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三一言   邵建高山滚鼓:民主专制和多数暴政 2011-05-15 21:25:02  [点击:834]
邵建高山滚鼓:民主专制和多数暴政


张三一言




我写了题为《宁要皇帝腐尸不要民主共和》,评论邵建写的《走向“共和”还是走向“立宪”》一文理论违背事实。现在评论他的《“民主的专制”与“多数的暴政”》一文http://www.minzhuzhongguo.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3081看看邵建是不是说道理,或是怎么样说道理。


[一]、邵建意旨就是反对和否定民主。

邵建说:『君主与民主,或,宪政与专制,前者是国体范畴,后者是政体范畴。君主也好,民主也罢,它们都可以立宪,也都可以专制。这是那个时代的政治学ABC。然而一百年过去了,我们的认知竟不及当时,殊让人长叹息。』

邵建的这段话有两个问题。

其一,(在评论之前先搞清一些概念。有人总是把一些理论复杂化、抽象化,让人看不懂,也就显得自己高深。比如甚么“国体范畴”、“政体范畴”就很吓人。所以我先把它通俗化让人容易明白。通俗说法,国体就是谁统治谁、谁掌国权。政体就是用甚么样的组织结构和用甚么样的方法进行管理。)由上述国体政体通俗概念,我们可以理解:君主与民主,当它的意思是指由君主还是公民拥有国家主权时,可以是指国体。当它指是用民主架构或方法还是用独裁架构或专制方法实行管理国家事务时,民主指的是政体。例如,塞缪尔•亨廷顿就是从依照政治参与程度高低(即民主参与管理国家事务多少)来划分政体的。现代比较政治学也根据大量的资料和数学来计算何种形式的选举制度能产生最稳定、持久、和最能代表民意的政权。

我们的认识比过去一百年提高了,只是邵副教授没有这个认识,因而竟不及当时,殊让人长叹息。

其二,说这段话用意何在?邵建这样回答:『无论是和清廷对立的立宪派,还是清廷内那些赞同立宪的廷臣疆吏,无不是用立宪(或宪政)的概念以与专制对立,正如用君主的概念以与民主对立。』我解读这句话的意思是:现今中国要解决的问题是一党专政的专制,要解决专制唯有宪政;民主派不上用场,民主可以休矣。又因为民主对应的是君主,现在并没有君主,所以民主也派不上用场,民主也是可以休矣。

我读了邵副教授的几篇有关民主的文章,归纳到一个核心意旨就是反对和否定民主。


[二]、高山滚鼓:“民主的专制”和“多数暴政”

邵建说“民主是国体”,没有全错,问题是在他的目的是要证明民众拥有国家权力的民主制度是一个实行“民主的专制”和“多数暴政”政体的国体。结论是应该反对和否定民主国体,当然更要反对和否定专制民主的政体和多数暴政民主的政体。

可惜的是,邵建反对和否定的“民主的专制”和“多数暴政”理论是反逻辑的,因为是君主内在逻辑是必然专制和暴政;民主的内在逻辑是反专制反暴政。理由说明如下。

其一,先让事实说话。

目前世界上有179个国家,其中,民主国家133个,非民主国家46个,民主国家占国家总数的74.3%,非民主国家占国家总数的25.7%。最主要的是在133个民主国家中,或许有偶然的短暂的这样那样的(专制或暴政)问题,但是,没有一个被公认为“民主的专制”和“多数暴政”的国家。若有请邵建举出来。既然在所有民主国家中都没有公认的“民主的专制”和“多数暴政”的事实出现,其中的逻辑必然是:民主非专制、非暴力;因为,不可能有“专制和暴政的民主不出专制和暴政”这样一个荒唐的逻辑。

