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旁观者昏   黑暗时代的学生干部小静 2011-05-06 15:05:44  [点击:1348]
小静并不小,个儿挺高的,是我小时候的好朋友。

小静出自一个工人家庭,家里排行老大,底下有两个妹妹。他父亲在一家大厂子上班,母亲在街道的一家小厂子里面做事,家里的经济情况一般。他父母待人十分诚恳,每次我们到他家里去玩,他父母总是很热情地招待我们。他的大妹妹也像小静一样,孝顺听话。小妹妹可能因此被全家呵护的多了一些,因此有些刁钻,但并不过分。我们有时候会逗她小妹妹,看她出洋相。他父母从来不介意,总是跟着我们一起笑。

小静的学习很努力,但是成绩很一般。平常没有特别的爱好,只有下象棋。他棋下的很不错。我开始学会象棋的时候,他让我一车。我不知道害羞,也好意思坐上去下。以后差距小了也没有赢过他。

小静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我们表现得不好,小静不掺和,也从来不举报,不过他自己很自律。老师也知道这个情形,所以总委派他一个小官做些什么。事情大了,小静不大会管,就会自己一人去做;事情小了,他总归能做好。小静看见坏人坏事,只笑。从来没有听到小静骂人,那是什么时代,不会骂人很落伍,但因此小静的人缘一向很好。

时间长了,小静的官就做得渐渐大些了。原因现在想来也简单。文革时间长了,谁的尾巴也夹不住这么久,又没有什么权威,所以都有些离经叛道的劣迹,会和老师冲突,但小静是个显著的例外。同学们淘归淘却不和小静作对,小静出马,一个顶俩,于是得到老师们的格外厚爱。到了上中学的时候,中学要分班了,小学老师衡量了许久,特地建议把小静和我班里在政治进步上更有潜力的人(也是好朋友,后来我们分到了一班)分开。到了中学我一看,小静和我们这些好朋友不仅不是一班,还不是一连(一个连,四个班,也叫排)。这种情景在当时是比较普遍的。以至于以后我发觉有的班,“山大王”怎么这么多,有的班,“绵羊”怎么这么多。这些老师的眼睛还是很“毒”的。以后一个学生一生要巴结老师,搞好分配的第一出戏那时就已经开演了,虽然到今天我也吃不准那时的小静是否有意巴结老师。小静就那么一人,还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吧。

到了中学,小静还是后发制人。来自各个学校的都有一些能人,一时间小静也不突出。但是,是个“锥子”,它迟早要“冒尖”。两年一过,秩序来了,老师开始控制局面了,小静就上来了。官做得比以前那些人还要大。原本是二连的一个什么什么官,渐渐地就坐了整个年级的前三把交椅。我当时觉得很吃惊:小静的能力我知道,好人。但做官,尤其是大官,似乎还不适宜。

我当时没有看到革命队伍确实是培养人的好地方,没有多久,我就认不得我的好朋友了。这时候的小静已经官气十足了。在众人面前说话已经一板一眼了,态度颇为诚恳,几乎会使人感动,惊讶甚至佩服了。平时看到他几乎总是和一些男女班干部在一起讨论工作,再有就是和老师单独交谈,不再深入群众了。有次我在学校里一个地方和他聊了一会儿,也算投机。这时,几个年级班干部过来要和他说话—当然是公事了,他便摆手示意让他们等会儿,继续和我聊了下去。我一下子没有缓过神来,接着聊,心说:你们丫谁呀,我们是哥们那阵儿,还他妈的不认识你们呢。我这骄撒得也够可以的。那些手下等得便有些不耐烦,当着我做手势。小静对他们很大度地一笑,然后便跟我说:今天就说到这儿,你看,我还忙,他们等着我做决定呢 。。。我到了这时才找到了分寸感,立刻告辞。我和他不是一个班,突然听到小静自己说他成了一个可以做决定的忙人,真不知道这两年的功夫小静是怎么修炼的,没有意识到这是我们之间的差距要怪我的愚顽。

以后不少小静的语录就从他们班同学里面传出来了,经常成为我们大家表示叹息(也许是嫉妒?)的话题。例如:

“这个吧---,还不急,要统筹安排一下,先开个会吧,。。。”(也许就是几点开始布置会场的一件小事)。
“作为一个我来讲,。。。”(难道还有两个我吗?)。
“关于这件事,同学们可能不大清楚。但据我所知党中央最近有个文件,文件精神是。。。”(屁大的事儿嘛,怎么和大家都见不到的中央文件就挂上了,再说你也不是党员,怎么就知道的呢?)

小静依然笑容满面如春风般温暖,大家也不为难他,可渐渐地周围除了一些班干部,老师就看不见别人了,小静看上去也没有知觉。

说话就到了要上农村插队了。去农村之前一些头头们要结队上插队的地方去看看。成员由那些口号比较响亮的人组成,哪怕你不是班干部也可以加入。不少同学不知道这是插队生涯中十分重要的一环,都没有加入,插队就插队,看什么看,以后还看不够吗。后来事实证明这里面的出入很大。他们结队去了那个公社,先和管理知青的公社干部混了一个脸儿熟。他们回来以后除了向我们说那个地方很好以外,不说什么别的,但是在底下据说他们对各个大队的经济情况都做了详细地了解,例如分值什么的。

以后到了插队一看,大家才明白了。这些骨干同学们大多分配到那些经济情况很好或者交通方便的地方。由于各队的经济情况差异较大,这个结果让人们恍然大悟。我那时候两眼一抹黑,被分到了一个著名的穷大队,也只有当人们这时候说起来,我才开始明白了分配的要诀。

