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范似棟 春2,且聽我說。為什麼我說劉剛的待遇不可思議   2011-05-22 10:47:21  


作者: 张鹤慈   回答范似棟 2011-05-22 15:37:26  [点击:767]
【服刑者在監獄中受中性對待,過大多數犯人都過的日子,我也可以理解,如張鶴慈。張老好像還沒有多說他的監獄故事,這是我的猜想,故妄言之,有說錯還望張老見諒。】

劳改队的16年,不同时期,不同地点,处境不一样,

中性这个评价,应该是不准确的,当年的劳改队比今天的残酷多了。

只说吃,有一个月90斤定量,而且不够还可以多要的时候,有野菜,草根,能够下嘴的都往嘴里赛,吃发霉变质的粮食的时候。

你能够相信我一天能够吃三斤?早七晚八,中午是一斤半,冬天要把还没有吃的先放在夹肢窝里,这时的劳动强度也可想而知。

一般的说,外面的大气候决定里面的小气候,我回来后,听的最多的是,还好你的里面,要不然一定被打死了。他们不知道里面同样血腥,一些人认为里面都是劳改的,应该没有革命群众的【教育】;其实里面也分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内矛是小偷流氓,如果你在里面没有人缘,日子肯定不好过,一些敌矛走靠拢政府的路,仗义每从屠狗辈 负心多是读书人。

另外的不一样是和北京的距离的关系,离北京越远,一般是更黑。在这些内心自卑又有了权力的人下的日子可想而知,我的三重身份是外地劳改队干部的眼中钉:北京的,知识分子,反革命都让他们不舒服。

比骂共产党更重的罪是骂当地的土干部,我们的伙房,他们可以随便拿,一个不过十几岁的孩子的一句俏皮话:队长真好,将来我有了儿子,也让他当队长,被整的死去活来。

没有可以核实的原始材料,我是不会写自己的事情的,在今天回忆录和子女为父母写的传记中,假的比真的多。我又何必再来凑热闹?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5-22 15:46:1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