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旁观者昏 第一,这样做不成;第二,这样做不对。   2011-04-26 03:25:52  


作者: 原心   这个事情,看来也不能怪洪先生: 2011-04-26 06:45:29  [点击:1923]
我觉得:

首先是因为洪先生没有在共产主义统治者下生活过,不了解“没有恐惧的自由”和“充满恐惧的压迫”之间的本性分别;

其次,洪先生的思想还停留在上个世纪50年代之前,很像那时候充满幼稚理想,把对科学的感性崇拜当成理性教条,希望一蹴而就,不愿循规蹈矩的年轻人那样,把共产主义理想所描绘政治平等当成社会科学的必然真理,以为只要按章行事就可以轻易实现王莽当年的社会理想。

我觉得这其实都同中国历史和文化有关,首先当然是因为中国自春秋战国之后,不仅没有一个基本上平等的社会,甚至也没有一个平等的宗教理想,这就不像欧洲的西方社会,起码还有一个教会,可以提供一个平等的内心希望。

因此中国人对平等缺乏起码的哲学上的理解,不知道平等地对待平等,更不知道不平等地对待不平等,更别说如何从人权角度去看待平等,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的不公平会成为所有人的不公平。

儒家思维(或者说儒家式的思维)是自我中心主义的,就像尼采所说的超人那样,对人类自身的能力充满盲目的自信,并认为人要依赖上帝去解决超出自己能力的问题就是耻辱和懦弱。

传统的西方人花了千年时间去研究平等和公正都还没有结果,但共产主义按照所谓的科学方法,编一些粗制滥造的公式就证明出了平等,这样的好事竟然落到了中国人的头上,这当然会让本来就不耐烦上帝的中国人如痴如醉的迷恋。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共产主义恶梦之后,现在来回顾苏联和中国的所谓共产主义理想,不仅没有半点科学的味道,而且充满着人类原始本能的臭味。以理想名义执行的骇人听闻的屠杀,可用理论证明的赤裸裸的压迫,写进教条纲领的领袖崇拜,没有一样不是违反科学理性本质的。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4-26 06:48:4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