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鹤慈   昨夜西风今日雨-----父亲给我的两首词 2011-05-17 02:37:13  [点击:1583]
昨夜西风今日雨-----父亲给我的两首词

从词中的“四年来”,写作时间应该在67年底。词中提到了茶淀,我是在65年底一个人调到茶淀的。68年初,父亲被逮捕。所以词应该写在这以前。

我见到这两首词,是在十几年后,当时我在清河茶淀监狱,所有发出的信,都不许封口,来的信,都是已经拆了封的。
我还偷偷的让人带出过信。但父亲的信,到我的手里前没有办法不经过检查。这样的词,父亲当然不会寄给我。

父亲在秦城监狱关了八年后,被放了出来。当时抄家拿走的东西,也还回来了一部分。我一直到了这个时候才看到这两首词。

父亲同时还写了一些诗词,应该是是文革开始后不久,因为同时保留的词中有"过旧居"等,这是他经过已经被扫地出门后的家后写的。词写的凄凉感人。父亲为了这个家,投入了大量的心血。我们家的花园,每年春夏,会有很多的人特意来看花。

父亲小的时候,曾受教予清末四大词人之一的朱孝藏,当然是学的正统的文人词。除了我的大爷爷,我们家没有一个喜欢正统的婉约派的词。大爷爷的诗词在一些近代诗词选中都有收集,但家里的人,都只喜欢辛弃疾和苏东坡。

我只知道年轻时父亲写过新诗,但不知道他后来再写没写过旧体诗词。就是五十年代,他最为苦闷时,也只是抄写了十几首陆游的诗。

父亲的词,从艺术上看也许只是平平。但对我,确十分珍贵。除了词是写给我的外,词中的真情的流露,象给旧居等词,使我体会到从"爱上层楼"到"欲说还休"的凄凉。

父亲的词,是学顾贞观金缕曲,这俩首词的故事,父亲和祖父都给我讲过。

金缕曲 寄鹤慈
孺子平安否?四年来,人间阅尽,沧桑鸡狗。塞外风景初见识,古道(延庆)夕阳马瘦。又行到北苑衰柳。萧索秋风重别去,住新都不如茶淀久。今昔恨,休回首。
别来世事两悠悠。数天涯,几家依然,骨肉相守。竹影摇落纱窗薄,而今一梦休休。更何处,青草庭堠。今古英雄皆尘土,想应把负气付东流。多少泪,一杯酒。

金缕曲 再寄鹤慈,用前韵
痴儿归来否?料今朝,稻陌望断,短篱村狗。极目霜天京华远。赢得一身消瘦。算相伴只有岸柳。何处一声回乡曲,纵无情也怕沦落久。家何在,空回首。
栏杆倚处恨悠悠。斜阳外,塞雁南飞,寒鸦相守。多少词赋多少恨,才华从此应休。更那堪寂寞庭堠。昨夜西风今日雨,想明朝漂泊随东流。青衫泪,黄藤酒。

延庆,北苑,新都,茶淀都是我教养待过的地方;40年过去了,仍然是“昨夜西风今日雨”;仍然是“纵无情也怕沦落久”;
虽然人已经不是在监狱,但仍然是流亡海外,也仍然是“家何在,空回首”。

张鹤慈 08。5。18 墨尔本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