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原心   桑兰爆惊天内幕,稱事故並非意外,连发19条微博指责国操队(轉貼) 2011-05-15 06:22:00  [点击:1059]
简介:北京时间8月5日,桑兰在微博中发表了千余字文章揭露当年受伤的内幕,炮轰国家体操队无情。

作为前国家体操队运动员,1998年7月,桑兰在纽约参加第四届友好运动会期间,不幸重伤颈椎,下肢瘫痪。然而受伤后的桑兰以微笑面对世人,其精神感动了无数人。然而最近曝出的受伤真相,又一次把她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13年前本报独家报道:“意外摔伤”非意外

1998年7月21日,桑兰代表中国参加了在纽约举行的友好运动会,参赛项目正是她的绝对优势———跳马。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这个优势项目决赛前的热身活动中,桑兰“意外”摔成高位截瘫。2010年,经过了13年的隐忍,桑兰已决定赴美索赔。为何时隔这么久桑兰却做出如此举动,引起了媒体和民众极大的好奇。

实际上,在桑兰刚刚摔伤之后的第一时间,本报就做出了独家报道,说出了桑兰受伤其实不是自己失手发生“意外”,而是因为罗马尼亚教练在桑兰准备起跳前取垫子的“探头”举动干扰了桑兰,造成了桑兰做动作时犹豫了一下,以致头部先着地摔伤了颈椎的真实情况。

2010年,被伤病折磨了13年的桑兰终于说出了“这不是我自己的意外失手,而是比赛组织者的混乱造成的‘比赛事故’”。这一积压在心底多年的秘密,也正好切合了本报当年对事件真实情况的报道。



桑兰微薄爆惊天内幕 桑兰连发19条微博指责国家体操队(桑兰博客地址)

 昨晚7点至11点38分,桑兰连发19条微博,直指国家体操队在她受伤后12年对其不闻不问,甚至对正常采访等活动进行了干扰。”  桑兰还提到,当初入院她就提出有人干扰场地撤垫子,但某领导就对外说:“桑兰脑子摔坏了”。

  昨晚7点至11点38分,桑兰连发19条微博,直指国家体操队在她受伤后12年对其不闻不问,甚至对正常采访等活动进行了干扰。而造成她今日 “完全性脊髓损伤”行动不便的那场“事故”,桑兰特别声明并非“意外”,时隔12年更准备打跨国官司,要求友好运动会组委会承担当年组织混乱的责任,赔偿她损失。

  12年只回一次体操队

  桑兰微博中提到,“今天全国青联11届委员会将推荐表递到体育总局,要求单位盖章,机关党委打到体操中心,得到的回复是 ‘桑兰和我们没关系’。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凉了一半,虽然我的人事关系在浙江,但就这一句话,我的心很寒。”正是这根导火索,让桑兰翻起了这12年的旧账,历数国家体操队和体育总局体操中心对她的唯恐避之不及。

  “有一年《华尔街日报》通过采访得知我在北京暂住的地方条件太简陋,报道称我不该被得到这样的 ‘照顾’。结果就有电话来‘教训’我,说:‘你怎么不如实说啊,我们都对你照顾的很好啊,国外媒体怎么瞎报道。’并让我去指责这个记者。我当时太小还真照做,今天想想太对不起他了!”桑兰的另一条微博还提到:“国家体操队,从我受伤到现在没有过再次踏进场馆的经历。我在北京生活了12年,每年的体操队春晚都没人邀请我 (难道是我架子大?)。前些年王军副局长来家看望我,要求体操队邀请我参加他们的春晚,这我才有幸回了一回体操队。想当初领导们求某央视体育主持人说: ‘你们别报桑兰啦,都没人练体操了’。”

  当年受伤并非“意外”

  对于上面这些抱怨,桑兰的经纪人黄建解释说,“当年退役时矛盾就挺复杂,现在我们不想说,桑兰也不愿意再说这些伤心事儿。只不过今天遇到了这事忍不住发泄点情绪,桑兰还是挺看得开的。 ”但黄建也承认,桑兰这不仅仅是发泄,她说“12年了咱们要有个说法了”,是因为她真的在了解美国法律,准备为自己的受伤讨个说法。

  对于当年桑兰的受伤,国人一般的了解是,桑兰在跳马时动作失误受伤。了解得深一点儿的,知道是有其他队的教练无意中干扰了她做动作,算是意外。但桑兰旧事重提,坚持称这不叫意外,就是“事故”。 “对于一个从5岁开始练习跳马的运动员,所有的动作都是动力定型,一般都不会出现大的失误,除非是在上马的时候脱手,不会空中姿态乱到头朝下摔倒。这是每个练过体操的人都明白的,而且友好运动会时,我的那个动作本身难度也不大。 ”桑兰称,她的动作变形是因为上一轮跳完的教练在她启动后再上场撤走原先留在场上的垫子,“这种干扰直接导致我空中姿态犹豫,最后导致今天的结果。如果诉讼,我将不会起诉这名教练。但主办方对场地管理以及秩序混乱是导致事故的原因。 ”

  桑兰还提到,当初入院她就提出有人干扰场地撤垫子,但某领导就对外说:“桑兰脑子摔坏了”。省里算了她工伤,还承担了她的医疗费用,但体操队并没有给上体育保险,友好运动会组委会更是除给运动员投医疗保险外,与其再无关联。曾经被评价“不幸中万幸摔对了地方”的桑兰,今日却写下“当初身处异国不得不吃亏,当时我 17岁。 12年后我不会再吃这个哑巴亏,现在我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言论,“当年我身边的人,包括看到我受伤的人如果能够正义的站出来,哪怕正面的面对记者。也许,这个真相早就公之于众了……12年后我的教练和当年的许多当事人已经退休,和原单位已经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我现在对事故责任方采取法律措施,那么这些当年的 ‘证人’就不会被单位再次下达封口令。 ”


視頻鏈接 Flash

Youku視頻 Flash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