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东海微言集(8) 2011-05-06 18:31:51  [点击:1293]
东海微言集(8)
微言,指精深微妙或委婉隐秘的言辞,也可以指细微短小之言,还可以用来指微博之言。东海儒者余樟法

【天条】:儒者不怕犯法条,只怕犯天条。某些不良法条,勇于犯之,是一种光荣。天条者,道德律、良知律、“宇宙规律”也,那是绝不能触犯的。易言之,法律可以违反,良知不能违背。2011-5-2

【进释退法贬马】:释尊对心性的证悟与儒家颇为接近,即佛性真如与仁性良知颇为接近,其所创的佛教已融入中国两千多年,与儒道两家一起为中华文化三大统,比其他诸子百家更为中华。根据“中华而夷狄则夷狄之,夷狄而中华则中华之”的原则,特将释尊列入“中华八大文化人”之一,以示彰美。同时,法家虽源于中国,马家虽尊于中国,均属夷狄,特予贬退。2011-5-2

【铁证】:有文章题曰:《孔丘及其儒家是一切罪恶源头的铁证》。不必看内容,这个标题就是作者无知无畏、颠倒黑白的铁证。2011-5-2

【一字之差】:打倒孔家店与打倒马家店,一字之差,性质完全不同,后果天差地别。前者打倒的是正知正见、正义力量,后者打倒的是邪知邪见、邪恶势力,前者等于焚毁粮食店,把人变成鬼,饿鬼纵横;后者等于取缔了毒品店,把鬼变成人,人性回归。2011-5-2

【毁圣罪更大】:佛教强调谤佛是大罪,死后要下地狱,其实毁圣更是极恶。中国或可无佛教无道家,不可无儒家,更不可打倒儒家、毁谤孔孟、诋毁圣贤。否则,别说个体成德成圣,正常的政治道德、社会秩序也将崩溃,人民活着就要下地狱。这方面中国自有文化特色,不可拿西方乱比。西方原无儒,知道孔孟儒家之后,却是相当尊重,其自由主义在对制度的重视和建设方面,与儒家精神和道德原则不无默契。2011-5-2

【偶得一联】:苦学二字,误人不浅。学如太苦,必有问题,必非正途。中华文化,成长成熟,开智开心,学而时习之,觉悟在其中,快乐在其中,幸福在其中。偶得一联曰:佛儒妙典随时学,智慧奇葩信口开。2011-5-2

【国际地位】:现在的国际社会既不是道德社会也不是丛林社会,而是利益为主,道德为辅,所以,中国(中共)在国际上既有地位又没地位,既举世瞩目,又举世唾沫。论人口论资源论经济总量,别人不敢小看;论道义论人权论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别人不能不轻蔑。

【恶性发展】:中国三十年来的经济发展,是单方面的恶性发展,是靠低人权优势取得的,是靠资源的极度消耗、环境的巨大破坏换来的----现在的生态、生存、文化、道德等等环境,都是空前的恶劣。这样的发展,牺牲的可不仅仅是一代人几代人的问题,罪在当代害在千秋啊。2011-5-2

【铁律】:恶有恶报是人间铁律。违反这一铁律的社会就是恶社会,就要遭到恶报----仍然没有逃出这一铁律。“违反”是表象,实质上没有任何人能够摆脱这一铁律,只不过俗眼难察罢了。善恶报应,有直接的,有间接的,有针对肉体的,有针对心性的,有显性的,有隐性的。显性的恶报也有多种,体现于法律制度,为正常,体现于个体复仇,为反常。2011-5-2

【圣贤】:天无言,圣贤不能无言;佛出世,圣贤不能出世。佛教的极乐世界在“西天”,儒家的大同理想在未来。传道要有言,行道要有权。圣贤坐言起行,言之必为圣经(贤人所言为副经),行之必向王道。2011-5-2

【极端必不善】:极端的东西都不正常难以持久,例如墨子的利他主义,可谓“极端的善”,也曾成为一时显学,但很快就销声匿迹了,有人因此怪罪于孟子的批判。没有孟子,墨学也长不了,因为它忤逆人性。在思想上,善则不极端,极端则不善----即使用心善、实践起来也不善,即使暂时、局部、表象善,也会造成长久、全面、深层的不善。中庸之道才是人间大善、天下大法也。2011-5-2

