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洪哲胜   推动“上街宣传共产主义”最能起到什么作用?──和吴仁华商榷 2011-04-25 23:12:46  [点击:4366]
┌────────────────────────────┐
│    推动“上街宣传共产主义”最能起到什么作用?    │
│                            │
│            洪 哲 胜            │
└────────────────────────────┘

┌────────────────────────────┐
│                            │
│ 作者吴仁华说,他很欣赏刘荻(网名不锈钢老鼠)的《让我 │
│ 们上街宣传共产主义》〔吴仁华把标题中的“共产主义”误 │
│ 植为“《共产党宣言》”,特予更正。〕,“既然当局不允 │
│ 许我们上街散发、宣传民主、人权的传单,那我们就上街散 │
│ 发、宣传《共产党宣言》。我相信这篇文章的许多读者与我 │
│ 有同样的感受:关键不是散发什么,而是能够上街,    │
│ ‘6.4’事件后最难做到的就是上街、集会”。      │
│                            │
│ “降低参与风险.突破恐惧心理”当然是一个适切的运动策 │
│ 略。但是,在中共已经走到当前这个地步,几乎所有的党的 │
│ 头头和他们的家人都已经转型而成为“大地主”、大资本  │
│ 家、以及各大财团法人的董事长、总裁或者CEO,他们最 │
│ 最害怕的就是共产主义对于资本家的批判。因此,他们容不 │
│ 得国民组织“共产主义研究所”,也不愿见到人们“上街宣 │
│ 传共产主义”,尽管或许还不好意思加以严厉镇压。因此, │
│ 以“上街宣传共产主义”扩大运动空间的功能就大大地被打 │
│ 了折扣,而“让人民看一看皇帝的新衣”则跃而成为这个活 │
│ 动的主要目的了!请参见我发表于《民主论坛》(2003-10- │
│ 07)的《刘荻,我愿意跟你上街去宣传共产主义》:    │
│                            │
│   我愿意跟你上街宣传共产主义            │
│   让人民看一看皇帝的新衣              │
│                            │
│   穿着这一袭新衣                  │
│   他们打土豪,把人们扫地出门            │
│   穿着这一袭新衣                  │
│   他们反资本,把人们的资本没收           │
│                            │
│   也穿着这一袭新衣                 │
│   他们权钱交易、化公为私              │
│   也穿着这一袭新衣                 │
│   他们培养新一代的江绵恒              │
│                            │
│   他们正在用“三个代表”的新衣           │
│   给当年的那一袭新衣换妆              │
│   刘荻,我愿意跟你上街宣传共产主义         │
│   叫人看清新的新衣,毕竟还是皇帝的新衣       │
│                            │
│   (2003-10-03)                  │
│                            │
└────────────────────────────┘


┌────────────────────────────┐
│        降低参与风险.突破恐惧心理        │
│      ──关于中国民主运动的回顾反思──      │
│                            │
│            吴 仁 华            │
└────────────────────────────┘

制造谎言和恐惧,是专制独裁政权维持统治的不二法门。制造谎言是
为了掩盖真相、欺骗民众;制造恐惧则是为了阻吓民众、不敢反抗。

中共自1949年建政,就一直以制造恐惧的方式维护统治。建政后不
久,即在全国范围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杀害“反革命分子”逾246
万人,关押和管制的“反革命分子”更是不计其数。此后,政治运动
不断,每一次政治运动总是以杀、关、管的方式制造恐惧,起到阻吓
民众挺身反抗的作用。

毛时代每逢“5.1”、“10.1”、春节,各县市照例都要召开公判
大会,将死刑犯五花大绑游街示众,然后公开枪决。笔者至今记得少
年时的一次经历,事情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初的浙江省温州市平阳
县,两名“反革命集团”的主要成员在公判大会上被判处死刑,随后
五花大绑押在大卡车上游街示众,死刑犯被细绳子勒紧脖子无法出
声,脑袋前交叉着两把押送士兵的步枪刺刀,气氛令人恐怖,但其中
一位死刑犯宁死不屈,让笔者至今记得他的名字:肖可宝。

改革开放以来,尽管中国不再有政治运动和公判大会,但中共政权并
未放弃制造恐惧的统治方式,只是使用的方式、手段更精致了。一旦
感到政权受到威胁,照样会公然采取血腥镇压的方式,最典型的就是
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在邓小平的主导下,悍然调动逾20万野战部队
进入北京,动用包括装甲车、坦克在内的武器,血腥屠杀和平请愿的
学生和民众,震惊世界。

近些年,维权行动在中国风起云涌,群体事件层出不穷,也都遭到中
共政权的严厉镇压,许多代表性人物遭受迫害,江天勇、李苏滨等维
权律师被吊销律师执照,陈光诚、高智晟、郭飞熊等著名维权人物被
判刑。

