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陈泱潮   就贾阔该不该回国探望贾甲的问题与陈泱潮的交流/王宁 2011-05-17 02:21:42  [点击:839]
就贾阔该不该回国探望贾甲的问题与陈泱潮的交流/王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泱潮更多文章请看陈泱潮专栏

王:看到贾甲在山西被判8年的博讯新闻了吧? (博讯 boxun.com)

陈泱潮 : 看到了
陈: 我原来估计10年以上
陈: 有朋友怀疑是过渡政府伍凡怂恿回去的.因为在贾甲回去当天,伍凡所谓过渡政府首先发出消息.
陈: 如果这样,伍凡为中共立了一功
王: 伍凡是过渡政府总统?
陈: 好像已经变成代总统了
王: 那您肯定不赞成贾阔回去探望他爸,就是探监。
陈: 他如果已经是新西兰公民应当勇敢地回去探望
王: 公民不是,那时也不会得到去中国的签证
王: 我认为,回去就是给胡拉登添加了一份心病
陈: 那当然
王: 他在新西兰没有太大的作用,回去做个几年牢又何妨?
王: 让世界更多关注中国,回去坐牢 又给贾阔添了些反独裁的重量身世
陈: 那他比他父亲有希望,有机会
王: 什么意思?
陈: 他年轻,时局一变机会就来了
王: 您说的很对‘
王: 他回去其实是给中共添了压力,是吧?
陈: 那当然
王: 比如时局一变,山西或者贾阔原来的太原或者长治他就是首选的反共的英雄了,是吧?
陈: 那还用问?
王: 贾阔目前就是在干一份工作,还准备自己开个实体公司,即便是一年可以干到10万或者20万新西兰元,和回去坐牢,哪样有价值?
陈: 那要由他自己权衡和选择,感觉是他自己的,别人不能代替
王: 现在是个非常重要的时间,因为他的中国护照马上在本月底31日就到期了,需要他认真考虑的时间了。
王: 您是过来人,从坐狱和自由人相比较,其实除了不能自由行动和没有性生活以外,其它也不是很难的吧?
陈: 关键是要有希望,有信心
王: 我觉得您的告诫很重要
陈: 现在贾阔的问题是形势逼人:于儿子,在18个月没有父亲的消息后,听到父亲被判刑的消息,不能不立即表示要去探望。问题是他是不是在谈恋爱了.如果有了恋人,就必须征求女朋友的意见。
王: 记得当初您是反对贾甲回去的?是吗?
陈: 是。但是贾甲事前并没有和我商量过,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我在贾甲已经去北京之后才知道的,反对已经没有用了。
王: 如果现在贾阔执意要回去,那您的意见如何呢?
陈: 先去办签证,看情况再说下一步
王: 他现在不需要回中国的签证,他有中国护照,但是这个护照月底到期作废
陈: 他现在是不是新西兰公民?
王: 不是,只是中国公民。
陈: 那他回去非被抓不可
王: 就是他回去和他爸爸一起坐牢的可能性很大
陈: 那只能就势造势,不能蓦然回去,走他父亲自投罗网的老路
王: 这就是我上面向您请教的
王: 回去坐狱好还是在惠灵顿混个生活好?
陈: 回去作无谓的牺牲,没有必要
王: 但是您刚才说:“ 他年轻,时局一变机会就来了”
陈: 一边作回去探望父亲的呐喊,一边娶妻生子,开公司.革命生产两不误
王: 这种呐喊有意义还是回去坐牢有意义?
王: 有谁听这种呐喊?
陈: 如果有新西兰公民身份,当然可以回去震撼一下。回去坐牢,又有谁会关心?
王: 即便是新西兰公民身份回到了中国,没等干什么就会被驱逐出境的,象澳大利亚的张晓刚,又有什么用呢?
陈: 那也是表达了一种抗争意志
王: 但是您刚才完全赞成回去坐牢是给中共一个压力
陈: 在使敌人受到些微伤害,就要使自己受到更大损害,那何必斗争--这是一句名言.
陈: 使敌人受到些微损害,便要使自己受到更大损害,那何必斗争?