【恐怖主义与理想精神】:不少浑人把秦始皇、洪秀全、希特勒、马列斯毛的恐怖政治及本拉登的恐怖势力说成富有理想主义精神,真可谓看朱成碧、看龙为蛇、滑天下之大稽。恐怖主义性质与理想主义精神完全不同,前者阴谋诡计,后者光明正大,前者天下为公,后者以私冒公,前者蔑视生命,有勇无仁,后者珍视生命,以仁导勇,前者源于恶习,诉诸假恶丑的手段去追求目标,后者发自本心,通过真善美的方式去实现理想,故前者遗祸人间罪在当代,后者造福社会利在千秋。2011-5-2

【先见之明】:1955年,有一天,张岱年访问熊十力,熊十力正在那里叹气。张岱年感到奇怪,就问:“熊先生为什么叹气呀?”熊十力答:“我担心今后人们都不会思想了。”十力师果然有先见之明。文革一起,全民发傻发狂发疯,直到现在,十几亿中国人,不是唯物,就是拜神,普遍丧心违仁,人云亦云。2011-5-2

【怎样选择】:或问:“卡扎菲、本拉登本人罪大恶极,他们的儿子应该怎样选择才对?顺从父亲或为共犯,反对父亲则有违孝道。”答:这种情况,顺从父亲是大不孝,反对才是大孝。所以应该千方百计劝谏阻止父亲,劝阻无效则努力为善以偿父罪;其次则远远逃离,至少拒绝享受沾血的利益;再其实是听之任之独善其身---其实听之任之是“独善”不了的,或许无奈,却非无辜。生长于罪恶家庭,乃人生大不幸也。2011-5-2

【性恶论者】:性恶论者一定是真诚的----真诚相信本性为恶。这种人即使很君子,也是一般意义上的君子,不是儒家君子,不可能成德成贤致良知。性恶论者入不了儒门,同样难入佛道之门,倒很容易误入杨家(杨朱派)、法家、马家或基督教,好一点的是成为个人主义或自由主义者。2011-5-2

【文化不平等】:文化有优劣正邪、良性恶性之别。法家马家为恶性,儒佛道及自由主义则为良性。良性文化的真理性亦有精粗高低之异,概乎言之,中华高于西方,儒家的高于佛道两家。因为儒家人性观、世界观、道德观和政治观高度正确。2011-5-2

【关于著作等身】:世人皆以著作等身为荣。如果是有识、有道之士,特别是儒家圣贤及佛道大德,但有言说,必是经典,当然著作越多越好,越多越光荣,功德越辉煌;如果是伪言巧言邪知邪见,则越多越有害,害人害己,著作等身,恶亦等身,纵获一时名利,却造千古罪孽,亦难逃圣贤法眼、正人齿冷。2011-5-2

【毁人不倦的教育】: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或曰道德、信仰、世界观、政治思想等等)教育,实质上是反文化、反道德、反信仰、反正确世界观的教育。这不仅是愚民教育,而且是小人教育、恶人教育---把人教成小人,把小人教成恶人。这种教育越“加强”,民越不民,官越不官,国越不国。

【毁人不倦的体制】:逆淘汰的体制,对社会大不利,对君子大不公,对小人也非好事,因为小人有权有势,害人越众,祸世越深,造孽越多。古人云:“自古以来,小人得到功赏权势,只有促速其死,结下无穷怨业而已。”法律倾向权贵阶层,或许可以暂时维护他们,却又给他们提供了进一步造孽作恶的机会,等于把他们进一步往罪恶的道路上推,即使不受法惩人罚,此生寿终正寝,也必心灾重重,难免遗祸子孙。2011-5-2

