么没有延期,护照科的科长阴阳怪气地说:“你们从事这种反政府的活动......”话说了一半就心虚地挂断了。

这样我的护照7月中旬就会过期失效,而我所在的科研小组正好8月份要到德国开学术会议,当时我的机票都已经买好了,只等著护照延期后能去德国领馆办签证。我赶紧通知我的导师,希望他能与中领馆联系,帮助我办理护照延期。我的导师马上写了一封信,以传真的方式发给中领馆。他在信中说,我在实验室里是一个很认真负责的学生,他对中国政府取消我的国籍感到不可理解。

同时我也找到斯坦福大学负责国际学生的主任,向他讲明了情况。他一听完就深恶痛绝地说:“又来了,十年前他们就是这样对待参加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学生的。”他告诉我说,他对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国内遭受残酷迫害的情况很了解,他会马上和领馆联系,向领馆施加压力。第二天,他发e-mail告诉我说他既打了电话,留了言,又发了一份传真。

几天后,他们的信起了作用,领事希望我能和他约个时间到领馆,他争取让参赞和我谈话。

我先生为了这件事非常焦虑。我们俩是在美国相识的,当时我们新婚不久,一直憧憬著在两个人都能请假的时候一同回国让我们的亲人分享我们的幸福。他主动提出要和我一起到领馆去和领馆官员们面谈。我先生虽然不是法轮功学员,但他深知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是大法修炼的受益者,他也认为“知恩图报”是做人最基本的准则。在我们动身去领馆之前,他虽然是自言自语,但是很坚定地说:“如果要写什么书面保证,那是绝对不干的!”

由于我们夫妻俩都很忙,不可能按照领馆安排的时间去面谈,我们去的那天参赞正好不在,领事只好把护照科的科长请出来和我们谈话。护照科的科长一开始说了一大堆他本人对法轮功很反感之类的话,好象他个人的感受和想法可以代替国家法令。而领事作为“检举揭发”我的人,非常尴尬地坐在一旁一言不发。

说心里话,我觉得领事其实是一个本质上很老实的人,可惜在当今的中国官场中许多人很难坚持做人的准则。我向他们介绍法轮功确实能给炼功人带来身心健康,护照科科长仍然打著官腔强调他个人的感受。接著他拿出纸笔说如果我愿意写一份保证不再炼法轮功的声明,他就可以给我的护照延期。

我先生急于拿回有效护照,同时也坚守不写任何声明的原则,他焦急地说:“她是个学生,平时很忙,她很少有时间参加你们所说的所谓示威活动,只是在家炼功,你们就给她延了吧。”护照科科长立刻凶像毕露地说:“只要是炼法轮功就是违法的!在家炼也不行!”我正告他们说:“对法轮功的镇压绝不可能长久,海外的华人对这场迫害清醒得很。”

在护照科科长凶狠的目光注视下,我们离开了代表著中华民族在世界的形象,本应当庄严神圣的中领馆。

回到学校后,我赶紧为到德国开会的事四处奔走。我找到化学系的秘书,希望她能给我准备一些书面文件,证明我是化学系的在读研究生,如果我因为持过期护照在德国被阻,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文件回到美国。

她告诉我说她会尽力帮我,但是她不熟悉这样的手续和文件,会先打听清楚再帮我办理。第二天,我的导师匆匆忙忙找到我,让我不要到德国去了,那样会很危险。原来,化学系秘书给国际学生中心的主任打了一个电话,向他咨询应该为我准备什么样的文件,当时主任不在,就在他的留言机里留了言。主任收到留言后,打了一个十万火急的电话给系秘书,告诉她千万不能让我出国,德国海关以只认公章,绝不通融著称,我离开美国不会有任何问题,一旦在德国海关受阻,就会被遣返会中国,而我是一名上了黑名单的法轮功学员,一旦被遣返回中国后果不堪设想。

系里的秘书收到电话后,又打了一个十万火急的电话给我的导师留言。他们俩都强调让我的导师听到留言后务必与他们联系,确保我不到德国他们才放心。当时我非常感动,对他们来说,我只是有一面之交的外国学生,他们对我的人身安全真切的关心与我的同胞转眼间毫不留情地让我沦为有家不能回的难民形成鲜明对比。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个月后,国安局的人找到我在国内的家人和他们谈话,假惺惺地说:“国家很重视你女儿这样的人才,希望她学成后能为国家服务。”我母亲很气愤地反驳道:“连护照都不给延,国籍都没有了,还谈什么回国服务。”国安局在与我家人的谈话中,希望通过他们劝说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母亲回答说:“我觉得法轮功没有什么不好,法轮功教导修炼者做一个好人,在社会中要为人民服务......”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名国安局干部不屑一顾地打断说:“佛教、道教不都是这样讲的吗。”好像佛教、道教中已经讲到为众生服务,法轮功也强调为人民服务就应该定为邪的,就可以诬蔑打击,就应该强制“转化”......

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干部,却思路不清,逻辑混乱,这都是江氏犯罪集团层层洗脑,愚弄百姓,操纵全国所有媒体进行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所带来的民族悲哀。身为肩负著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重任的安全部门领导,对真正危害国家安全,为一己之私劫持了所有军队,武警、宣传工具的大盗熟视无睹,却以身体力行的同化真善忍,传播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为重点管制对象,这样的国安局是在严重威胁著国家安全,还是在保护国家安全?

我并不是想指责国安局的工作人员。我从家人的描述中知道他们对法轮功在海外洪传,尤其是在海外学子中洪传感到很好奇,也想知道个究竟,然而在一天24小时谎言宣传的洗脑攻势下,在来自上级的高压下,他们常常被先入为主的谬论和为完成任务而不得不违心地进行说教而把自己也弄得昏庸糊涂。

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因为担心这些做思想工作的人长期接触法轮功学员及学员家属而明白真相,对他们的洗脑一定比对普通民众更可怕。仔细想来,他们才真正是这场迫害最可怜的受害者。

我忠实地记录了我申请护照延期被中领馆无理拒绝的前前后后,希望能打动所有在海外持中国护照,渴望与国内家人常相聚的同胞的心。我们的护照,凝聚著我们作为中国人的自豪,凝聚著我们对家乡的父老乡亲和一街一景的思念,然而在贱视人权,只注重手中权力的独裁者眼里,取消国籍,恐吓家人,迫使骨肉分离,迫使我们在海外成为难民,已经成为它用以实施思想控制的杀手裥。

*17国法轮功学员国籍被剥夺

在海外的中国人法轮功学员必须保证放弃这自己做人的基本准则才能保持中国的国籍,在国内的中国人必须放弃这一准则才能保全生命,江用这样的标准掌管中国人民的国籍和命脉,真令人感到痛心。

目前,发生了在加拿大、日本、 意大利、瑞士、匈牙利、新加坡、英国、爱尔兰、荷兰、法国、丹麦、澳大利亚、西班牙、比利时、美国、德国、新西兰等17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护照被没收或拒绝给予延长和更新。

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些法轮功学员在各自所在国家的中国使领馆进行护照更新,延长时,所在地的中国使领馆或扣留我们的护照,或拒绝给予延长和更新。中国使领馆的这一做法,不仅违背了中国的现行法律,同时也极的大影响了我们在国外正常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中国使领馆擅自剥夺我们国籍和护照拥有权的做法,在海外华人及当地民衆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