陈: 造造势就行了.因为贾阔还是中国人!
王: 但是,他的中国护照月底到期,今后除了中共倒台,他是再回不去了,就是回去了是新西兰人,那他也不能参与中国的政治了
陈: 他是独儿子,要娶妻生子
王: 我觉得这是个人的事,与反抗独裁不能相比
陈: 如果他有回中国从事政治的打算,那他现在就不要申请做新西兰公民
王: 是的,这是后话。
王: 我认为他现在回去坐监狱是为他今后有了一些政治资本和成熟历练了机会与条件,是吗?
陈: 回去肯定坐牢.对中共没有什么冲击,构不成什么威胁.
陈: 在外面还能发挥作用,进了中共监狱,能做什么?只能乖乖地当中共的无偿劳动力
王:也是
王: 但是外边有什么意义的事吗?达赖喇嘛做了50年有任何进展吗?
王: 我认为就从反对专制上看,回去即便是坐牢,也要比在惠灵顿混个生活有意义?
陈: 那达赖喇嘛为什么不闯关回去?李洪志为什么不闯关回去?
陈: 贾阔要借他父亲的事造势,揭露和抨击专制独裁暴政,这就是革命,就是有意义的工作,而不是回去给中共做无偿劳动力,被禁声
王: 您说的也有道理
陈: 您我能够回去被禁声吗?
王: 不过,达赖喇嘛如果有中国护照相信他现在会自己回拉萨的
陈: 不是我们不敢,而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
王: 我认为,回去就是给胡拉登添加了一份心病
王: “陈: 那当然” ,这是您刚才说的
陈: 那是在有新西兰国际干预力量的前提下.
陈: 没有国际干预,胡锦涛根本不知道贾阔什么的
王: 您觉得中国那些在狱里的政治犯全都出国对中共有利呢?还是他们在中国的狱中对中共有利?
陈: 问题是贾阔不是在中共监狱里
王: 如果贾阔回国也被投入大牢,那国际干预这个贾家父子的案子就有可能,现在是不可能国际来专门向胡拉登提出贾甲案子的。
王: 反正我个人是鼓励贾阔回去,但是由他自己最终决定
王: 回去之前约见他的国会议员 等, 就是回去探望母亲,只有这个理由或者再加上寻找爸爸,完全是最基本的人权。
陈: 贾阔加入了过渡政府,是过渡政府的虚名部长.中共根据这一点就会抓捕他
陈: 和议员谈,可以,说要回去看父母都可以,也可以,而且要大造声势
陈: 不仅可以,而且要大造声势
王: 如果是我,我一定认为在惠灵顿混生活要比回去中国坐牢更没有人生的意义和价值
陈: 他不是仅仅混生活,你也不是仅仅混生活.如果你要回中国,谁能阻挡你?
王: 我把刚才您和我说的转给了贾阔,他可能决定留下,不回去
陈: 这样好,但是要赶紧和国会议员谈,引起关注。
王: 但我还是认为留下是小,回去坐监狱是大。
陈: 为什么一定要去坐监狱?那是无谓的牺牲。他父亲已经在里面了,他要在外面大吼大叫。
陈: 这就是父亲为儿子作出的牺牲,提供了给儿子造势的由头
王: 坐牢一定是有为的。曼德拉、吕秀莲, 他们不坐牢会有今天吗
陈: 尽可能不做无谓的牺牲
陈: 事到头不自由是另一回事
王: 陈泱潮没坐过牢,世界上有谁知道他呢?
陈: 有必要就坐牢,但是不能因为要坐牢而去坐牢.
王: 那是,坐牢是万不得已,或者是一种计谋和策略
陈泱潮 ChenYangChao: 贾阔如果现在已经是新西兰公民,那去领略一下风味未尝不可.问题是还不是.去了就是不过是背鼓上门找锤打,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王: 如果贾阔今天回去了中国就是蹲监狱,那他明天成了新西兰公民也是拿不到签证的,所以就不能说如果是新西兰公民去中国的事了。

  陈:如果贾阔已经是新西兰公民,杨建利可以蒙混过关,贾阔有心闯一闯,也会自有办法。

联络王宁先生:kiwichinese1@gmail.com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