【换汤不换药】:从前三十年的左到后三十年的右,从“以阶级斗争为纲”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两条路线貌似尖锐矛盾,其实有两条线暗中贯穿始终。一条的文化线,唯物主义;一条的政治线,特权主义。这是相缠相绕相辅相成的党主专制的两条生命线。无论是“越穷越光荣”还是“越富越光荣”,本质上都是权本位,有权阶级与无权阶级都是社会最大矛盾。2011-5-3

【政府要务】:逐利是民众本能冲动,竞争是人类社会常态。政府的要务有二:一是以良制良法规范、导良竞争;一是以优秀文化引导、教化民众。其他做法都是不务正业。从根本上说,政府的好坏取决于制度法律的优劣,制度法律的优劣又取决于指导思想的好坏。2011-5-3

【关于卡扎菲】:针对卡扎菲这类恶政权的战争毫无疑问是正义的,或难免误伤无辜,但这种误伤与卡扎菲们直接针对手无寸铁的妇女儿童射击、轰炸和屠杀,性质完全不同。当然应该尽量避免误伤(事实上国际联军已经这样做了),但不能因为害怕误伤而放弃正义。2011-5-3

【最不幸的时代】:马家当道,是国民和国家的大不幸,也是儒家的大不幸。君主制下,儒家有机会“得君行道”,民主制下,儒家也有可能“得民行道”。唯独在党主制下,儒家不可能“得党行道”-----无论得不得党都行不了道。儒家与“党”的政治、文化、哲学立场皆截然不同,民本与党本、姓儒与姓马、唯仁与唯物之间的原则冲突难以调和。儒家不得党,无权,固然行不了道;得党,必背离儒家原则,行的就不是道。同时,“党主”如果肯“行道”,则背叛了马家立场。2011-5-3

【毛粉】:一个著名的毛粉喜欢骂人脑残,其实毛粉才是群体性的脑残,而且往往双重脑残:德智双残,谓予不信,看看当年的红卫兵及现在新老毛左的表现吧。
能够这么大规模、全方位、多层次地把人的脑袋摧残,让聪明人犯傻,让正常人发疯,让善良人变坏,足见马主义毛思想“威力”之巨大。2011-5-3

【马魂】:有人主张“马魂中体西用”论。东海曰:以“马学”为魂,“中学”既成不了体,“西学”也拿不来用。儒家才是中华魂、民族魂,而马魂是恶魂、凶魂、蛮夷魂。马魂附体,民族落魄,马魂不死,国难未已。2011-5-3

【各派的诚信度】:诚者天之道,诚之者人之道。诚信与否,直接关系着一个群体或一种政治、文化、宗教的品格之优劣。论诚信度,儒家最高,佛道次之,自由派又次之,基督教更次之,法家马家最低。其中马列斯毛又依次下降,到了毛左,降无可降,可信度为零。这是各派政治行为及文章著作留给我的总体印象。2011-5-3

【向毛左一问】:如果毛泽东真的象毛左们说的那么伟大那么为人民着想,何必搞那么多运动并且大革文化命?直接推动民主实行宪政就是了。千万别告诉我毛氏不知道真民主,“解放前”的《新华日报》谈起民主来比现在的民运人士更精到,毛共就是打着民主的旗号上台的;千万别告诉我毛氏没有推动民主的能力和威望,比这艰难万倍的事他都干成了:把众多“忠臣良将”一一搞掉,把中华文化全面摧毁,把自己推上伟光正的神坛,把中国推进浩劫的深渊……2011-5-3

【常识缺席】:这是一个极端常识缺席、邪说猖獗的时代。文化常识、道德常识、历史常识、人性常识都极端匮乏。各种奇谈怪论歪理邪说受到广泛认同,符合儒家义理、仁义原则的各种正常观点反而饱受质疑和嘲笑。有网友说:“发现这个叫东海一枭的网友,其思想观点基本上都是与事实相反的思想观点。”2011-5-3

【毛左】:自由派与毛左派都不尊重中华文化,但程度不一样,性质也不同。自由派是肤浅,文化不高但相对文明,毛左派则是野蛮愚恶,不仅是思想认识问题,更是道德品质问题。他们对人性人格和生命、对道德法律规范都缺乏基本尊重,敌视异见人士及不同意见,斗争思维根深蒂固,喜欢人身攻击无理取闹,喜欢将理论问题诉诸于特权乃至暴力。此辈得势,将是国家浩劫的重复,更是儒家灾难的再来,殷鉴不远也。孔卫东说得对:“右派当道的话,我们至少还有说话的机会;左派当道的话,我们恐怕连性命都保不了。”2011-5-4