其二,从理论上看,不可能有“民主的专制”和“(民主的)多数暴政”。

一群强盗掠夺强奸一村妇是多数暴政、共产党发动农民斗地主分田地是多数暴政;但是,这些都是与民主无关的多数暴政,绝不是甚么民主的多数暴政。

民主的元原素是个人自主,在个人自主原素下同类相归必然形成多单元,多单元中会有多数和少数。基于多数决原因,多数采用暴政是可能的。但是这个能是偶然的,之所以偶然,是因为它也可能采取多数和平非暴力,既然有两种可能,所以不会必然多数暴政。我们也看到权力是趋向自我扩张和暴力的,但是,民主中的多数和少数是会变化、分化的,多数可能会变成少数,也就有可能会遭受到自己曾施于人暴政迫害;基于人类能总结经验教训和理性的理由,不理性的多数暴力会演变成为理性的非暴力。所以,民主的多数暴政也是暂时的,不可能是必然和长期的。

基于人类理性和民主的自我调节功能,现实的民主国体、民主政体都是铁定或说惯例或说必然附加“保护少数”、权力受监督、法治、宪政等必不可少的附件。事实上,这些附件已经构成民主概念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在这些附件下的民主不会出现多数暴政和专制。邵建说的民主,并不是指这么一个现代化的、现实的民主,而是纯理论的“原始民主”。邵建是用原始民主反和对否定现代民主、用象牙塔里的纯理论民主反对和否定政治的制度实体民主、用脱离现实的纯理论去批判现实民主制度实体。

还有,所谓多数暴力不但不是民主的多数暴政,而是以多数型态表现出来的少数暴政。例如共产党发动农民斗地主分田地表面上是多数暴政(它绝对与民主扯不上任何关系),实际上连与多数也没有多大关系。它的本质是共产党这个少数煽动农民搞的多数暴政,本质上是少数暴政。斗完分完后,多数暴力实行者的民众很快回归到自己田被少数暴政“充公”和人被暴政统治的命运。而共产党少数暴政这个本质则保存至今,还变本加厉。

以上道理说明:民主不会出现多数暴政和专制;起码应该说,民主中偶然出现的多数暴政或专制现象不是民主的必然;民主的必然是消除专制。可见邵建说:『民主…可以专制。』是错的。

邵建说:『君主也好,民主也罢,它们都可以立宪…』。

这个说法不合理。民主立宪是民主本身内在逻辑使然;君主立宪是外在压力强加使然。用“都可以”三个字把两者质的区别混同起来,是美化君主丑化民主。


[三]、用腐朽的古老理论反对和否定现代民主

反民主理论家爱引用2500年前的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语录作反民主宝剑。邵建就如此说:『一个人的统治,其统治要旨在于照顾整个城邦利益,这就是君主政体;反之,他只照顾统治者的一己之利,那么,该政体则沦为僭主政治。同样,少数人统治如果不是为了全体而只是为了他们少许富贵人的利益,贵族政治则沦为寡头政治。以此类推,多数人的统治如果不是为全体利益,而仅仅是以他们自己的穷人利益为依归,这就是平民政治乃至暴民政治。』

我在上面已经用事实和理论评论了这种论调。在这里想再谈的是有没有照顾全国全民利益的政府(或君主)?哲王政治的理想国、君主政体是古今哲学家、政治家的理想,也是人民的梦想。几乎所有的政府(或君主)都自称他们是这类理想国,起码是想要建造这样的理想国。毛泽东是显例: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但是2500多年来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理想国。

事实证明,所有“照顾整个城邦利益”、“君主政体”、“为人民服务”都是政客、统治者,尤其是君主专制统治者骗人的鬼话。邵建提倡这个说法,我只能把它理解成为替专制独裁制度说好话、替共产党涂脂抹粉。

我认为人类古今中外都没有出现过 “照顾整个城邦利益”、“君主政体”、“为人民服务”这么一些事实。有的只是在民众监督和压力下不得不少谋私利,多为公益的政府;有的只是被民众监督和强压下不得不作君主状的政府;有的只是你不为我们人民服务我们就炒你鱿鱼另请高明,因而不得不为人民服务的政府。

人类世界不存在自动自觉自愿为人民服务的好政府!──这是民主的ABC常识。

20110516 香港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5-15 21:26:0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