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博讯螺杆   官本位和升官图 2011-05-04 23:38:38  [点击:1485]
小时候,在邻居家玩过“升官图”游戏,估计也是邻居很早以前留下来的玩意儿,因为那是一张很破旧的黄纸,和这张图是一样的。但我天生就对当官不感兴趣,也对这类游戏不感兴趣,属于人群中“吃屎都抢不到热呼的”那种与世无争的人,见大家都争着抢着的玩,也就算了,从此再也没见到这玩意儿。

近几日看网络上热议武汉的一位黄姓小朋友,才想起这张升官图:



“升官图”,和当下流行的电玩“大富翁”很相似,四开报纸那么大,列出了清代大大小小的60几个官职和15个出身,即从“白丁”(平民百姓)开始,到秀才,到进士,最高到内阁的太师、太傅、太保,先到内阁者赢。一看就知道,这是一种培养孩子如何在官场仕途打拼的游戏。让孩子们从小就知道读书就是为了作官,当官才能发财,也知道各种官职是几品,孰大孰小,以及当官秘诀和贪赃枉法的技巧。

“升官图”的玩法是:二人到五六人,再多就挤不下了。有一个“拈拈转儿”,类似掷骰子,它有四个面,分别是德、才、功、赃四个字。大家象玩牌那样,顺时针依次来旋转“拈拈转儿”。比如在七品知县一栏,下列了“德知府;才知州;功不动;赃典史。”是说知县这个官,有德即可升四品知府;有才升五品知州;有功职位不动;如贪赃则降为九品典史(还是官)。游戏时,各人先准备一颗豆粒或石子之类的标记,置于“白丁”的位置,按着“拈拈转儿”的结果来移动自己的标记。比如“白丁”之下标注:“德秀才、才监生、功童生、赃不动”。“拈拈转儿”旋转出“德”,那么标记就移到“秀才”一格中,其它人依此类推。

从白丁到秀才,“赃”本来是应该降级的,但是白丁的社会地位最低,是无处可降的,就只好“赃不动”了。再如知县一格的“德知府、才知州、功不动、赃典史”,说明知县这个官有两个升迁机会,一个降职可能,一个不升不降。这么逐级升上去,直到内阁,升到最高的官位,就能得到几个铜板的“贺仪”,这个贺仪即大家的投注,也就是赢了。如果运气不好,刚刚升上去,又旋转出一个“赃”字,那就被贬出来,还要再旋N次才能升上去。这样升升降降的要反复多次,全凭运气,类似于卡西诺的“轮盘赌”,让孩子们从这种游戏中领悟出:仕途是艰险多变的,官场如同赌博一样。

因为民国之后,中国的官本位体制并无多大改变,行政机构基本是承袭了大清的体制,只是名称变了,所以民间又产生了从小学生到大总统的“升官图”,幸亏现在是电玩时代,旧式的游戏方法早被淘汰了,不然,以今天的社会教育需要,中国官场需要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一定会产生从小学生到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升官图”!

“中国人没有宗教,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做官。” 据说,这是二百年前英国公使马戛尔尼说的一句话,这话真是意味深长,一句话就概括了中国人的信仰。细想起来,也的确,中国人即使有什么信仰,比如佛教道教,烧香嗑头的,主要不都是在祈祷神佛保佑发财嘛。但是,怎样才能发财呢?最快捷的途径就是做官,当官发财,是中国人最熟悉的口头禅了。为啥当官就能发财呢?常言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是说即使当了三年的清官,也能捞上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中国人还有句励志铭: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乍一听,这话没错啊。且慢,其实这话并不是在说知识分子的如何高贵,还有另一句“学而优则仕”做后置定语,不然你读书做什么?

本来,官字是个褒义词。官者,公也。《汉书•盖宽饶传》:“五帝官天下,三王家天下,家以传子,官以传贤。”可见,官是靠贤能来传承的,本义是“公”。但是在后来的历史中,由于儒家思想的兴盛,官的涵义就发生了转变。从列国始,社会上就产生了重官的思想:“今之县令,一日身死,子孙累世絜驾,故人重之。”因为一朝为官,子嗣的出身都改变了。随着儒家鼓吹的君臣、父子、三纲五常的“礼乐天下“理论完善,社会上产生了明显的等级:天子、诸侯、大夫、士、庶民。而这些等级,则是由一个庞大的社会管理体系即国家机器来维持它的稳定,随着官僚系统的不断健全,人们对官的概念发生了巨大转变,就逐渐形成了官本位的价值观。

众所周知,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度,就是为读书做官而制定的,而且读书人是有国家津贴可拿的,特别优秀的秀才叫廪膳生,就有了俸禄,比如每月供应一袋子大米二斤猪肉什么的,由国家养着读书,继续考取功名。明清时的秀才,相当于现在的本科生,而举人相当于现在的公务员,到了进士,就是行政长官了,起码是县级干部。考取秀才,只是迈出了科举的第一步,离做官还远着呢。其他的普通读书人,即使没有薪俸,也有点社会地位,轻意不得辱没斯文,比如秀才进了衙门就可以不用向官老爷下跪,要给个板凳坐,犯了罪,也要先剥夺了秀才身份才能判刑。