【毛左难成气候】:毛左势力近回光返照,值得警惕,然亦毋庸过虑。此派旧债太重名声太恶,不可能再成什么气候。毛左是有名的野蛮疯狂愚蠢凶恶,除了毛泽东,谁敢利用之谁能利用之,谁又愿意把毛时代的深重罪孽背到自己身上?另外,毛泽东当年对红卫兵似也是既利用又提防或鄙弃的,故随用随弃,毛左普遍没有好下场。2011-5-4

【生命价值】:生命在本质上人人平等,但由于智慧开发、道德提升的程度不同,表现出来的价值也因人而异。圣贤的生命价值最高,其次英雄,其次君子,其次小人,其次恶人----恶人的价值已是负面。2011-5-5

【因人而异】:有些话,只有从圣人口中说出来是真话,否则就是大话甚至假话。孔子说:“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余何!”又说:“天生德于余,桓魋其如余何?”;孟子说:“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这种话,只有圣如孔孟,才有出口的资格。类似的话即使出自贤人口中,也嫌分量不够。如梁漱溟说我若死则如何如何,就有大言之嫌。2011-5-5

【言勿妄发】:禅宗公案:一位讲经说法的大德,有人向他请教,“大修行人还落不落因果?”他回答说:“不落因果”。因一字说错,堕入畜生道,作了五百世的狐狸。大修行人是明心见性的法身大士,但同样在因果链中。大德说不落因果,便误导了人也。东海有诗曰:论道于言不容苟,慎哉字字发心田。误传一字罪非细,作野狐狸五百年。2011-5-5

【仰天而唾】:毛左喜欢批判别人恶劣恶毒放毒反动,控告别人造谣诽谤诬蔑侮辱乃至危害(国家安全)煽动颠覆等等,殊不知这些词语用在毛左自己身上最合适。他们颠覆的是基本的是非善恶道德标准和价值观。他们的言行让人想起佛经里的一句话:“如仰天而唾,唾不至天,而堕其面。”2011-5-6

【毛左的笑话】:看到一则只有毛左闹得出来的、不是笑话的笑话:有人将毛泽东在抗日战争期间曾经写过一篇《民主颂——献给美国独立日》有意不标明作者和出处发到论坛上。毛左们一窝峰的冲上去,义愤填膺的恶骂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哈美的美狗。2011-5-6

【拜恶】:世间有各种崇拜。或拜德(包括佛道),或拜神,或拜知(知识),或拜金,或拜权,或拜物,还有拜恶----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等人的崇拜者,就是典型的拜恶主义者。君子社会崇拜道德崇拜圣贤,小人社会拜金拜权拜神拜物,恶社会崇拜暴力、谋略、厚黑、邪恶,最可怕的。2011-5-6

【好主义之必要】:胡适认为:中国缺的不是好主义,而是好人,呼吁: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东海曰:没有好的主义,就难得好人,就研究、解决不好问题。中国缺好人,根本原因是缺了好主义。2011-5-6

【多言为病】:生平好酒,酒后,以前常常失言失态,后来偶尔失言失态,后来不会失言失态了,但仍有多言之嫌,对一些无深交的人说一些没必要的话,这也是一病,切勿戒之。同时,尽量避免应酬性喝酒。2011-5-7

【小节当谨慎】:小节不谨,也会影响贤者的道义形象或损害言说的力量。盖世人往往从小节看人,对大德视而不见而对小节吹毛求疵,导致小人被宽纵而君子被苛责:小人偶尔做了件好事,引来赞声载道;君子偶尔做了件不好的事,每成众矢之的。自古以来,因小德细行有出入而坏声名、坏大事者众。故大德不可逾闲,小节也当谨慎。王夫之说得好:细行不矜,终累大德。2011-5-7
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