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洪哲胜   【典藏版】给林辉《落在中共手中的国民党战俘的凄惨遭遇》的编 2011-05-16 12:22:22  [点击:766]
┌────────────────────────────┐
│  给林辉《落在中共手中的国民党战俘的凄惨遭遇》的编按  │
│                            │
│            洪 哲 胜            │
└────────────────────────────┘

┌────────────────────────────┐
│                            │
│ 连战和吴伯雄之流的国民党人已经忘却了国民党人曾经如何 │
│ 被中共欺骗、关押、枪击、追杀……以及他们滞留于大陆的 │
│ 同志、和其亲朋仅仅因为自己的身分而如何被长期迫害。今 │
│ 日,他们已经正在屈膝巴结中共头目、企图分一杯羹。杭州 │
│ 林辉的这类忆往佳作,显然一定会让国民党中的有心人,刷 │
│ 新自己的记忆,给他们醍醐灌顶,进而让他们自己在这历史 │
│ 的关键时刻,做出较优的明智抉择,不让自己、自己的后  │
│ 代、以及所有其他要在台湾继续追求蓬莱福祉的自由的台湾 │
│ 人,再一次(或也)受骗、受害。            │
│                            │
└────────────────────────────┘

〔转载自《民主论坛.电子日刊》2011-05-15〕


┌────────────────────────────┐
│      落在中共手中的国民党战俘的凄惨遭遇      │
│                            │
│             林辉             │
└────────────────────────────┘

国共内战期间,中共在苏联的帮助下,在“驱使平民当炮灰”等非人
道的战术运用下,在埋伏在国民党内部的间谍的配合下,赢得了若干
战役的胜利。中共1949年建政后,又开始了所谓的“剿匪”行动,即
剿灭国民党留在大陆的残余力量。那么,中共是如何对待国民党战俘
的呢?

据原中共国防部长秦基伟部曾参加剿匪的某军官的回忆录透露,国民
党“除了团、营一级的俘虏军官留下审讯,其它俘虏由连一级指挥员
自行处置,先开始还吸收部分降兵入伍,后来后勤供应紧张,各连队
都把俘虏分批处理掉,最常用的办法就是乘夜晚分批押到河边、山边
用刺刀捅死,用他们自己挖的坑埋掉。”

而更为残忍的是,一些国民党战俘的心肝被挖出,供共军将官下酒。
该军官回忆录中描述的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张姓连长就是这样一个人,
而他自己也被欺骗吃了人肝。当他从好友口中得知自己吃的是人肝
时,不禁吐了一天一夜。这样畜生都不如的中共军官不知还有多少
呢!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不少国民党战俘还成为了中共医学院学生活体
解剖的对象。一位化名鲁大明的中共著名军医在晚年将这段尘封的往
事吐露了出来。

鲁大明是山东人,1937年入伍。抗战胜利后,他考取了中共建政前的
第一所正规综合大学──北方大学。当时的北方大学在河北邢台市西
关,是后来北京人民大学的前身。1946年5月,该校正式开课,校长
是范文澜。

鲁大明被分配到医学院,成为了中共第一批军医学员。当时的教学条
件十分简陋,教师有苏联人,有从国统区归来和留苏回来的中国人,
也有日本投降后留下来的高级军医,他们都受过正规的大学教育。

在入学后的第二年,他们进入了军事医科学必须完成且很重要的人体
解剖阶段。此时学校急求供教学用的专用死人,但是华北是一个土地
贫瘠、生活落后的地方。钱财很缺的北方大学医学院,不能免费找到
供学校上课解剖的死人尸体。即使有大把银元可用于收购尸体,华北
人出于千年的民俗,也不愿把亲人的遗体当成商品一样随便卖给别人
用来肢解。

不久,学校缺尸的困难,被中共边区长官杨秀峰等政要知道。很快,
一车车国民党战俘运到了学校,一些据说还参加过远征印度缅甸、同
日军打过许多恶仗。起初,鲁大明等学员和老师都并不知道为何送国
民党战俘到学校,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供学员们进行活体解剖用的。

让鲁大明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编号为甲014号的史连长。听到他半夜痛
哭,鲁大明过去询问原因。其他战俘告诉他,“明天是我们28岁的生
日。他已有12年没有回浙江江山老家了!他曾在缅北森林同日本军刺
刀肉搏,鬼子的刀穿透肩膀肉,骨头都露出了,血都飙了出来,他也
没哭过。他是官派留意大利、学装甲的长官,他是个很传统很爱母亲
的孝子……”而史连长告诉他,他梦见母亲跪在家乡的村门溪涧石桥
上,哭喊着儿子的乳名在烧银色纸钱……

就是这样一个铮铮铁汉,却在次日成为中共军医学员第一个解剖的对
象。在被拒绝枪毙后再行解剖后,史连长留下了这样的遗言:“我身
为一个革命军人,只杀过日本人。从未伤害过你们任何一个人。如果
今后有人问我去了哪里,请你们不要告诉他们,我是在这里以这样方
式死掉的,就说我是前线阵亡或失踪的。特别拜托:万万不要告诉我
的老母。其次,别没收我身上挂着的那枚十字架,等你们干完活,准
备埋葬前,把它塞进我的心脏与这堆无用的躯囊随便埋了吧!看在神
的份上,打点吗啡吧!我会配合到最后一分钟!”

无需再引述那残忍的一幕……当一个月的活体生理解剖实验结束后,
曾经生龙活虎的国民党战俘只剩下了残肢剩骨,而后这些残肢剩骨又
被林子地的野狗、乌鸦吞食……那二年四乡的老百姓都在问:那片林
子地的树怎么长的特别绿?各家的狗儿怎么肥的特别快?野狗的毛儿
怎么特别的油光非常亮?又有多少人知道这阳光下的罪恶呢?

事实上,类似的罪恶一直在延续,中共地方医院和军队医院大量摘
取、倒卖、特供人体器官的丑事一直并未杜绝。这样的罪恶之源难道
不正是不懂人性和斯文的中共吗?

在披露这段史实的军医鲁大明忏悔之际,还有多少人亟待忏悔啊!

〔原载《大纪元》2011-05-14;http://www.dajiyuan.com〕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5-18 18:01:0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