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蝎   zt十八大前内斗激烈 薄熙来被指“最后一搏” 2011-05-16 13:40:57  [点击:1811]
【大纪元2011年05月16日讯】5月12日,被视为是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重要智囊俞可平声称,大多数的中国老百姓都不会想要革命,如今的中国是“告别革命”的时代,外界解读为胡温派系再次指向薄熙来的“唱红打黑”,中共高层的内斗有升级趋势。
在2012年的“十八大”之前,为了各派的权力和利益,中共党内各派都在激烈争斗。近期最为激烈的是以温家宝为代表的“政改”理念和以薄熙来为首的“唱红打黑”之间的“对台戏”。双方分别通过不同渠道放风,打压对手。

4月23日,温家宝与香港左派代表吴康民会谈时候认为“文革”遗毒是阻挠“改革”的势力之一。大约一周的时间,薄熙来在4月末马上否认自己在搞“文革”,对香港媒体表示“唱红”不是搞“极左、倒退的文化革命”。有海外的评论认为薄熙来此举是被迫对“重庆模式”降温。

但是薄熙来在5月初又通过大陆媒体放风,称“不要在乎言碎语,该坚持就坚持”,同时又将重庆的“唱红”领上新的“巅峰”。重庆当局在14日公开称唱红歌等行为甚至可作为“立功受奖减刑假释重要依据”。

胡锦涛智囊暗指薄熙来

有海外媒体报导称,5月12日,在纽约“百人会第20届年会”上,在“社会转变是经济和政治改革的催化剂?”的议题中,曾以在北京日报发表“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而受重视的俞可平博士发表了他对中国“革命”的看法。

俞可平在座谈会上说,大多数的中国老百姓都不会想要革命,听到革命就会想到十年文化大革命,如今的中国是“告别革命”的时代。俞可平现任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比较政治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被视为是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重要智囊与文胆之一。

配合4月末温家宝的“文革余毒”阻挠“改革”的说法,外界相信这是胡温派系对于薄熙来“重庆模式”的又一次表态。

学者对“红色文化”发出警告

曾以批评“新左派”出名的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萧功秦近日罕见称,应对“红色文化”明确界定。他特别指出,要警惕在宣扬红色文化时,不自觉地启动潜意识中的“极左”思维。

海外媒体的报导对此称,“对薄熙来指责很多,但像萧功秦这般表述的学者至今仍属罕见。” 萧功秦指出,有些“红”是“极左”思潮的产物,尤其是10年文革时期,“红色文化”跟“极左”一套意识形态有密切的联系,对此必须十分慎重。萧功秦还认为由政府推动红色文化主导中国价值体系并不合适。

温家宝的“文革余毒”直指薄熙来

4月23日,温家宝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香港左派元老级人物吴康民时罕见地提到,中国存在两股势力,封建残余和文革遗毒,让人们不肯说真话,只肯讲大话、套话。

《联合早报》5月4日发表名为“李庄漏罪案匆忙落幕 薄熙来政治前途山重水复?”的评论指出,外界相信,温家宝所谓的“文革遗毒”,指涉的对象包括重庆“唱红打黑”的某些做法。

重庆“唱红”愈加疯狂

4月29日,重庆市市委书记薄熙来与市长黄奇帆接受港澳媒体采访时候,薄熙来矢口否认称,他搞的“唱红”,“绝非搞社会意识形态的政治运动”。海外媒体都解读这是对温家宝“文革遗毒”的回应。

5月初,薄熙来在重庆会见中石油副总经济师关晓红带队的一支“大庆精神”宣讲队的时候,回应有指他“左”的态度的时候口气显得更加强硬,“不要在乎言碎语,该坚持就坚持”, 还称“必须坚持自己优良的传统与作风”。
随后在5月12日,胡锦涛智囊俞可平在海外称中国民众不需要“革命”。

继去年李长春、习近平、贺国强、周永康等政治局常委先后赴重庆调研后,吴邦国、以及拥有团派色彩的李源潮也在上个月先后到重庆考察。不过,《重庆日报》报导称李源潮说“重庆的改革为破解中国面临的难题提供新思路”,但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在相关报导中则无上述内容。

同时,薄熙来在重庆大搞“红色文化”,已延伸到被指荒唐地步。重庆当局公称要用红色文化教育改造囚犯,规定唱红歌等参与红色文化传播,可作为“立功受奖减刑假释重要依据”。

因为外界舆论对此一篇哗然,随后重庆在官方华龙网发评论,吁“别错误解读‘唱红减刑’”,称当局以“红色文化”为犯人减刑同时,会“依法按照程序”。但港媒对此评论称“有关解释画蛇添足,反令外界更质疑”。

薄熙来的“最后一搏”

海外的中文媒体称,薄熙来因其高调的行事风格被认为“在中共高层中并不讨喜”。有报导指时任中共副总理的吴仪在“裸退”时提出的条件就是将薄熙来下放,导致薄熙来离开中共中央被调往重庆。

《朝鲜日报》对薄熙来的专论中称,2007年当时甚至有言论称“薄的政治生涯宣布告终”。“薄熙来具有大众倾向、愿意出风头的政治作风,这和重视克制、沉默、排位的北京政界的政治作风不相符。”西方媒体将他称为“中国政界的摇滚明星。”
有中文媒体的分析人士猜测,这段隐晦的历史让薄熙来“似乎看到自己政治生涯的末路”,但他“不甘于此”,开始“重庆模式”。

有网络的评论称,薄熙来如此高调地别出心裁,这不是个性使然,而是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争取更大的政治利益。“唱红”,拉住了太子党和保守派这股政治势力,尽管在社会上名声不佳,但是却能开掘资源。

《朝鲜日报》的专论还认为,薄熙来的这一系列举措应该是他的“最后一搏”,目的是在明年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进入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英国《经济学家》最新一期分析称:“薄熙来可能要巩固‘红二代’的政治地位,同时为明年的权力重组做准备。”

2010年3月的北京“两会”上,台湾东森电视台记者问薄熙来:“打黑运动是否是捞政治资本,为的是中共“十八大”进常委?”薄熙来一听竟然失态地愣在当场,好一会才尴尬地答非所问:“今天这种场合不适合做秀。”

薄熙来被指“走火入魔”

据《联合早报》5月4日的评论,有观察人士就私下批评说,薄熙来采取“唱红打黑”的政治策略,正将自己困住,越来越走不出去。对于过去数个月来政治局常委吴邦国、习近平、李长春、贺国强,以及出身共青团系的政治局委员李源潮都排队般到重庆视察,外界有各种猜测,包括解读完全相反的“挺薄说”、“劝退说”等。

网民指重庆不但要智障人士唱红歌,医院用唱红歌为精神病人医病,现在又让犯人唱红歌,唱得好还可减刑,“这是走火入魔”,“十足的文革再现,太可怕了。”网民还讥笑,重庆监狱现时最热门红歌,应该是“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要不就是“爹亲娘亲不如共产党亲”!

责任编辑:林锐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