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paul   南方朔:家父長官僚理性的黃昏! 2011-05-16 01:53:45  [点击:763]
南方朔:家父長官僚理性的黃昏!
名家評論 2011-05-16 12:45
(新加坡/台灣)現代的國家建造,有許多不同的路徑圖,在東亞最獨特的乃是“家父長制”,傳統的個人或家族統治者,在官僚體制的支持下,建立了一種對個人認同或以個人為本位的政黨認同大於國家認同或社會認同的體制。這種家父長制到了現代,由於官僚體制的能力和效率增加,對發展初期的社會,它的確很能滿足人們的需要,能夠獲得人們的支持。於是,一個對個人認同及政黨認同大於國家社會認同的支配體制遂告出現。

這種家父長制並非極好或極差。在發展初期的社會,人們的素質和自主能力不足,有人牽同官僚出來擔綱,如果他們能力不太差,的確能夠有效率的加速社會,特別是經濟社會的發展,而且家父長制有強大的支配性,可以很容易讓人民的紛雜聲音被消音掉,因而它遂能以極低的摩擦成本,從事資源的動員和徵召,以一種很有效能的合理性,展開各種公共事務。它的這種優點值得肯定,但它也不是沒有代價的,它的主要代價為:

●它是一種家父長式的支配體系,它為了官僚體系的合理性運作,自然要將社會許多自主性的主張消音,一個政治社會必須不同的人群相互對話,在對話及摩擦中大家相互學習,這種社會進步的多元性遂告盪然無存。家父長制因而終究難免有一天會受到來自社會的反彈。

●家父長制依靠官僚體系的支持而穩定化,但久而久之,官僚體系會固定化的形成一種它自己的思維決策方式,而在當今的世界,官僚體系的效率觀念最容易和資本主義的資本邏輯掛上鉤,官僚體系在思考問題及制定政策時傾向於資本效用的極大化,而對社會、環境生態和非資本邏輯之事務則不予理會,久而久之,官僚理性就會走到非理性的方向。家父長制技術官僚的合理性變成明顯的非理性,這種現象目前正在新加坡和台灣發生。

以新加坡而言,它立國迄今50餘年,新加坡李氏家族、它的人民行動黨,以及卓越的技術官僚,的確扮演了極大的角色。新加坡人很長一段時間但知有李光耀,但知有人民行動黨,新加坡即李光耀即人民行動黨。人的認同和政黨的認同即等於國家社會認同。

但新加坡的家父長制,近年來已日益受到人民的反感:(一)它的家父長支配模式乃是威權模式,這種不自由的模式已日受青年選民的質疑。(二)自1990年代全球化興起後,新加坡將資本邏輯推到它的極效,它努力降稅以招跨國公司之商,它希望成為諸如金融等產業的Hub,因此既招錢又招人,新加坡已將資本邏輯的效能極大化,結果造成人口中有36%為眼中只看錢的移民,新加坡社會的自我認同,新加坡居民由於認同失落而造成的不滿,以及新加坡那種唯資本邏輯發展策略所造成的貧富嚴重不均,新加坡的房價過高,各類病灶皆告迸發。也就是說新加坡技術官僚的合理性已走到了反理性的方向。於是這次大選,新加坡遂遭到有史以來最大的挫敗,人民行動黨得票僅勉強過六成,雖然新加坡的奇妙選舉制度為反對黨設下極高門坎,但這個門坎也首次被攻破。由這次選舉已可看出新加坡已開始了巨變年代的新頁。新加坡的家父長制和官僚政治已到了不再受人相信的程度。

中國大陸應以台星為鑑

而在台灣,它那種家父長制和技術官僚的理性,可以說和新加坡同源,甚至還比新加坡早。只是到了近年,台灣的官僚能力已大幅落後於新加坡,但那種家父長制和官僚獨斷的本質則和新加坡並無二致。

最近新加坡大選出現大改變,只是並未影響到政權的失去危機。但在台灣,馬英九卻有2012年失去政權的風險。馬政權的危機可以做許多解釋,但家父長式技術官僚自以為是的專斷,它們自以為合理,但人民則視之為不合理,則無疑是個重點:

●馬英九揚言與大陸簽了ECFA後即可與其他東協國家簽自由貿易協定,但北京有它的基本立場,在兩岸終極的政治問題未解決前,它若放手讓台灣與東協國家簽自貿協定,那豈不等於讓台灣政治獨立前,先已在經濟上具有獨立性。因此與其他國家簽自貿協定乃是不可能的事。

●ECFA簽定後,台商對大陸的投資持續增加,但外商投資台灣的卻持續減少,台灣本身的投資率也持續下跌,這顯示出ECFA的簽訂基本上只是對台商有利,尤其是“台灣接單,大陸出貨”的比例增加,這顯示ECFA的簽訂並無益於台灣的就業,反而造成台灣就業情況的惡化。這顯示出,由於大陸的磁吸作用,台灣已有產業空洞化之虞。

●人們不能否認,兩岸關係改善,對台灣的觀光旅遊有幫助,但台灣的觀光旅遊乃是附加價值較低的產業,它也是低品質的就業。

●由於台灣缺乏像新加坡那樣的效能,台灣造成的貧富差距擴大,就業及所得惡化,加以兩岸政治未解決,大陸對台灣有其戰略部署,這都造成了台灣其實是走在萎縮的方向上。

●而台灣官僚體系只有資本邏輯的思維,毫無核能安全、石化對環境衝擊等思維的能力。最近台灣這些新思維崛起,官僚體系完全無法面對。這些問題等於以另一種方式證明了馬政府的無能。

因此,台灣家父長式官僚體制的理性和新加坡相同,都已走到了反面的方向。由新加坡和台灣的例子,已顯示出隨著社會的發展,人民自主意願的出現,統治者要以官僚理性強勢支配的時代已不再可能重來。社會發展到一定程度,官僚的理性必然受到社會上人文主義群眾的反彈。這種反彈已在新加坡及台灣出現,目前中國大陸仍然嚮往家父長制,有效能的官僚體系這種運作模式,倒不妨將新加坡和台灣看做兩面鏡子!(香港明報)

世華媒體/名家評論‧作者:南方朔‧《亞洲週刊》主筆‧2011.05.1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