小静被分配到了公社所在的大队,就像分配到了北京城,同时可以经常见到毛主席那样幸福。那个大队的经济情况是我们公社最好的,分值很高。很快小静成为我们那届发起的扎根农村一辈子宣誓的一员,在众多学校的知青里更加著名了。很多人说他和公社书记的关系也很好,至于管理知青的人就不用说了,去人家蹭饭也是小事一件。但是那里的知青说,小静并不大下地干活,有若干高端的职务在身,忙还是很忙的,例如公社的宣传员什么的,那官名我记不清了,比较长,写或审查稿子,也曾经背个药箱子走动走动。

我后来有机会到公社买东西到了他的大队。反正是一天的营生,我早早干完了,就去看他。他很悠闲,脸也没有晒黑,显见是托高端职务的福。说到农村的活路,他也不甚了然,熟悉的大多是公社里的人事变动。我闭口不谈他们发起的扎根高调,他也不谈,似乎也不好意思在发小面前装大个的。但是他嘴里的语言没有农村再教育的丝毫痕迹,干部腔调还是很重。我也不好证实他官路上的升迁,但是知道他已经是预备党员了。以后有人说是公社要大队把他发展进来,有些专批的意思。看来小静每一步都走得平稳,有贵人相助,不起早贪黑,也照样修成正果。不过我那次似乎感觉到他开始萌生退意,希望组织上把他分配回城时给个好工作,因为他说他推掉了一些组织上的安排。我想假如他把那些活儿接下来,想走会有些困难。

一来二去就到了分配回城的时候了,那时我已经走了。以后陆续听到了小静的一些故事。

到了分配的时候,由于小静和公社及知青部门关系良好,分配时有关人员就来征求他的意见。当时有不多的极好的几个单位,例如冶金部,电管局,或许还有首钢。但是挑拣了一番以后,小静选了中联部。这种单位我们当然不够格,不是党员。就是让我们去恐怕也会慌张。当时一些听到消息的人,羡慕得不得了:我操,中联部耶,那是什么地方!只有一个名额,人家要求很高,小静要了,别人就不再争。

但好事多磨。所有招工单上只谈是什么部门,没有说是干什么的。小静高高兴兴地去了,结果是分到了中联部一个单位的食堂里做事!这大出小静所料,食堂里干活,那还比不上在农村里呢。哪怕它是中联部的食堂。小静很郁闷,给自己的农村老家打电话联系。公社也郁闷了,我们的TOP GUN到了你们那里成了炊事员,也太不把人当腕儿了。公社的头头就和中联部联系,陈述了小静的光辉事迹,要求组织上对小静的工作做适当的调整。你当你是谁呢,管事管到中联部了!人家回话说这个工作很重要。他是党员?废话不是党员我们能要吗?也是,要是个阶级敌人给咱食堂,别说下毒了,就是让人们拉稀跑肚,得给党的特务事业造成多大的损失啊。不过这次小静很坚持,并没有听从组织的,两方就成了僵局。公社很够意思,再三努力把小静的组织关系居然搞回来了,一个公社对中联部做成这种事,是很不容易的。于是小静在家里赋闲一阵以后,等到了新的分配单位,这次是个医药公司,小静到了那里去特地打听了(像他当年插队前侦查一番一样),工作性质是组织工作。于是小静再次高高兴兴地去上班了。

我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了。人们说他混得不错,我想那是一定的。挑选好了适当的螺母,小静这颗螺丝钉还是很结实的,小静不贪。这说明即便是小有不满,组织上也还是会照顾一下个人志向的。我们有时会谈起小静在做什么样的组织工作:这下小静应该有更多的机会直接接触中央文件了,起码是京发多少号,背诵一定到了出口成章的地步。始终春风拂面般的笑容将把小静推到一个什么样的重要地位,心怀嫉妒的人的想象力十分有限。

我很久不曾想起我的这个发小,但当我看到最近炒作得很热的五条杠的小黄同学,马上就想起了小静。时代不同了,小黄同学在成长过程中表现出更远大的理想,文字表述得也颇为张扬,是黑暗时代的小静无法比的。但小静很早就敢于直接引用中央文件,似乎更胜一筹,至少各有千秋。小静,原先一个朴实无华的平民子弟,最终在革命队伍里锻炼成人,成为我党的忠实工具,党对此也不吝啬地给予了回报。今天的小黄同学正是踏着前辈的足迹,开始了他人生的历练。他的起点要高一些,如果以后再被保送到一个名校,在团里党里混一阵,其成就会让许多今天瞧他不上的人感到惭愧的。有人说他可能会由于过于认真而夭折,我太不同意了。该认真的时候看上去一定要认真,不认真的地方你并不知道。执意走上这条金光大道的人们,耐心能加倍,羞耻心会减半,同情心将消失。过了二十多岁,只要他们还在那里跋涉不舍,你见到的人形也只能算是一个躯壳,能典当掉的东西大致已经卖光了,成熟得只嫌过早,哪里会有夭折,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消除个性,提倡紧跟的道路上奔跑的人们,看上去拥挤不堪,常令人有焦躁不安的感觉,抱怨自己的升迁不够迅速,对年限更加敏感,其实我党为他们铺设的大路相当宽广,前途十分远大,是那些喜欢游离于组织之外,或者等人家三顾茅庐的人无论怎样都看不到的。想寻找并解释人们以后在社会地位上的天差地别的原因,还要看得远一些,早一点。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5-06 15:08:3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