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paul 轉貼:蘇貞昌在玩什麼把戲?   2011-05-21 23:32:20  


作者: 凌锋   zt从 2016 到 2048 2011-05-22 04:46:34  [点击:548]
从 2016 到 2048
Posted by 黑雨 on 2011-05-20 20:19 | Tagged as: 政治

作者:黑雨


--------------------------------------------------------------------------------

让我们试着想像这个画面:2048 年的台湾纸钞上,印着苏贞昌的肖像。原因不是他当过总统,而是表彰他在台湾文化改革上所奉献的努力。这有可能吗?历史上的可能或不可能,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当今年 4/27 民进党确定蔡英文为总统候选人之后,挺苏的 泛绿立委薛凌对媒体表示:“苏贞昌还年轻,还有机会挑战 2016 总统大选,‘只要体能可以,有什么不可以?’”。昨天(5/19)的蔡苏会面,许多人从电视上见证了苏贞昌推翻了初选结束当天勉强摆出的温良面貌,以几近酸苛挑衅的傲慢态度对待前去拜访的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很多人觉得意外,但包含我在内,也有更多人认为那才是苏贞昌的性情,毫不惊讶。
苏贞昌今年 64 岁,薛凌宣称的 2016 大选时苏贞昌 68 岁,已经将近 70,跟前美国总统雷根当年参选时的年龄有拼。我帮他算了一下,如果他对“总统”这个位子这么有兴趣(他自称已经准备了 30 年),以台湾仅限制满 40 岁以上者可参选总统的宽松条件,他可以从 2016 (68 岁) 参与总统竞选一路到 2048 (100 岁),以现代人的健康状况跟平均寿命来看,应该都没有问题,搞不好早晚有一次会被他蒙到。

可是,这样的人生真的有意义吗?

一个政治人物想当总统是一回事,多数人民想不想让他/她当上总统又是另一回事,这道理再简单不过,也就是人民至上。但是,有许多政治人物却总得等到自己摔得鼻青脸肿,一次、两次、甚至多次之后,才会明了这个民主政治的 ABC 原则。只是,当我们回顾人类数千年历史,能够爬上高位的政治人物,多数都会变得颟顸、傲慢、远离民意,能够成为例外者少之又少,所以这类政治 IQ 变低的现象也勉强算是“政客之常情”,倒是合情合理。

苏贞昌的未来会如何走?简单的列举法即可知一二:

1. 在今年某个月份退党,以无党籍身份独自参选总统:如果苏贞昌是走这条路,以泛绿选民在 2008 受到惨败教训,再加上杨秋兴去年叛变的经验,苏贞昌的政治生命将提早在明年 1/14 日结束,也影响不到蔡英文的选票,因为泛绿选民们早已经变聪明了,不可能让第二个杨秋兴予取予求。这是几个选项当中最糟糕的走法。

2. 准备 2016 或更后期的总统大选:如果他是选择这条路,他将面临几个挑战与质疑:

(1) 人们会质疑他在 2012 的大选中故意扯后腿,好让蔡英文落选,他才能捞到 2016 的参选机会。若是蔡英文选上,而他仍准备 2016 的大选,那也可能表示他在 2012 ~ 2016 之间有可能扯后腿让蔡英文政绩不彰,制造自己在 2016 的机会。就算想作得不落人闲话,恐怕也是高难度动作,很难拿捏。万一事迹败露,那么光是泛绿支持者的选票就会跑掉 3/4 以上。如果他这样做,人们甚至会怀疑他早在 2008 年时就已经搞过一次,以让他能参选 2012。

(2) 年轻人或 30 ~ 50 岁的选民会质疑他已经太老

(3) 选民与媒体将会开始嘲笑他前后参加“三次”总统大选,破了连战的纪录

(4) 人们会去回想,为何 2007 跟 2011 年有苏贞昌参与的两次民进党总统初选,都是如此血腥难看?是对手的问题呢?还是两次都有参与的苏贞昌的问题?

3. 放弃总统大梦,尽心帮蔡英文辅选:如果是这个选择,则苏贞昌最后将从立法院长、监察院长、或考试院长职位卸任,写下政治生涯句点,获得美名,但未必会在台湾历史留名。谁会记得十年前监察院长或立法院长的名字呢?依我来看,这仅是次佳的选择。

4. 放弃总统大梦,尽心帮蔡英文辅选,但随后献身文化启蒙运动,为台湾文化尽心尽力:依我来看,这是苏贞昌能在台湾历史留名数百年的唯一途径。当然,谢长廷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很久,苏贞昌可以选择各自为政,但也可以一笑泯恩仇,跟谢长廷携手为台湾文化而奉献,这将会是能够写入史书、并且能够长远影响台湾的千年美谈。

日本一万元纸钞上面印的肖像,正是日本明治维新时代的文明启蒙者与教育家福泽谕吉。人们多已不记得两年前甚至一年前日本首相的名字,但绝大多数的日本人都知道福泽谕吉对日本文化的重大贡献与影响。一个政治人物除了政坛权位之外,其实还有许多领域可以为自己的国家与土地献出自己的心力,文化、慈善、甚至环保等等,都是可为之处,但以文化对于一个国家社会的影响最为深远。

我之前经常在这个部落格批评苏贞昌,难道我对苏贞昌还有任何期望吗?坦白来说,我觉得希望渺茫,因为政治人物所思所想跟我们一般知识份子或平民百姓是很不一样的。但是,蜘蛛之丝的寓言也同时告诉我们,我们不应放弃任何人心中既存的善念。

人生许多抉择总在一念之间。如果一个政治人物穷其一生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奉献能够被后代长久肯定与赞颂的话,那么当他们在清泠的夜晚沉静下来的时候,或许刹那间星光闪烁的一刻,也可能造成历史的转变与自己人生定位的创新价值。如果苏贞昌还不赶快重新思考他这整个一生与他所钟爱的台湾在将来该如何连结,那么几十年后的纸钞上,出现的将是谢长廷的肖像,而非苏贞昌。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