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草蝦   桑兰是否受到了谢晓虹的精神迫害与人身囚禁? 2011-05-16 20:18:24  [点击:2193]
桑兰是否受到了谢晓虹的精神迫害与人身囚禁?

【摘自全文《软汉熱血曹长青,硬戳桑兰茉莉心》】

桑蘭到底被誰折騰的?謝曉虹是竇娥嗎?桑蘭失事後,謝曉虹對她施加了精神壓力和人身軟禁,剝奪了桑蘭得到法律援助和專業護理的權利。根源在於,謝曉虹是黨國國家體委體操協會副主席(局級高官)、黨國體育彩票的獨家買辦。這種紅頂官商以頂頭上司的領導身份照顧失事的下屬。黨國體育是從民間的苦孩子之中挖掘幼苗予以魔鬼訓練的榨血機器、謊充強國的胖臉,也只有桑蘭、王軍霞之類的草妞才會去拿青春賭明天,哪個沒有一本血淚賬?謝曉虹比起河南艾滋村的血頭,不過是多了一本綠卡,桑蘭只是她的血奴。

桑蘭這種事故,就如一個工人如果病了,立刻休假,工頭絕對不會要求他打腫臉充胖子,因為身體不行了,就該全身心的徹底放鬆,歸零為嬰兒狀態,精神沒有壓力才能促使身體恢復,可以申請各種社會援助。慈悲者應該跟她說“什麼都別惦記了,上帝愛你,菩薩保你,我們都關心你,請說出你的一切想法,不要有任何猶豫”之類的話。我們知道,美國是現代人權的發源地,高位截癱的羅斯福總統講述了人權四大之言論自由、信奉自由、免除恐怖自由、免除貧困自由。

但是謝曉虹呢,“对桑兰有着严格的要求。在美国治疗期间,桑兰每天要面对大量媒体记者的采访,还要应邀出席许多公众活动,谢晓虹女士教育和启发桑兰要时刻维护祖国的威望和尊严,要体现中国青年自强不息的精神风貌,每次都帮助桑兰做了大量的案头准备工作。在桑兰受伤之初,谢晓虹女士就告诫桑兰,不要凭借自己的遭遇去求得人们的同情。”(參見《谢晓虹与桑兰用真情谱写最奇妙的缘份》),首先剝奪了桑蘭的精神自由。

桑蘭事故發生後,監護者應該為她找律師,盡快確權,查找有關法律條文和商業合同,落實由誰承擔責任,讓當事人明確她所擁有的法定權利。醫院出來之後,應該聘請專業護理師和心理諮詢師。謝曉虹為桑蘭指定的律師在哪里?她以一個健康富裕的官商領導的身份對一個夭折的少女,在自由的美國施以北朝鮮式的黨國說教,用愛國取代神愛,用“祖國的威望和尊嚴”嚇唬病弱的桑蘭,剝奪她向人們求助的權利。謝曉虹真要愛國,為何不回國定居呢?起碼在汶川玉樹之類的學校,最需要她去擔任英文教員和政治輔導員。

謝曉虹為何給桑蘭施加精神壓力呢?因為她既是領導,又是業主。桑蘭失事,如果是在北朝鮮利比亞比賽的,必定就人間蒸發了。萬幸的是折騰在人權之邦美國的眾目睽睽之下,黨國體操協會的領導們也要按美國的慣例,友邦保險一番。但是黨國慣例又不允許傷兵落入敵國之手,成為胡娜、科馬內奇之類的叛逃反黨材料,例如當年韓戰的黨國戰俘們就必須強制遣返歸國。帶隊的體委領導們又都急於歸國,所以這個燙手山芋的政治責任就落到了謝曉虹的肩上。在桑蘭最需要法律服務的時候,卻得到了法盲式的愛國教育。

謝曉虹所謂全家照顧桑蘭,財務原因要么是省下體委的錢、要么是拿了體委的錢。桑蘭失事了,按照慣例,所有費用都有保險公司負責,無論投保是在美國或者黨國。即使沒有投保,也有雇主負責,因為桑蘭是黨國體委的包身童工。在桑蘭出院之後、能夠飛機返鄉之前,這些費用包括租用舒適的住宅、僱請專業的護理師、心理諮詢師、清潔工等等。所以,即使是為了施以親人式的居家監護,桑蘭只願意住在認為最合適的謝曉虹家中,也應該至少聘請一名專業女護理師。即使體委沒有撥給經費,謝曉虹作為黨國體育彩票的獨家買辦也不缺這點錢,計入營銷費用而已。

但是,為何只見謝曉虹全家赤膊上陣、未見談及任何一名女護理師呢?僅僅是為了省錢嗎?我想可能是,為了形成封閉軟禁的環境,不讓桑蘭接觸任何可能帶來負面影響的她人。這樣,桑蘭眼中就只有謝曉虹的偉大光輝形象,只信任謝家人才是對她好的。

謝曉虹能夠圓滿完成黨國體委交給的光榮任務,最根本的因素在於桑蘭的幼稚。按照黨國慣例,桑蘭這種體育苗子,在加入了縣級體校之後,就被剝奪了与社會正常交流的權利。由於女孩天生的溫順馴服,桑蘭在魔鬼集中營之中只能接受體委領導和體操教練的指令,即使有男子體操隊的兄弟們勾引她也要遭到訓斥。特別是由於生活方式和食物成分都按體操訓練的要求,體內連多餘的脂肪也沒有,因而桑蘭這樣的體育女童幾乎都沒有思春的化學元素。

所以,失事之後居住在謝曉虹家中,是她做人以來的第一次休閒,謝曉虹的兒子是她有生以來第一個陪護哥哥。桑蘭真的相信自己能夠恢復健康,享受著備至呵護,沉迷於謝曉虹及其兒子的噓寒問暖,即使臆想自己是這樣的童養媳也是順理成章的,心理也是吳越女子特有的“看了奴家身,奴便是你人”,哪里想得到自己只是一局算盤中的燙手山芋呢?也許當她被架上飛機返回黨國之後的好幾年中,還在惦記著“行不得也,哥哥”?

謝曉虹式的海外華人商人,是黨國暴政的為虎作倀者。黨國能夠變本加厲的殘害人民的本錢,就是因為成功實施了以國民為炮灰的經濟膨脹,在海外華人商人們的大力協助之下。我贊同海外華商与黨國做生意,從事物質文明的交流,但在同時也該輸送精神文明,向其接觸的黨國官僚們講說人權憲政,形成廣泛的呼聲。既做生意又講人權,是不可分割的樹葉的正反面。然而遺憾的是,海外華商們接觸黨國官僚時,不僅不講人權呼聲,還以聲色犬馬的腐敗熏陶,對於黨國的出奇腐敗、急速墮落,大多數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符合古人說的四個字“為富不仁”。

以道德代替法律,中国人的传统悲剧如此,桑兰失事后的待遇也是如此。现在,桑兰无论怎样起诉,毕竟是摒弃了吃人的道德铁幕,回归了公正的法律之路。

【草於2011.05.16,想起多災多難的五一六】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