前不久,突尼斯、埃及的人民抗暴革命取得成功,利比亚等国爆发反
抗暴政的群众运动,加上网络上出现“中国茉莉花行动”的呼吁,让
中共政权坐立不安,再次公然使用制造恐惧的方式应对,先是在北京
拘捕了著名人权律师滕彪、江天勇、唐吉田等人,后来又在全国各地
拘捕了数十人,包括高知名度的自由撰稿人冉云飞(四川成都)、民
主活动人士李海(北京)、民主活动人士陈卫(四川遂宁)、维权人
士王荔蕻(北京)等,最终就连知名度极高的艾未未也失去了自由。
目前已知有华春辉、魏强被劳教,冉云飞、陈卫、丁矛被正式逮捕,
李海、郑创添被监视居住,而更多失去自由者的姓名至今不为外界所
知。据《维权网》不完全统计,自今年2月中旬到4月19日,失踪多日
的江天勇、滕彪、古川、李天天、刘德军、刘士辉、唐荆陵、野渡、
袁新亭、蓝若宇、胡荻、张海波、曾仁广、周莉、刘正清、艾未未、
文涛、张劲松、胡明芬、刘正刚、金光鸿、刘晓原、张永攀等人尚无
消息。

回顾历史,正视现实,不能不承认,中共政权以制造恐惧的方式维护
其统治颇具效果。1989年“6.4”血腥镇压事件即让中国民众重新笼
罩在恐怖气氛之中,导致中国国内的民主运动沉寂多年,知识界几乎
是鸦雀无声。前些年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在遭到严厉镇压后一蹶不
振,只有屈指可数的勇者在苦苦支撑。近期的中国茉莉花行动也面临
同样的情况,由于镇压制造的恐惧感,使得参与的民众不多,并且日
益减少,没有出现预期的效果。

对照当年苏联、东欧剧变以及日前突尼斯、埃及人民革命时的各国民
众表现,中国民众的表现确实不尽人意。但是,与其一味指责中国民
众的胆怯、奴性,不如反思问题的症结所在,为何中共专制统治60余
年,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几乎伤及每一个家庭,民众还不群起反
抗?为何当今腐败成风,下岗、拆迁、城管横行等现象让民众极度愤
怒,连农民都知道共产党及其制度很坏,民众还不群起反抗?

趋利避害是人类的天性,因此,为了自身及家人的安危,中国民众基
本上是敢怒不敢言,不敢挺身反抗中共暴政。也就是说,中共政权制
造恐惧的手段确实起到了维持统治的作用。

民主运动不是少数勇敢者参与的运动,而应当是全民参与的运动,只
有全民参与,民主运动才有成功的可能。因此,如何促使民众突破恐
惧,敢于挺身反抗暴政,是中国民主运动不得不思考、解决的一个重
要课题。

不断地呼吁民众突破恐惧、挺身反抗暴政是必须的,但是,仅靠呼吁
是不够的,不会有多大的实际效果。更应该做的是,设法降低参与的
风险,只有参与的风险降低了,才有可能吸引更多的民众加入。降低
参与风险应该有很多方式,只要有心,谁都有可能创造出新的方式。

多年前,我很欣赏北京师范大学心理系女学生刘荻(网名不锈钢老
鼠)的一篇文章《让我们上街宣传共产主义》〔作者把这篇文章的标
题中的“共产主义”误写成“《共产党宣言》”,特予更正;下文有
关部分也给予修改。──洪哲胜编按〕。这篇文章很有创意,大意
是,既然当局不允许我们上街散发、宣传民主、人权的传单,那我们
就上街散发、宣传共产主义。我相信这篇文章的许多读者与我有同样
的感受:关键不是宣传什么,而是能够上街,“6.4”事件后最难做
到的就是上街、集会。一旦上街宣传了共产主义,天知道后来会宣传
什么;一旦上街宣传的人多了,天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近些年在杨佳、邓玉娇、福建三网民、钱云会,以及诸多的群体事件
中出现了“围观”、“打酱油”(意为路过)等方式,也是降低参与
风险的不错方式。此外,还有维权、民运活动人士时不时地“饭醉”
(聚餐,谐音犯罪)的方式。

海外民运多年前曾有人提出过“政治活动非组织化、组织活动非政治
化”的观点,目的也是为了降低参与的风险,让更多的民众可以加
入。这个观点当时虽然引发了一些讨论,但没有引起海外民运的足够
重视,甚至主流意见是不屑一顾。

维权运动其实也是不错的一种选择。通过维权,不仅可以将民主、人
权的理念与民众的实际利益相结合,在民主力量与各阶层民众之间架
起一座桥梁,取得拆迁户、下岗工人、失地农民的支持,积聚支持力
量,而且这种积聚力量的方式较之于组党、游行示威,参与的风险大
为降低。因此,维权运动曾一度风起云涌,影响很大。

笔者认为,自今年2月20日开始、目前尚在持续的中国茉莉花行动,
考虑到了参与风险的问题,所以将集聚地点大都选择在喧闹的商业
区、广场,采取围观的方式,以便参与者一旦遇到麻烦,有合适的借
口开脱自己。目前有关中国茉莉花行动的信息鱼目混珠,很多建议、
呼吁很不可取,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除了个别图虚名的民运人士在
八字尚未一撇的情况下就迫不及待地出来抢“果实”之外,更主要的
是许多有中共背景的人有意搅混水、捣乱。

中国茉莉花行动尚存在一些具体问题,如果不加以解决,很难取得突
破性的效果。这个问题需要专文加以探讨。

笔者相信,反对中共专制统治、希望中国发生体制变革的人大有人
在,这正是许多人常说“如果在冷兵器时代早就出现陈胜、吴广了”
的原因。如果能够降低参与的风险,使得多数中国民众突破恐惧心
理,积极参与,中国的民主运动一定能早日成功。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第50期2011-04-21;http://shuangzhou
kan.hrichina.org/home/。转载自《民主论坛》2011-04-24〕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25 23:15:1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