从举人到进士之间的中间环节是贡生,有资格参加殿试(相当于中央党校),通过了即可入朝为官。如果拿今天的学位与科举相比,大约是这样一种关系:初中毕业=童生,中学高中毕业=秀才,大学毕业=举人,博士可以称为进士,旧时代的豪门大宅门匾上写着“状元及第”的大户人家,就是说是这家出过状元,还有“进士及第”,说明进士这个学位已经离状元不远,考取了进士,就有了官位,就能封妻荫子光宗耀祖,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前头说了,中国人的信仰就是当官发财,为什么会有这种信仰呢?这是和中国的传统文化分不开的。因为主导中国传统文化的是儒家思想,而儒家思想的精髓就是官本位。什么是官本位呢?这是个通俗说法,是套用了经济学上的一个专用名词——金本位,就是以黄金为单一的价值尺度,去衡量其它商品的价值。现在把黄金这个词换成官,概念不变,就是官本位。应该说,中国几千年来,始终是个重官轻民的官本位社会,人人都想当官,人人又都怕官媚官,特别是在今天的中国社会里,官本位思想,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官本位是建立在专制体制上的,也就是在中国已经流传了几千年,至今还在实行的官僚制度。具体的说,就是一种把整个社会纳入国家行政系统的体制结构,在这个体制结构下,所有的人,所有的组织部门,都归入井然的行政序列中,按序列规定其等级,并划分其行政权限,最终,全部服从于最高权力中心(皇帝/中央政治局),不论是极权制还是威权制,都是大一统式的专制,即“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种大一统观念,是一种文化脉络(简称文脉),它是扎根于儒家文化中的(浸透在中国的古典文学历史文献戏曲书画中),被世代中国人潜移默化的接受,根深蒂固。

中国的官本位现象,造就了对权力的崇拜和敬畏,进而又导致了依附意识和裙带关系的盛行,大树底下好乘凉,“我爸是李刚”之类的官二代衙内层出不穷。就连小孩子也都沾染上了官瘾。一个班级,除了班长、副班长,还有学习委员、劳动委员、卫生委员、体育委员、文艺委员,宣传委员等组成的领导班子,少先队系统有大队长(三道杠),中队长(两道杠),小队长(一道杠),还有科代表值周生什么的,当官的人数几乎占去班级的一大半,家长们也在为给孩子谋个一官半职,不惜给老师请客送礼,家长是政府官员的,那子女理所当然也就是干部。最近,网络上就盛传着一位“官样小大人”的话题,这位小大人是武汉少先队总队长黄艺博同学,官阶是五道杠!大部分网民都在质疑嘲讽,这位戴着五道杠的黄同学,小小年纪已经官气十足了!

面对公众的一致责难,“官样小大人“的父亲黄宏章激动地说:“我真的不希望我的儿子受到伤害,他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为什么有的人要把对社会的不满发泄在我儿子的身上呢?”但是,除了对社会的报怨,为人父母黄某夫妇,却没有从自身的家庭教育方法上找原因。依我看,根本的原因就在于现实生活中有“官气”的人太多,学校和社会上充满了官气,家长也在以官本位思想来教育孩子。其实,从另一角度看,如果不是刻意引导,一个孩子两岁看新闻联播,七岁看人民日报,从小就关注时事,不同于其他孩子的兴趣爱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关键是社会上对这位少年人为什么会有官气官腔的质疑和责难,值得人们深思。说的直接些,这一现象,揭示当前中国社会的官民矛盾已经十分尖锐了,对“官样小大人“质疑的背后,则是对整个政府的执政合法性质疑。

这就是“官样小大人”家长的悲哀,这孩子的家长出于小资愤青的迂腐,一心想精忠报国,以为自己是在替国家培养人才,其实大错,是不懂政治不知国情的错。如果不是因为爱国,只是为了培养孩子将来当官发财,那更是教育方法的错。真实情况是,这个国家的官僚系统目前并不需要人才,需要的只是奴才。中国目前的官僚系统,太子党和团系的阵容以及接班梯队已经基本定型,再靠走少先队→共青团→党校→政府这样的途径,这代人显然是走不通的。由于官本位思想的支配,导致了这位家长在培养孩子时,努力按党文化的路子去扮演合格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而不是审时度势的学会溜须拍马攀高结贵,趋炎附势投机钻营等厚黑哲学。那么,即使他们的孩子几经周折将来当了官,也很快被这个官僚系统逆淘汰,就是当了官,最大的可能也不过是个小科长而已。今天已经没有科举制度了,想凭“真才实学”从秀才升迁到内阁大学士,不是在做梦吗?

他们应该明白,想当官,最快捷的途径是联姻进入体制内这个官僚系统。如果孩子长的不错,没病没灾的就应该赶快包装自己的儿子,就按古代潘安宋玉或者西门庆的标准包装,教他学会如何讨好女人,努力成为权贵家女儿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然后以乘龙快婿的身份才能打进这个官僚系统。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5-07 14:45:5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